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夜起兵戈(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夜缠绵,注定晚起。

    大婚第二日,云浅月醒来时已经响午。

    她睁开眼睛,手刚动了一下,身边便传来容景温柔的声音,“醒了?”

    云浅月偏头,见容景环抱着她躺着,眸光温柔似水,唇边挂了一丝笑意。她也不禁对他一笑,“什么时辰了?”

    “还差两刻午时就要过了。”容景道。

    云浅月顿时坐了起来,看向外面,果然日上中天,她看着容景,“你怎么不喊我?”

    容景眨眨眼睛。

    “过了午时就不能奉茶了吧?”云浅月又问。

    容景点点头,“似乎是这样。”

    云浅月抬脚踹了他一脚,恼道:“我昨日告诉你喊我的,你怎么就不喊我?非要让我闹个大笑话你才好看?都响午了,我再去奉茶怎么来得及?”

    “那就明日再去。”容景着着实实挨了云浅月一脚,漫不经心地道。

    “等到明日还不要被人家笑死。”云浅月横了他一眼,动手穿衣服。

    “昨日不是说了吗?他想抱孙子,自然会体谅的。”容景伸手抱住云浅月,声音低柔,“他恨不得我们三日不起床才好。”

    云浅月甩开他,“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容景轻咳了一声,“反正也晚了,便不起了吧!”

    云浅月瞪着他,阴阴地道:“如果你想我们大婚第二日就分居,我没意见。”

    容景立即放开手,伸手扶额,无奈地道:“可是如今来不及了呢!”

    “你不是本事大吗?你让时间停住。”云浅月凉凉地道。

    容景顿时沉默。

    云浅月不再看他,动作利索地穿衣服,心中恨恨地想着,他还算有良心,知道折腾一夜之后给她洗得一身清爽又给她疏松了筋骨后让她睡。

    衣服穿到一半,云浅月才发现不对,她怎么一气之下又拿起昨日的嫁衣穿上了。连忙将嫁衣脱了,伸手指挥静默的男人,“给我拿一套衣服来。”

    容景起身,走到衣柜,给云浅月拿出一套新衣递给她。

    云浅月伸手接过,动作麻利地往身上套。

    容景在一旁看着她,没有动手帮忙的打算。

    房中悉悉索索传出云浅月穿衣服的声音。

    过了片刻,云浅月穿戴妥当,看向容景,见他依然一身单衣,对他瞪眼,“奉茶是我一个人的事吗?你不去?”

    “去!”容景摇了一下头,又点头。

    “那还不快换衣。”云浅月催促他。

    容景看着她,慢悠悠地道:“可是我在一个时辰前见你不醒来,已经给爷爷和府中的人传了信过去,说你今日不奉茶了。”

    云浅月瞪眼。

    “即便你现在赶去,大厅里面也没有一个人的。”容景看着她,“除非将爷爷和府中的人再召集起来。那样的话……嗯,也不是不行,只是……你不觉得,笑话闹得更大?”

    云浅月脸一黑。

    容景伸手抱住她,笑着道:“第一日不奉茶怕什么?起晚了而已,爷爷盼着抱孙子,你昨日说了好几个生,我怎么能不努力让你生?谁敢笑话你?以后这荣王府以你为天。你让别人往东,别人不敢往西,你说一,别人不敢说二。乖,不去了吧!”

    云浅月黑着脸看着他。

    容景笑着揉揉她的头,又拍拍她的后背,语气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你给爷爷一个孙子,比给他喝十杯茶他都高兴。至于别人嘛,几位叔伯婶婶们,他们还没有资格喝你的茶。你如今可是太后托孤,天子之姐。”

    云浅月看着耽搁半响,沙漏已经指向了午时整,她只能黑着脸作罢,恼道:“我昨日告诉你好几次,让你喊醒我,你耳朵进风了吗?”

    容景笑着道:“耳朵没进风,但是见你睡得熟,舍不得。”

    云浅月听到后面三个字,天大的火气也散了去,这个人,宠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奉茶这种事情,是大婚之礼第二日最大的一件事情,他都可以这样马虎应付,说不去就不去,还能改了日子的?服了他了。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我饿了。”

    “青裳,世子妃饿了。”容景立即对外面温声吩咐。

    “是,世子,早就准备好午膳了,就等世子妃醒了。”青裳显然一直守在门外,怕是两个人的话她都听了去,声音带着一丝隐隐笑意传来。

    云浅月脸色有些红,伸手扯开容景的手,“拿了你的狗爪子。”

    容景无语地看着她,又好气又好笑,“果然是家有悍妻!这才大婚第二日,云浅月,你就从内到外嫌弃我了吗?”

    云浅月也被弄笑了,哼了一声,“给爷爷奉了茶,见了荣王府的人,我才是正正经经荣王府的人了,我昨日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觉得很重要,谁叫你不喊醒我,自作主张了?如今人人都会觉得我们不知节制,为所欲为,嚣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了。”

    容景闻言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笑着道:“今日不奉茶也没什么,谁规定第二日奉茶就不重要了?你本来就为所欲为,嚣张得无法无天。这又有什么不好?你在云王府的时候是云浅月,嫁来荣王府也还是云浅月。只要我不束缚,谁敢束缚住了你的性情?我定不饶了他。”

    云浅月有些火气顿时因为这一番话烟消云散,心里暖了暖,软了口气,“说得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