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连环安排(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轻暖顿时欢喜,“那我明日来接青姨和二皇子。”

    玉青晴点头,夜轻暖高高兴兴地出了云王府。

    夜天逸和夜轻染没说什么话,只是多看了南凌睿几眼,与夜轻暖一起离开。

    三人离开后,玉青晴低声道:“夜轻暖这个小丫头着实敏感,已经怀疑睿儿了。”

    “不愧是暗凤。”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想着夜轻暖的确敏锐,即便她娘用灵术将南凌睿全身上下给变幻了一番,还是让她有所感觉,这让她真的猜不透这个小丫头的心思了。她若非是真的喜欢南凌睿,对他相思入骨,就是她天赋敏感,能体会常人所不能体会的深透之事。

    云老王爷皱眉看着南凌睿,“你明日仔细一些。”

    南凌睿在夜轻暖离开后,便大虾米似地躺在了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无所谓地道:“仔细什么?越是仔细,她越是怀疑,该如何便如何,就算她猜出了我,那又如何?”话落,他掂了掂玉青晴给她的东海国二皇子的印信道:“这个可是做不得假的。她就算猜到,也奈何不得我。”

    “虽然奈何不得你,但总归是有麻烦。夜皇室的天龙暗凤不是摆设。”玉青晴话落,看向容景,“小景,你可有什么办法打消那个小丫头的疑虑?”

    “青姨安心,这个无碍。我已经与东海玉太子商议过此事,假亦真时真亦假。明日你们照样去北山赛马,小睿哥哥也不必隐着藏着小心着,该如何便如何。”容景道。

    玉青晴觉得有道理,点点头。

    再无他事,容景和云浅月离开了云王府。

    坐进马车,云浅月忽然对容景询问,“你是否早有安排?什么叫做假亦真时真亦假?你将真的玉子夕弄了来了?”

    容景勾唇一笑,将云浅月抱进怀里,“什么也瞒不住你。”

    云浅月本来猜测,如今得到证实,惊了一下,“他来了,那哥哥怎么办?不能两个东海二皇子吧?你如何安置?他难道不会被发现?夜轻染不是挑了几个娘布置的暗桩吗?”

    “从我得知小睿哥哥来京时,从给青姨传信时,我和玉太子便商议安排了一番。东海二皇子虽然落后青姨一步,这两日也该到了。”容景道:“青姨的暗桩虽然挑了,但还有我的,他走我的暗桩和暗道,他来了之后,替换了小睿哥哥留在天圣,而小睿哥哥走我的暗道,送他去东海。”

    云浅月闻言盯着容景看了半响,吐出一句话,“果然是老奸巨猾。你这算是计中计,计外计,连环计。局中局,局外局,连环局,都给他们用上了。”

    容景轻笑,抱住云浅月娇软的身子,纠正道:“我不老。”

    云浅月想着你是人不老,心是又黑又老。

    “没办法,为了我们能顺利大婚,我能顺利将你娶进荣王府做紫竹林里的一只鸟,只能绞尽脑针了。”容景道:“况且也是有玉太子相助,我一个人是不成的。不过能在他帮助下顺利娶你,也不枉我吃了他多年的干醋。”

    云浅月好笑地瞪了容景一眼,对他警告道:“你私通东海太子。小心有朝一日泄露,你激起民愤。百姓们再不爱护你了。”

    “那到无碍,你爱护我就够了。”容景柔声道。

    云浅月捶了他一下,深深地感叹容景这个男人说起甜言蜜语来,怎么这么手到擒来?

    马车回到荣王府。

    车刚停稳,弦歌还没开口,容景便拦腰将云浅月打横抱起,缓缓下了马车。

    云浅月在容景怀里眨眼睛,仰着头看着他,“以后你的胳膊就代替我的脚了?”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在容景怀里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唔哝道:“你说我对他们说三个月后大婚,他们相信吗?”

    容景低下头,笑看着云浅月,柔声问,“你怕他们破坏?”

    “我一辈子就这一次大婚,自然不能让他们破坏。”云浅月点头,“他们怎么也料不到婚期之事还可以说谎吧!是会相信的吧!”

    容景摇头,“在别人的身上发生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正常,但只要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从来就不能用一般的思维来判断。”

    “这么说他们不信了?”云浅月皱眉。

    “以夜天逸和夜轻染对你的了解,夜轻暖的敏感,他们大约是不信的。”容景道:“因为无论是你,还是我,还是云爷爷,都等不及三个月。”

    云浅月有些泄气,幽幽地道:“结个婚而已,怎么就这么难。老天爷专门想我嫁不出去吗?没道理啊!”

