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上元花灯(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挺有把握取到花灯?”云浅月笑看着她。

    夜轻暖眨眨眼睛,“我没把握,但是有景哥哥和月姐姐以及二皇子在,你们总能帮我一把,是不是?”

    容景笑而不语。

    云浅月笑着点头,“那倒是。走吧!”

    夜轻暖立即点头,一行四人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徒步上了街。

    天还没黑,大街上便人潮攒动,人头挤人头了。每一个街道都点燃了花灯,商贩们借此机会摆好了摊子。除了各式各样的花灯外,最多的是泥人摊子和元宵摊子。

    “呀,出门的时候忘记挎篮子了。”玉子夕看着泥人摊子道。

    云浅月回头笑着看了他一眼,夜轻暖莫名地问,“要挎篮子做什么?你要买泥人?”

    容景温声道:“买一个篮子吧!”

    玉子夕也不作难,欢喜地应是,很快就掏出一锭银子买了一个篮子,那小贩要找零,他财大气粗地摆摆手,那小贩顿时欢天喜地地收了银子,连忙称谢。

    玉子夕拿着一个大花篮,对云浅月问,“姐姐,你看这个够不够装你要的泥人。”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够了。这个可是个金篮子。”

    “给姐姐装泥人,自然要最贵的篮子。”玉子夕将篮子挎在隔壁上,有些不伦不类,他却半丝也不觉得,得意洋洋地道。

    云浅月想着子书这个弟弟真是一个宝贝,他怎么给教育出来的,比罗玉那小丫头片子被她爹娘教养得招人喜欢多了。

    夜轻暖看着玉子夕胳膊上挎的篮子,眸光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不过一瞬,便笑着打趣道:“二皇子,我看你这篮子今日装的不是泥人,估计会装回一篮子花回去。”

    她话落,两旁有几名女子手中的花正好投到了玉子夕的篮子里。

    玉子夕挑了挑眉,桃花目照那几名女子脸上扫了一眼,勾魂摄魄,几名女子顿时痴了,他掂了掂篮子里的花,嗅了嗅,赞道:“这等冬日里还能长出铃兰,真是不容易。”话落,他忽然问云浅月,“姐姐,你说这般走在街上,是我比较吃香,还是姐夫比较吃香。”

    云浅月看了他篮子里的花一眼,大冬天里那些女子手里拿着兰花的确不容易,显然是闻着玉子夕的风等候在这里的,因为她看到花簇里的香闺女儿管用的纸笺了,好笑地道:“你姐夫自然是不及你招蜂引蝶。”

    “我看他不是不及我,而是家有母老虎。”玉子夕道。

    云浅月暗骂了一声这个死小孩。

    容景闻言轻笑,“这句话说对了!我惧内。”

    夜轻暖脆声笑道:“景哥哥这话要是说出去,云姐姐可威风了!”

    玉子夕挎着花篮感叹道:“能娶到月姐姐这样的女子,我也愿意惧内。”

    容景瞥了玉子夕一眼。

    夜轻暖好笑地道:“二皇子,你就别想了,多少人想娶月姐姐娶不到呢。逸哥哥和我哥哥为了月姐姐都快疯魔了。”话落,她“咦”了一声,“那不是逸哥哥和哥哥他们吗?六姐姐和冷小王爷也在。”

    云浅月闻言顺着夜轻暖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夜天逸、夜轻暖、六公主、冷邵卓正从那边拐角的方向走出,除了四人外,还有苍亭和许久不见的蓝漪。她想着如此人山人海,还能遇到,真是人不找事儿,事儿专门找人。她看了一眼,没说话。

    容景也看到了几人,眸光淡淡,亦没说话。

    玉子夕倒是一笑,不等夜轻暖开口,他先扬声喊道:“摄政王、染小王爷,幸会啊!”

    夜天逸和夜轻染已经看到四人,一行人向这边走来,走到近前,夜天逸声音沉静,“二皇子幸会!”

    “这是谁家女儿送的兰花,二皇子艳福不浅啊!”夜轻染挑了挑眉。

    玉子夕风流一笑,“天圣的女子太热情了,本皇子有些受不住啊。”

    “天圣女子的热情也分对谁,二皇子艳名天下,才有这等福气。”夜轻染看向云浅月,“小丫头,你今日终于舍得出府了。”

    “我总不能老在府里闷着。”云浅月道。

    夜轻染看向容景,“弱美人,你的婚礼准备得如何了?这些日子可没见你怎么动作。”

    “染小王爷对我们的大婚可是关心的紧。”容景扬眉。

    “那是自然,当年的鸳鸯池畔,我算是你们的证人。”夜轻染道。

    “该到喝喜酒的时候,自然落不下请你的。”容景目光转向蓝漪,“蓝家主今日进的京?”

