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两道圣旨(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心思一动,原来夜轻染没打算杀夜天赐,为什么?她看着夜天逸。

    夜天逸沉默地看着她,不发一言。

    夜轻暖顿时笑了,上前一步,“云姐姐,你快替小天赐接旨啊!”

    云浅月看着夜轻暖,如花的笑言,纯真的语气,和刚刚来时的沉静和苦口婆心劝说她放弃夜天赐判若两人。

    “哥哥本来想一道圣旨饶恕夜天赐,生子果是因为有些云族灵力,才致使夜天赐生来与别人不同,这件事情哥哥知道,但是我想吓吓云姐姐,谁叫你说大婚就大婚了,我连一杯喜酒也没喝到呢,于是就向哥哥建议了这个两道圣旨的做法。今日终于见识到了哥哥和逸哥哥所说的‘云姐姐若是论起来狠心,比天下所有人都狠心的话了。’”夜轻暖一边笑着,一边唏嘘。

    云浅月垂下眼睫,语气淡得不能再淡,问了一句无关的话,“夜轻暖,你快乐吗?”

    夜轻暖一愣。

    云浅月伸手从文莱手里拿过圣旨,转身回了屋,淡淡地语气道:“这个圣旨我接了,文王、夜小郡主,好走!不送!”

    夜轻暖愣愣地看着云浅月,珠帘晃动,发出清脆的声响,她的身影已经进入了暖阁内看不到。她一时从她那句话中回不过神来。

    容景淡淡一笑,“文王、夜小郡主,请便吧!”话落,也转身回了屋。

    房门关上,挡住了屋中的一切。

    夜天逸看了夜轻暖一眼,“回宫复旨吧!”话落,转身向外走去。

    文莱和两个小太监立即跟上夜天逸。

    夜轻暖站在原地许久才回神,她低下头,看了脚下一眼,抿了抿唇瓣,再抬起头,对屋内轻声道:“云姐姐,你说得对,我不快乐。但那又如何呢?我姓夜,是德亲王府的小郡主,生来的命运便是注定的。”

    话落,她转身追上夜天逸,一团雪白的身影出了紫竹院。

    屋中,云浅月抱着那个孩子静静地坐在软榻上。脑中想着夜天逸的话和夜轻暖的话,还有以前夜轻染说过的话。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说姓夜。只要姓夜这个姓氏,生来就决定了这一生的路。夜氏的子孙生下来,都会有专门的暗人调教。

    他们的路,都是前一代帝王手中的棋,那个帝王在他们出生时,就启动了下棋的手,决定他们每个人的命运。

    诚如夜天倾,他是夜天逸的障眼法,诚如夜天煜,他是棋盘上那颗给夜天倾的太子之位做点缀的棋子,二人斗了多年,不过都是一场虚幻,诚如夜天逸,他是夜轻染的障眼法,而且还是明知道是障眼法,还不得不做障眼法的那个人,因为他根系支持皆被斩断,即便有能有才,也无力与数百年筹谋的夜氏抗争。诚如夜轻染,他是皇帝那颗最大的棋,诚如夜轻暖,若夜轻染是帅,她就是车。明里是夜天逸在朝辅佐,暗中是夜轻暖在背后辅佐。这三人,皇室、德亲王府、暗龙、暗凤、皇室隐卫,足以支撑起整个天圣江山。

    不得不说,老皇帝这一局棋到他死,都很圆满。

    大约唯独让他死不瞑目的是,他死前没能拔出荣王府杀了容景,也没能铲除云王府,杀了她。反而容景和她如今大婚缔结良缘。他在地底下,估计能再被气死一次。

    “在想什么?”容景站在云浅月面前,低头俯视着她,温声询问。

    “容景,你是不是也没有料到夜轻染会饶了夜天赐?而准备了这个孩子。”云浅月抬头看着容景,想着他煞费苦心,不过到头来没用上。

    容景笑笑,摇摇头,“他是不会杀夜天赐的。我早有预料。”

    “那你还……”云浅月看着容景,她是否安逸太久了?或者是在他的庇护下待得太久了?大脑已经生了锈,总是想不到的东西太多。

    容景温声道:“你知道为何你的灵术从缘叔叔教给你之后,短短几个月就如此博大?那是因为你心中有爱,你不是绝情冷血,不是狠心冷情,不是比天下任何人都狠,反而你是重情重义。云族的灵力,通天咒是太爱万物。你冷硬的外表,其实是纯善和仁爱,所以,你的灵术才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到如今博大盘踞在你身体中。”

    云浅月不说话。

    容景继续道:“他们要试探的是你的心而已,看你够不够狠。若你知道你怀中抱着的是夜天赐,而不是一个将要死的孩子,无论那酒有没有毒,你都不会让他喝,哪怕是用云王府所有人的命威胁你。你宁可破釜沉舟,也要护住你所护的人。所以,我虽然早有预料他不会杀夜天赐,但是也不想他们试探出你的心。只能顺手推舟,以计反计,如了他们的意。”

    云浅月将孩子放在一旁,伸手抱住容景的腰,将脑袋贴在他胸前,低低地道:“容景,我是不是很笨?”

