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大婚迎娶(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想着一夜之间,他该动用了多少人力,问道:“那么天下也是了?”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靠在他怀里,不再说话。

    “脂粉味好浓,你到底在脸上扑了多少脂粉?”容景半响蹙眉低头看着她。

    云浅月眨眨眼睛,问道:“你要不要现在看看。”

    容景盯着她看了片刻,摇摇头,“算了,我怕我看了将你扔出去。姑且忍受一会儿吧!”

    云浅月恼了一下,伸手去扯盖头,“我就偏要你看看,到底要看看你扔不扔我。”

    容景按住她的手,轻笑道:“不扔的。”

    云浅月住了手,得意地挑了挑眉,这个程序虽然不合规格,但她还是想尽量规格一些,比如说,三拜天地后进入洞房,他挑开她的盖头,之后喝交杯酒。

    容景虽然知道她在故意的,但还是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二人再不说话,花轿四面的红色艳华得晃人眼。外面人山人海,他们却只听得见彼此的心跳声。

    长长的队伍出了云王府,转了整个帝京城的所有繁华主街后,向荣王府走去。

    一路上极为顺利!

    云浅月感觉时间很短,花轿便停下了,容昔的声音在外面欢喜地喊,“世子哥哥接浅月姐姐回来了。快放鞭炮。”

    他话音刚落,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起。荣王府门口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这么快就到了啊!”云浅月嘀咕一声,“这花轿还没做够,怎么办?”

    “要不再在街上转一圈?”容景看了她一眼,笑着询问。

    “算了,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坐。”云浅月摆摆手。

    “嗯,你什么时候想坐了,我再陪着你坐。”容景颔首,不认为花轿只有大婚才能坐。不大婚的话想坐也能做的,只要他陪着就行。将她再度打横抱起。

    云浅月连忙道:“你得先下去,对花轿射箭,踢轿门,给我下马威啊!”

    容景轻笑,“你到是比我清楚。”

    “那是自然,我这些日子除了看容氏祖训,就看大婚礼仪来着,你没给我找嬷嬷训练我大婚,但我怎么也不能给你容公子出丑不是?”云浅月很是得意。

    “这些都不用了!我用不到踢轿门,用不到下马威。”容景抱着她出轿门。

    “唉,等等,你若不想射箭,踢轿门,给我下马威,要不你坐在花轿里,换我来做这些?这么好玩儿的事情,你怎么能不干呢?”云浅月拉住容景,不让他下轿。

    容景看着她,虽然隔着盖头,但也能感受到她的兴奋,他轻声道:“浅月小姐,应该保存些体力,我们这一夜长着呢。”

    云浅月翻个了白眼,摇头,催促他,“长夜多的是,但这个大婚可就一次。不行,你下去,一定射箭、踢轿门,给我下马威。不然我不下轿。”

    容景无奈,将她放下,探身出了花轿。

    云浅月坐在花轿里,看着容景下轿,轿帘落下,她轻轻扯开一条缝,看向外面。

    “世子哥哥!火盆准备好了,让浅月姐姐迈火盆吧!”容昔欢喜地上前,一改以往荣王府大总管的老成做派,如今就是个孩子。

    “小公子,该改口喊世子妃了!”十全婆婆提醒容昔。

    “对,对,对,是该喊世子妃,不,应该喊世子妃嫂嫂。”容昔欢喜地改口。

    容景面上挂着赞同的笑意,对容昔吩咐,“去拿弓箭来!”

    容昔一愣,“世子哥哥,要弓箭干嘛?”

    “射箭!”

    “你不是说这些取消了吗?”容昔睁大眼睛,如今怎么又要了?

    “有人喜欢。”容景吐出四个字。

    容昔小大人本来就聪明绝顶,立即明白了,连忙挥手对人吩咐,“快去拿箭。拿先祖荣王那把紫月弓来。昨日爷爷还说了,要世子哥哥用紫月弓,但是世子哥哥将这个给取消了,我就没取来,如今正用上了。”

    容景点点头,无异议。

    云浅月坐在花轿里,伸手拿起手边的苹果一边啃着,一边等待。

    不多时,紫月弓取来了,容昔递给容景。容景接过紫月弓,看了一眼,轻轻拉弓搭箭。

    三支箭羽射在了轿门上。

    四周轰然欢呼了一声。

    容景将紫月弓递回给容昔,回身轻轻踹了轿门三脚,之后对里面笑着问道:“这回可以下轿了吗?”

    云浅月一个苹果吃完,将苹果胡捧在手里,隐隐的笑意从花轿里传来,“好!”

    容景挑开轿帘子,将凤冠霞帔包裹的人儿抱出来,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她手里的苹果胡,他好笑地道:“怎么被你吃了?”

    “平平安安,一世幸福,自然要吃进肚子里才作数。”云浅月道。

    容景轻笑,“你说得对,但怎么没给我留一口。”

    云浅月默了一下,“忘了。”

    “一会儿你负责给喂我一个苹果吃。”容景笑着道。

    “好!”云浅月答应得痛快。

    十全婆婆手里捧着个百年好合的花瓶要将云浅月手里的苹果胡换了去,吩咐人小心地收了起来。又连忙道:“世子,可以将世子妃放下了。她要迈火盆。”

    容景抱着云浅月迈过火盆,“我和她一起。”

    十全婆婆自然是容景选的人,也不反驳,世子说如何就如何。连忙带着人奉上百年好合百子千孙的好话。簇拥着容景向府内走去。

    云浅月透过盖头细微的缝隙,看到荣王府今日被装点得艳色奢华。大门口无数人头和人脸,熟悉的,不熟悉的,都是荣王府的家眷。往里面走去,便可见前院庞大的跨院都被人占满,满满一院子的人均是朝中的官员。

    她目光在缝隙里扫了一圈,看到了德亲王、孝亲王、文大将军等老一辈的朝中老臣,容枫、冷邵卓、苍亭、沈昭等新一辈清流,独独没见到夜天逸和夜轻染。她心思动了动,没吱声,任容景抱着她向里面走去。

    礼堂被鲜花装簌,荣王府处处弥漫着花香。

    首位上坐着容老王爷。青裳抱着夜天赐坐在容老王爷身边观礼。

    容景抱着云浅月来到礼堂前,沙漏正指到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