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雄心豹胆(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几人一时间没了声。

    云浅月抬眼看去,几人眼前都没了赌注,所有的赌注都跑到了容景的面前,她想笑。这个人赌博的本事她早在雪山老人的院子里拉着华笙、花落等人赌博的时候就领教过。她自认为赌遍天下无敌手了,依然不是他的对手,这几个人不输才怪。

    南凌睿哼了一声,“不玩了!”

    叶倩、风烬、西延玥等人同时发出一声冷哼收场。

    云浅月立即跑上前去轻点容景的战利品,玉子夕也不慢地跑上前,对容景笑嘻嘻地道:“姐夫,我可是帮姐姐捶了半天背,有奖励吧!”

    “有!”容景毫不吝啬地拿起一块玉牌塞给了玉子夕。

    玉子夕大叫一声,“哇,赚了赚了,这个玉牌可是一个银庄。本皇子这几日正没银子逛花楼呢!”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容景一脚踹了过去,“现在逛你的花楼去!别再这碍眼了。”

    玉子夕领悟,暖味地看了二人一眼,拿着玉牌在南凌睿眼前晃了晃,施施然地走了。

    几个人赌博,自然赌注不小。一个个身份斐然,自然不能拿出小家子气的东西。不是店面,就是银庄,再就是酒楼,或者歌坊。那个银装显然是南凌睿的。

    云浅月当没看到几个人一脸郁闷,欢喜地将战利品收紧了自己的袖子。容景赢的,自然就是她的,她收拾完毕,回身笑眯眯地对几人道:“多谢哥哥们了,这贺礼都送了,还嫌弃不够另外加了些给我们,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地好好收了。你们放心,一定物尽其用的。”

    南凌睿瞪了云浅月一眼,“死丫头!”

    “得了便宜还卖乖!”叶倩愤了一声。

    云浅月挥挥手,“几位累了吧?休息去吧!”

    几个人输了东西,哪里这么容易走,一个个当没听见她的话,找了地方坐了。

    容景也不赶人,转身走到香炉前,如玉的手轻轻往香炉里添了些东西,慢悠悠地道:“几位今日想必玩得累了,应该多多休息一番。”

    他话没说完,屋中坐着的那几个人转眼间就冲出了房走没了赢。

    云浅月看着珠帘晃动,噼里啪啦地响,顿时大乐。这几个人是怕了容景的半刻醉了。

    房中静了下来。

    云浅月走到门口关上房门,就见容景从香炉旁回身,微笑地看着她。

    “真是黑心!转眼间就赢了人家这么多东西。”云浅月甩了甩袖子,噼里啪啦一阵响。

    容景眨眨眼睛,“荣王府没钱了嘛,我要养你,自然不错过任何别人送钱的机会。”

    云浅月斜睨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向大床走去。她才不相信荣王府没钱了。走到一半,忽然身子一轻,被容景拦腰抱起,她看着容景,容景对她眨眨眼睛,柔声道:“奉茶晚了,爷爷很高兴,没道理回门早了,去惹云爷爷不高兴。明日也晚一晚吧!”

    云浅月立即道:“不行!”

    “你说不行不作数。”容景话落,将她放在了床上,俯身吻下。

    云浅月抗议,被吞进了肚子里。

    鸳鸯帐暖,春意莹然,一室旖旎。

    第二日起床晚了那是一定的!

    云浅月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容景在她身旁睡着。她不想再上当,伸手推他,“今日回门,别太过分,起了!”

    容景幽幽睁开眼睛,叹息一声,“你怎么不学昨日?”

    听他的语气,还有些幽怨。云浅月瞪了他一眼,“容公子,您有点儿出息行吗?日日在这温柔乡里,别磨没了你的英雄气概。”

    “英雄气概?”容景挑了挑眉,认真地问,“我有这种东西?”

    云浅月默了一下,“没有。”

    “那不就结了,没有的东西,怕什么?”容景不知脸红地伸手搂住云浅月的腰,“今日春光又是极好,再睡片刻。”

    云浅月伸手拿开他的手,“要睡你睡。”话落,她起身坐了起来。以前没觉得容景这么黏床,如今可算是领教了他容公子黏床的功夫,非一般人可比。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温香软玉不在,他自然也没必要睡了,于是也跟着起了。

    今日回门,自然也需要盛装打扮。

    凌莲、伊雪进来帮云浅月收拾,二人刚动手,便被容景制止了,摆手让其退了下去。二人不明所以,见容景亲自动手,才了然,笑着退出了房门。

    云浅月想起昨日他不是太满意,不知道今日怎么给她折腾,遂由了他。

    朱钗云鬓,翠玉珠华,环佩丝带,艳色织锦。

    一番收拾,不比昨日的逊色,反而更胜了几分。

    云浅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挑了挑眉,对容景道:“你不是就想将我藏着掖着吗?这是怎么开了窍了?”

