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过河拆桥(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枫低声道:“我无意间看到了她从南梁的归程日期。”

    云浅月点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再次沉默下来。

    过了片刻,容枫轻声道:“月儿,你要小心一些。以后你去哪里,还是由景世子陪着比较好。有他在,你安全一些。夜轻染他……”他的话适可而止。

    云浅月看向容枫,见他眸光有隐隐忧色,她明白他后面没说出的意思,点点头。

    凌莲走过来,低声道:“小姐,冷小王爷也进了茶楼。”

    云浅月回身打开隔窗,向楼下看去,果然见冷邵卓也进了茶楼。她回头问容枫,“冷邵卓这些日子都在做什么?今日什么日子?他怎么有闲心来了这里?”

    “前日为了娶小王妃之事,孝亲王和冷邵卓父子闹得很僵。孝亲王第一次打了冷邵卓。”容景也向楼下看了一眼。

    “娶小王妃?谁家的女儿?冷邵卓不同意?”云浅月问。

    容枫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六公主。”

    “怎么是她?”云浅月眉头竖起。

    容枫摇摇头,“这我也不知,只知道孝亲王似乎很同意六公主,让他娶,冷邵卓不娶,闹僵了起来。如今他心情大约不好。”

    云浅月再次回转头向楼下看去,果然细看之下冷邵卓眉目见隐着沉郁之色,她对凌莲道:“你下去请冷小王爷上来这里。”

    凌莲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孝亲王一直唯德亲王马首是瞻。孝亲王其实是条老狐狸,他不比任何人愚,住在这京中,活了几十年,他怎么不知道六公主什么摸样。如今让自己爱的儿子娶六公主,这中间的事情看来不简单。”云浅月道。

    容枫微微点头,“大约这也是一种表态吧!”

    云浅月眸光眯了眯,是啊,皇室成年的公主,如今适合婚假的也就六公主一人了。冷邵卓娶六公主,这是孝亲王对夜天逸和皇室和德亲王府的一种唯命是从的表态。冷邵卓也是个聪明人,他不傻,这中间的事情他自然明白的。

    容枫点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

    不多时,外面响起脚步声,凌莲推开房门进来,后面跟着冷邵卓。冷邵卓虽然尽量打起精神,但见到云浅月还是露出一丝苦意。对容枫和她打过招呼之后,坐了下来。

    “因为孝亲王让你娶六公主之事?”云浅月看着他,开门见山提了出来。

    冷邵卓似乎没想到云浅月如此直接,他刚坐在这里,她第一句话开口就是这个。看了她一眼,见他笑看着他,点点头,“嗯!”

    “你不想娶?”云浅月挑眉。

    “不想!”冷邵卓语气毫不犹豫。

    云浅月给他斟了一杯茶,“人活一辈子,活的就是一个开心。孝亲王有孝亲王的考量,孝亲王府有孝亲王府将来的命运,今日孝亲王认为他做的是对的,也许明日就是错的,今日你不想,也许明日就不得不想。天下风云变化,旦夕之间,谁也说不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要好好的考量,考量好了,再谈想与不想。”

    冷邵卓看着她。

    云浅月不再说话。她觉得有这一番话就够了。孝亲王在朝局里活了大半辈子,自然对什么事情都通透,容景和夜天逸、夜轻染一直在明里暗里对立,早晚有一日崩裂,这是谁都可预料之事。孝亲王府不可能在两大政权碰撞下和稀泥,他自然要选一面,如今让冷邵卓娶六公主,他摆明了态度,选的是皇室。

    “我不想娶,似乎由不得我。”半响,冷邵卓苦涩地道。

    云浅月看着他。

    冷邵卓抿了一口茶,继续道:“从小到大,无论是什么事情,哪怕是杀人越货,父王都依着我,宠着我,独独这一次,他不再依着我,非六公主不娶。”

    云浅月想着看来孝亲王的决心还很大,难道是夜天逸和夜轻染那里对他施加了什么压力了?或者是得到了什么讯息,让他觉得容景一定会败?

