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你下我(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昨夜容景累了她半夜,她一直以为这在下面的人累,没想到在上面的人也照样累。而累他的那个男人意犹未尽之后春风满面地去上朝了。她不睡够了,胳膊都抬不起来。不得不再次感叹性别差距,天壤之别。

    七公主了然地看着她,好笑地打趣道:“恐怕用不了多久,荣王府再添小小世子了。”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脸终于红了一下,立即转移话题道:“嫂嫂这大雪天还来我这里,可是惦记着那两盏破灯?你若喜欢,就只管拿去。”

    “昨日的事情我听说了,那两盏神灯被你得了,但是孟婆婆自焚了。”七公主收了笑意,看向桌案上,问道:“就是那两盏神灯吗?”

    “嗯。”云浅月点头,想着孟婆婆白发苍苍一个老婆婆,到也值得人钦佩。

    “这两盏神灯我可不敢要,我原想着不过是得孟婆婆一盏灯,求她一个机缘给我算一卦,我这些日子心里总不踏实,睡不好,梦不断的。如今这两盏是神灯,我可就不敢了。”七公主摇摇头。

    “怀孕的女子和寻常女子不一样,最爱胡思乱想。”云浅月道。

    “这太医也说了,爷爷和母妃也说了,让我宽心,但我心里就是觉得不安稳。”七公主无奈地道,“我也没办法,控制不住。”

    云浅月伸手摸向七公主的小腹,“我这个小侄子一定是个不安分的小家伙。”

    七公主顿时笑了,“可不是吗?他刚刚这么小的月份就闹得我不得安宁。”

    “哥哥去上朝了?”云浅月问。

    七公主点点头,叹了口气,“他这些日子被我闹得也睡不好,父王去了南梁被扣住,礼部的事情都落在了他的头上,事情多,他也累,整个人都瘦了。”

    云浅月看着七公主,她虽然怀孕,看起来丰腴一些,但是眉眼间的气色看起来的确不怎么好,大抵心事太重。她想了一下问道,“嫂嫂,你真想卜算一卦?看一看运术?”

    七公主点点头,“以前我拿定主意和你哥哥在一起,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我都有勇气闯上一闯,可是如今肚子里面有了孩子,我便要顾忌,所以,心里总不踏实,想问问路。”

    云浅月点点头,这种心情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可以理解,肚子里多了一个小人儿,而且还是骨血,总归不会一样的。她看了一眼桌案上的那两盏神灯,对七公主道:“既然如此,嫂嫂便去神灯前照一照吧!看看你有没有机缘,能让他们开启灵识,解出你的运数。”

    “真的可以吗?”七公主不确定地问。

    “可以。”云浅月点头。

    “昨日我听说神灯解出了六姐的命数。生在金楼雀,死在雪冰天。寒衣可裹身,意恐空愿迟。她……她真的会下场这般不好?”七公主问。

    “孟婆婆是这样说的。”云浅月点头,见七公主面色露出不忍,无论六公主如何伤她,但总归是姐妹。她宽慰道:“这等命数之说,是与心缘挂钩的,若她缘善,心存仁善,也许命运因此而改好也说不定。”

    “你宽慰我罢了,她怎么可能改好。”七公主摇摇头,摸着小腹犹豫地看着神灯,“万一我靠近神灯,和六姐姐一样,会不会伤了孩子?”

    “我护着你,你只管过去。”云浅月道。

    七公主闻言点点头,抬步走向神灯。

    云浅月看着她,她和云离算是这天圣京城里成了好姻缘的最难得的一对,她身为皇室女儿,虽然皇宫困顿了她十年,但总归她是皇室的女儿,如今嫁入云王府,皇室和云王府因为容景,走在刀锋利刃上,这等时局,可想而知她该费了多大的心力维护她的幸福。夜天煜和赵可菡一死一离开,这天圣京城除了她和容景,再找不出一对好姻缘,她如此努力要幸福,以至于都开始患得患失,她自然能帮一定帮,不能袖手旁观。

    七公主来到鸳鸯灯前,鸳鸯灯没有动静,也没现出字幕。

    七公主等了片刻,疑惑地转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披衣起身,来到灯前,打量了半响,两盏灯静静,她也不明所以。

    “月姐姐!”正在二人研究神灯时,外面传来熟悉的轻快的声音。

    云浅月和七公主同时看向窗外,只见玉子夕顶着风雪走近浅月阁,他俊逸的身形在风雪中锦衣风流,这种姿态,一句好看不足以形容。

    “这二皇子真是个秀逸的人物,不知坑害了多少闺中女儿。”七公主感叹。

    云浅月好笑地道:“就是个皮猴子,在外面待了一夜,还这么精神。”