    “嗯,反省了一番,是牡丹总不能一直藏着。别人再眼馋,也是我家的。”容景道。

    云浅月嗔了他一眼。

    “以后我日日为你绾发画眉。”容景环抱着她吻了吻。

    云浅月勾了勾嘴角,点点头。她喜欢就这么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着。

    二人出了房门,比昨日的时辰只早了从荣王府到云王府这么一段路的时间。

    院子里住的那几人不知道是依然在睡着,还是哪里去了。反正一个人影也没。

    云浅月也不理会,跟着容景出了紫竹院。

    荣王府大门口,早已经备好了车。车中装着新娘子回门带的喜礼。虽然云王府不缺这个,但过程总是要走的。

    二人上了车,马车刚要启程,一辆马车从宫里来到,正巧堵住了路。

    弦歌勒住马缰,对车内低声道:“世子,是宫里文公公的马车。”

    容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和夜轻染定然是不让他们轻松悠闲的,事情来了很正常。

    “奴才拜见景世子!”果然文莱的马车来到,他立即跳下车,对容景的马车恭敬一礼。

    “文公公可有事儿?”容景温声询问。

    “摄政王请景世子即刻进宫。”文莱道。

    “我今日要带着世子妃去云王府回门。”容景淡淡地道:“宫里有什么事情,摄政王处理了就是了。我在不在,都是一样。”

    文莱连忙道:“摄政王说这件事情很重要,非景世子去不可。”

    容景挑了挑眉,“那就请摄政王稍等吧!我将世子妃送回云王府就去。”

    文莱大着胆子道:“摄政王让景世子即刻进宫,景世子,要不您……”容景不答话,却是轻轻笑了一声。

    文莱立即住了嘴,连忙道:“那奴才现在就回去禀告摄政王,说您稍后就进宫。”话落,他不再多言,连忙上了自己来时的马车,向宫里赶去了。不用容景吩咐,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向云王府而去。

    车中,云浅月看了容景两眼,见他玉颜有些浅浅的暗影,她蹙了蹙眉,并没有说话。

    今日的天比昨日还要暖,大街上人流熙熙攘攘。容景和云浅月大婚的喜庆热闹显然还没有过去,大街上还有三五一帮,三俩一伙地谈论着关于这次举世皆惊铺就万里锦红的大婚,又有的谈论流水宴席多么多么美味,又有的谈论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没出席大婚,但是两日后却带着人包围了荣王府,后来御林军又撤退,荣王府没半丝动静等等。一时间这一场大婚,是百姓们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

    马车穿街过巷,热热闹闹的人声,不喧嚣,反而令人觉得这才真实。

    云浅月懒洋洋地躺在容景腿上,“从今日起,不得闲了吧!这才没两日呢!”

    容景笑了笑,“你不总是说偷得浮生半日闲吗?一日里总有闲的时候。”

    云浅月不置可否。

    马车来到云王府,时辰正是巳时,距离午时还一个时辰。

    云王府大门口,云离和七公主早已经得了消息,带着家眷们等在那里迎接新人回门。

    当容景和云浅月从车中出来,云王府大门口顿时如洒下了一片光华。云离和七公主都惊艳了片刻,更何况云王府大门口的内眷和仆从下人们,人人如定住了一般地看着二人。

    云浅月想着十几年如一日她都是一个模样,如今乍然改了,别说别人不适应,自己也不适应。她轻咳了一声。

    云离当先回过神来,笑着道:“景世子,妹妹!”

    “哥哥!”容景微笑地对容景见了一礼。

    虽然大婚,容景娶了云浅月,但到底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不是云离能企及的。他微微侧开身子,避过了他的礼。对二人道:“爷爷一早就在等着你们了。”

    “妹妹这副样子,真真叫人不敢认了。”七公主这时也回过神,亲热地挽了云浅月的手臂,接过云离的话道:“是啊,爷爷大早上就在等着你们了,快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