    容景轻笑,伸手揉揉她的头,语气温柔,“你不笨,如何显出我的聪明?笨一些好,我宁愿你笨一些,什么都交给我。”

    他宁愿她笨一些,什么都交给他吗?

    云浅月抱着容景的腰,将头埋在他的怀里,那一世过惯了思前想后心思缜密不容半丝疏忽遗漏的日子,这一世她的确已经乏了,虽然来了十六年,她那十五年半都在应付老皇帝的罩在她身上的大网,疲惫厌烦,如今有了他,她便从内到外全然地相信他依靠他了。

    有些事情,她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想明白。这种安逸的感觉,让她沉迷。

    容景低头看着云浅月乖巧温顺的模样,玉容温柔,眸光似水,嘴角勾出浅浅温暖的笑。

    二人就这样抱着,直到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咳嗽声,云浅月才从容景怀里出来,探头向外看去,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人,眼睛一亮。

    “本太子是否打扰二位了?”玉子书秀雅的身子倚靠在门口,似笑非笑地问。

    容景缓缓转回身,看了一眼玉子书,温声道:“有些打扰。若我是你,定然不说话。”

    “本太子这两日风餐露宿,又累又饿,如今快前胸贴后背了,很抱歉,忍不住不打扰啊!”玉子书说话间,踱步走了进来。

    云浅月看着玉子书,见他华丽的锦袍有些褶皱,虽然依然干净整洁,但隐隐还能看出风尘之气,她问道:“风餐落宿,你去了哪里?”

    “十里桃花林。”玉子书道。

    云浅月挑眉,“罗玉在十里桃花林?”

    “嗯!”玉子书点点头,来到软榻前,懒洋洋地坐了上去,露出疲惫之色,对容景道:“我要吃八珍肘子,脆皮熏鸡,红烧鲤鱼,酱蒸牛排……”

    一口气报了十几道菜名。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玉子书,“这么饿?”

    玉子书点点头,“很饿。”

    容景对外面温声询问,“青裳,听到了吗?”

    青裳隐隐含笑的声音传来,“回世子,听到了,玉太子真是饿极了。”话落,转身匆匆向小厨房跑了去。

    “罗玉呢?一直在苍家?”云浅月询问。

    玉子书摇摇头,“她在十里桃花林后九环山的无回谷里。”

    云浅月愣了一下,那可是个有去无回的谷,问道:“救回来了吗?”

    玉子书揉揉额头,“没有,我去了之后,她不愿意回来。”

    云浅月挑眉。

    “那个小丫头,她说那里有山有水有人陪她玩,乐不思蜀。”玉子书无奈地道:“我就多余去这一趟,姑姑和子夕不去管她才明智。”

    云浅月想着不回来这的确是罗玉的性情,在哪里都能养活得了她。

    “这是用了隐灵术?”玉子书偏头看向躺在软榻上的孩子。

    云浅月这才想起被他扔在一旁的孩子,点点头,轻轻挥手,隐灵术撤了,还回本来的面目,她问道:“你能看得出来?”

    玉子书“嗯”了一声,“在华王叔和姑姑身边耳濡目染了些,能看出来。”

    云浅月见他看着孩子,简单地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与他说了一遍。

    玉子书听罢看向云浅月,“你想将夜天赐要我带走?”

    “早先是有些这个想法,如今嘛,他封赐了平王,我不知道是否还能让你带走。”云浅月看向容景,“你说呢?”

    容景淡淡道:“东海太平,国泰民安,百多年不成问题。他需要的是平安和让我们没有顾忌。带走吧!留在我们身边,总是束手束脚。今日之事,夜轻染虽然探试了你的心,但他心底到底信不信,还是不可估量的。”

    云浅月点点头,对玉子书问:“你怕不怕麻烦?”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麻烦到不怕,但我不想替人家养孩子。”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姑姑的孩子。”

    “若是你的孩子我还可以考虑。”玉子书摇头。

    云浅月仔细地看了玉子书一眼,“一万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