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你下我(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不说话,拦腰将她抱起,施展轻功,向云王府走去。

    云浅月忽然想起玉子夕,连忙问,“子夕哪里去了?”

    “他见夜轻暖离开,跟着去了,既然他是玉子书代父教养的弟弟,你不必担心。”容景宽慰地看了她一眼。

    云浅月点点头,笑着道:“那是个小滑头,只在你手下吃点儿亏,在别人手下,吃不得亏。我该担心别人才是。”

    容景“嗯”了一声。

    不出片刻,二人回到云王府,容景飘身落在浅月阁。青裳、凌莲、伊雪三人立即迎了上来,三人面色激动地看着二人,显然是知道了刚刚真龙真凤的事情。

    容景看了三人一眼,对青裳吩咐道:“去打一盆温水来。”

    青裳面色一变,“浅月小姐受伤了?”

    “小姐?”凌莲和伊雪齐齐面色一变。

    “一点儿小伤而已,没那么严重。”云浅月在容景的怀里,无所谓地摆摆手。

    三人对看一眼,不再说话,青裳连忙下去打水了。

    容景抱着云浅月进了房间,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落下窗前的帘幕,扯掉她的外衣,露出后背,只见后背一片擦伤的血迹,他脸色微寒,“如此严重,还哪里叫做不严重?云浅月,你告诉我,什么才叫做严重?”

    云浅月见他沉下脸,立即回身抱住他,软软地道:“擦伤而已,不严重嘛。都怪那两盏破灯,更怪那两盏破灯里面的谁谁,真是张狂不可一世,姑奶奶……”

    容景伸手捂住她的嘴,无奈地一叹,“算了,我不怪你了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

    容景放开她的手,有些好笑地道:“神灯有云族那位通天咒大成的少主的灵识,你的姓氏是云,不可对他生骂。他天生狂傲,张扬无忌,不可一世,但才冠高绝,性体真实,博广源长,千古鲜有这一个人物。尤其是为红颜而袖手天下,实为世人敬佩尊崇。”

    云浅月看着他,“从来没听你敬佩过谁?如今竟然佩服一个作古了个人。为了一个女人袖手天下,瞧他那点儿出息!”

    容景轻笑,点了她额头一下,温声道:“若是可能,我也愿意为你袖手天下,可惜,时不与我。”

    云浅月想起如今的天下时局,不再说话。

    容景摸着她的脸,语气极轻地道:“我钦佩他万里锦红,百万兵马,江山帝业,都可弹指一挥,袖手天下。万千年来,无一人可比。”

    “这倒是。”云浅月后背的疼痛轻了些,对那人灵识还有这么大的脾气摔了她一下的恨恼少了些。那样的男人,即便张狂一些,狂妄一些,不可一世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做他的女人一定很幸福。

    “他摔你,是在骂你不识时务。明明是神灯,被你看成是破灯。”容景笑道。

    云浅月冷哼一声,虽然心下也佩服那人,但对于被摔伤了还是心有不甘,看着床边那两盏鸳鸯灯,撇撇嘴,故意道:“就是两盏破灯!”

    那两盏灯摇曳了一下。

    云浅月来了趣味,继续凑近两盏灯道:“破灯,破灯,没人稀罕的破灯!”

    她话落,两盏灯“嗖嗖”地冒出火苗,向她的脸烧来。

    容景挥袖挡开,将两盏灯轻飘飘挪到了床前的桌案上,对云浅月好笑道:“我看你真是不疼,别闹了,我给你上药。”

    云浅月解了点儿恨,也为自己的孩子气有些好笑地道:“两盏破灯还有脾气!如今落在我手里,以后我非要磨没了它们的脾气不成。”

    那两盏灯有摇曳了一下。

    容景笑看着她,温声道:“躺好别动。”

    云浅月乖乖躺好不再动。

    青裳端了一盆温水进屋,好奇地看了那两盏鸳鸯灯一眼,将水放下,抿着嘴笑着走了出去。

    容景为云浅月清洗了后背的血迹,给她抹上药,用绸带包扎好伤口的地方,之后搂着她躺下,低声贴在她耳边道:“本来今日想累你一累,如今不成了。”

    云浅月自然知道他的累指的是什么,脸一红,没说话。

    “的确是两盏破灯。”容景半响后,嘟囔了一句。

    云浅月扫了那两盏灯一眼,那两盏灯不知道是被他们气的没了动静,还是也累了,一下也不摇曳了,她抿着嘴笑。

    “睡吧!”容景挥手熄灭了灯,轻轻拍了拍她。

    黑暗中,云浅月看着棚顶,了无困意。

    半响后,容景再度出声,“不困?”