    蓝漪点点头,“不久前刚到。”

    云浅月看着蓝漪,见她清瘦了些,但眉眼间神色到是极好,她和苍亭之间不见亲密,但也不显生疏,青梅竹马大约就是这样子,总有一份别人插不进去的默契。

    “我们既然遇到,正巧结伴而行,景美人,你不会不同意吧?”夜轻染问容景。

    “七公主要一盏孟婆婆的鸳鸯灯,正好人多力量大。”容景道。

    “景哥哥,你少说了一个,不止七姐姐想要,还有我呢!”夜轻暖立即道。

    “嗯?”夜轻染愣了一下,“呵”地一笑,“这竟是巧了,我们身边这两位蓝家主和六公主也想要孟婆婆的灯。孟婆婆的灯每年只有两盏,如今这四个人都想要,怎生是好?”

    云浅月看向六公主,见她在冷邵卓身边,微板着脸,和冷邵卓虽然并排站着,但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她不见女儿家要嫁人该有的喜意,显然这一桩姻缘也不像是传的那样,说六公主欢天喜地。这个女人向来眼高于顶惯了,冷邵卓虽然浪子回头,但是在她眼里怕还是个文弱的主,她看不上的。她看着六公主,六公主也向她看来,不像往日一般有什么恨意的表情,到显得麻木了些。她移开视线,对上冷邵卓的视线,冷邵卓对她微微点了点头。她收回视线,没说话。

    “那还怎生是好?谁得了是谁的呗!六姐姐和蓝家主虽然好,但我可不相让的。”夜轻暖立即道:“哥哥,我是你亲妹妹,你帮我是不是?”

    夜轻染斥了夜轻暖一句,“装神弄鬼的把戏,糊弄世人赚钱的婆子而已,你信她做什么?”

    “哥哥,孟婆婆据说是阴间的孟婆转世,她的卦象连灵隐大师都说灵验,怎么能是愚弄世人呢。”夜轻暖不满地瞪了夜轻染一眼。

    “那你自己凭本事娶,别用我帮。”夜轻暖一副我才不帮你的架势。

    夜轻暖哼了一声,恼道:“我回来之后,你日日训我,真不像我亲哥哥。”话落,她上前拽住夜天逸的袖子,“逸哥哥,你帮我对不对?月姐姐自己不要,要帮七姐姐拿,景哥哥自然帮她,他们赢定了,蓝家主和苍少主武功都极好,他们把握也很大,哥哥不帮我,我就没人帮了,势单力薄,你不帮我,我一定会输的。”

    夜天逸看了夜轻暖一眼,眼角余光扫过云浅月,点点头,“好!”

    夜轻暖顿时欢呼一声,少女的脸庞有些明艳。

    夜轻染斥了夜轻暖一句,一行人不再逗留,向人海深处走去。

    本来是玉子夕和夜轻暖走在容景和云浅月之后,如今多了六人,容景和云浅月反而走到了人群的最后面。

    这样的一行人,均是天颐贵子,无非是最惹人注目的,即便是在万千人海中,这一行人所过之处,也难以发生拥挤。人群被一行人艳华和贵气所摄,都纷纷避路,退远了些。

    大约走过一条街道,来到一处围着人山人海的看台。从台下可看到台上孤孤单单地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大约有百岁之多。她的一左一右挂了两盏灯,是两对特别精巧奇特的长着翅膀的比翼鸳鸯。

    看台下用木头打了台阶,一共九层、她的看台也搭建得奇异,远远看来,到真像九重宫阙。

    一行人停住脚步,都看着高台。

    这时,围在高台四周的人有人看的容景、夜天逸一行人,齐齐一惊,纷纷下跪,“摄政王千岁!景世子大安!”

    几个人开口之后,众人惊醒,顿时纷纷跪倒一片。万千人海围城的看台,顿时突兀出来。台上的老婆婆抬起头,向下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没动。

    “今日万民同庆,不讲究礼数,都免礼吧!”夜天逸沉静地摆摆手。

    跪在地上的人都纷纷起身。虽然同处在京城,但是这帮子天颐贵子们也是鲜有机会亲近身前的,一时间百姓们都有些激动,尤其是聚在容景身上的目光居多。景世子出门除了乘车还是乘车,这等徒步出现在人潮中的机会百年来难以遇到一次。

    “孟婆婆,今年你的谜底亮出来没有?”夜轻暖对台上的孟婆婆清脆地问了一句。

    孟婆婆看了夜轻暖一眼,苍老的声音回道:“这位小姑娘要猜题?”

    “不止是我,我们这些人都猜题。”夜轻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