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含苞待放(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今日下朝早,未来七日都不用早朝了!”容景道。

    云浅月恍然,“哦,原来你们也放年假了!”

    容景轻笑,“前几日你不还抱怨来着吗?说这个世界连个假期也没有,如今有了。”

    “摄政王的是顺风耳吗?听到我的抱怨了?”云浅月挑眉。

    容景别有意味地看了她一眼,“大约你以前说过吧!摄政王今日早朝只说未来七日不上朝,这一年来天圣发生的事情太多,群臣都劳累了,是需要适当的休息。只需要除夕的晚上去宫里参加年宴就行了。虽然先皇殡天、德亲老王爷、太后相继离世,不能大摆筵席,但可以群臣小聚一番,共同为来年的天圣祈福风调雨顺。摄政王这一项提议,群臣自然无意见。”

    云浅月眨眨眼睛,想起似乎是她曾经和夜天逸说过这样的事情。说皇帝是天下最累的活,一年到头没有假期。他问假期是什么,她就与他通俗地解释了休息日。她抿了抿嘴角,便丢在一旁,拉着容景的衣袖问,“我们出去赛马好不好?”

    容景扬眉,“你指玉雪飞龙?”

    “嗯!”云浅月点头。

    “玉雪飞龙昨日里染了寒,如今在喝药呢!”容景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一愣,“它还染了寒?”

    容景好笑,“它怎么就不能染了寒了?”

    云浅月想着也是,马是动物,怎么就不能染了寒了?期待的脸郁闷下来,“它染寒得怎么这么不是时候。”

    容景笑着不再说话。

    “算了,本来我也不想出去,都是被屋里的那个家伙鼓动的。”云浅月摆摆手。

    “虽然不能出去赛马了,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容景见云浅月看着他,微笑低声道:“青姨回来了!”

    云浅月一怔,“你说娘?她这么快就从东海回来了?”

    容景点头。

    云浅月看着连紫竹院都挤满了厚厚一层雪,外面指不定如何的大雪封山,天寒地冻呢!她娘神人了。问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东海到天圣骑马之后还要乘船,之后还要骑马,最快也要二十多日的路程吧?她这才走了多久?有一个月吗?一个月能走一个来回?她插着翅膀用飞的?”

    “可能还真是用飞的。”容景笑着温声道:“东海玉太子养有一只大雕,常年在东海盘旋,是东海国的寻海使。这事情你知道吧?”

    云浅月恍然,“你说她骑着雕走了一个来回?”

    “大约是,大雕可以载人。”容景点头。

    云浅月想着若是子书养一只雕就不奇怪了。大雕的确是可以载人。她仰脸看着容景,“是不是那日你给娘写信,撂下了什么狠话,或者对子书和东海那皇帝老头交涉了什么?否则娘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估计连一口气都没喘,如今要过年了,他们怎么会放人?”

    容景笑着覆在她耳边,低声道:“我对东海的老皇帝说,若是不让青姨回来退了你的婚约,你就一辈子也去不了东海,他想见你此生是不可能了。对玉子书说夜天逸每次见到你都提婚约,你甚是郁闷,如今天下被吵得沸沸扬扬,他也知道,自然不拦阻。而我对青姨说,当年喜欢缘叔叔的那个什么江湖玉女又出山了,正在寻找缘叔叔,她若不尽快回来,我就将缘叔叔的下落告知她。她自然就急着回来了。”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笑骂道:“真黑心!”

    “不黑心一些怎么行?桃花都要开了!”容景幽幽地道。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嗔了容景一眼,低声问,“她如今到哪里了?进了城没?”

    “还没进城,先给我传回了信,就去了皇陵看姑姑了!”容景道。

    云浅月点头,不再说话。

    容景拉了她的手进了屋。

    屋中,南凌睿正坐在火炉旁掰手指头数着什么。见二人进来,挑了挑眉。

    “今日早朝,摄政王解除了对各个城池的封锁。”容景温声道。

    南凌睿眨眨眼睛,“皇室隐卫撤了?”

    “没撤。”容景摇头。

    南凌睿撇撇嘴,很大爷似地道:“他撤不撤爷也不走了,这里有好吃好喝好伺候,还不用干活处理朝政,神仙的日子啊!”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

    容景看着南凌睿道:“很不想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但见你这个状态,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一声。前日魔麓山大营失了火,干柴烈火燃烧了十个营房。损失了数万吨粮物。”

    南凌睿一个高从地上蹦了起来,看着容景,“你说什么?”

