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嫁娶大喜(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盯着天花板,想着昨日偶然看到容景拿了一本黄历回来在翻着。他翻到一页的时候看了许久,她好奇凑过去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天圣一百一十八年正月十八。青龙、天德、玉堂、司命、明堂、金匮六神位正,乃黄道吉日。正月建寅,建为岁君,除、满、平正,叠吉星大吉。天德、月德、时德、天愿、月恩、四相、六合大吉,乃天喜。

    她看了一眼,笑着问容景,“这样的一个日子,是不是宜嫁娶呢?”

    容景微笑,合上黄历,回答她,“等不及了?”

    她脸一红,斥了一句,“哪里是我等不及?我看是你等不及一个月了,如今翻起黄历来了。”

    容景将黄历扔开,笑着扶额一叹,“是啊,我等不及了。”

    想起昨日容景说这话时候的神情语气,她盯着房顶,这么早全府都有了动静,是嫁娶吧?可是她这浅月阁也太安静了些。

    她正想着,有脚步声向浅月阁走来,且不是一人两人,像是一群人。

    她心境忽然空明了那么一下下,听着脚步声走近,她清楚地感觉心湖方向被“啪”地投下了一个石子,荡开一圈圈涟漪。

    “小姐!”外面凌莲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云浅月没回话。

    伊雪的声音在片刻后响起,“小姐还没醒吗?”

    “昨日小姐半夜里醒了一次,之后又睡了,如今怕是还没醒来。”凌莲悄声道:“外面的人要进来了,我去喊醒小姐。”

    “景世子吩咐要小姐睡到自然醒的。”伊雪道。

    “不知道景世子打的什么心思,竟然这等日子,连小姐也瞒着。”凌莲嘟囔了一句,“他也不怕误了吉时。”

    伊雪笑着道:“景世子爱护小姐,怕她知道了睡不安稳,所以才没告诉她。”

    “我以为昨日看到了黄历,小姐有所察觉的,可是不想小姐洗洗漱漱之后就睡下了,且还睡得很熟,连景世子离开都不知道。而且如今到现在还没醒来。”凌莲轻声道。

    “小姐真是有福,什么也不用理会,也不用操心,全部有人一手办了。谁家的新娘子如小姐一般,大喜在前,她还跟没事儿人一样?从那日纳喜下聘定下日子后,就没见她紧张过。”伊雪叹服地道:“果然不愧是咱们小主,和主子当年真有得一拼,主子是花轿临门到了蓝府,她才风风火火地赶到蓝府弄了个偷梁换柱,后来拜堂、洞房、给公婆敬茶,面对死去的老皇帝那么大的阵仗,生生眼皮都没眨一下,别说紧张了。如今这小姐更胜一筹,日日与景世子过起了小日子,没拜堂却觉得已经可以天荒地老了,她这样,连我们竟然都不紧张了。”

    “就是,这事儿放在别人身上稀奇,放在小姐身上就不稀奇了。”凌莲笑了起来,见鼻子不见眼的,“这是主子带着喜媒、十全婆婆等人来了吧。”

    “指定是的,我们进去喊醒小姐吧,景世子虽然吩咐了,但到底是小姐大喜的日子,哪里能让主子和喜媒在外面等着。”伊雪道。

    凌莲点点头,二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们推门的动静不小,竟然没弄醒云浅月,云浅月依然在床账里躺着熟睡,均匀的呼吸声传来,睡得很是香甜。

    二人来到床前,对看一眼,齐齐伸手推云浅月,“小姐,醒醒。”

    云浅月一动不动,依然熟睡着。

    “小姐,快醒了。”二人手下加大力道。

    云浅月被吵醒,闭着眼睛扒拉开二人的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语气不好地道:“别吵我。”

    “小姐,主子都带着人来了,您别睡了,今日是……”二人被扒拉开,齐齐伸手推她。

    “再吵我堵上你们的嘴。”云浅月摆摆手,不满对皱眉,口气冲地道:“外面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么吵?都给我赶出去,谁敢来打扰我,我就要他好看。”

    凌莲和伊雪立即住了手,互相看着,一时没了声。

    这时,一大群人走进浅月阁。

    凌莲和伊雪顾不得云浅月,连忙出了房门迎了出去。

    当先一人是玉青晴,她身边跟着七公主,她身后是府中的女眷和喜媒,以及十全婆婆,婢女一大堆人。自然今日来这里的,各个都是家事齐全的主。人人手里不是捧着托盘,便是端着锦盒,衣着光鲜,晨起的太阳没出来,她们便一片艳光。

