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夜起兵戈(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向外看了一眼,如今正深夜。点点头,窝在他的臂弯里闭上了眼睛。

    虽然闭上眼睛,但再没睡着。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后,荣王府大门口忽然传来一声高喊,“摄政王到!染小王爷到!”

    云浅月心思一动,想着果然刚出了阵就来了,她睁开眼睛看向容景。

    容景躺着没动,闭着眼睛也没睁开。

    前方又传来两声高喊,似乎隐隐有铁骑踏踏,兵器盔甲摩擦声,似乎连外面空气中都流动着一股冷冽杀伐之气。听声辨响,怕是有夜轻染那一日在容景去云王府纳喜路上所见的乌衣骑,以及皇室的御林军,这个声音,比半年前五千御林军围困云王府要有魄势的多,恐怕出动了一堆乌衣骑和一万御林军。

    夜天逸和夜轻染这是想要做什么,今夜铲平荣王府吗?她的心有些冷。

    “世子,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带着一千乌衣骑和一万御林军来了荣王府。”青裳的声音在外响起,果然如云浅月分辨得结果差不多。

    容景“嗯”了一声,再没什么表示。

    青裳不再说话。

    云浅月感受容景周身安定的气息,有些浮躁的心瞬间安定下来。一千乌衣骑和一万御林军又能如何?容景既然敢用玲珑棋局的阵法困住他们,必然料到了如今这二人的举动。

    荣王府前院各房各院的灯都亮了起来,传来迎驾的声音。

    不多时,有脚步声进了荣王府,那脚步声踩得极重,致使云浅月听得极为清晰。

    脚步声径直向紫竹林走来。

    不多时,来到紫竹林外,容昔的声音传来,“摄政王,染小王爷,世子哥哥和世子妃嫂嫂早已经歇下了……”

    没听到夜轻染和夜天逸的声音,容昔的声音似乎被人制止,也没了声。

    片刻后,传来夜天逸冷寂的声音,“来人,将这一片紫竹林都砍了!”

    有人立即上前,挥起了大刀,似乎都可以听到风声猎猎。紧接着,“咔”地一声,一颗竹子被砍断,发出声响。

    云浅月忽地坐起了身,伸手拽容景,“你没让人拦着?”

    容景温声道:“他们被我关了两日三夜,总要有东西泻火。”

    “那也不行,紫竹林都长了百年了。”云浅月立即道。

    “正因为长了百年了,也该毁了。”容景道。

    云浅月不干,“我就喜欢那一片紫竹林。我日日看着就觉得舒心,你让他们将紫竹林都砍了,我还看什么?光秃秃的,再有什么好看头?不行,你赶紧给我阻止他们。”

    “砍了再种植新的,反正已经老了。”容景道。

    “新的太嫩,我不要,我就喜欢紫竹林的沧桑感。”云浅月伸手推他,“你快给我阻止。你要不出去阻止,我就出去了。”

    “新的有新的好处。”容景道。

    “你不是让我来做你紫竹林里的鸟吗?我才嫁来第二日,鸟林子就要被毁去?我还做个屁啊!”云浅月见容景不动,恼怒地穿衣起床。

    容景闻言轻笑了一声,伸手拦住她,“好了,你别起了。”

    “那你拦不拦?”云浅月看着他,说话间已经有两三声“咔咔”的声响,也就是两三株紫竹被毁了。她都心疼了。

    “青裳,你出去告诉摄政王和染小王爷。若不想夜小郡主也如他们刚刚砍断的竹子一样,他们就尽管毁了紫竹林。”容景淡淡对外面吩咐。

    “是,世子!”青裳立即应了一声,显然早已经等不及了,就等着容景吩咐了。他们住在紫竹林数年,比云浅月对紫竹林更有感情。

    云浅月看着容景,“夜轻暖在你手里?”

    “玉太子说总不能他在玉龙山顶辛苦捉了一只虫转眼就放了,何况还是这么有用的一只虫,总要生出点儿价值。于是就留下了。”容景道。

    云浅月想着夜轻暖是暗凤,夜天逸和夜轻染暗中的助手。皇室的暗龙有多重要,暗凤便有多重要。他们不可能让夜轻暖出事的。

    青裳出了紫竹林,传递了容景的原话。

    劈砍声果然戛然而止。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他们刚出了阵,气冲冲地便来了,大约没想到夜轻暖被容景控制住了。如今这翻来了这里找容景算账,是没有多少理智的,但如今一个夜轻暖,让他们理智拉回了几分。

    夜天逸冷冽一笑,“景世子果然未雨绸缪。”

