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苦短啊(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拥着她静静地躺着,看着睡得昏沉的人儿,她身体每一处都遍布他的吻痕,在屋中灯烛下如一朵朵红梅,整个人娇艳地开着,媚色不可方物。他只看着她,心便被填充得满满的,再也盛不下其他。

    他没有告诉她,他准备了十年,夜天逸其实也准备了十年。他手中同样也有一个大婚。比之夜天逸,比之天下任何人,他足够幸运。上天厚待他,让她如此躺在他的怀里。

    这一生,最珍视的人,唯独是她。江山不过是得她的基石而已。

    看了许久,他缓缓披衣起身,下了床,推开房门。

    “世子!”青裳的声音响起。

    “看着她别踹了被子着了凉,我去书房。”容景对青裳吩咐。

    “是!”青裳立即应声。

    容景抬步向书房走去。

    这一夜,荣王府的书房亮了一夜灯,一连几日未处理的密函滚雪球般地滚进荣王府,又滚雪球般地被那一双如玉的手批注完,接连传递了出去。

    第二日,正如容景所说,云浅月足足睡了一日。她醒来时,已经是入夜。

    云浅月睁开眼睛,房中无人,她懒洋洋地起身,打开房门。

    凌莲和伊雪听到声音立即迎了过来,“小姐!您醒啦?”

    云浅月脸一红,点点头,“嗯,容景呢?”

    凌莲捂着嘴笑,打趣云浅月,“小姐,您每日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找景世子。”

    伊雪也立即笑着揶揄云浅月,“是呢!在小姐的心里,景世子最最重要了。”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瞪了凌莲和伊雪一眼,理所当然地道:“我自然是要找他的。”

    凌莲连忙笑道:“景世子在书房呢!他昨日在书房里待了一夜,今日又待了一日,小姐,您再不醒来,我看今夜景世子又该住在书房了。”

    云浅月闻言蹙眉,“他一直待在书房?”

    凌莲点点头,“是呢!”

    “事情很多吗?”云浅月问。

    凌莲摇摇头,又点点头,“奴婢们不知道,这几日景世子没处理事情,应该堆积的事情很多吧!况且昨日纳喜下聘了,也商定了婚期,景世子是要做准备的呢!”

    云浅月点点头,“我去看看。”

    二人立即让开了路,云浅月抬步向容景的书房走去。

    来到书房门口,云浅月刚要伸手推开房门,房门从里面打开,容景站在门口,微笑地问她,“醒了?”

    云浅月仔细看了他一眼,见他眉目见有些倦色,她蹙眉,“昨日夜里到今日,你都没休息?”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也不是太累。饿了吗?我们回去吃饭。”

    云浅月向里面扫了一眼,见桌案上堆了一大堆密函奏折之类的,她收回视线,拿下他的手,用自己的手代替他的手给他揉按额头,一边道:“明日你不再累我起不来床,我帮你。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怎么都能让你一个人顶着?”

    容景轻笑,伸手抱住云浅月的纤腰,嗅着她身体的幽香,低声道:“可是我忍不住不累你,怎么办?我就想要你起不来床,怎么办?”

    云浅月脸一红,愤了一句,“你就不能忍着一些?”

    容景摇头,“我也想忍,忍不住。”

    云浅月横了他一眼,“要不我回云王府去住?”

    “不行!”容景立即反对,紧抱着云浅月不放手,“你住在这里,我还如此想你,你若不住在这里,我岂不是要将家搬去云王府?”

    云浅月无语望天。

    容景放开云浅月,拉着她的手向房间走去,似乎也对自己如此黏云浅月有些无奈,低声道:“我尽量克制一些吧!”

    云浅月想着只要你克制就好。否则这样一日一日的昏睡,她什么也不用做了。

    “不过缘叔叔说新尝到了美味,食髓知味是必然,虽然辛苦,但短时间也不会伤身,要我也不必太克制,给你多吃一些补品。你的身体太差了。”容景话音一转。

    云浅月闻言大翻白眼,恼道:“我爹他到底有多为老不尊啊!”

