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神灵天命(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台下众人看得清楚,都齐齐惊呼一声,想着神灯怕是毁了,因为六公主的力道不小。她虽然不习武,但是皇室女子都强身健体习箭术,比寻常女子有力。

    孟婆婆扫也不扫六公主一眼,坐在那里,仿若不见,归然不动。

    那只簪子即将接近神灯时,神灯内忽然窜出一缕火苗,嗤嗤嗤,金簪霎时被火苗包裹。须臾,“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本来上好的金簪外表一片黑色。火苗在金簪掉地的瞬间,又回了神灯内。

    众人再次惊呼一声。

    六公主吓得面无血色,若刚刚靠近神灯的不是簪子,而是她的话,那么此时她的脸怕是被火苗烧毁了。她身子一软,就要向地上倒去。

    夜轻暖立即伸手扶住六公主。

    “你夫婿冷小王爷到是个贵人,今日救了你。”孟婆婆道。

    六公主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她脸上的骇然如此明显。

    “冷小王爷,你上来将六姐姐扶下去吧!”夜轻暖对台下的冷邵卓道。

    冷邵卓抿唇走上高台,从夜轻暖手里扶起六公主,向台下走去。

    “虽然六公主不能靠近神灯,但冷小王爷改邪归正,灵台目明,可以靠近神灯。冷小王爷是否试上一试?”孟婆婆忽然问。

    冷邵卓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孟婆婆,又看了两盏神灯一眼,摇头,“邵卓自认为破解不了三题,不试也罢。”

    孟婆婆点点头,不再说话。

    冷邵卓扶着六公主走了下去,下了高台后,对依然软在他怀里的六公主看了一眼,对身后人吩咐,“来人,扶好六公主!”

    有一女子应声出现,扶住了六公主。

    这一番变故让台下本来对那两盏鸳鸯灯将信将疑的人彻底相信了神灯之能。天命之说也彻底打进了众人的心中。数万双眼睛刚刚都看到了神灯自主溢出火苗烧毁金簪。无人操作,并未来风,一时间纷纷想着这两盏神灯,正如孟婆婆所说,注入了天神的指示。

    “婆婆,我可否能靠近神灯?”夜轻暖问孟婆婆。

    孟婆婆颔首,“德亲王府的小郡主,自然可以。”

    夜轻暖深吸了一口气,向神灯走去,众人目光都从台下六公主身上移开,看向夜轻暖。

    云浅月也看着夜轻暖,只见她轻而易举地走到神灯面前,神灯并未如对六公主一般,喷出火光,而是静静地挂在那里,无任何异样。她盯着神灯看了片刻,偏头问容景,“你可看出这灯有什么古怪?”

    “这两盏灯是上古神灯,据说齐集了天地灵气,可以用它来启动神念,安问天命。”容景声音极低,“没想到在孟婆婆的手里。”

    “这真是神灯?”云浅月挑眉。

    容景偏头笑看着她,“你不信?”

    云浅月蹙眉,“是不怎么信,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吗?它里面定然有某种古怪。”

    容景笑笑,摇摇头道:“这的确是上古神灯,可问天命,据说是天族遗落之物,与云族同寿。若说它有古怪,到也不尽然,不过是它里面被一位通天咒大成者注入了灵力而已。神灯本来是死物,但有了一个人的灵念和灵力,便成了活物。”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点点头,怪不得从她来到后就感觉她体内的灵气娟娟流动的急迫。原来是受它里面的灵气感染。她见夜轻暖站在神灯前愣神,问道:“它上面的题目是什么?你可知道?”

    容景摇头,“神灯之所以称之为神灯,有开启天命之能,贵在它能解读世间万事万物的命运。每一个人站在神灯面前,神灯上所显出的谜题都是不一样的。谁若能将这些谜题都解答出来,也便能得知自己的天命了。”

    云浅月眨眼,“这么神奇?那里面的灵力这么厉害?”

    容景笑着点头,“云族灵力,广博天地。神灯本来是属灵性之物,更加之两千年前,云族少主天赋异禀,才华冠绝。通天咒大成后,博爱万物,福泽天下,他用通天咒将灵力注入这两盏鸳鸯灯里,神灯有了灵识,便可问天命。”

    云浅月点点头,“这么个神物,怎么会是鸳鸯灯?风月之事,不是向来登不上大雅之堂吗?那些卫道士怎么允许它存于世?”

    容景笑着道:“这个被称之为爱神之灯。若它不是鸳鸯灯,也不可能得云少主青睐,愿意渡给它灵力用来讨蓝雪公主的欢喜。”

    云浅月恍然,原来这两盏鸳鸯灯还有这么一段佳话。她偏头看着容景,“你怎么对云族之事如此清楚?”

