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慕容玉玺(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谁说他们要离开了?”容景挑眉。

    云浅月一怔,回头看着容景,“他们不离开?西延、南梁、南疆都不要了?留在京城?他们留在这里做什么?”

    “不是不要了,而是都安排妥当了,短时间就住在荣王府。”容景道。

    云浅月眯了眯眼睛,“为何?”

    “都是想看热闹的人,赶也赶不走。”容景道。

    云浅月闻言顿时明白了,容景铺就万里锦红,大摆流水宴席,用阵法困住了夜天逸和夜轻染,顺利大婚了。正因为这一切太顺利,暴风雨都被他挡在了密网外,如今密网被捅破,露出蓝天,这蓝天哪里不会乌云变色的道理?那些人一个个的都不是个安分的主。自然想看热闹,既然想看热闹的话,还有什么比天圣京城这个接近风暴中心的地方看得更畅快?

    不过这些个人都留在天圣京城,一个个都是闲不住的主,恐怕不止看热闹,没准一个高兴,还会搀和上一脚。比如南凌睿,比如叶倩,比如西延玥,比如风烬,比如玉子夕……

    虽然这些人想看热闹,但她可不相信容景赶也赶不走的话。他若让谁走,不敢说轻而易举,但一定有办法的。既然让他们留下来,指不定又有什么谋算了。

    云浅月歪着头仔仔细细地看着容景的脸,“从实招来,你想做什么?”

    容景见她一副审讯的模样,好笑道:“既然风雨要来了,某人让我等着,不放更热闹一些。”

    云浅月知道他指的某人是夜轻染,想起那块粉碎的玉,心里沉了沉,没了话。

    容景也收了笑意,眸光染上一抹寒意,不再说话。

    玉雪飞龙被束缚得太久,在大街上还顾忌着人群慢了些步伐,但刚出城门,便发挥本能,拔足狂奔。容景也不束缚它,任它跑了个痛快。

    本来京城距离清泉石灵台寺最少要一个时辰的路程,可是玉雪飞龙不过是半个时辰便到了。来到清泉山后山脚下,再无道路,玉雪飞龙才停住脚步。

    容景揽着云浅月飘身落地。

    云浅月的鬓发被吹得有些凌乱,容景细细为她整理。待整理妥当,拉着云浅月上了山。

    灵台寺云浅月来过太多遍,对这里的路早已经驾轻就熟。

    二人上了山,云浅月果然看到一片春海棠含苞吐蕊,正是花期。她笑着对容景,“这天下的一景一物到是难不住你,哪里有什么动静,都先被你知晓了。这里的海棠花开得这么静悄悄的,竟然也被你发现了。”

    “家里有个喜爱赏花的夫人,自然要多留心一些。”容景意有所指。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间,有着新婚燕尔的少妇风情。

    容景心神微微一荡,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在怀,忍不住俯身吻下。

    云浅月伸手扯过一株海棠花挡在她面前,容景顿时停下,不满地看着她。她白了他一眼,“你带我来这里,不会是真来赏海棠花的吧?到底什么事儿,说吧!”

    容景伸手扶额,无奈一叹,“云浅月,女人太聪明了不好!”

    “我怎么没觉得女人太聪明不好!”云浅月看着他。

    “女人太聪明,要夫君何用?”容景眸光有些幽幽。

    云浅月看着他的模样就好笑,故意气他,“用来暖床!”

    容景眸光闪了闪,这一闪,便闪出一丝潋滟来,他一本正经地点了一下头,“也对!”

    云浅月无语。

    “走吧!既然赏了海棠,我们去取东西。”容景伸手拉住他,向灵台寺走去。

    云浅月想着果然是有事儿,被他拉着走了两步,问道:“我们这样来这里,会不会显眼,被人知道?”

    “知道也没什么。”容景不以为意。

    云浅月想着容景越来越嚣张了,其实他就是外表糊弄人,温润如玉,不紧不慢,掩盖了他张狂的本性,论起来,她纨绔嚣张的性体才不及他三分。可惜,天下人不知道。

    二人来到达摩堂,一个小沙弥等在那里,见二人来到,连忙打了个佛偈,“阿弥陀佛,景世子,景世子妃,慈云方丈在禅房等候两位。”

    “劳烦引路。”容景点点头。

    小沙弥连忙头前带路。

    容景拉着云浅月依然如往日一般,像是前来游玩,步履轻缓地跟着小沙弥向里面走去。

    来到慈云方丈的禅院门口,小沙弥停住脚步,侧过身,恭敬地请二人进去。

    云浅月向里面看了一眼,院中只有几株参天古树,山寺静寂,今日没听到钟声。禅房内落下着帘幕,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来到禅房门口,容景伸手推开门,拉着云浅月走了进去。

    只见禅房内,慈云方丈正在闭着眼睛盘膝念经,面色肃穆,口中念念有词。

    容景也不打扰,面色平静地等候。

    云浅月想着容景到底来这里取什么东西?她有什么东西放在了这里?