    “你有什么办法没有?父王竟然说,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六公主都娶定了。今日他已经请摄政王下旨赐婚了。”冷邵卓期盼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看着他,冷邵卓眼中沉郁更深,她移开视线,去看向容枫。

    容枫坐在一旁,并没有言语。

    “今日父王已经命人看管上了我,我来这里,外面还跟着百名隐卫。我没有武功,我的隐卫都是父王给的。我第一次发现,父王真要强硬起来,我连半丝都反抗不了。”冷邵卓苦涩地道:“这些年里,别人手中都有本事,独独我,一事无成,如今被制肘。真是……活得失败。”

    云浅月暗暗一叹,冷邵卓悔悟得太晚,他的一切从来都是来自孝亲王,孝亲王一直宠他,将他宠上了天,让他认为孝亲王府就是他的,可是如今终于有一件事情让他知晓了,孝亲王府是孝亲王的。

    “没有办法是不是?”冷邵卓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想了一下,挑眉询问,“你真不想娶六公主?无论如何,都不想?”

    冷邵卓摇头,嫌恶地道:“不想。”

    “即便孝亲王府因为你的不娶而被铲除,比如说灭门,你也不想娶六公主?”云浅月盯着他又问。

    冷邵卓一怔,面色发白,“怎么会……”

    “你对孝亲王和孝亲王府的感情太深,反抗之后有什么后果,也许你承受不住。孝亲王既然第一次不顾及你的意愿,这件事情看来是他打定主意必须为之的事。既然如此,你还是娶了吧!”云浅月道。

    冷邵卓面色一变,“你说让我娶了六公主?”

    云浅月对她一笑,“一个女人而已,娶了就娶了,娶回来你不喜欢,可以再娶。”

    冷邵卓摇头,“我这一辈子,或许不再娶。若是真娶的话,也只想娶一个心意相通的女子,六公主我厌恶她,怎么可能让我娶她?”

    云浅月端起茶杯,不再说话。

    冷邵卓转向容枫,“容枫,你认为我也该听父王的话娶了那个女人吗?她没人要了,就要落在我的手里?我凭什么接受她?”

    容枫放下茶盏,缓缓道:“因为你是孝亲王府小王爷。孝亲王需要表态,必须到了要表态的时候,你娶六公主,就是一种表态。”

    冷邵卓的脸色寒了下来,“我不明白父王为何要选皇室……”

    “当年始祖皇帝得到贞婧皇后,孝亲王帮了很大的忙。”容枫提醒冷邵卓。

    冷邵卓面色一白,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一笑,语气轻松地道:“是啊,当年孝亲王帮了很大的忙。否则荣王不可能失了贞婧皇后。”

    冷邵卓身子微颤,看着云浅月,“云浅月,我改邪归正后,发誓不再与你为敌,我若娶了六公主……我……你……”他想说什么,似乎话堵住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来。

    云浅月看着冷邵卓,她自然不想冷邵卓这个改邪归正后与她算是小有友谊的人有朝一日站在她的对立面与她为敌。但是有些东西是注定的。比如说,江山动荡,朝野倾塌,新的政权崛起,烽烟四起,容景慕容氏的身份会公诸天下,夜氏夺人江山,欺世盗名,总要大白于天下。那时候,刀锋血雨,孝亲王府也许当先祭旗,割断的不止是情意,还有人命和灵魂。她叹息一声,淡淡道:“冷邵卓,我记着你的情意,时局摆在这里,所有的事情摆在这里,你心中其实对一切事情都通透的,自己选择吧!”

    冷邵卓垂下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站起身,对容枫道:“在这里也耽搁了许久了,我回府了!”

    “我再坐片刻,你回去吧!”容枫颔首。

    云浅月不再停留,出了雅间,下了楼。青裳、凌莲、伊雪三人齐齐跟上她。

    出了茶楼,在门口迎面碰到了苍亭正打着折扇走进来。

    云浅月脚步一顿,没说话,苍亭当先开口,“浅月小姐不在荣王府的暖阁里日日春歌,今日怎么有闲情来了这茶楼?”

    云浅月地扫了苍亭一眼,“我有没有闲情来这里,似乎苍少主管不着。”

    “浅月小姐说得不错,我的确管不着。”苍亭嘲讽地一笑,“浅月小姐不顾及天下百姓流言蜚语,未嫁之身却日日春阁情事。真是给天下女子做了个榜样。不知道有了你这个第一,以后是不是都省了纳喜之礼?”

    云浅月闻言冷冷地看着苍亭,眸光如冰如剑,“苍少主,我脸皮若是薄的话,也不至于会住进荣王府去,你这几句话对我来说不会有多大影响。不过,我就不明白了,你处处见不得我好,躲着我走就是了。却屡次出现在我面前,我可以觉得你对我这样的女人也起了别的心思吗?”

    苍亭眸光微微一沉。

    云浅月不再理他,绕过他出了茶楼。马车停在门口,她轻轻一纵,跳上了马车,帘幕落下,再没看苍亭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