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其罪当诛(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想着容翼在赢了冷邵卓的别院里玩了他的未婚妻,这事儿可真是有意思。

    “走吧!景世子,你不是要看看事实吗?我们进去!”夜轻染瞥了容景一眼。

    容景没说话,拉着云浅月走进去。

    围困别院的士兵打开大门,让开路,一行人进了别院。

    这座别院是个三进三出的院子,里面布局精致,显然是冷邵卓以前玩乐的场所。

    云浅月知道这个天圣京城所有人都算起来,论起玩,没有人会比冷邵卓会玩。他以前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品味可是极好的,这也跟孝亲王掏了心窝子教导他有关。虽然给宠得无法无天,但是该学的还是都学了。这座雅致的院落,外面风景好,里面也风景如画。

    来到最里面的一座院落的一座主屋,夜轻染停住脚步,回身看着云浅月,沉声道:“我劝你还是别看了!”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没理会。

    “里面的情形怕是不怎么好!容景,你确定要让她看到?”夜轻染对容景挑眉。

    “左右不过是荒唐事儿而已,再肮脏龌龊的事情她也不是没见过。”容景淡淡道。

    夜轻染闻言沉沉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推开了门。

    房门打开,屋子里传出一股很重的味道,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三个赤条条的人横躺在床上,两男一女。正是容翼、容喆、六公主。凌乱不堪,六公主身上遍布着凌虐过的痕迹。三个人此时昏昏沉沉地睡着,不知道外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或者甚至根本不知道这座别院外面围困的五千士兵。

    夜轻染回转头,看向容景,冷笑道:“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没什么话说!”容景撤回目光。

    “六公主是皇室的公主,是孝亲王府被赐婚的小王妃,这件事情荣王府如何给个交代?别觉得你一句话便算了。”夜轻染冷声道。

    容景淡淡道:“染小王爷想要荣王府给出什么交代?”

    夜轻染看着容景,吐出四个字,“其罪当诛!”

    容景面色没什么情绪,看向一直夜天逸,“摄政王以为如何?”

    夜天逸看了屋内一眼,目光转向孝亲王和冷邵卓,“六公主虽然是皇室的公主,但月前已经赐婚给了冷小王爷,此时要看孝亲王和冷小王爷的意思。”

    孝亲王闻言上前一步,面上愤怒显而易见,“容翼和容喆欺人太甚,的确其罪当诛。”

    冷邵卓抿着唇不说话。

    “景世子,这何其荒唐!容翼和容喆身为荣王府的人,平时作为荒唐也就罢了。可是这样的事情,玩弄公主,欺辱皇室,令孝亲王府蒙黑,此事实在是……当诛九族也不为过?”德亲王也愤怒地道。

    “嗯?当诛九族?”容景挑眉。

    德亲王点头,“这可是大罪,景世子身在朝中,不能不熟识天圣典律!”

    “我是熟识天圣典律。”容景笑了一下,“皇室和云王府这百年来早已经密不可分,历代皇后都出身云王府,而如今我娶了云浅月,若是九族的话,德亲王似乎也算在九族之内。不止德亲王,摄政王和染小王爷都计算在内。”

    德亲王一噎,顿时没了声。

    夜轻染冷笑,“那荣王府如何给出交代?”

    “染小王爷何必步步紧逼?荣王府没说不给出交代!但如今这情形我们是见了,但治人死罪也要人有个申辩的机会,没准是六公主自己乐意的呢!”云浅月接过夜轻染的话,清冷的声音冷笑道:“否则为何一个皇室公主出门身边无一人跟随?为何好巧不巧那一日冷邵卓输了别院,为何这两日我们没得到一丝消息?这等等事情,有没有阴谋,总要弄清楚。没准这背后藏着滔天的阴谋,有人想要算计荣王府,这样的话,别说治罪,我们荣王府反过来还要求个公平的。”

    “你还要求公平?”夜轻染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怒的,云浅月话落,他忽然笑了,声音阴寒,“你嫁入了荣王府,便开始是非不分了?这等事情公主受辱,你还来要公平?”

