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大婚迎娶(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点点头,站直身子,不再多说,由十全婆婆过来给她盖上盖头,扶着她走出门。

    来到门口,云离弯下身,轻声道:“妹妹上来吧!出了这房门,你的脚就不能粘土了,我背着你。”

    大婚出嫁,有哥哥或者弟弟背的。南凌睿、云暮寒都出了云王府,云离堪当重任了。

    “哥哥有力气吗?”云浅月从红盖头的细微缝隙里看着云离的背,他和容景清瘦的程度不相上下。但容景有武功,他可是个文弱书生。

    “自然有力气的,哥哥怎么也是男人,不至于被你小瞧了去。”云离顿时笑了。

    云浅月点点头,笑着趴在了他的背上。

    “夫君小心一些。”七公主笑着叮嘱,“你可别摔了妹妹,否则景世子找你算账。”

    “摔了我也不能摔了妹妹。”云离背着云浅月迈上地上铺着的锦红。

    玉青晴、七公主、喜媒、十全婆婆一众人簇拥着云浅月向大门口走去。

    大门口传来热热闹闹的声音,敲锣打鼓,极其欢庆,似乎将整个帝京城都吵沸了。

    云浅月趴在云离的背上,虽然这个哥哥瘦弱如书生,但她的确小瞧了,他脚步不晃,且走得稳稳的。她想着今日就大婚了啊!她一直以为要等许久他们才能走到一起,江山初定,日月卓辉之际,她才能等到他的大红花轿进门,那时候也许云王府早不在了,她不知道从哪里出嫁,荣王府也不见得在了,他不知道从哪里迎娶。但是原来有些时候,幸福看着遥远,其实只要伸手,就能摘到。

    这一日,来得如此的快,但又如此的水到渠成。

    云老王爷住的院子在大后方,所以,距离云王府大门口有些远。走到一般,云浅月轻声问,“哥哥,你累不累,要不我施展轻功吧!可以脚不沾地的。”

    “那怎么行?我坚持得了。”云离摇头,“这些日子为了这一日,我每日早晚都锻炼身体。你好好待稳了,我定能将你送到景世子手里。”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后面跟着的七公主上前,掏出娟帕为云离擦了擦额头的汗。

    云离对她温声笑道:“妹妹没有现在的你沉,我背得动。”

    七公主嗔了他一眼,“我肚子里面是两个人,自然沉的。你这些日子日日拿我练习,如今背着妹妹一个人,哪里能不轻松?”

    云离笑得眼睛有些明亮,点点头。

    云浅月有些感动,这个不是亲哥哥的堂哥哥,对她是极好的。为了他的大婚,他一边要照顾怀孕的七公主,一边也没闲着准备府中的大婚事宜,还要掌管礼部的事情,又拿七公主练习,她犹记得初见,在云王府大门口,从云王府旁支站在那一处的一群人中扫了一眼,从他脸上扫过,她连停顿也不曾,后来孟叔将他介绍来掌家,得了她微薄的好感,后来云暮寒被叶倩带走,她提升了他为世子,他抓住了机会。这样一晃,也半年了。比起南凌睿和云暮寒,他才是最有哥哥样的那个人。

    “哥哥,我永远是你妹妹,无论有什么难处,你都要告诉我。我虽然嫁入荣王府了,但永远都是云王府的女儿,爷爷的孙女。不会不管云王府的。”云浅月低声道。

    “嗯!”云离重重地点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

    “这帮小没用的,将大门大敞四开的,对小景拦也不拦,谁家的新郎娶媳妇这么个巴不得将新娘子送出去的?哪里这么容易的!”玉青晴笑骂了一句。

    云浅月抬头看去,只见云离背着她转出了后院,来到前院,一眼就可以看到云王府大门口的大门大敞四开,门口聚了黑压压一群人,将云王府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大门口停了一顶十六人抬的大娇。其中一人站在大门口的正中,一身大红喜服,往昔搁在他身上的词,已经不足以描述他此时的风华绝代,艳华天下。

    有那么一个人,他做新郎,比新娘子还倾城。有一种惊心动魄的艳色和瑰丽。

    云浅月痴了痴,簇拥着她出来的一众云王府的女眷也痴了痴。

    白衣的他是“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那么红衣的他就是“风华绝代艳天下,玉色倾城倾山河。”

    玉青晴笑骂过之后赞了一声,“这小景真真是个祸害人,他今日若是这般骑在马上迎娶你,明日之后,这帝京城里见过他的闺中女儿都不要出嫁了。”

    云浅月勾了勾嘴角,这个男人在七岁的时候就让她忍不住盯着他看。看了这么些年,还是百看千看不厌。她眸光转了一转道:“为了不让他这般祸害人,我就将他收在花轿中陪我一起坐轿吧!”

