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惊魂夺魄(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玉簪如指尖细沙,从夜轻染的手中滑落。

    容景撤回手,月牙白锦袍如明月清辉,比面前明黄的龙袍分毫不输华彩,他迎上夜轻染的笑容,淡淡一笑,“除了内子手中的玉不旁落外,别人手中的玉与吾何干?”

    “哦?”夜轻染扬唇含笑,“景世子这是给朕来个下马威吗?”

    “皇上错了!景是觉得一支玉簪作为贺礼太轻了。况且这玉簪本来是内子教训侍从的,皇上得了去,岂不有辱身份?”容景淡淡道。

    夜轻染闻言挑了挑眉,转头看向那名内侍,忽然将手中的碎玉粉末递给那内侍,“既然是她赏你的,便收着吧!”

    那内侍连忙惶恐地双手去捧接。

    夜轻染将手中的翠玉粉末滴漏到那内侍的手里,他抬眼看了一眼云浅月的云鬓,回身对身后吩咐,“来人,赏景世子妃一支玉凤簪。”

    “是!”有人应声,连忙去了内殿。

    云浅月冷然地看着夜轻染。性情变幻不定,心性难测,他到底是何本性,本来她就看不清,如今更是看不清了。

    片刻后,一名内侍捧了一支玉凤簪走上前来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站着不动。

    “这支比刚刚那支漂亮,难得皇上慷慨。我给你戴上。”容景转过头,拿了那支玉凤簪别在了云浅月刚刚扯落那支玉簪的地方。

    云浅月看了一眼容景,没说话。

    夜轻染目光落在云浅月的头上,静静看着,并没说话。

    群臣无声,虽然没有杀气,但他们还是感觉到了刀光剑影的暗沉气息。

    “皇上,吉时到了!”文莱捧着典仪走了过来。

    夜轻染“嗯”了一声,不再多言,当先抬步向金銮殿走去。帝王仪仗队立即跟在他身后,文武百官齐齐起身,也跟在他身后。

    这时礼乐奏响,午门外钟鼓鸣起。

    云浅月第一次见识古代帝王登基大典,一路上听着鼓乐和钟鸣声,虽然她不屑这种,但还是油然升起了一种庄重和尊崇感。

    一行人来到金殿外,夜轻染向里面走去,群臣鱼贯而入。

    云浅月停住脚步,站在了门口。容景偏头,云浅月轻声道:“我就在殿外。”

    她话音刚落,前面的夜轻染出声吩咐,“景世子妃跟进来,今日的鸣赞官是你。”

    “凭什么?”云浅月反驳了回去。

    “就凭天圣历代皇后出身云王府,就凭你如今是朝中命妇,只要挂着一日头衔,你就应该有听从朕命令的觉悟。”夜轻染头也不回,“难道你要天下人人传说荣王府的女人不堪一用?没有尊体本分?”

    云浅月恼怒。

    德亲王连忙道:“景世子妃,鸣赞官是荣耀之事。”

    “我的名声从来也没好了,荣王府也不在乎这个。夜轻染,你当真觉得我愿意来这里陪你玩吗?”云浅月看着夜轻染的背影。

    “玩?”夜轻染笑了一声,慢悠悠地道:“景世子,看来你调教女人的手段不怎么样啊!这等日子是玩吗?”

    “昨日似乎没说她是鸣赞官。”容景道。

    “今日朕临时决定的。”夜轻染道。

    “皇上不能任意妄为,为所欲为,不顾臣民意愿。”容景淡淡道。

    夜轻染霍然转身,“皇上不能任意妄为?难道做臣子的就可以任意妄为?做臣子府中的命妇就可以任意妄为?将朕的话当做耳旁风,景世子,你告诉朕,这是哪家的礼法?”

    “皇上要在今日,在这里讲究礼法?”容景挑眉。

    “朕今日讲究礼法有何不可?还是景世子觉得荣王府已经狂妄到不理会礼法的地步了?”夜轻染咄咄地看着容景。

    容景淡淡道:“亘古来便没有女子做鸣赞官的道理。”

    夜轻染眯起眼睛,“景世子打破了多少陈规古制,如今到学会刻板了?”

    容景眸光眯起,忽然说了一句无关的话,“皇上登基大礼后,该选皇后纳妃了吧?”

    夜轻染气息一顿。

    容景看着他道:“今日登基大典之后,着内务府起折子,筛选一番。适婚女子到是不少。贤良淑德之人可以进宫来陪君伴驾,以便为皇上磨平些戾角,免得群臣都在皇上的锋利下做了哑巴。”

    夜轻染眸光紧缩,扫了群臣一眼,所有人都低下头,大气也不敢喘,他低沉一笑,“朕大婚到不是如何紧急的事情,紧急的是荣王府如今府内空虚,多添些女儿香进去才是正事儿。景世子如此关心这个,是否早有意愿?也好。明日之后朕与景世子一起选一番。”

    “除了荣王府现在的人外,再进去的只能是鬼。”云浅月冷声道:“你打算试试让这天圣京城的女人都变成鬼?”

    夜轻染笑着点头,“都变成鬼也不错。”

    群臣家中有女儿的人齐齐瑟缩了一下。

    云浅月冷冷地看着她,与他视线对上,打定主意,他若敢给荣王府送女人,她就敢都杀了。

    “你确定你不做朕的鸣赞官?”夜轻染问。

    “不做!”云浅月冷声道。

    “来人,去云王府请云世子妃。”夜轻染不再看云浅月,对内侍吩咐,“让云世子妃来做这鸣赞官。”

    云浅月眯起眼睛。

    夜轻染眉目微微扬起,漫不经心地道:“云世子妃如今有数月身孕了吧!朕本来怜惜妹妹,让她在府中休息,如今嘛,既然你不做,就让云世子妃来。今日的事务较为繁重,云世子妃有个承受不住或者磕磕碰碰的,就不好说了!”

    云浅月勃然大怒,“夜轻染,你除了会威胁人还会做什么?”

    “那你能被我威胁到吗?”夜轻染看着她。

    云浅月板下脸,“别说一个云世子妃,就是十个,我也……”

    “算了!鸣赞官本来就是荣幸之事。你来做吧!”容景拦住云浅月的话。

    云浅月转头,皱眉看着容景,今日他屡次出手拦她。

    “七公主昨日身体不舒服。”容景传音入密道:“不看七公主,还要看你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