    “如今人都昏睡着,还没问个前因后果,就要定罪,这就是你染小王爷的学的民治法论?”云浅月不甘示弱,“我如何不能要公平?即便里面躺着的人是两个人渣,但也有申辩的权利。若是真有罪,自然当诛,不留余地,若是被人算计祸害的,自然要个公平!皇室公主不是好被欺辱的,但荣王府的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好!那我们就问问前因后果!”夜轻染冷笑一声,吩咐道:“来人,将这别院里的人都押来。”

    “是!”有一人连忙应声去了。

    “用冷水泼醒他们!”夜轻染再度吩咐。

    “是!”有一人端着冷水进了屋,照着大床上泼下。

    云浅月静静看着,静静等着。除了夜轻染连番命令下达,众人无一人再说话。

    不多时,屋内传出细微的一声呻吟,来自六公主。紧接着,容翼和容喆相继睁开了眼睛,他们睁开眼睛后,有片刻的迷茫,须臾,同时发现了六公主,齐齐一愣,紧接着一惊,再是面色刹那惨白,须臾,又齐齐脸色一灰。之后,才发现房门大敞四开着,也看到了外面站着的夜天逸、夜轻染、容景等人,两双眼睛齐齐睁大,现出惊恐的神色。

    云浅月看着他们的表情,从醒来没错过一丝一毫。

    “两位既然醒了,就过来说说吧!欺辱公主,如何治罪,有人可在这等着帮你们要个公平。”夜轻染凉凉地看着二人,扫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撤回眼睛,冷冷地道:“让他们穿上衣服。”

    “都看了这么半响了,你才后知后觉发现这是男人的身体?”夜轻染冷冽一笑,“你不是不在意吗?景世子不也是觉得无所谓吗?”

    云浅月忽然怒了,脚下正巧一块小石子,她抬起脚就将那块石子照着夜轻染踢了过去,声音冷寒,“夜轻染,人要发疯不可怕,就怕疯了都不知道自己是疯子!”

    夜轻染刚躲开石子,就听到这么一句话,整张脸刷地就如黑云压山,“我看你才是疯了!是你要看的,如今又怕什么?”

    “我怕?”云浅月冷笑,“笑话!我曾经将男人的身体当标本看,多了去了!你的身体我要想看,现在就能给你将衣服扒光了!”话落,她再次对夜轻染出手,一圈灵气奔着他直直飞去。

    夜轻染黑着脸抵抗,可惜灵气穿透他的抵抗,瞬间他的腰带就被卷成圈的灵气扯开。

    夜天逸刚要出手,容景伸手拦住了云浅月。

    灵力撤回体内,云浅月脸色不好地看着容景,“你拦我做什么?”

    容景不答他的话,对屋内的容翼和容喆道:“穿了衣服,出来!”

    容翼和容喆恐惧放大,但还是听到了容景的话,胡乱地找了衣服,哆嗦地穿上身。

    “你果然是楚夫人!”夜轻染死死地看着云浅月,“从那日的上元节我就知道了!”

    云浅月当没听见,不想再与他说话,容景既然拦住他不让她动手,她不会再出手。

    “什么?你……你是楚夫人?”德亲王面色大变。

    孝亲王也是大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苍亭眸光动了动,容枫目光静静,冷邵卓沉暗的眼中露出惊讶。

    “与南疆、西延、南梁都有勾结!是不是我现在就要治你的通敌叛国的罪?”夜轻染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依然当没听见。

    “容景,你还有何话说?”夜轻染转向容景。

    “凡事要有证据。”容景淡淡瞥了夜轻染一眼,“染小王爷,你用什么证明她是楚夫人?仅仅因为他会灵术?天下难道只要楚夫人一人会灵术?”

    夜轻染刚要说话,屋中的容翼和容喆当真是连滚带爬地滚了出来,“噗通”两声便跪在了地上,不是向夜天逸请罪,也不是向夜轻染请罪,而是对容景请罪求饶道:“世子……饶命……”

    “你们说说怎么和六公主一起出现在了这里?”容景看着二人。

    二人哆嗦地道:“我们……也不知道……为何在这里,我们……我们……”

    “不知道?”容景挑眉。

    “那一日,我就记得世子大婚,然后……然后……”容翼和容喆似乎费劲脑汁回想,半天也没回想出个所以然来,只骇然地道:“借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对……对六公主……她……我们不知道她怎么会……”

    “啊……”这时,屋中传出一声尖叫。

    云浅月向屋内看去,见六公主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惊恐地看着自己。

    容翼和容喆身子一震,颤颤巍巍磕磕绊绊的话忽然被打住,骇得没了音。

    “这……怎么会……怎么会……啊……”六公主这时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人,目光落在容景身上,惊恐骤然放大,再次尖叫一声,身子又倒回了床上,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