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嫁娶大喜(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看着玉子夕,有些好笑,到底还是个孩子。

    玉子夕娟帕盖在脸上片刻,嘟囔道:“我想哥哥了。”

    云浅月放下祖训,“是有好几日没收到子书的书信了。”

    玉子夕又没了声。

    云浅月看着他,想了一下,忽然笑道:“不过你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玉子夕扯掉脸上的娟帕,直勾勾地看着云浅月,“我很快就能见到他?我还没打算回东海,难道哥哥要来天圣?”

    云浅月点头,语气有些罕见的深幽,轻声道:“嗯,我大婚,他总会来的。”

    玉子夕闻言一拍大腿,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是啊,你大婚,哥哥总会来的。我怎么竟然忘了,哥哥可从来没对谁如此好过,就算是姑姑的关系,他对你也好得太过分了,连洛瑶、紫萝都没得她如此护着呢!”

    云浅月不说话。子书对她自然是极好的,前世今生,她何等何能。

    玉子夕见云浅月面色闪过一丝恍惚,他忽然“嗖”地一下子从软榻上坐到了床边,凑近她盯着她看,“我哥哥一定喜欢你。”

    云浅月愣了一下,抿嘴笑道:“子书自然喜欢我。”

    玉子夕看着她的眼睛,没看出任何波动情绪,这和她脸上刚刚闪过那一丝恍惚没有半丝相符,她说喜欢的时候也纯粹,他一时竟弄不明白了,解释道:“我说的喜欢是那种喜欢,不……应该说是爱,我哥哥一定爱你。”

    云浅月眸光轻轻地转了一下,看向窗外,没说话。

    “这些年我就觉得哥哥心里装了一个人,以前一直奇怪,东海有哪个女子能让哥哥在意,后来我将东海帝都城的所有的女子都观察审视了个遍,发现谁也不是。以为哥哥喜欢男人,便又将男人都观察了个遍,也不是。这么些年,终于让我发现了,原来哥哥在意的人是你。”玉子夕看着云浅月轻转的眸光,肯定对道。

    云浅月依然没说话,眸光静静地看着窗外。

    她的目光太过静,让玉子夕不由得掂量起自己的话是不是一时太冲动了不该说,毕竟她要大婚了。虽然这么多年,哥哥一直没提起过她,连她的名字也不说,但他离开东海时,他对他嘱咐前来助她,万一她需要相助,便不惜一切相助。他是有些惊异的,也好奇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在他耳边传言这么久到底什么样,后来见到真人,那一日,她和容景相携而来,出现在云老王爷的院子,他见到她那一刻,终于明白了,原来哥哥的心遗落在了这里。她的身上有着和哥哥一样东西太多,虽然都被她隐去了,但他自小是被哥哥教导长大的,谁也没有他熟悉哥哥,所以,一眼就能看个明白。那时候他是心有不甘的,觉得天下谁也没有哥哥好,她竟然不选哥哥,不想倾全力助她了,但是当她进屋后,对他一笑,轻快地说“她哥哥一大堆,就缺少个弟弟。”的时候,他竟然恼不起来。后来这些日子,他抓住时间就跑来浅月阁与她相处,那丝恼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玉子夕看着云浅月,也沉默下来。

    房中一室静寂,静得连根针落地怕是都能听得见。

    许久,玉子夕看着云浅月轻声道:“月姐姐,我知道你爱的人是容景,当我什么也没说,你别这副样子,你这副样子看得我难受,好像做错了什么似的,喜欢你的人那么多,也不差哥哥一个,你可以像对待别人一样,无需介意的。”

    云浅月闻言从窗外收回视线,对他一笑,轻声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在一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分离。”

    玉子夕一愣,不明白地看着云浅月。

    “我和子书,前世今生,岂是一个爱字可说?他和别人都是不同的,和容景相比,也是不同的。你提到他,我半点儿也不难受,有的只是庆幸而已。庆幸我们都活着。”云浅月摇摇头,轻声道:“我找到了我的幸福,也喜欢他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

    玉子夕依然不明白,但是他敏感地抓住了“前世今生”四个字。

    云浅月垂下头,看着被她放在床上的容氏家训弯着眼睛笑了起来,“希望他也能找到一个捧着你们玉氏的家训学的女人。”

    玉子夕见她笑弯了眉眼,刚刚那种天地静止的神情不在,他松了一口气,“月姐姐,你真不怪我多嘴?”

