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真龙凤现(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受了内伤,还是别运功了,我来救他。”夜轻染连忙出手阻止夜天逸,顷刻间出手救高台上的苍亭。

    云浅月闻言看向夜天逸,想着怪不得他刚刚要夜轻染看苍亭的命数,原来是他受内伤了。这些日子京中没发生什么大事儿,也没有什么人与他作对,和他亲自动手之事。他如何会受伤?

    夜天逸感受到云浅月的视线,转回头,对上她的目光,眸光深海处,痛苦之色是如此明显。

    云浅月心下微微一悸,收回视线,想着能伤到夜天逸的人,寥寥无几,况且又有夜轻染和皇室隐卫相护,寻常之人靠近他身都不得,而容景也不曾对他出手过。这么说来,伤他的是他自己无疑了。至于原因,她深以为不必探究。

    容景这次并没有拦阻夜轻染,扫了夜天逸一眼,面色淡淡。

    夜轻染谱一出手,神灯喷出的火光撤了回去,苍亭有些狼狈地站稳身形,脸色有些白。

    孟婆婆看着苍亭,此时开口,“苍少主,蓝家主方才强行破解,受了内伤,而你比她加了个更字,神灯问命,求的是天缘。天缘到,命数到,天缘不到,命数自然不可强求。你强求的话,自然会遭到神灯的反噬。”

    苍亭紧紧抿着唇,不说话。

    “苍亭,下来吧!”夜轻染缓缓撤回手,对苍亭道。

    苍亭看着神灯,静默片刻,点点头,缓步下了高台。

    夜轻染看着神灯,眸光变幻一番,回身问夜天逸,“天逸,你可上去?”

    夜天逸目光悠远,声音有些冷寂,“我答应了轻暖妹妹为她求一盏神灯,理应上去。”

    “今日这鸳鸯灯和以往不同,问的是天命。你上去,问的自然是你的天命,与她无关。你不必理会她。”夜轻染蹙眉道。

    夜天逸微抿着唇,默然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必了!我没有必要问天命,我的命都是注定的。”

    夜轻染皱眉,没说话。

    “摄政王,你的命数可不是自己的,如今新帝太小,你背负天圣百姓命运。为天下苍生积福祉之事,你可是分内之事。”孟婆婆忽然道。

    “摄政王上去!”四周的百姓们忽然扬声高呼。

    “摄政王上去!”一人声小,两人声大,万人的高呼声可想而知。

    夜天逸薄唇抿起,静默片刻,抬步走向高台。

    人群中响起一片欢呼声。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他的背影挺直,百姓们的呼声一半还是对于夜天逸这个摄政王喜爱的,他从回京后,治理水患,老皇帝驾崩后,他被封赐摄政王,推行了很多安民利民的政策,百姓们绝大多数还是对他崇敬的。不管他私下里做了多少与容景敌对的阴暗之事,但是明面上的事情,还是做得滴水不漏。

    夜天逸走到鸳鸯灯前,鸳鸯灯内忽然喷出火光。

    夜轻染大惊,飞身上了高台,就要出手去救夜天逸。

    “染小王爷无需着急,你看清楚了,这火不是吞噬之火。”孟婆婆出声阻止夜轻染。

    夜轻染一愣,只见夜天逸不躲不避,那火光虽然喷出,却是化成了一条火龙,围着夜天逸转了一圈,之后盘踞在了他的头顶。华光闪耀中,鸳鸯灯上现出密密麻麻的字,因为火光照耀得明亮,那字迹不得掩饰,让台下的数万百姓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云浅月在台下看得愣了一下,目光落在夜天逸头顶盘踞的火龙看了一眼,又看向鸳鸯灯的字幕,她刚看了一眼,高台上的火龙飞回了鸳鸯灯内,字幕也顷刻间消失。

    这一幕可谓是奇景,变幻得也太快。

    数万百姓们齐齐发出震耳欲聋的惊呼声,有些人纷纷跪倒,高呼道:“龙,真龙!”