    容景低笑,将脸贴在云浅月的脸上蹭了蹭,柔声道:“不要担心,我想娶你,十年前就想了,我想天下铺就万里锦红,将天下大摆流水宴席,也是早在十年前就想了,我准备了十年。怎么可能让他们破坏?”

    云浅月睁开眼睛,眸光亮晶晶地看着容景,“十年啊,是不是也就是说,若是明日大婚,也是可以的?要不就明日大婚吧!”

    容景轻笑,点了云浅月的额头一下,揶揄地道:“你可真是迫不及待。”

    云浅月脸一红,愤道:“只能怪容公子太过黑心,用十年做了一张大网套住我,我如今身在牢笼里,人是你的,魂儿也是你的,飞不出你的手心,只能安于你的安排,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可不就迫不及待嘛。”

    容景好笑,看着她道:“明明幸福的事儿,被你说得好似怪可怜一样。”

    云浅月也顿时笑了,“我本来自由自在,如今被你管制,的确可怜嘛。”

    容景笑着摇摇头,柔声道:“我被你管制才对!本来在荣王府我最大,但是你进去之后,就变成你是最大了,我要听你的。”

    云浅月闻言顿时笑吟吟地看着他,伸手摸摸他的脸,“容公子,以后你的名声前面要加个前缀,知道是什么吗?”

    容景笑看着她,配合地问,“是什么?”

    “惧内!”云浅月吐出两个字。

    容景失笑,肯定地颔首,“没办法,我的确惧内,这个名声注定要背负上了。”

    云浅月得意地挑眉,在容景怀里哼起了歌。是一首欢快的《今天是个好日子》。

    容景抱着云浅月往里面走,听着她欢喜的歌声,目光温暖温柔。

    回到紫竹院,青裳、凌莲、伊雪三人迎了上来,纷纷对容景和云浅月道喜。纳喜之礼如此顺利,她们心中自然都高兴。

    回到房间,容景径直抱着云浅月向暗室走去。

    云浅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道:“容公子,你是否要侍候我搓背啊?”

    “浅月小姐有求,容景必应。不止搓背,你要我做什么,我做什么。”容景笑着道。

    云浅月闻言眼睛一亮,立即道:“那我要你……”

    她后面的话没说完,顷刻间被容景吻住,唇齿相缠,片刻后,将她吻得气喘吁吁浑身无力,容景声音暗哑地道:“你要我,我自然就立即给你。今日,我们试试你以前说的鸳鸯浴吧。”

    云浅月“唔”了一声,想抗议,奈何只能发出单音节的声音。

    容景抱着她下了温泉水里,两人的衣衫被他弹指间化成碎片,他压在云浅月温滑如锦缎的身子上,吻着她清透如雪的肌肤,眸光魅惑温柔,溢满浓浓情欲,“你说我不懂的问你,这个鸳鸯浴我不太懂,你今日要好好教教我……”

    温泉池里,水雾浓浓,一池春色。

    云浅月被容景折腾得几欲昏厥,浑身酸软无力,心中暗骂,他哪里是不懂?这鸳鸯浴他洗得不亦乐乎,显然是懂得很。

    实在受不住时,她手臂软软地抱住他央求,“好容景了,纵欲过度对身体不好……”

    容景如玉无双的容颜在水雾中艳华而魅惑,低头看着云浅月娇弱不堪,我见堪怜的容颜,娇软到极致,媚到极致,如桃花承接了雨露的洗礼,艳尽了天下景色,他只要看她一眼,便不受控制,眸光被欲火覆盖,情意浓浓,紧紧贴在她身上,声音低哑,“我怎么不觉得这对身体不好呢。”

    云浅月在他如火如荼的眸光中一时失语。他这副样子,的确不会觉得。

    “我乐其不疲,控制不住,怎么办……”容景看着她。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还是没声音发出。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早知道的话,就不开荤了。男人的能耐,果然不能怀疑,果然可怕。

    容景如玉的手摸着她的脸,细细地看着,片刻后,轻轻一叹,“明日你再睡一日吧!”

    云浅月还没开口,他的情潮已经淹没了她。

    月隐星藏,夜色已深,温泉池水春色了一回又一回。

    云浅月直到全身虚脱,手臂再也抬不起来,容景才停下,抱着她出了暗室。云浅月身体沾到了锦绣被褥,立即睡了个昏天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