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商定婚期(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脸一红,想着肚子里没准也有一株小芽了,顿时没了反驳的话。

    云老王爷见云浅月吃噶,洪亮地大笑了起来。

    一时间云王府门口的众人都笑了起来。

    欢乐的气氛中,云王府众人簇拥着容景和云浅月,迎进了云王府。孟叔指挥着仆人从二十辆马车上卸下纳喜下聘的彩礼。

    云王府从上到下,都处在热热闹闹欢欢喜喜的氛围中。

    一行人进了大厅,纷纷落座之后,容景拿出一个红色的折子递给云老王爷,云老王爷接过来看了一眼,递给玉青晴,玉青晴看罢,递给云离,云离看罢,点点头,将一个同样的红色折子递给容景,容景看了一眼之后,笑着点头。

    云浅月扫了一眼红色的折子,原来是荣王府的聘礼和云王府给她准备的嫁妆。

    双方看罢之后,都无异议,喜媒上前,交换了两人的生辰八字。

    云浅月凑近容景又看了一眼,见写着全是满满的吉祥如意天长地久百年好合天作之合等等的吉利喜庆话,似乎是将她和容景说得天上少有地上无,这一桩姻缘若是不成的话,都人神共愤。她好笑地盯着喜折看了又看,抬起头,见容景盯着喜折看得很认真,嘴角微微翘起,一双眸子尽是浓浓的笑意,她好笑地看着他,这个人……

    生辰八字交换过了之后,双方都甚为欢喜,开始商议婚期。

    依照云老王爷的意思是明日就嫁。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云老王爷,可见他有多么迫不及待地将她踢出云王府的大门。嫁人有今日纳喜下聘明日就嫁了的吗?这个时代似乎没有。

    云老王爷话落,南凌睿首先反对,“不行,太急了!不能匆匆就这么嫁了。”

    玉青晴也觉得不妥,“公公,这不是儿戏,太快了。”

    云离也说,“爷爷,虽然我们两府早就有准备,婚礼之物都妥当,但有些小处的事情还没敲定,这样匆忙会礼数不周全。”

    七公主也立即道:“是啊,爷爷,景世子爱护妹妹,定然想给她一个美好的大婚之礼,虽然我们需要快一些,免得夜长梦多,但是太过急迫也不行,就不会完美了。”

    几人众口一致,都觉得不能这么急。

    云老王爷得到大家的反对,也觉得太着急了些,于是看向容景。

    云浅月也看向容景。见他微低着头,似乎在考虑此事的可行性。她想着爷爷的话正中容景的心坎,他要是说今日就娶,他估计也会考虑。

    几人都不再说话,都看向容景。

    过了半响,容景抬起头,对云老王爷道:“我虽然也想明日迎娶她过门,但我们大婚一辈子就一次,我要将天下铺满红绸迎娶她,天下摆流水宴席三日,普天为我们大婚同庆。明日的确不够,有些匆忙。”

    他的话一出口,不止云浅月惊了一下,在坐的人全部惊了一下。

    将天下铺满红绸,将天下摆流水宴席三日,这该是何等的大喜和筹备,自古以来,千古帝王将相,做到的人唯一有一个的就是据说两千年前云族的少主迎娶蓝雪的公主,铺了万里锦红,大摆流水宴席,亘古也就那么一人。

    这等的普天同庆,定然会举世皆惊。

    一时间大厅内的人都没了声音。

    容景眸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定在云浅月的脸上,对她柔声道:“你虽然不介意这等世俗的礼数,不想求这等繁杂的排场,但我想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大婚。我容景的女人,自然该当得起。”

    最后一句话,温润中有着沉静的狂傲。

    云浅月的心虽然被感动了无数次,但她发现远远不够,每当这种时候,她脑中只有一句话,容景这样的男人,就是来燃烧她的。与他在一起,处处心动。

    “既然如此,你需要多少日子准备好?”南凌睿对容景询问。

    “一个月。”容景道。

    “那我岂不是要在这里住上一个月?不行,时间太长了。”南凌睿立即反对。

    玉青晴照着南凌睿脑袋拍了一下,骂道:“一个月时间已经够短了。也就小景能做到,换做你的话,这等事情你能做多久?”

    南凌睿蹙眉想了一下,有点儿泄气,“半年。”

    “那不就得了!”玉青晴瞪了他一眼,看向云老王爷,“您说呢?一个月如何?”

    云老王爷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点点头,“我没想到景小子想这样娶臭丫头,这是臭丫头的福气。一个月就一个月。”话落,他问云浅月,“臭丫头,你说呢?”

    “我没意见。”云浅月表态。

    容景微微一笑,一锤定音,“那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吧!一个月后,大婚!”

