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过河拆桥(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看了苍亭一眼,随后上了马车,马车离开茶楼,向云王府而去。

    苍亭看着那辆马车远去,秀挺的身姿站在茶楼门口,阳光打下来,让他的容颜一半明一半暗。

    回到云王府,马车停下,云浅月轻身下了车,便见到容景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停在云王府大门口,她看了一眼天色,日头还高,对笑嘻嘻地看着他的弦歌询问,“你家世子怎么来了云王府?”

    弦歌立即道:“世子说您今日一定会回来云王府,下了朝便也来了。”

    云浅月翻了翻眼皮,有些无语,片刻后又问,“他去了哪个院子?”

    “世子刚来,就被云老王爷的人叫去了。”弦歌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询问,径直向浅月阁走去。

    青裳抱着夜天赐和凌莲、伊雪憋着笑跟在云浅月身后。齐齐想着景世子对浅月小姐的心思掌控得透彻,知道她今日回云王府,竟然下了朝就来了云王府先等着。

    云王府内的丫鬟仆从见云浅月回来,纷纷见礼,恭敬中带着几分亲切和热情。

    回到浅月阁,赵妈妈、听雪、听雨迎了上来,她们数日没见云浅月,显然是想得紧,一时间簇拥着她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你一言,我一语,分外热闹。

    夜天赐骨碌着一双小眼睛,好奇地看着围着云浅月的人,也跟着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

    一番热闹之后,云浅月进了房间,便见南凌睿打扮的玉子夕四仰八叉地躺在软榻上在磕瓜子,瓜子皮铺了半地,显然嗑了许久。

    云浅月走进来,踢了踢他的腿,“你到清闲。”

    “小丫头,是不是受不住小景的折磨逃跑了回来?”南凌睿吐出一个瓜子皮,对云浅月挑了挑眉。

    云浅月脸一红,不承认,“才不是,不知道多幸福,我是回来看看你闲得发毛没有。”

    “嘴硬。”南凌睿哼了一声。

    云浅月靠着他坐下。

    南凌睿又吐了几个瓜子皮,凑近云浅月道:“小丫头,跟我去东海吧?怎么样?”

    云浅月挑眉看着他。

    “小景如今正处于饿狼阶段,你以为你今日跑回来她就不抓了你回去了?你跟我去东海,凉他一段时间,让他长长教训。回来后,他就不敢这么日日欺负你了。”南凌睿道。

    “我还要大婚。”云浅月提醒他。

    “那就等着你回来再大婚嘛!虚虚假假,让夜天逸和夜轻染也摸不着你什么时候大婚。”南凌睿给云浅月出主意,“我们兄妹一路上还有个作伴的。”

    云浅月摇头,立场坚定,“不行,容景虽然说一月,但说不定过几日就提前大婚了。我怎么能离开,自然要听他的安排。”

    南凌睿恨铁不成钢,“你就这样什么事儿都依着他?怪不得他将你吃得死死的,吃得骨头渣都快不剩了。”

    云浅月凉凉地看着他,“等你和洛瑶大婚的时候,我也带着洛瑶偷偷跑了,让你找不到人,你说这个主意如何?”

    南凌睿立即没了音,半响骂道:“死丫头,真是不好糊弄。”

    云浅月狠狠挖了他一眼。她怎么有一个时刻想拐了妹妹逃跑和妹夫作对的哥哥?是生他的她爹娘该反省,还是她这个做妹妹的该反省,还是容景那个做妹夫的得罪了这个大舅哥该反省反省?

    云浅月正想着,房门从外面推开,容景如玉无双的容颜出现在门口,他先是对云浅月一笑,之后轻轻挥手,南凌睿身子一僵,被他点住了穴道,只听他对身后吩咐,“来人,送他离开。”

    外面走进来一人,正是随南疆国舅离开了数日的青影。只见青影进来,对云浅月一礼,之后扛起南凌睿,转眼间便消失在了房间。

    容景缓步走了进来。

    云浅月看着容景,问道:“你今天就要将他送去东海?玉子夕难道已经来了?”

    容景点点头,“嗯,玉子夕来了。不过不是将他送去东海,而是送回南梁。”

    “送回南梁?”云浅月一怔。

    “缘叔叔在南梁一个人两个身份,代替他如此辛苦,他怎么能跑去东海找女人享福。”容景坐在云浅月身边,慢悠悠地道:“更何况如今过了春年,有些事情也该拉开帷幕了。他的儿女情长先放一放吧。”

    云浅月看着容景,“你能将他送去南梁?为什么没早送?”

