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灵敏嗅觉(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即便不能吃,也要有规制,天子的身份总归是天子。”容景话音一转,“况且景最近太过操劳,身体有些支撑不住,为了不在太后出殡前就倒下卧病不起,理应多进补一些。这些日子太后的丧事儿可都是景一手办的,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只抱着孩子哄了,最后还没哄好,送来给我了。”

    夜轻染哼了一声,“不是送来给你,是送来给小丫头。”

    “她最近身体也不好,侍候天子很劳顿,犒劳一下也是应该。”容景又道。

    夜轻染打量了一眼房间,目光落在床账里并排放着的两个枕头上,顿了顿,移开视线,问道:“弱美人,这紫竹院里是不是有生人的气味?你闻到了没有?”

    容景淡淡一笑,“摄政王从来不踏足景这紫竹院,自然算是生人。”

    夜天逸目光也落在床账里并排放着的那两个枕头上,有些沉,声音低冷,“景世子是否也该注意些身份?未婚同床,是否有污天下人耳目?”

    “景到未曾觉得。”容景摇头。

    夜天逸目光落在云浅月脸上,“月儿,我手中有青玉箫,你手中有龙凤配吧?不要忘记了你是有婚约之人!”

    云浅月抬头看了一眼夜天逸,“早晚会解除的。”

    夜天逸面色一沉,“先皇和云王妃都已经过去,再无人能解除我们的婚约。无论是我,还是你,单独一方,都做不得数。”

    云浅月想着玉青晴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来?怎么也要等春年后了吧?她可是回去陪东海的老皇帝过年了。她有些烦闷,不想现在说破让他心里有了准备,遂不再言语。

    夜轻染抬脚踢过来一个椅子,放在桌前,须臾,他一屁股坐下来,“本小王也没用膳,弱美人,你不会不赏脸吧?”

    “染小王爷和摄政王若是不介意我们吃剩下的,自然不会。”容景温声道。

    “不介意!”夜轻染说着,便不客气地吃起来。

    夜天逸看了三人一眼,也走过来,缓缓坐在了夜轻染的身边。

    “这么好的菜,怎么能没有酒?弱美人,拿两坛酒来。”夜轻染话落,补充道:“四坛吧!我们一人一坛,少了不够喝。今夜难得进来你的门,本小王要不醉不归。”

    “没有酒,吃完饭赶紧走。”容景还没开口,云浅月插进话来拒绝。

    “小丫头,荣王府有的是酒,你还没嫁来,而且也指不定能不能嫁进来,没必要现在就替他省着吧?”夜轻染看向云浅月,不满地道。

    “明日姑姑送葬,喝酒误事。”云浅月道。

    “不会误事的。”夜轻染摇头。

    “那也不行!吃完饭赶紧滚,否则就将你们夜家的小东西抱回去看着,我这几日因为他都没休息好。”云浅月不客气地赶人。

    夜轻染听说让他将夜天赐抱回去,立即住了口。

    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接下来,夜轻染闭口再不提酒的事儿,说起了明日送葬的一应事宜。容景偶尔说一句,夜天逸则是一言不发。一顿饭虽然没有硝烟弥漫,但也是有些沉闷。

    饭后,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夜轻染和夜天逸出了紫竹院,离开了荣王府。

    二人走后,云浅月对里面喊,“人走了,出来吧!”

    南凌睿一脸阴郁地从里面的温泉池里走出来,恼恨地道:“这两个家伙,将朕的好好一顿饭搅和了,等哪一日他们落在朕的手里,饿他们个十天八夜。”

    容景微笑,对外面吩咐,“青裳,将这个撤了,重新上一桌。”

    青裳立即应声,连忙进来收拾,不多时重新摆上一桌。

    南凌睿显然饿坏了,顿时狼吞虎咽起来。

    云浅月懒洋洋地躺在软榻上,看着窗外道:“夜天逸和夜轻染明日怕是很是警惕。你若是出现在送葬的队伍,要万分小心谨慎。”

    南凌睿哼了一声,“朕还怕了他们不成!”

    “快过年了,我可不想因为你过不好年!”云浅月等了南凌睿一眼,“所以你最好给我安分一些,别给我找事儿,别让他们发现了你。”

    “已经发现了,否则你以为他们吃饱了撑的跑来荣王府吃剩饭?”南凌睿扬眉。

    “发现是一回事儿,抓个现行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云浅月道。

    “那你就想办法吧!反正这里是天圣,我使不出多大能耐来躲得过他们两个人的联手追查。”南凌睿一边吃东西一边唔哝地道:“我能从各个关卡躲过皇室那些隐卫,来到这里就不错了!”