    容景低笑。

    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也有些好笑。

    二人回了房间,青裳已经摆好了晚膳。用过饭后,云浅月不等容景说话,便将他先赶上了床,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温顺地上了床。却不睡觉,眸光温柔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命令他,“睡觉。”

    容景摇摇头,“不抱着你,我睡不着。”

    云浅月坐在床边,伸手蒙住容景的眼睛,“我今日睡了一夜,已经不困了,你先睡。”

    容景伸手环住她的腰,柔声道:“你不困也陪着我。”

    云浅月看着容景这黏人的模样,像个讨糖果的小孩子,哪里有平日里的如诗似画,云端高阳。她无奈又好笑,只能再度上了床,任他将她抱进怀里。

    容景的确有些累了,不多久,困意袭来,睡了去。

    云浅月静静躺在他怀里,盯着他的眉眼。这几日都在被温柔添满,幸福得要溢出来。以前她从来不敢想会有这样的幸福,但如今,她觉得幸福要一直延续下去,延续个生生世世,她也甘愿被他困在柔情里。

    虽然有些事情她没有接触,但可以感觉得到他将风雨都挡在了门外,一个人在顶着。

    她怎么忍心他如此累?幸福的事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

    云浅月拿开容景的手,准备起身,本来已经睡熟的人立即抱紧他,困意浓浓地道:“哪里也不准去。”

    “我见你书房还有好多事情没处理完,我帮你去处理,反正我也睡不着。”云浅月贴在他耳边轻声道:“容景,幸福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你的付出。你累到了,我也心疼。”

    容景闭着眼睛忽然睁开。

    云浅月对他一笑,“你自己睡好不好?”

    容景摇头,抱着她不动,见云浅月无奈地看着他,他似乎笑了一下,对外面吩咐,“青裳,将书房里没处理完的事情拿来房间。”

    “是,世子!”青裳立即应声。

    “你丢下我一个人躲在书房里的时候怎么任我睡得着?如今临到你了,怎么就变了?”云浅月不满地看着容景。

    容景重新闭上眼睛,声音微低,“你睡得熟,喊都喊不醒。你在我身边,我易分心。”

    “如今我清醒得很,你就不怕我分心?”云浅月瞪他。

    容景勾起嘴角,“不怕,你分心才好。那我就不睡了……”

    云浅月脸一红,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扯起一块方巾盖在了他的脸上,警告道:“你现在就给我睡,不准再说话了。”

    容景“唔”了一声,乖觉地闭上眼睛睡去。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

    片刻后,青裳将书房里的密函和奏折搬来房间。笑着看了云浅月一眼,很是体贴地将桌案搬来床边,让云浅月方便够得到,又将密函和奏折放在桌案上,才退了下去。

    云浅月坐起身子,拿不开容景放在她腰间的手,只能任他环着她的腰,她打开密函。

    她不是第一次接触墨阁,但却是第一次处理墨阁的密函。

    从太后崩天,她照顾夜天赐,又等待她娘来了解除婚约,之后这几日来,和容景耳鬓厮磨,几乎她许久不关注外事,如今才发现,在这短短日子里,天下又是一番风云变化。藏在背后的东西,在这等三国自立,天圣退了一步的和平之后,愈演愈烈。

    南疆叶倩和云暮寒圆房后,也在着手准备大婚事宜。南疆政权巩固的同时,也在筹备练兵。叶倩和云暮寒下达一系列的安民兴邦政策,效益显著。

    南梁秦玉凝出现在魔麓山军机大营,火烧了营房的粮草,但布置的暗桩也尽数被摧毁,南梁虽然受创,却也保住了军机大营的根基,算是福祸双至。据说军机大营出事的第二日,南梁皇帝大怒,对秦玉凝下了封杀令。南梁皇室隐卫出动,搜寻秦玉凝下落。

    顾少卿养伤期间,一直没有动作的南梁诸位皇子终于按耐不住,纷纷去魔麓山军机大营探望。军机大营一时间来客如潮。顾少卿来者不拒,都纷纷见了。

    除夕夜当日,五位皇子发动兵变。被顾少卿一举击败,南梁帝坐在龙椅上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眼睛都没眨。之后两位皇子自刎,三位皇子被圈禁。

    南梁朝局一时间震动,但转日便稳定了朝局。此番南梁之乱被称之为“五子兵变”。彻底肃清了南梁朝局,清除了别有异心者,巩固了新帝政权。南梁新帝的江山彻底巩固。

    西延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春年夜宴上,西延一位大臣府邸的两名姐妹花对新皇自荐枕席,愿意双姝侍君。两名姐妹花在西延名声很大,在天下间也是小有艳名。江湖上流传着一本手书的《红颜录》,其中两位双姝姐妹花就榜上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