    七公主还没接话,玉子夕已经进了屋,显然听见了云浅月的话,抖了抖身上的雪,笑嘻嘻地对云浅月道:“姐姐和姐夫鸳鸯软帐了一夜,也还这么精神。”

    云浅月脸一红,这个死孩子,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比七公主进来时候说得还露骨。她脸皮再厚也受不住,拿起手边的神灯照着他打了过去。

    七公主见云浅月竟然随手拿起鸳鸯灯就扔了出去,惊呼一声。

    “姐姐恼羞成怒了!”玉子夕不慌不忙地伸手接住鸳鸯灯,笑嘻嘻地欣赏了一番云浅月红透了的脸,须臾低下头好奇地看着手里的鸳鸯灯,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儿,忽然抬头问云浅月,“姐姐,你说将它拆了重组的话,它还神吗?”

    云浅月一怔,拆了重组?这个问题她还没有考虑过。

    七公主闻言脸色一白,连忙惊呼,“这可是神灯,怎么能拆?不行!”

    玉子夕将手里的鸳鸯灯抛起,又接住,两次之后,鸳鸯灯还是没有动静,他撇撇嘴,“不过就两盏破灯而已,我摆弄了半天,它连个反应都没有,哪里看出神了?”

    云浅月肯定地点头,“嗯,你说得对,就是两盏破灯。”

    “既然是破灯,那我拆了它,怎么样?”玉子夕眼睛明亮地询问云浅月,跃跃欲试。

    云浅月刚要说拆吧,七公主先一步跑了过去,一把从玉子夕手里夺过神灯,护在怀里,对他郑重地道:“二皇子,这个可拆不得,昨日神灯显灵,京城数万人有目共睹。你若是拆了神灯,得了神灵的怪罪,怎生了得?”

    玉子夕看着七公主抱着神灯一副生怕他再抢回去的架势,他扬了扬眉,“什么显神灵,问天命,不过是糊弄人的玩意儿而已。依我看,没什么特别的。”

    “孟婆婆可是自焚而亡了。这如何能做得假?谁会拿人命开玩笑?二皇子还是别说了。免得遭了怪罪。”七公主摇摇头,抱着神灯走回来给云浅月,“妹妹,这个神灯你得好好的留着。你和景世子的命数可都在里面。”

    云浅月好笑地接过神灯,“嫂嫂真信了这个?”

    “怎么连你也不信?难道昨日之事真是作假不成?”七公主看着云浅月。

    “昨日之事到不是作假。”云浅月摇头,摆弄了一下神灯,对她道:“不过是两千年前有一个男人讨他的女人欢心,渡了灵识在里面,这神灯有他一半灵识在,也只能信一半而已,不能全信。”

    “能信一半也是好的,总之不能破坏,这可是神物。”七公主道。

    云浅月看着手里的鸳鸯灯,容景说它与云族同寿,是云族神物,她其实也想拆了重组看看里面有什么稀罕东西。如今见七公主这副样子,她若是敢拆,她就敢昏过去,于是作罢,对玉子夕道,“既然是破物,拆了估计也没什么,算了。”

    玉子夕点点头,浓郁的兴趣消失,无所谓地摆摆手,“那就不拆了。”

    七公主顿时放下心来,扶着腰坐了下来。

    玉子夕走到软榻前,身子一歪,四仰八叉地躺下去。

    云浅月看他躺倒的姿势,跟南凌睿一个模样,她将神灯放在桌案上,对玉子夕问,“你昨日去哪儿了?怎么一夜没回府?”

    “昨日啊……”玉子夕勾了勾唇,唇瓣染上一抹深意,“姐姐真想听?”

    云浅月“嗯”了一声。

    玉子夕慢悠悠地道:“昨日姐夫在大街上对你发情,有人受不住伤心离开了,我跟着那个伤心人走啊走啊,走到了月亮河,你猜怎地?她一头扎进了河里。冬天的月亮河,生生被她砸出了个窟窿,我怜惜美人,怕她冻着,想跳下去拽她上来,但思量再三,我这娇肢弱体,免得姑姑和姐姐担忧,还是自己怜惜一些的好,于是就坐在河边等。这一等就等了两个时辰,才等在那人从水底钻了出来。”

    “这么大冬天的,两个时辰怎么受得住?”七公主惊异地道。

    “是啊,怎么守得住?可是有人就受得住,不但受得住,出来之后还蹦蹦跳跳欢欢喜喜地回城了,伤心之色片点儿再没出现。你说奇不奇了?”玉子夕道。

    七公主更是惊异,试探地问,“你说的那个人是夜小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