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过河拆桥(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紫竹院桃花盛开,东暖阁的春情胜比桃花。

    云浅月在容景狂卷的柔情里睡了一日又一日,颇有些今夕不知是何夕之感。

    一晃来到了正月初七。

    初七这一日,容景去上朝后,云浅月懒洋洋地抱着被子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的话,她真的会怀着娃子上花轿的。

    将自己收拾妥当,云浅月将青裳喊来,对她交代,“备车,送我回云王府。”

    青裳看着云浅月,立即道:“浅月小姐,您要回府?世子走时吩咐让您好好歇着的。”

    云浅月哼了一声,“歇够了再等着他回来累我吗?”

    青裳脸一红,连忙怯弱地道:“世子是太想您了,才会……不知节制。”

    “你也知道他不知节制。”云浅月有些郁闷,试个嫁衣都能让她昏睡一日一夜,可见这个男人的能耐不是一点半点儿,再这样下去,她成了睡神了。她摆摆手,不欲多说,催促道:“快去备车。”

    “等世子回来送您去吧?”青裳还在为她家世子争取。

    云浅月翻个白眼,“他回来能让我去才怪!别多说了,你若怕不好对他交代,就抱着夜天赐跟着我。”

    青裳见云浅月决心已定,犹豫了一下,“那奴婢抱着小皇上跟着您。”

    云浅月点点头。

    不多时,青裳命人备好了马车。凌莲和伊雪自然跟随,一行人从荣王府打道回云王府。

    新年过后,大街上极为热闹,来来往往的行人都衣着光鲜,过早地穿上了春裳。

    马车行驶到半途,车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月儿?”

    云浅月本来在车中逗青裳怀里的夜天赐,小家伙伸着两只小手在锦被里挥舞,逗得青裳、凌莲、伊雪三人笑声不断。乍然听到外面熟悉的声音,云浅月微微一顿。

    “是容枫世子!”青裳立即道。

    云浅月伸手挑开帘幕,向外看去,只见对面一辆马车驶来,车中同样帘幕挑开,正是容枫。她想着她似乎有好些日子没见到容枫了,也好些日子没与他说过话了,便对他一笑,招呼道:“这是干嘛去?”

    “刚去了西山军机大营一趟回来,正要回兵部。”容枫对云浅月亦是一笑,清逸的面容有些温暖的色泽,询问道:“你这是要回云王府?”

    “嗯!”云浅月点头。

    容枫微微挑眉,“回府去看云爷爷吗?”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才不是回去看糟老头子,我是回府去住。”

    容枫看着她有些红得不自然的脸色,脖颈上挡也挡不住的红色痕迹,眸光闪过一丝了然,笑道:“景世子这几日像是换了个人一般,人逢大喜,果然会变。”

    云浅月的脸更红,这几日容景日日春风满面,相比她这个快蔫了的茄子,他如日中天。

    “如今天色还早,你既然回府,就快回吧!”容枫笑着道。

    云浅月点点头,容枫落下了帘幕,见他马车刚要离开,她忽然想起什么,立即喊住他,“容枫!”

    容枫重新挑开帘子,看着云浅月用眼神询问。

    “我好几日没见你,一起说说话吧!对面的茶楼不错。”云浅月想着这里是大街上,有些话不方便说。

    容枫微愣了一下,心思通透,知道云浅月必定有事情找他,点点头,笑道:“好!”

    云浅月对车夫吩咐一句,马车停在了对面的茶楼面前。

    云浅月当先下了车,青裳抱着夜天赐也跳下车、凌莲和伊雪护卫在二人身后。另一方容枫亦是下了马车,跟着云浅月一行人走进茶楼。

    这一间茶楼很大,很宽敞,装潢雅致,里面茶香袅袅,中间的大圆台上有几名女子在唱曲。琵琶声声,曲音流畅,婉约风情,别有一番消遣悠闲滋味。

    云浅月刚进入茶楼,掌柜的一眼就认出了她,连忙迎了上来。

    云浅月对掌柜的一笑,“来一间雅间,我与容枫世子小坐片刻。”

    掌柜的看了云浅月身后跟着的容枫一眼,连忙点头,带着一行人向楼上走去。

    茶楼内光线微暗,楼内的人都在听台上的曲子,少数人注意到容枫和云浅月,所以一行人没闹出多大的动静,便上了三楼的雅间。

    来到三楼雅间,掌柜的带着人摆上了茶水,容枫和云浅月就座。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不打扰二人谈话,带着夜天赐避开了些。

    “景世子对月儿果然很好,气色不错。”容枫品了一口茶,笑看着云浅月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如今她和容景的事情,算是公开的秘密,在容枫面前,她也不用不好意思。瞪了容枫一眼,“你看我哪里气色好了?好的话我用回府吗?”

    容枫轻笑,“这世间鲜少有让景世子乱分寸之事。”

    云浅月咳了一声,这个她倒是同意。

    “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否则景世子找来,你便回不了云王府了。”容枫笑道。

    云浅月没骨头一般地趴在桌子上,楼下隐隐曲声传来,甚是闲逸,身处在这样的地方,让她整个人都能放松下来,她摆摆手,“不用管他。”

    容枫笑了笑,低头抿茶,不再催她。

    听了一会儿曲,云浅月忽然低声道:“容枫,你知道暗龙吗?”

    容枫喝茶的动作一顿,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暗龙是在夜天逸手里,还是在夜轻染手里?”云浅月低声问,“你可知道?”

    容枫薄唇抿起,并没有立即答话。

    云浅月等着他,想着他既然知道暗龙,他和夜天逸、夜轻染相处时日不短,一直接触军机大营的事物,算是朝中新贵,可谓是一直处在权利中心。以他的聪明,应该是有所察觉。

    沉默片刻,容枫低声道:“在夜轻染手中。”

    云浅月想着果然。

    “罗玉可是在夜轻染手中?你可知道?”云浅月又问。

    容枫摇摇头,“这个我不知。”

    老皇帝一直属意夜天逸,可是却偏偏将暗龙给了夜轻染,暗凤若是真在夜轻暖手中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暗龙和暗凤都落在了德亲王府。老皇帝也真放得开,虽然德亲王府和皇室一直是一家。但这方面老皇帝倒是大度,不怕德亲王府夺了皇权。暗龙给了夜轻染,是否因为夜天逸对她太过执着,所以老皇帝才会如此,让夜轻染牵制夜天逸?

    “我虽然不知道罗玉是否在夜轻染手中,但我知道一件事情。”容枫低声道,“夜轻暖回京之前,曾去了一趟南梁。”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着他。

    “她去南梁离开后,当时的南梁王便中了催眠术昏迷不醒。”容枫道。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这么说当初南梁王的事情是她做的了?”

    “大抵应该是的。”容枫道:“时间太过凑巧。”

    “你是如何得知这件事情的?”云浅月问容枫。她想起当时她从南梁赶回来昏迷不醒三日后得知夜轻暖也回了京城。却从来没想这件事情。如此高深的催眠术,若非知道夜轻暖是暗凤,她实在想不到让她舅舅昏迷不醒的人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