    从容景进云王府纳喜下聘,到大厅内交换生辰八字商定婚期,短短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最后以容景要给天下铺满锦红,大摆流水宴席三日,需要准备一个月的时间为筹算,定下了婚期。

    婚期定下之后,大厅内的几人开始商定婚礼事宜。主要是针对两府共通的细节部分。

    大婚事宜商议到一半的时候,云王府大门口传来一声高喊,“摄政王到!”

    这一声极响,大厅内商议婚事的众人听得清清楚楚,停止了交谈,看向门口。

    云浅月微微蹙眉,想着夜天逸如今来云王府做什么。难道是来阻止的?她寻思了一下,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面色清淡,温声道:“夜宴上摄政王高兴,喝多了酒,今日酒醒了,大约过来给云爷爷拜年。”

    云浅月不说话。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玉青晴和南凌睿坐在椅子上不动,云离和七公主对看一眼,对云老王爷、容景、玉青晴道:“爷爷,景世子,母妃,我们出去迎一下摄政王。”

    玉青晴温婉的地点头,“去吧!”

    云离和七公主抬步出了房间。摄政王来云王府,云老王爷可以不出迎,容景和云浅月可以不出迎,玉青晴和玉子夕可以不出迎,他们都有身份摆在这里,但是云离和七公主不可以不出迎,夜天逸是七公主的哥哥,他们按照礼数自然要迎出去的。

    二人出了大厅后,云老王爷摆手,“继续商量,我就不信今日他能阻止得了。”

    容景点头,于是一老一少继续商议起来。

    云浅月也不再理会外面,听着二人商议。

    一盏茶后,外面有脚步声走来,不多时,人已经来到门口,玉镯请安问礼声音响起,紧接着珠帘挑开,夜天逸走了进来。

    不止夜天逸一人,他后面跟着夜轻染和夜轻暖。

    云浅月抬起头,淡淡打量了三人一眼,夜天逸似乎一夜之间瘦了很多,雪青色的锦袍穿在他身上,有些松垮。夜轻染穿着不再是在早先街上遇到时的衣服,而是换了一身,也清洗了冷煞和风尘。夜轻暖今日披了一件火红的披风,娇小中显得格外喜庆。

    三人的后面,跟着迎客出去的云离和七公主。

    三人谱一进来,大厅内的气氛霎时一变。

    “云爷爷大安,青姨大安!”夜天逸对云老王爷和玉青晴微微一礼,淡淡开口。

    夜轻染和夜轻暖跟着夜天逸身后,亦是给二人见了个礼。

    “摄政王大安!染小王爷和夜小公主安!”玉青晴笑着站起身。

    云老王爷抬起头,打量了夜天逸一眼,不客气地先发制人,“夜小子,你今日来不是来破坏我老头子急于抱重外孙的心情吧?要不是的话,就留下听礼,要是的话,就赶紧滚蛋。”

    夜天逸扫了一眼容景手里的喜折,声音微凉,“云爷爷多虑了!我今日来给您拜年而已。”话落,他目光落在云浅月的脸上,紧紧一缩,抿唇道:“我和月儿情意不再,但过去的仁义还在。她的纳喜我自然要听礼一番。”

    云浅月对上夜天逸的视线,没说话。

    “只要你不是来捣乱,就坐吧!”云老王爷口气不再那么冲了,摆摆手。

    玉镯搬来凳子,夜天逸缓缓落座。

    “云爷爷,先皇和太后大丧不足白日,不能兴喜事儿吧?云王府这是在做什么?”夜轻染看着桌子上红色的本子以及容景手里的喜折,挑眉。

    云老王爷老眼一瞪,“先皇和太后大丧,新皇出生则是大喜。这大丧和大喜遇到,以防先皇和太后的煞气冲撞了新皇,京城要兴一件大喜事,来护佑新皇安平,臭丫头被太后托孤照拂新皇,她身上的大喜最能传递给新皇的那个人。染小子,我老头子活了多大岁数,吃的盐比你走的路多,别拿你那一套来我老头子面前说。这个不能兴喜虽然有规制,但凡是都有特例。”

    夜轻染忽然笑了,“云爷爷不愧是三朝元老。”话落,他不再说话,转身坐在了一旁。

    夜轻暖脚步欢快地走到云浅月面前,伸手拉住她的手,笑嘻嘻地道:“月姐姐,恭喜您大喜。我从小就觉得景哥哥极好,想着不知道天下哪个女子能有福气嫁给景哥哥,我将所有与景哥哥年纪相仿的女子都想了个遍,也没想到你。我觉得谁都可能,就是你不可能。因为你命中注定是要嫁给皇家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