    “本来想着留他观你我大婚之礼来着,但我可不想他拐走了我的媳妇。”容景道:“他的作用本来就是为了在玉子夕没到来之前幻容他代替他的身份震住某些人让你早些解除婚约,我纳喜下聘,你我尽快大婚。如今玉子夕来了,他留在这里也再无用了,自然要送回去。”

    云浅月嘴角抽了一下,他那个不靠谱的哥哥愤愤地想拐走她要容景好看,可惜到头来自己反被利用了一场,如今容景过河拆桥,不但不将他送去东海国找洛瑶美人,反而还被送回南梁,现在他看到青影送他不是去东海的路,而是回南梁的路,指不定心里会有多呕。她无语地看着容景半响,吐出一句被她说了千百遍都嚼烂了的话,“真是黑心!”

    论起黑心,谁敌容景?

    容景轻笑,伸手揽过云浅月的纤腰,柔声道:“你心向着我,不为他糊弄,我该奖赏你。既然你住腻了荣王府,今日之后,我便陪你住浅月阁吧!”

    云浅月看着容景,他陪她住在浅月阁,她能说不吗?

    容景见云浅月看着他,对她挑了挑眉,细细的凤眸明光辉映。

    云浅月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不能,于是无奈地点点头,警告道:“如今住在我的地盘,你可要听我的,规矩些。”

    容景乖觉地颔首,“一定规矩。”

    云浅月于是不再纠缠他住在哪里的问题,将她回云王府的路上遇到容枫,又在茶楼遇到冷邵卓和苍亭之事简略地说了一遍。

    容景听罢,神色懒散,漫不经心地道:“孝亲王府忠于夜氏百年,当年夜氏始祖和贞婧皇后之事,他卖的力最大。孝亲王府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冷邵卓嘛……不过是个异数而已,可变,也可不变。”

    云浅月静静沉思,不说话。

    “若是他是个变数,那个变数大约只会出现在你的身上。若他不是个变数的话,那么只能做第二个孝亲王。”容景淡淡道:“不管是哪一种,冷邵卓都没有能力翻掌乾坤。所以,你不必为他愁了,他该如何,便是如何。”

    云浅月摇头,微微叹息,“我只是念着他改邪归正后的一番情意而已。总觉得能救一个是一个。”

    容景偏头看了她一眼,笑着道:“你有这个心思,都留给救我就够了。别人还不需要你担负这个心思。”

    云浅月斜了他一眼,有些好笑,这个人,是处处在剪桃花。

    “至于苍亭,据得到消息说苍家的一帮老头子和蓝家的一帮老头子有意结亲,他们自小算是青梅竹马,若没有小睿哥哥从中间插了一回竹杠,也许蓝漪先退了风烬的婚事儿,就相好于苍亭了,后来掀起一些波澜,这件事情才拖延耽搁了。”容景道,“所以,苍亭对你没有别的心思,你不要自己觉得甚好了。”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是自己觉得甚好了吗?

    “你的心思就安安稳稳地放在我这里等着大婚就好了,这些不相干的人和事儿都不需要你操劳。”容景摸摸云浅月的头,温柔地哄道:“乖。”

    云浅月伸手捶了容景一拳,嗔怒道:“你拿我当孩子哄呢?”

    容景轻笑,“我到恨不得赶紧来个孩子拴住你。”

    云浅月不再理他,站起身向衣柜走去,来到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个锦盒,扔给容景。

    容景接过锦盒,对云浅月挑眉,笑着问,“这是什么?”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云浅月脸色不自然地看着他。

    容景眸光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缓缓将锦盒打开,里面整齐地叠着一件大红的锦衣华服。他从里面将衣服绽开,是一件男子的艳红织锦长袍,谱一拿出,整个房间似乎都明亮璨华了数倍。他轻轻翻看了一遍,抬起头看着云浅月轻声问,“什么时候做的?”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你猜?”

    容景低下头,细细地看着织锦红绸上细密的针织,祥云勾勒的图案皆是双面绣法,他看了片刻,低声道:“你给我绣鸳鸯戏水的时候。”

    云浅月想着猜得真准。

    “原来你那时候就想嫁给我了。”容景轻轻一叹,“早知道,我便不要拖这么久了。”

    “去屏风后自己穿上试试,看看是不是合适。”云浅月催促他。

    “好!”容景点头,起身站起来,进了屏风后。

    云浅月站在柜门前,看着屏风内映出的那一个朦胧的影子,他的动作很慢,很慢,一个纽扣他就要系上半天,她忽然很感动。容景这个男人,他用十年磨一剑,别人看到的是他处处筹谋,手眼通天,可只有她知道,他从来没敢求太多。她已经是他所求的极致了。她忽然很想看着他穿上她为他做的新郎官的喜服,于是抬步走向屏风。她的脚步很快,几步就来到了屏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