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神灵天命(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孟婆婆点点头,“今年的谜题我是应天运而设。过九关而得一题,对三题而得一灯,算起来要过三个九关。小姑娘,你掂量掂量你的能耐,是不是还要猜。台下这些人刚刚也想猜,听到我说了谜题后,都退步了,到目前无一人敢猜。”

    夜轻暖一愣,“这么难?”

    “对,就是这么难!”孟婆婆道。

    “什么叫做应天运而设?”夜轻暖又问。

    “天运即是天命。”孟婆婆一副讳莫如深地道:“我老婆子也在这里坐了三十年了,今年作古,斗胆替天下苍生问一问天命。”

    夜轻染闻言目光眯起,看着孟婆婆道:“天命是如何便是如何,哪里轮得到谁出来问?孟婆婆,你在这里公然要问天命,可是忌讳,要问罪的。”

    孟婆婆闻言一笑,苍老的声音道:“染小王爷,我老婆子就剩下一把骨头了,既然坐在这里敢问天命,哪里还怕什么问罪?我就不相信,染小王爷你不好奇这天命之说。我手中这两盏鸳鸯灯,可不是一般的灯,与往年的鸳鸯灯不同,这是齐集了天下苍生之福祉的神灯。不是谁都能找我老婆子来问一问天命的。”

    “婆婆因何要替天下苍生问天命?”夜天逸沉声询问。

    “我老婆子生于尘,长于尘,给人算命三十年,从不敢问天命。临死之前,斗胆逆天一回。天下百姓疾苦,民不聊生,这天命放在任何一个有良知的百姓身上,都想要问一问。”孟婆婆道。

    夜轻染挑眉,“婆婆在家问天命就是了,为何要来这里问天命?”

    孟婆婆闻言讳莫如深地看了夜轻染等人一眼,目光似乎多在容景和云浅月的身上顿了片刻,苍老的声音道:“一朝龙凤出,天命安如是。我老婆子的茅草屋,怎么能有贵人踏足?自然是山不来救我,我就出来救山了。代替天下苍生问天命,自然要问真龙凤。”

    夜轻染忽然没了声音。

    孟婆婆此言一出,万千人海中一片静默。

    夜天逸眸光微微一沉,声音亦是低沉,“真龙凤?”

    “对,真龙凤!”孟婆婆肯定地道:“真龙主天,真凤主地,天地共主,苍生之福。”

    夜天逸紧紧盯着孟婆婆,眸光凌厉,“这么说婆婆知道谁是真龙凤了?”

    孟婆婆哈哈一笑,“摄政王太抬举我老婆子了,我老婆子给人算命三十年,从不敢逆天而行,不敢泄露半点儿天机,今昔算出即将作古,枯骨之躯不足惧尔,所以,才敢斗胆问天命。真龙凤是何人,还要看问出的天命之说。”

    夜天逸不再说话。

    夜轻染冷哼一声,“新皇承天运吉兆而生,他自然就是天命。岂能由得你在这里装神弄鬼,愚弄世人。”

    “染小王爷,新皇是新皇,天命是天命。我老婆子不敢妄评新皇的福祉,但是这天命关乎苍生百姓的福祸,黎民百姓,谁若有本事,自然都有权利出来问一问安危。”孟婆婆道。

    夜轻染不再说话,看向容景。

    容景面色淡淡,不言不语,看不出什么情绪。

    云浅月目光落在那两盏鸳鸯灯上,这才发现,这两盏灯的确与她往年摆出的鸳鸯灯不同。往年这个时候,她都是在京城的,也来逛过花灯,不过都是走马观花看一遍就算了。她对算命的向来没什么好感,也不会在这里驻足,只是知道往年这里都有很多的人,今年围在这里的人比往年更多。

    古人大多都信天命,迷信神鬼之说。天圣这一年来天灾人祸不断,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百姓们自然最关心的就是安危,所以,孟婆婆在这里问天命,台下百姓们一张张期盼的脸就能看出此举得了人心的支持。

    即便夜天逸、夜轻染对此忌讳,不准许,当真问罪拿下孟婆婆,恐怕也抵不过百姓们的呼声和抗议。

    所以,今日这天命,孟婆婆是问定了。

    “小姑娘,你刚刚说要猜题,如今可上来猜上一猜?”孟婆婆见台下没了声音,问向最先开口的夜轻暖。

    夜轻暖咬着唇瓣,似在犹豫,看着挂在高台上的那两盏灯没说话。

    “小姑娘退步了?不敢了?”孟婆婆又问。

    夜轻暖微微凝眉,偏头对云浅月道:“云姐姐,你不是要给七姐姐讨一盏灯吗?如今你上去吗?”