    云浅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不怪,童言无忌。”

    玉子夕听到后面四个字顿时炸了毛,腾地站起来,瞪着她,“你这个女人,真是……真是……”他似乎在脑中找形容词,片刻恼道:“怎么有人会喜欢你这个女人,还不是一个两个,真是没天理。”

    “喜欢你的女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也好没天理的。”云浅月道。

    玉子夕顿时一噎,没了声。

    云浅月看着他,笑着道:“有一种爱,叫做大爱,超越了时间、空间、生死轮回,都不能泯灭的。比爱不能说更深,它也许已经很浅,只不过是长在骨子里的,无论如何也拔出不去。”话落,她伸手拍拍玉子夕的俊美绝伦的脸,“你没经历过,不懂的,也不必探究,对我说这些也不必介意。我和他这一生,可以一生不见面,但一定会相念到老。”

    玉子夕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云浅月转移话题,对他道:“今日蓝漪来找我,说罗玉在苍亭手中。”

    她转移的话题太快,让玉子夕愣了一下,立即皱眉,“这个可信?”

    “应该是可信的!”云浅月点头。

    “苍亭有本事从哥哥手里抢走紫萝?”玉子夕怀疑地看着云浅月。

    “从你哥哥手里抢走罗玉,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但如今看管她应该是的。”云浅月分析道:“当初容景派人护送,你哥哥的人接头,就在那空挡,罗玉失踪了。能在两大势力的空隙中将人悄无声息地弄走,这份能耐,没有几个人。”

    “蓝家主为何跑来告诉你这个?”玉子夕皱眉寻思,“她可不是与你一路的人。”

    “罗玉可不是个任谁都能拿住的小丫头,在苍亭手里,吃亏的不一定是她。就算是她,苍亭也讨不到好处。蓝漪这是在帮苍亭。”云浅月话落,笑着道:“不过她今日来了我这里,熟悉蓝漪性情的人,一定能猜到她来做什么。所以,如今罗玉定然被转移了。”

    玉子夕眉头拧起,一点就透,“她其实不是帮你,还是与你不一条路,否则就悄悄与你传信了,可是她如此光明正大地来找你,故意让某人得到消息,不过是借你让某人下命令,让苍亭不再看管紫萝,摆脱麻烦。”

    “嗯,就是这个理。所以我说她在帮苍亭。”云浅月笑着道。

    “这个女人原来也是个不简单的主儿。”玉子夕嘎嘎嘴,“紫萝那死丫头,的确是个麻烦。姑姑将华叔叔将她带成了一个麻烦精,谁见了她谁头疼。”

    云浅月想起罗玉,有些好笑。

    “死不了,爱在哪里在哪里吧!我才不想将她这么快就救出来祸害人。”玉子夕很快就放开了,摆摆手道。

    云浅月想着罗玉能让她娘,让她哥哥们,让她父皇谁也不担心她,这个境界可不是一般人能混的。人才啊!

    晚上,容景从宫中回来,云浅月与她说了蓝漪之事。容景挑了挑眉,笑着说了一句,“既然死不了,就待着吧!如今粮食如此紧张,能为我们省一些是一些。”

    云浅月彻底无语。

    这一日,一晃而过。

    半夜时分,云浅月忽然醒来,身边不见容景的身影,她伸手摸了摸,身边的被褥冰凉,显然怕是她睡熟了之后,他就起身了。她缓缓坐起身,想着什么事情让他半夜去处理了?

    披衣起床,云浅月打开房门,对外面轻喊了一声,“青裳。”

    “浅月小姐!”青裳的声音立即从隔壁房里出来。

    “你家世子呢?哪里去了?”云浅月问。

    青裳看了一眼云浅月,立即道:“世子在您睡熟了之后就回府了,府中……嗯,有些事情要事情处理。”

    “很急的事情吗?”云浅月问。

    青裳重重地点点头。

    云浅月蹙眉,抬步向外走去,“我去荣王府看看。”

    青裳立即伸手拦住她,“浅月小姐,世子说了,如果您半夜醒来,让您不必找他,好好休息。他能处理的来,您要相信他。”

    云浅月停住脚步,打量了青裳一眼,青裳眼神诚挚地看着她。她点点头,“好吧,你去睡吧,我不去了。”话落,她转身回了房。

    青裳不放心地守在门口等了半响,见云浅月真的上了床继续睡了,她轻舒了一口气。

    云浅月虽然躺回了床上,脑中却没什么困意了,很精神。

    五更十分,云王府的人纷纷起来,前院后院左院右院都有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