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大婚迎娶(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暗暗想着,容公子,你都从哪里搜罗了来这么多的宝贝,这是在她还没上轿,就要晃花了她的眼吗?眩晕了她的耳朵吗?

    一番报喜完毕,主事的十全婆婆便一摆手,外面搬来了两个大木桶。两个木桶里都盛满了热水,一个里面装的是莲子、枣、花生、栗子等物事儿,有的小个儿如花生飘在水面上,有的大个儿如栗子、核桃,沉到了水里;另一个里面装了花,各种各样的花,怕是有百种。她暗暗想着大冬天的,他这是从哪里摘来的。

    十全婆婆恭敬地请云浅月沐浴。

    云浅月先从装满了“早生贵子”的水里泡了一阵出来,又进了“百年好合”的花卉里。

    沐浴完毕,便是玉青晴亲自给云浅月绾发。

    三千青丝在她手中,她一边梳一边道:“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云浅月晕乎乎地想着前面两点都可以接受,这“儿孙满地”嘛,容景家的房子太大了,要思量一下了。

    绾好发,便是给她脸上上妆。

    古代的大婚女子,这一日都要在脸上涂脂抹粉。

    云浅月破天荒地很规矩,一声也没吭,温顺地让人给她脸上抹那些她从来不抹的东西。

    半个时辰后,她看着镜中惨不忍睹的自己,想着容景还能认出她来吗?别以为这个女人是老妖婆,被人冒名顶替了。

    玉青晴坐在一旁看着云浅月被粉抹得鼻子眼睛都看不清的模样,笑得像是花开了一般,“这样好,当年你爹揭开我盖头的时候吓了一跳。直直看了我好半天,那一张脸赤橙黄绿青蓝紫,什么颜色都出现了,这么些年过去了,我如今还记得。”

    云浅月无语,他爹再神,脸还能变出七种颜色来?当他的脸是七彩云霞呢!

    虽然将脸弄得很惨不忍睹,虽然这粉扑得太厚,虽然平时闻着这粉就呛人,但她今日就觉得奇了怪了,生生可以忍受,而且还觉得这样好。怎么个好法呢,就是暗暗想着容景洞房花烛夜是不是会什么也不做,只给她擦脸上的粉就够忙乎了。

    妆容完毕之后,是着装。

    大红的嫁衣谱一从锦盒里拿出,一下子就晃了所有人的眼。天色将明未明,房间是有些昏暗的,但大红的嫁衣伸开,房间一下子明亮得如落入了一片艳红霞光里。

    美得炫目,美得离神,美得天下嫁衣只此一份,独一无双。

    一片赞叹声中,云浅月穿上大红嫁衣,披上凤冠霞帔。整个人儿换了一个人。即便那脸有些惨不忍睹,但一样是倾国倾城。

    这一份艳华,惊艳了满屋的人。

    静寂中,外面传来云离熟悉的声音,“准备好了没?景世子的花轿临门了。”

    云离的声音打破了屋中的沉静。

    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这太阳还没出来,容景就来接她了?也太早了吧!

    玉青晴闻言向窗外看了一眼,立即笑道:“好啦,好啦,小景这动作可真快。”话落,她对云浅月道:“先去祖嗣上香,再去你爷爷处拜别。让小景等上片刻。看看府里的这些小家伙们有没有胆子拦他的门不让他接新娘子。”

    云浅月想着容景来接亲,别说是拦了,恐怕云王府的人大放鞭炮给他打开门欢天喜地地迎进来,有些人天生来就是让人喜欢的。她点点头,“好!”

    “爷爷三更的时候就起床了等着你了。”七公主笑着道,“我和母妃早上过去的时候,就听他在叨咕,养了这么些年,还是给别人养了人。心里不舒服着呢。”

    云浅月撇撇嘴,“他不是盼着我嫁出去吗?”

    “爷爷嘴上说而已。”七公主笑着道。

    “到了爷爷那里,给他多叩几个头。”玉青晴道:“虽然从云王府嫁到荣王府不远,但总归是嫁出去的女儿了。”

    云浅月点点头,心里凭地升起一丝浓浓的伤感,“我知道,爷爷最是疼我的。”

    玉青晴和七公主都不说话,一左一右扶了她走出房门。

    房门外,浅月阁不知何时妆点得遍布红绸锦色,大红的锦绸,从浅月阁屋门口,铺开到了浅月阁院外,房檐廊角、梅枝桂树上都高挂了红绸裁剪的花。入眼处,一片红艳艳的华丽。晨起有些雾色,太阳还没升起,整个世界一片艳红。