    容景眸光微微闪了一下,温声道:“为了借鉴一些前辈们的经验,我不止对云族之事,对古代那些风月之事,都很清楚。”

    云浅月默了一下,嗔了容景一眼,这个人,他是在告诉她为了追她,他费了很多心力研究别人的情事儿吗?

    二人说话间,只见夜轻暖已经拿笔解题。

    云浅月看着夜轻暖,想着神灯上现出夜轻暖的是什么谜题和天命,她忽然很想看看。想到此,她偏头对容景低声问,“我能用灵力看看吗?”

    “摄政王和染小王爷都十分敏锐,你若动用灵力,难保不会被他们发现。”容景提醒。

    云浅月蹙了蹙眉,偏头看向夜天逸和夜轻染,见二人正盯着高台上的鸳鸯灯和夜轻染,脸上神情都有些凝重和莫测。她轻抿了一下唇瓣,对容景低声道:“你掩护我。”

    容景嘴角勾了勾,“好!”

    云浅月见他答应,立即与他换了个位置,缓缓催动灵力在手心,先在她周围幻化出一个屏障,之后丝丝缕缕的灵气和空气融为一体,越过人群,越过高台,向那两盏神灯缓缓而去。不多时,到达夜轻暖面前,她动用灵念,在她面前幻化出一面心镜。

    这时,孟婆婆忽然抬头向云浅月看来。

    云浅月一惊,面上不动声色,暗暗想着好灵敏的孟婆婆,她都如此小心了,还有容景的掩护,竟然还是被她发觉了。

    容景低声在她耳边道:“神灯既然在孟婆婆的手里,她便是神灯的宿主。神灯和宿主待得久了,会有心灵相惜。她能察觉,并不奇怪。”

    云浅月点头,对上孟婆婆的视线,眸光清澈。

    孟婆婆只看了云浅月一眼,便收回视线,看向神灯。

    云浅月见她没点破,便也看向神灯,只见她用灵力幻化出的那面镜中映出鸳鸯灯上的字。密密麻麻,数十行之多。

    她刚看了两眼,夜轻暖忽然住了笔,向这边看来。

    云浅月瞬间撤回了灵力,想着好敏锐。

    夜轻暖目光扫了一眼,没发现人群中有任何异样,人人都好奇的目光看着她,而熟悉的人神色都与寻常无异,她眸中疑惑一闪而逝,转回头,继续对准谜题。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想着能不能再度试验一下。

    容景低声提醒,“你可以试试透过神灯,与它里面的灵气融合,便不会被她发现了。”

    云浅月点点头,再度催动灵气,这回不靠近夜轻暖,而是依照容景说的方法,将灵气贴近神灯。不出片刻,她的灵力便与神灯内的灵气融合。

    孟婆婆腾地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暗想糟了,孟婆婆这个神情不好,容易被夜天逸和夜轻染甚至是敏锐的夜轻暖察觉,她刚要撤手,容景衣袖不着痕迹地轻轻一挥,一股无形的风瞬间飘到了台上,刚站起来的孟婆婆转眼间便又坐了下去,她不敢置信的神色本来对着云浅月,却对上了夜轻暖。

    这一变化,不过是千钧一发,快得几乎让人觉得眼前一花。

    云浅月轻舒了一口气,眸光汇成一线,看着神灯上的谜题,快速地猜着。

    夜天逸向这边瞟来一眼,没发现异样,又转回头去,蹙紧了眉。

    夜轻染则是转过头盯着云浅月,容景瞥了夜轻染一眼,将云浅月堂而皇之地抱在怀里。夜轻染见了冷哼一声,转过头去,继续看着高台。

    苍亭看着容景和云浅月,眼睛眯了眯。

    “这怎么可能……”孟婆婆喃喃吐出一句话。

    夜轻暖立即住了笔,问道:“婆婆,你怎么了?我解的谜题可有哪里不对?”

    孟婆婆脸色变幻了片刻,才定下了心神,看着夜轻暖道:“夜小郡主,你的时间到了!”

    “这还有时间管制?”夜轻暖一愣。

    “神灯自然是有时间管制的。”孟婆婆道:“你的谜题没解完便消失了,这个不受老身左右。”

    夜轻暖再看向神灯,果然上面映出的谜题没了,早先密密麻麻字迹的地方,变成了一片空白。她剁了一下脚,对孟婆婆道:“我还能重来一次吗?”

    “神灯择人而选,选的都是有缘人,夜小郡主和神灯有一面之缘,她为你开启谜题,你虽然未全解答出来,但解出了一半,这也是一桩幸事儿,当了无遗憾。”孟婆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