    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寻思了一下,温声道:“你用灵术给他幻容一番吧!”

    “这倒是个不错的注意!”南凌睿顿时一乐。

    “你如今同意我用灵术了?”云浅月对容景挑眉。

    “据青姨说你在南疆的山林里灵术受益匪浅,青影跟着你也得了些好处。稍微用一些无碍。”容景温声道。

    “云王府的根系摆在这里,小丫头又是自小被启迪了六识之人,本来就是无碍,是你对她管得太严了。”南凌睿对容景道:“上次的事情我可听说了,小丫头为了回来见你,跑死了一匹马,你竟然对她三日夜不管不问。”

    “不过是让她长些记性而已。”容景道。

    “长记性了没?”南凌睿问云浅月。

    云浅月懒洋洋地道:“长了,哪里敢不长。”

    “没出息!”南凌睿叱了一声。

    云浅月不再理会他,出息这种东西,值几个钱,两个人的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容景也不再说话。

    饭后,南凌睿显然累及了,青裳带着他去隔壁客房休息了。

    云浅月问容景,“明日将哥哥幻容成谁比较妥当?凌莲和伊雪身量矮一些,不适合,熟悉的人的话不保险,陌生人的话更是显眼。”

    “明日云爷爷也去,将他幻容成孟叔吧!陪在云爷爷身边。”容景道。

    “孟叔已经佝偻腰了。”云浅月蹙眉。

    “伪装易容这位南梁皇帝可是从青姨手里没少取经,和他从缘叔叔手里学的布阵一样擅长。”容景道:“只差了容貌。若是再幻容一番,没有易容痕迹,应该无恙。”

    云浅月点点头,“那就孟叔吧!”话落,他问容景,“你与爷爷那边通过话了?爷爷知道哥哥要来?”

    “嗯!”容景颔首。

    云浅月不再说话,此事便这样定了。

    第二日,五更十分,容景和云浅月便起身。南凌睿也打着哈欠起来。云浅月对他幻容,转眼间掩盖了他本来的容貌,换成了孟叔的容貌。

    容景早已经将孟叔平日里所穿的衣物准备妥当,南凌睿换上之后,他风流威仪风采卓然的气质刹那一改,当真一个天衣无缝的孟叔。

    云浅月满意地看了南凌睿一眼,笑着道:“不错。”

    南凌睿得意地挑了挑眉。

    云浅月抱过夜天赐,三人避开荣王府内的人,施展轻功来到荣王府门口,南凌睿径直与二人一起上了车,帘幕落下,弦歌一挥马鞭,马车向云王府而去。

    来到云王府,云老王爷的马车已经停在门口,云离和七公主也上了马车。

    南凌睿趁无人注意,钻进了云老王爷的马车,马车向皇宫而去。

    来到皇宫,容景和云浅月抱着夜天赐下了车,那边南凌睿幻容成的孟叔扶着云老王爷下了马车。云离扶着七公主下了马车,一行人进了宫门。

    来到荣华宫,出殡的一切事宜已经准备妥当。

    夜天逸、夜轻染、德亲王、孝亲王、冷邵卓、容枫、沈昭、苍亭等人都已经到齐。朝中的文武大臣和家眷,也已经到齐。皇子公主们更是一个不差。六公主从那日见了郑太医的人头后,规矩了许多,见到七公主再也不敢趾高气扬了。

    云老王爷出现,夜天逸和夜轻染等人都过来见礼。

    云老王爷点点头,由南凌睿扶着,给太后扔了两张纸,之后,送葬的队伍离开了荣华宫,出了宫门,向皇陵而去。

    路上,云浅月抱着夜天赐走在最前面。她想起上一次老皇帝出殡,她扶着姑姑走在前面,如今物是人非,她变成给她送葬。

    今日的天色有些冷,夜天赐即便被裹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被子,还是被冻得小脸通红。孩子似乎也知道什么,一张小脸板着,小嘴紧抿的,不哭不闹,也不再咿咿呀呀的出声。

    一路到了皇陵,都甚是平静。

    敲钟,入葬、都甚是顺利。

    当要离开玉龙山回城时,夜轻暖忽然出声,语气欣喜地喊了一声,“南凌睿!”

    云浅月脚步一顿,看向夜轻暖。

    众人都无声无息,她这一声尤为清脆,都齐齐看向她。

    只见夜轻暖看着云老王爷的马车,似惊似喜,须臾,她猛地跑上前,一把挑开了帘子,蔓延喜色地看着马车,“南凌睿,是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