    云浅月看着满目的鲜红,神色又晃了一下,顿时有些晕乎乎的感觉。

    云离等在那里,一身锦衣华服,见云浅月一身大红嫁衣出来愣了愣,一时没说话。

    七公主看了云离一眼,打趣笑道:“妹妹,你这妆容连你哥哥都不认识了。”

    云浅月扯开嘴角,笑着道:“一会儿哥哥背着我出去,别脂粉味呛到他就好。”

    云离回过神,笑着摇摇头,“不会!”话落,他轻声道:“景世子那时候说一个月的时间,我便真以为一个月了,没想到如今才不过十六日而已,妹妹这么快就大婚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笑着道:“那时候爷爷说纳喜第二日就大婚,他其实也可行的,但有些人没到,他就等了等,如今有些人到了,自然就大婚了。早一日将我嫁出去,大家都安心,免得日日紧张着,府里这些日子都小心翼翼的怕出状况,嫂嫂都担心的瘦了,哥哥也日夜不好眠。”

    “妹妹说得也是,你嫂嫂这些日子总是求神拜佛的。”云离无奈地笑看了七公主一眼。

    “希望今日顺顺利利的。”七公主接过话,笑起来。

    云浅月点点头,她也希望顺顺利利的,这一辈子就一次大婚,谁敢来给她搅局,她定然不饶了他,谁也不行。

    一行人出了浅月阁,簇拥着云浅月向云王府祖嗣祠堂而去。

    来到祠堂,云离和七公主陪着云浅月走了进去,每个牌位上了三炷香,出来后,众人再次簇拥着她便赶往云老王爷的住处。

    来到云老王爷的住处,云老王爷一身新袍子,正襟危坐。见到云浅月进来,他开口就炮轰,“臭丫头,人家嫁人都哭喜,怎么没听见你哭一声半声。”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清声道:“我从云王府嫁到荣王府而已,说回来都用不了一顿饭的时间,哭什么?”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云浅月走进屋,十全婆婆给地上早放了垫子在地上,她看了一眼,将垫子拿开,径直跪在了地板上,规规整整地给云老王爷叩起头来。

    虽然从小到大,她可以一个月不来这个院子请安一次。

    虽然从小到大,一见面这老头子不是拐杖抡起来打就是骂。

    虽然从小到大,她将他每次都气得吹胡子瞪眼。

    虽然……

    但他是她的爷爷,娘亲两岁半离去,不是爹爹的伯伯当了爹爹也不亲,府中风侧妃掌权,她那时候还小,怕老皇帝发现,不敢做什么大动作铲除风侧妃对老皇帝打草惊蛇,只能伪装纨绔嚣张的性子保护自己,但总有马失蹄无奈的时候,都是这老头子在后面处置了。比如奶娘是老皇帝一直安插在她身边的人,那一日她启动凤凰劫失去记忆回来要逼问出奶娘,却被老头子派人将奶娘杀了,将她保护了起来,她失忆的事情没外传,在府中虽然打压风侧妃激起了风云,但都被老头子暗中帮她化解控制在了云王府这一个小圈子内,她才那么容易地在失忆那会儿瞒住了老皇帝。

    虽然这些事情老头子从来都不说,但她心里清楚明白得很。

    她的爷爷,比这云王府所有人都护着她。

    头一个一个的磕下,从小到大,每一次相处的画面如过电影一般地涌入脑海放映。不知何时,她的泪水滴下来,落在地面上,一滴一滴。

    屋中玉青晴、云离、七公主、喜媒、十全婆婆等人谁也没说话,静得只听见她叩头声。

    “行了,行了,磕个没完没了的,多磕头不如多给我抱重外孙子回来。”云老王爷坐在椅子上摆摆手,红了眼眶,哑着嗓子道:“赶紧走,别让我孙女婿等着。等得久了,小心被人抢了去。看你到时候真哭天抢地了。”

    云浅月抬起头,睁着泪眼瞪了他一眼,“没一句好话。”

    “快滚吧!”云老王爷闭上眼睛不再看她。

    云浅月站起身,上前一步,抱住云老王爷,哽着声道:“糟老头子,你难过什么?我又不是嫁到天涯海角去了,你若想我,派个人招呼我一声,我还不是屁颠屁颠就滚回来。”

    “谁难过了?臭丫头,我巴不得你赶紧滚出去,免得在我面前碍眼。”云老王爷睁开眼睛,吹了吹胡子,“一股子粉味,脸抹得跟猴屁股似的,难看死了,别没出门,就被小景给休了回来。”

    云浅月“噗哧”一下子笑了,哼道:“他敢!”

    “记着点儿以夫为纲,别总让他不省心,惹他生气。”云老王爷推开云浅月,“还不快去!免得误了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