    托盘里装着首饰,闪闪珠玉金翠之光。锦盒里装着衣物和各种采喜之物。什么枣啊、花生啊、核桃啊、栗子啊,一盒盒的捧来,另外还有婢女们手里捧着成双成对的事物。一群人足足有百人之多,谱一进来,将整个浅月阁的小院都快添满了。

    只一个喊起装扮便这么大的阵仗,更别说别的。

    凌莲和伊雪互相看了一眼,站在玉青晴面前,到将云浅月的吩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难道真让这些人等在这里?这么大的动静,小姐的武功不会不知道的,可就是不醒来,难道与景世子昨日生了矛盾?可是不像啊。

    “她起来了吗?”玉青晴看着凌莲和伊雪,停住脚步,笑着问。

    凌莲和伊雪齐齐摇了摇头,“小姐还没起。”

    “这个懒丫头,如此大喜的日子,她到睡了个舒服。”玉青晴向里面走去。

    “主……王妃,小姐说她还没睡醒,不要吵她……”凌莲憋出一句话。

    玉青晴脚步不停,摆摆手,“我去喊。”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也不拦阻,跟在玉青晴身后进了屋。

    大床里面,云浅月背着身子睡得极熟。

    玉青晴来到床前,盯着云浅月的后背看了片刻,忽然一笑,缓缓坐在了窗沿,慢悠悠地道:“这京城里,喜欢小景的姑娘们有很多吧?你说我若是随便在大街上绑了一个,给她幻容一番送上花轿,小景能不能认出来不是你?”

    云浅月一动不动,仿佛没听见。

    玉青晴又慢悠悠地道:“小景昨日忙了一夜,将京城用他的人一夜之间控制了个金牢笼。街街道道,边边缝缝,都没被他错过。怕是一夜没合眼。若是我换了个人给他的话,即便他能认出幻容的人不是你,但总归要折腾一番我才能将人给他。你说,这么折腾一番的话,他晚上会不会太累,洞房花烛泡了汤?”

    云浅月忽地坐起身,瞪着玉青晴,“你和我爹一样,为老不尊。”

    玉青晴忽然笑了,看着云浅月,“不装睡了?”

    云浅月哼了一声,她不是舍不得容景的洞房花烛,而是觉得他一夜没睡,这个大婚的事情他自己都揽下了,她就做了个他的喜服,再半点儿手没插,不想他太累了,再被这个女人折腾一番。本来她想着新嫁娘嘛,头一回的,和凌莲、伊雪在门外说的一样,她怎么就不紧张呢!于是闭着眼睛装睡准备找找紧张感,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走到门口,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感觉,可是如今就被这个女人尽数破坏殆尽了。她怀疑了,面前这个女人是她娘吗?

    “这个小模样就对了,当年我嫁给你爹,坐上花轿的时候,拿着镜子照了照,也是这个咬牙切齿的模样。”玉青晴笑了起来,不知道从哪变出一块镜子放在了云浅月的面前。

    镜子中果然映出云浅月横眉怒目,咬牙切齿的脸。

    她一把打开镜子,故意道:“我和你怎么一样?你那是被我爹一句话就屁颠屁颠地招了来,我如今坐在我自己的闺房里,等着人家八抬大轿来娶。你和我比,差了天上地下了。”

    玉青晴也不气,点点头,“你说得对,这个我是比不上你。但是这小景就比不上你爹了。不过就是娶个女人而已,你爹当年轻轻松松就将我弄到手了,瞧瞧小景,将天下都快用网给罩起来了,费了多大的劲。这一胜一败,平手了。”

    云浅月有些无语,这个还讲究平手的?她没听说过,好气又好笑地瞪了玉青晴一眼,“还不快点儿给我梳洗打扮,我要上花轿。”

    不知道花轿什么样,她还没坐过呢。

    玉青晴嗤一声笑了,伸手点点云浅月的额头,“这急着上花轿的模样也和我当年一样。生怕晚一步,那男人就被人抢去了似的。”

    “可不是,谁叫我们都找了个抢手货来。”云浅月这回和玉青晴终于找到了个共同点。

    玉青晴笑了起来,对外面招招手。

    喜媒和十全婆婆进来,顿时一阵百子千孙,吉祥如意,百年好合,鸾凤和鸣的喜庆话照着云浅月砸来。两个喜媒,十个十全婆婆,一个嘴比一个嘴说话利索。一大堆好话说了足足两柱香,连个重复的字样都不带的。

    云浅月看得有些呆,听得咋舌。

    喜媒和十全婆婆说完喜话,便吩咐捧着托盘和锦盒的人依次报数。珍珠翡翠,白玉玛瑙,珊瑚绫罗,宝石珠花,金丝凤带,成双成对的挨个报了名字,那些名字也都是被贴了个大喜的标签。难得全部都是十全十美,百好千和的物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