    “嗯!”云浅月点头。

    “我也不困。”容景幽幽地道。

    云浅月闻言想了想,找话道:“那一条火龙和火凤的气息融入了我们的身体里,我没什么感觉,你呢?”

    “我也没有感觉。”容景道。

    “是有益无害的吧!”云浅月又道。

    “那是自然!一个是云少主的灵识,一个是蓝雪公主的灵识,这两盏神灯里注入的灵力是集他们的精华,我们算是得了福气。”

    云浅月挑了挑眉,“那这么说,我被它摔了一下还是值得的。”

    “嗯!”容景点头。

    二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了天。

    半个时辰后,还是没有困意。容景轻叹一声,幽幽地道:“今夜注定无眠了。”

    云浅月看着他,想着的确无眠,怎么会无眠呢?她想着想着忽然灵机一动,坐起身。

    容景疑惑,“做什么?伤口疼睡不着?”

    “不是。”云浅月摇摇头,看着躺着的他,窗外有淡淡的月光射进来,他轮廓朦胧中透着一丝清晰,菱角如画,她忽然趴在了他的身上,脸色微红地低声问,“你……是不是真睡不着?”

    忽然身上趴来温香软玉,即便拥抱数月,同房数日,容景还是呼吸一窒,手不受控制地搂住了她的身子,清泉般的眸光染上一抹潋滟颜色,声音微哑,“嗯,我这几日一直没怎么累你……”

    “既然如此,那今日就累一累吧!”云浅月红着脸低声道。

    “不行,你受伤了。”容景摇头。

    云浅月低头吻向他的唇,容景呼吸一重,但身子有些僵硬不回吻她,云浅月不依,用她这几日学来的技巧挑逗他,容景受不住,呼吸微重地避开她,低哑地道:“云浅月……不行!”

    云浅月看着他,容颜因她的一吻,在朦胧昏暗中就如此瑰艳,她痴了痴,喃喃地道:“傻瓜,你不知道还有一种姿势是女人可以在上面吗?”

    容景一怔。

    云浅月看着他,“你看,我这样在你身上,便伤不到我的背了。你……你下我上,你想不想要?”

    容景呆了一下。

    “你若不想要的话,那……我下去了啊!”云浅月看着容景难得的呆样,好笑地说出一句话,便打算从他身上下来。

    容景立即搂住她,低哑地答话,“想要。”

    云浅月眨了眨眼睛,容景再没容她说话便吻住了她,如此良辰如此夜,他自然是要的。

    绵绵情话诉不尽曲曲衷肠,缠缠绵绵道不尽情天欲海,这一夜,注定一室春光旖旎。

    第二日,云浅月醒来时,已经午时。身边已经没了容景的身影,她抬头看向窗外,昨日的艳晴天完全不见,外面飘扬着大雪,已经下了厚厚的一层,她伸了个懒腰,裹着被子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盯着窗外看。

    昨日之事在脑中逐一回想。如今已经这个时候,天下怕是传遍了昨日之事。京城向来掩藏不住秘密,更何况万千人海的京城。

    她正想着,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不多时,房门被轻轻从外面推开一条缝,凌莲向里面露出一个头看来。

    云浅月动了动身子,对凌莲道:“我醒了。”

    凌莲闻言连忙将门推大些,对云浅月道:“小姐,七公主来了!我看您醒着没?您若没醒的话,我就给七公主传话,说您还在睡着。您刚醒来,见七公主吗?”

    “让嫂嫂进来吧!”云浅月道。

    凌莲点点头,关上房门,向浅月阁外迎了出去。

    云浅月看向桌案,那两盏鸳鸯灯静静地摆在那里,若不是昨日见识到了它们的厉害,如此这么摆在这里,就是一个好看的摆设,谁能将它们与神灯联系起来。

    片刻,凌莲领着七公主脚步走进,房门推开,七公主走了进来。

    七公主进来见云浅月还没起床,愣了一下,须臾,她抖了抖身上的雪,抬步来到床前,伸出一根手指在云浅月的脸上滑了一下,取笑道:“好没羞,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没起床。”

    云浅月脸不红地道:“今日没有太阳。”

    七公主嗔了她一眼,“你就贫嘴吧?看看哪家的姑娘如你一般,都响午了还在睡。”

    云浅月抱着被子躺在床上不动,哼唧了一声,“我就是起不来,又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