    “这也行?”玉青晴咂舌了一下,“哪里有新郎也坐轿的?”

    “怎么不行?我们哪里用讲那么多规矩。”云浅月道。

    玉青晴噤了声,似乎在思量。

    “妹妹,这可是大喜,开不得玩笑。还是按规矩来吧!”七公主在旁边劝慰道:“景世子虽然太华滟,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能真坐去车里,千古来,可没一例。”

    云浅月眨眨眼睛,笑着道:“我说了不算,一会儿看他的,他说如何就如何。”

    玉青晴好笑地道:“这会儿还没过门拜堂,竟然先开始贤惠了。”

    云浅月抿着嘴笑,看着站在门口的容景,繁忙数日,昨日又忙一夜,他似乎分毫不受影响,芝兰玉树地站在那里,玉色的容颜微微带着笑意,此时阳光没升起来,他便是一轮阳光。从她出来,目光便焦在了她的身上。她似乎被他目光笼罩,身上也如被洒了暖暖的阳光。

    几十步的距离,似乎拉出了长长的线。

    跨跃时间、空间、轮回,她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能给她一个臂弯的人。

    十年,你躲我避,若即若离,两个人将心思都引入大海里,缠成了藤,又将藤连根拔起,晒在了海平面,才得以手牵手,心与心相连。

    还剩下最后两部,容景似乎终于等不及了一般,走上前,从云离的后背上抱起云浅月。

    四周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欢喜惊呼。

    熟悉的如雪似莲的气息包卷缠绕,云浅月伸手勾住了容景的脖子,盖头仰面盖在她脸上,她一下子红得什么也看不见了。但心却砰砰地跳了起来。

    这一刻,才真实地体会到了她要大婚了!要嫁给抱着他的这个男子。

    “多谢哥哥辛苦!”容景抱着云浅月在怀里紧了紧,对云离道谢。

    云离已经一身是汗,接过七公主手中的娟帕擦了擦,对容景摇摇头,“送妹妹出嫁,不辛苦。别误了吉时,景世子接妹妹回府吧!”

    容景笑着点头,对玉青晴看了一眼。

    玉青晴对容景摆摆手,没有嫁女的丈母娘的哭哭啼啼,则是很大度轻松地挥了挥手,“快去吧!”

    容景转身,在众人的目光中,抱着云浅月上了后面的十六人抬的花轿。

    云王府门口的人再次爆发出一阵惊呼。陪着新娘子坐花轿,这新郎可是头一回罕见。

    七公主有些呆地看着轿帘落下,容景吩咐一声,十六人抬的花轿走了起来,她扯云离的袖子,“这……这……景世子真如妹妹所说,和她一起进了花轿了……”

    玉青晴到是笑了,“这个小景准备了十年,自然要处处看好了人,不能出半丝纰漏。他昨日离开时候,嘱咐我在小心仔细地给她守着人,如今自己亲自守着了。不奇怪。”

    “可是这也不符合规矩啊,万一……”七公主想说万一破了喜怎么办,但没说出口。

    “他们是大喜,天作之合,什么规矩不规矩的,都是人定的。”玉青晴摆摆手。

    “我看这样倒是极好,你就别操心了!”云离对七公主笑着道:“虽然宾客都奔着荣王府去了,但我们府也是要招待的,你和母妃去后院陪着爷爷吧!我来负责。”

    七公主想想也是,点点头,和玉青晴向府内走去。

    花轿离开云王府门口,十六人抬的轿夫稳稳的,脚程极好,显然都是武功一等一不次于弦歌等的隐卫高手。前面有容景的亲卫开道,后面有荣王府的护卫护行。花轿的队伍拉开一条长龙。

    云浅月被容景抱在怀里,听着花轿走过两侧人山人海的热闹声,很想扯开盖头挑开帘幕去看,容景伸手按住她的手,柔声说,“且忍忍,稍后让你看个够。”

    “好吧!”云浅月想着看的话,外面估计也都是人头碰人头。

    “乖!”容景揉揉她的头。

    云浅月在盖头下嗔了他一眼,奇怪地道:“你这可是突然就大喜临门了,这些人怎么转眼间就将京城街道围城了人山人海了?未免速度了些。”

    容景笑道:“昨日夜里,一夜之间,我将京城铺上了红绸锦色。他们自然知道要大喜了,大清早便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