    容景看着他,慢悠悠地又重复了一遍。

    南凌睿的脸立刻沉了下来,“秦玉凝那个女人做的?”

    “嗯,但是偏偏顾少卿还没抓住人。”容景道。

    “顾少卿这个笨蛋!”南凌睿恨恨地骂了一句,须臾又道:“小看秦玉凝这个女人了!”

    云浅月哼了一声,“我早就告诉你了她在南梁,你那日怎么说来着?”她学着南凌睿那日的口气道:“秦玉凝自负聪明,跑去了顾少卿的大营里藏着,以为谁不知道她,这个女人白长了一张好样貌,不堪大用。”

    南凌睿狠狠地挖了云浅月一眼,“她跑了是顾少卿那个混账废物,你给我传信的时候我没空理会那个女人,来给姑姑奔丧了。若是我去,哪里有她好果子吃?”

    云浅月撇撇嘴,转身问容景,“如今这么大的雪,天下都覆盖了,南梁、南疆、西延也都没躲过这一场雪,秦玉凝怎么在大雪中烧着了十个营房?”

    “魔麓山大营里本来就被安插了人。秦玉凝去魔麓山大营不过是为了牵引顾少卿的视线而已,其实她什么都没做,有人暗中借着顾少卿被她牵引,躲过了顾少卿的视线,将油洒进了各个营房里。即便大雪覆盖,但营房里面全是铁板阻隔,里面不进一丝血水,营房自然轻易就着了。待着了之后,顾少卿醒悟过来已经晚了。”容景道。

    云浅月恍然。

    “喝了好几年女人的血,如今却是栽在了女人的手里。”南凌睿气哼哼的。

    “不过顾少卿也还不算废物,他及时发现了,阻住了秦玉凝离开,打了她一掌,秦玉凝安插在魔麓山的暗桩为了救秦玉凝,全部被晒了出来,最后都被顾少卿一网打尽,连根清除了秦玉凝极其党羽安插在魔麓山军机大营的所有暗桩,只跑了负伤的秦玉凝一人。”容景慢慢地道:“你可知秦玉凝在魔麓山安插了多少人?三十万人之中有上千人之多。”

    南凌睿闻言顿时一乐,“这样说来,那几万吨粮草毁得也值了?”

    “最后顾少卿清点人数,除了那上千暗桩外,军机大营这一次只损失了两百名隐卫。粮草毁了四万吨,总体来说算是不亏。这些暗桩若是待留到天圣和南梁战发之日,一旦利用得当,损失的便不是几万粮草的事情了。”

    南凌睿点头,“顾少卿还不算废物!”

    云浅月好气地看着南凌睿,“你这个皇帝当的,在这里躲清闲,顾少卿出生入死,你是不是应该写个东西去慰问一下?”

    南凌睿哼了一声,“他的军机大营竟然让人混进了千人,我不治他的罪就不错了。”

    “顾少卿据说也被秦玉凝伤了。”容景道。

    南凌睿顿时紧张,“严重吗?”

    容景看了他一眼,“南梁又不是我的事情,我哪里为你打听得面面俱到详细到鸡毛蒜皮?天圣的文武百官恨不得顾少卿死了的好。”

    “那可不行。他可是我的肱骨之臣。”南凌睿立即走到桌前去写信。

    云浅月好笑,南凌睿和顾少卿这对君臣的相处模式也算是史无前例了。她看了容景一眼,容景嘴角微勾,她看向棚顶,顾少卿受伤大约是的,但若说严重的话,到不见得。秦玉凝除了咒术外,武功决计不如顾少卿的。当初她给他的那本邪功可不是一般人能对抗的了的。

    南凌睿提笔刷刷写信。

    云浅月大致扫了一眼,只见他开始将自己学会的骂人的话都骂了秦玉凝一遍,之后极尽能事地又骂了顾少卿一遍废物,最后才是说到了正题,无非是给朕好好保住你的小命,你喝了朕那么多子民女子的血,总要为家国多做些贡献之类的。她一边看,一边无语。

    容景悠闲地品着茶,偶尔扫过去一眼,不做声。

    南凌睿写罢信后,扔给了容景,“给我传出去!”

    容景挑眉,“你不怕我跟你南梁的顾少卿大将军勾结?”

    “你最好勾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若是真能勾结的了他,没准我以后还省了心了。”南凌睿摸着头发道:“据说东海美极,尽是出倾国倾城的美人,朕也想去观望一番风景啊!最好择一处东海仙山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