    云浅月摇头,果断地道:“不上去!”

    夜轻暖一愣,“难道你不给七姐姐讨灯了?”

    “天命之说做不得玩笑,嫂嫂会理解我的。”云浅月道。

    “可是我想要。”夜轻暖轻声道。

    云浅月笑看着她,“那你就上去!”

    “要过三个九关,等于解出二十七题呢。”夜轻暖不确定地道:“凭我这微末的本事儿,定然解答不了。”

    “那也不见准。”云浅月道。

    夜轻暖看着云浅月,“云姐姐,你若上去的话,凭你的才华,一定可以破解的。”

    云浅月但笑不语。

    夜轻暖见云浅月真放弃不想解题拿灯了,转头对夜天逸道,“逸哥哥,我还是想要花灯,你帮我解答吗?”

    夜天逸偏头看了夜轻暖期盼的小脸一眼,没说话,重新看向孟婆婆两侧高挂的鸳鸯灯。

    夜轻暖见夜天逸不答话,也犯了难,不再说话。

    一时间这一处静了下来。

    “我来猜!”静寂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六公主。

    云浅月偏头去看六公主,见她脱离人群,踩着木梯向高台走去。六公主当先站出来,她到不意外,六公主这些年有秦玉凝做伴读,她其实是自负才学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皇室子女中也算出头的,只不过跋扈张扬的个性盖住了她的才华。

    六公主上高台,夜天逸蹙了蹙眉,但没阻止,夜轻染面色笼罩了一层阴影,也没阻止。

    “这位是……六公主?”孟婆婆看向六公主。

    “婆婆好眼力。”六公主点头,“我来猜谜题,如今可以了吗?”

    孟婆婆上上下下打量了六公主一眼,摇摇头,“生在金楼雀,死在雪冰天。寒衣可裹身,意恐空愿迟。六公主命格太硬,阴气太重,你靠近神灯而不得,是解不了谜题的。”

    六公主面色一变,“我为何靠近神灯不得?婆婆,你莫不是真如染小王爷所说,坑蒙拐骗,在愚弄世人。”

    “老身算命三十年,从来是有一说一,从不二话。六公主若是不信,就走近神灯,看看你能不能近了它的身。所有的谜题,都在两盏神灯上,但你若是靠近神灯不得,自然是解不了谜题的。”孟婆婆道。

    六公主怒意席卷眼帘,“那我偏要试试。”

    “我已经送了公主一卦,公主千金之躯,执迷不悟,若是累积自身,有所损伤,怨不得老身。”孟婆婆有言在先。

    六公主冷哼一声,向神灯走去。

    台下的万千人海都看着六公主,所有目光汇聚在她身上。

    “六姐姐,还是算了!”夜轻暖忽然开口,飞身上了高台,一把拉住走近神灯的六公主,对她道:“你要神灯,也无非是求得一卦,如今婆婆既然送了你一卦,便算了吧!”

    六公主大怒,“她那个算什么卦?没有一句好话!”

    “六姐姐,既然她不算卦,你忘了就是。这神灯还是别碰了。”夜轻暖劝说她。

    “你放开我,我今日就要试试。不过是两盏灯而已,我如何靠近不得?”六公主推开拦住她的夜轻暖,固执地走近两盏灯。

    夜轻暖见她决心如此,看向夜天逸和夜轻染。

    夜天逸没说话,夜轻染却对冷邵卓道:“冷小王爷,六公主如今既然赐婚与你,就算是你的女人了,你让她只身前去,若是出了差错,也就是你的责任。”

    冷邵卓闻言脸色变幻了一番,须臾,对六公主喊了一声,“六公主,回来!”

    六公主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冷邵卓。这是二人自赐婚数日来,冷邵卓第一次对她说话。她看了他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她转过头,继续向前走去。

    “这就是你皇室的教养吗?还没嫁入孝亲王府,便不尊夫训,不守夫纲了?”冷邵卓见六公主不听他所言,冷声道。

    六公主脚步再次一顿,回身看着冷邵卓,“冷小王爷,你终于承认我即将要嫁给你了。”

    冷邵卓板着脸道:“你若不想嫁给我,现在就悔婚,毁了婚之后,你想如何,我也管不到你,但如今你的头上既然扣我的帽子,是我的人,就要听我的。”

    六公主脸色有些青。

    “回来!”冷邵卓沉声命令。

    六公主心中恼恨,但下面万千人海看着,她被皇室公主的教条钳制,自然不能当众反驳不给冷邵卓的脸面。她虽然是公主之躯,但以夫为纲,她还是要遵从的。无法再向前走一步,但她心有不甘,拔起头上的簪子对着一盏神灯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