    青裳传递了话后,不再说话。

    “景世子好本事,竟然弄了玲珑棋局将我们困住。荣王府欺凌皇室,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了吗?”夜天逸再度冷冽地道。

    容景仿若不闻,紫竹林内外无人说话。

    “怎么?景世子敢做了事情不敢出来?拿一个弱女子来威胁?”夜天逸冷笑。

    “弱女子吗?弱女子怎么登上了山高万丈的玉龙山顶?摄政王、染小王爷,明人何必说暗话?今日天色晚了,两位若是无事,就不要打扰内子休息了。”容景淡淡的声音传了出去。

    夜天逸声音沉默了一瞬。冷笑道:“天下人人敬仰的景世子如此不自信?连大婚观礼都不敢让我们参加吗?用如此低下的计谋将我们困在阵中?怕我们搅了你的大婚?”

    “玲珑棋局乃是奇阵,灵隐大师都不能堪破。在摄政王的眼中就是低下的计谋?”容景挑眉,淡淡的声音透着一丝凉意,“我的确不敢让你二人参加,也的确怕你们搅了我的大婚。这又有何不敢对人言?云浅月,她是我这一生的小心。”

    最后一句话,凉意中透着入骨的温柔和分量。

    云浅月心下一暖。多少人等着看他们的大婚不顺利,等着看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如何出手搅了他们的大婚,等着看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景世子三人兵戈相向。可是他们的大婚出奇的顺利。顺利得不可思议,不止她仿佛在梦中,恐怕昨日京城的所有人,都觉得是一场梦。今日才是那梦醒时分。

    “容景,你好,很好!”一直没开口的夜轻染忽然出声,语气不同于夜天逸的冷冽,而是鲜有的清寂沉静。

    容景没说话。

    “听说新的世子妃今日没奉茶,以摄政王和本小王的身份,有资格喝她一杯茶吧!”夜轻染的声音一转,又清寂地道:“我们便留下来喝她一杯茶。”

    云浅月抿了抿唇,荣王府属于四大王族,是王族众人。摄政王夜天逸和染小王爷夜轻染,二人皇族的背景不说,但说如今的身份,自然想喝她一杯茶,绝对是有资格的。她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没出声,屋中光线昏暗,他容颜看不清颜色。

    “弱美人,你最好让你的世子妃好好准备一番。让本小王和摄政王尝尝她的茶是不是比所有人的茶都好喝。”夜轻染扔出一句话,对青裳命令,“带本小王和摄政王去奉茶的大厅。”

    青裳看向身后的紫竹院,等待容景的指示。

    容景淡淡清凉的声音传出,“青裳,带摄政王和然小王爷去前厅。”

    青裳立即应了一声,“是!”

    荣王府被一千乌衣骑和一万御林军围的水泄不通,而夜轻染就在这等情形下要留下来喝茶,什么意思?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伸手拉着她重新躺下,闭上眼睛,声音温柔,“继续睡,别理他们。”

    云浅月想着肃杀之气透过墙外甚至穿透紫竹林飘了进来,森森入骨,她能睡得着吗?

    “辰时才给爷爷奉茶,时间还早。”容景柔声道:“你确定你不睡?若是不睡的话,明日怕是没精神应付。”

    云浅月“嗯”了一声,可是睁着眼睛看着棚顶,半丝困意也无。

    “你若是真睡不着,那我们做些什么?”容景唇落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声音蓦地一低。

    云浅月连忙闭上眼睛,“睡,困着呢,谁说我不睡。”

    “真睡?”容景挑眉。

    “真睡。”

    “睡得着?”

    “睡得着。”云浅月想着这个混蛋,她哪里敢不睡,她不睡的话,明日的奉茶又不成了。虽然她想起夜轻染和夜天逸就头疼,他们等着喝茶,她不想见他们,但是这奉茶可是大事儿,不能因为他们她就真躲着不奉了。

    “那就睡吧!”容景微微撤回了些身子,搂着她轻轻拍着。

    云浅月本来没有困意,被这几句话扰了心神,顿时有了困意。她不得不赞叹容景拿她心思拿得准,在赞叹中,呼吸平稳地睡了过去。

    听到怀里的人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容景睁开眼睛看着她,眸光却无半丝睡意。

    他用了十年准备,当时与灵隐大师对弈玲珑棋局时就以防有朝一日用到,连灵隐大师都堪不破的棋局,困住一个人几日应该没问题。在灵台寺南山时与她下那一局玲珑棋局时,他隐隐就觉得大约不久后就会用到。机关算尽,未雨绸缪,处处小心,防患未然,这些他都做了又如何?他从来就知道,想要她,比要江山还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