    云浅月偏头看向容景,只见容景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夜天逸和那两盏归于沉寂的鸳鸯灯。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容景回转头,对云浅月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云浅月心下安定了些。

    “王身龙命!摄政王多保重贵体。”孟婆婆苍老的声音吐出一句话。

    夜天逸点点头,一言不发地下了高台。

    “这不对啊!孟婆婆你说要解三题才得以问天命。如今这昙花一现,为的是那般?摄政王未曾解题。”夜轻染出声询问。

    “凡尘俗子自然要解题,有多大的慧根和本事,便看多少命数。就如夜小郡主,如蓝家主,如苍少主。而摄政王天命尊贵,神灯现缘,不必解题,这不是我老身能掌控的。一切随缘而已。”孟婆婆道。

    夜轻染不再说话。

    “刚刚染小王爷你出手救苍少主,神灯让你一让,可见是贵气非凡,神灯现缘。你可上台来?”孟婆婆问向夜轻染。

    “我不信神,不信佛,其心不诚,不上去也罢。”夜轻染没什么情绪地道。

    “不信神佛,也可问命数。”孟婆婆道。

    “我的命数归自己管,不问也罢!”夜轻染道。

    “染小王爷虽然不比摄政王尊贵,但也是贵为德亲王府小王爷,执掌兵权,将来你一念动,对于苍生百姓来说便是杀伐大事。你即便不问自己运术,为黎民百姓问天命福祉也该是分内之事。”孟婆婆道。

    夜轻染皱眉,不说话。

    “染小王爷上去!”人群中再度发出高呼声。

    夜轻染听到四周的高呼声,忽然笑了,偏头看向容景,“弱美人,你可上去?”

    “我上不上去,染小王爷不必理会,染小王爷和摄政王一样,受万民所托,不上去说不过去。”容景淡淡道。

    “我即便上去,别人也看不到我的命数。弱美人,你不会看我的命数吧?”夜轻染道。

    “染小王爷的命数还不值得我废功力。”容景不以为意。

    夜轻染哼了一声,向台上走去。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想着容枫说他是暗龙,那么是否如夜天逸一般呈现龙身?刚刚鸳鸯灯内的灵识在他一出手便规避了一步,说明他的命数已经高于前面的夜轻暖、苍亭、蓝漪了,不知道他是个什么运术。

    她正想着,夜轻染忽然回头,对云浅月道:“小丫头,我不会让别人看见的。你好奇我的运术是不是?那就上来与我一起?背着我偷着看,哪里有在我身边看得清楚。”

    “我就愿意偷看,不愿意上去。”云浅月直言道。

    夜轻染顿时一噎,瞪了云浅月一眼,恶狠狠地道:“那你最好看得清楚一些。”

    云浅月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面上是气死人不偿命的神情。

    夜轻染哼了一声,有些气恼地向高台走去。他上了高台后,顷刻间催动功力,用浓雾将自己包裹。台下的人只看到浓浓的一团雾,看不到他的人。

    人人用力地睁大眼睛。

    云浅月盯着高台,催动手中的灵力。

    容景拦住她,低声道:“不看也罢!”

    云浅月不解地看向容景。

    容景对她低声道:“刚刚你已经动用了一回灵力,如今就算了。天命之事,神之说,向来是有既定缘路。得此,则失彼,得彼,则失此。你今日看了夜轻染的命数,他也许不出片刻就会还回来看你的命数。世间的缘法,都是有因有果。我不愿意让别人看你的命数。”

    云浅月好笑,“你讲得条条是道,怪不得能和灵隐论法。不出家可惜了!”

    “我与佛无缘。”容景笑看着她,眸光沉溺,“只与你有缘。”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既然我们不看他们的命数,也不看自己的,这两盏神灯也不想要,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走吧!”

    容景颔首,“好!”

    云浅月拽着容景的手转身,向人群外走去。

    “景世子,浅月小姐,你二人来此一遭,难道就这么走了?”孟婆婆见二人离开,忽然站起身。

    容景停住脚步,缓缓回身,淡淡一笑,“容景其心,装不下天下苍生,装的独独一个云浅月而已。问命的话,亵渎了神灯。”

    “我一个女人,最大的所求,不过是相夫教子。相的那个夫是容景,教的子也只是他的孩子。心里更是装不下天下苍生,独独一个他而已。这问天命真是不必问,的确亵渎神灯。”云浅月淡淡道。

    二人话落,齐齐转身离去。

    “景世子、浅月小姐留步!”孟婆婆忽然飞身下了高台,拦在了二人面前。

    孟婆婆的身形奇快,若不是白发苍苍,从她行止上,还真看不出是一个老婆婆。

    容景和云浅月被迫停住脚步。

    “两千年前,云少主心里也只装了一个蓝雪公主,但他通天咒大成,博爱万物。退一步,天下盛世繁华安平了千年才有变数。这是大爱。荣王府数百年来为苍生百姓积福祉,天下百姓有目共睹。荣王百年前仁念之心感天动地。后世子孙均有善缘,仁善天下黎民。景世子掌管荣王府后,黎民百姓更是得了不知多少庇护,金银赈灾多不胜枚举。我虽然是一介老婆子,但也听多了关于景世子的好。如今景世子既然来了,你心里装着一个女人又如何?你的仁善之心足以问天安命。”孟婆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