    静静等了片刻,慈云方丈睁开眼睛,起身站起来,对二人打了个佛偈,“阿弥陀佛,景世子、景世子妃,终成良缘,老衲恭喜了!”

    “多谢大师。”容景淡淡一笑,还了一礼。

    “景世子可是来取那样东西?”慈云方丈看着容景询问。

    “不错!”容景点头。

    慈云方丈老眼闪过一丝沧桑,叹道:“百年了,老衲以为这传到我这一代,也许也等不到人来取了,会继续传下去,没想到……”

    容景不说话。

    “景世子,你真的决定了?”慈云方丈盯着容景的眼睛。

    “决定了!”容景目光依然浅淡。

    慈云方丈点点头,“信物可带来了?”

    容景偏头对云浅月柔声道:“将爷爷给你的那个核桃拿出来吧!”

    云浅月一愣,没想到容老王爷给她的这个核桃是信物,她伸手入怀,拿了出来,看了一眼,还是普通的核桃,没什么不同。递给容景。

    容景将核桃伸手轻轻一捏,完好的核桃一碎两瓣,里面弹出一块明黄的绢布。他将绢布递给慈云大师。

    云浅月看到绢布上写了两个字“慕容”,心下了然。灵台寺是千年古刹,自然历经了前朝几百年的慕容氏,慕容氏执掌江山时,天下兴乐,佛善之心备受推崇,不止灵台寺,寺庙都有很高的地位。后来慕容氏天下乱,夜氏夺了江山,当年十二高僧破甲上阵去救夜氏先祖夜卓岚,成了夜氏江山的功臣。夜氏先祖虽不打压,但也不喜佛,别的寺庙渐渐衰败,但这身为功臣的灵台寺却是留了下来。所以,灵台寺要保留一样东西,的确能完好无损地保留好。谁也不会怀疑。

    慈云大师伸手接过绢布,看了一眼,点点头,“不错,这正是信物。”话落,他转身,从一座佛像的佛手下拿出一方小铁盒子递给容景。

    容景接过铁盒,对慈云方丈道了一声“谢”,拉着云浅月转身离开。

    二人走到门口,慈云方丈打了声佛号,对容景三分崇敬,三分劝慰道:“景世子,苍生任念为重!”

    容景笑了笑,“大师不必担心,我答应了云浅月,送她一片锦绣河山。君子一诺值千金,我对她的许诺,不止千金。”

    慈云方丈面色一松,“景世子,景世子妃慢走!老衲不送了!”

    容景拉着云浅月出了灵台寺。

    二人出了山门,灵台寺的钟声响了起来,足足响了十二下。

    云浅月好奇地看着容景手里的盒子,问道:“这是什么?显得很重要似的。”

    容景带着云浅月来到那片桃花树下,停住脚步,伸手打开铁盒让她看。

    云浅月看到铁盒里放的事物,愣了一下,“慕容氏的玉玺?”

    容景静静看着那一方玉玺,淡淡地点了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也跟着容景看着那方玉玺。慕容氏的玉玺雪藏了百年,终于重见天日。这里面不是简简单单的百年时光,而是隐藏了前朝帝后情深的神话背后,太子失踪,天下大乱,烽烟乱起,血流成河,荣王和贞婧皇后悲苦的一生,忠于慕容氏的臣民百年躲躲藏藏隐蔽筹谋。

    这一方小小的玉玺,背后是百年风云。

    如今它重见天日,一切的历史将被拨开云雾,铺开在天下万民眼前。

    一时间,这处静静,玉玺散发着沧桑的光芒,被岁月沉淀,它依然不掩光华。

    许久,容景合上玉玺,伸手抱住云浅月,将他揽在怀里,声音微哑,“云浅月,我要背负起重任,你也要与我一起。可不要有朝一日觉得累了扔下我自己跑了。”

    云浅月嗤笑一声,“我是那样的人吗?”

    容景一本正经地想了一下道:“不好说。”

    云浅月恶狠狠地捶了他一下,“我肯定会跑的,你等着瞧吧!”

    容景笑了一下,“那就一起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