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惊魂夺魄(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转头去看云离,只见他低垂着头,在群臣中一言不发。她想起夜轻染真是筹备万全,将她在乎的人纷纷受制在他手中。她忽然笑了,伸手从文莱手中拿过布帛,对夜轻染道:“让我做这个,你别后悔!”

    夜轻染勾了勾嘴角,不再说话,转身走向九台天街。

    文莱连忙领着云浅月走向大殿玉阶上端。

    群臣一字排开,按上朝时的顺序站定。

    礼仪官喊了一声“吉时起!”,礼乐奏响,阶下三鸣鞭,云浅月开始宣读鸣赞官令。

    云浅月打开布帛,看了夜轻染一眼,见他端坐在龙椅上看着她,神色有些漫不经心,唇角似笑非笑,似乎等待着她出招。她垂下眼睫,开始宣读。

    “兹天圣德运,宏图淑广,粹敏福源,祥云恩慧,有子名染,持龙运而生,落于天朝。幼及天赋极华,德睿宏极于夜氏诸位列祖……今朝为帝尊,主宰天圣江山基业,望普惠万民,德天下崇安。此致!”

    一片洋洋洒洒诵文,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地被云浅月读完。

    她读毕,群臣俯首,三跪九叩大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心里都在讶异,这景世子妃竟然没有发难,让这鸣赞官令行完毕。

    将布帛交给文莱,云浅月站在玉阶上看着下面除了容景外匍匐的文武百官,有一种登高绝顶,普天下尽在脚下的感觉。她想着怪不得多少人头破脑流,鲜血染衣,人肉白骨,刀枪箭雨非要抢这把至尊的椅子。

    对上容景的视线,容景对她微微一笑。

    云浅月的心刹那一暖,也还他一笑。本来她想扯了布帛,砸了夜轻染的登基大典。可是当站在这里,看向台下站立的那个人,她忽然改了主意。

    不管夜氏皇朝如何冷酷无情,但他们对皇位的崇敬和执着上的心血,值得尊敬。

    若弄一些小伎俩,未免登不上大雅之堂。

    斗气,斗法的话,流于俗套侮辱了对手,也侮辱了自己。她不屑!

    夜轻染显然早有预料,笑看了云浅月一眼,“景世子妃对朕还是念着旧情的,没砸了朕的场子,也不枉先帝在世时,朕屡次护你。”

    台下的文武百官齐齐想起老皇帝在世时,染小王爷屡次护浅月小姐的情形来。

    云浅月充耳不闻,目光只焦在容景的身上不说话。

    夜轻染懒懒一笑,挥手道:“众卿平身!”

    “吾皇万岁!”台下再次响起整齐一致的声音。

    礼仪官高喊一声,“群臣奉庆贺表文。”

    安王夜天逸为首,首当其冲奉上恭贺词。容景淡淡说了一句话,德亲王、孝亲王、文大将军、容枫、苍亭、沈昭等纷纷贺表。

    贺表毕,时辰正好,外面传来高呼,“太皇太后驾到!”

    “请!”夜轻染依然散漫地坐在金椅上,对店门口道了一个字,并未起身去迎。

    须臾,老皇帝活着时候的明妃,老皇帝驾崩失踪的明太妃,如今又出现在皇宫持着先皇遗诏被封赐的明太后由内侍扶着走上了大殿。

    明太后一身紫红的锦缎太后宫袍,宫袍上绣大多镶金边的翡翠牡丹。头上插着纯金九凤簪,步摇珠花勾勒,蜿蜒盘旋在飞云髻上。整个人一改在宫中二十年来的素雅,雍容华贵。

    云浅月打量着明太后神色,难以与曾经那个婉约如水后来尖酸刻薄的女子联系在一起。如今的她,真有太后的风采风范。

    “参见太后!”群臣见礼。

    明太后面露祥和的笑意,由内侍扶着走来,“众卿家免礼,本宫来给皇上观礼宣读先皇诏书。”

    夜轻染在太后上了玉阶,才起身站了起来,微微一礼,并没称呼母后,而是尊了一声,“太后!”

    太后点点头,从袖口拿出遗诏,绽开宣读。

    “天运祥照,谱我天圣。朕早先立三道圣旨,隔日后深觉不妥。但金口玉言,断难更改。遂再立一道圣旨……夜轻染自幼得朕喜爱,七年历练心智非凡,安民安兵亦可安国,也是我夜氏子孙,学成先祖的天龙吟,实乃天命,朕愿将天圣江山交予他,护我天圣,扬我天威。见圣旨之日起……上天诸神见证,朕再无憾也!钦此!”

    这道遗诏,是普天之下传遍了的那旨诏书。分毫不差。

    明太后宣读完,群臣再次跪拜,“先皇英明,吾皇万岁!”

    明太后将圣旨面向群臣,群臣抬头,齐齐看向圣旨,先皇亲笔,盖有传国玉玺,真正的圣旨无疑。

    “恭喜皇上喜得天命!今日皇上登基,先皇在天之灵再无憾了。”明太后将圣旨递给夜轻染。

    夜轻染伸手接了,面色一改散漫,恭敬庄重地接过圣旨,声音沉稳有力,“轻染定不遗余力护夜氏江山,以慰藉先皇在天之灵。”

    明太后铿锵有力地道了一声,“好!”

    夜轻染直起身子,对下面道:“众卿平身,随我一同登上登龙台,上观凤楼祈天。”

    群臣叩谢起身。

    夜轻染手执遗诏下了大殿,向外走去。容景对云浅月伸出手。

    明太后缓缓开口,“景世子妃属于朝中命妇,就随在哀家身侧吧!”

    云浅月挑了挑眉。

    容景收回手,淡淡一笑,“也好!”

    明妃退了一旁的内侍,对云浅月伸出手,温和地笑道:“景世子妃,哀家今日就有劳你在一旁陪伴了!你可别嫌弃我这个老婆子。”

    云浅月顿时笑脸,丽颜明媚如花,“太后哪里的话?你风韵正好,谁敢说好?”

    “到底是不必你们年轻水嫩,看着就赏心。”明太后笑着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上前一步伸手扶了她,二人在夜轻染之后走下玉阶,向大殿外走去。

    皇上、太后现行,一众官员也随后走去。

    金殿门口,早已经等候了德亲王妃和孝亲王府为首的一众命妇家眷。见夜轻染出来,连忙跪拜,“恭喜皇上登基,吾皇万岁,太后千岁!”

    夜轻染随手轻轻一抬,挡住了德亲王妃下拜的身子,口中道:“德亲王妃以后免跪礼,众卿平身吧!”

    德亲王妃被夜轻染扶起,面色有些激动,但还极力隐忍克制着。

    朝中命妇纷纷叩谢起身。

    夜轻染当先走向登龙台,明太后笑着对德亲王妃温和地伸出手,“王妃,你与哀家和景世子妃一起走吧!”

    “臣妾尊太后懿旨。”德亲王妃搭上明太后另一边的手。

    夜轻染回头看了一眼,显然对明太后这般做法满意。

    一路照样礼乐喧天。

    不多时,来到登龙台。夜轻染缓步而上。后面一众人跟随。

    登龙台共九九八十一道天街。是这座九重宫阙重重楼宇内最高的一处高台。专司用于大典祭天。

    上了高台,高台上已经摆了烟火香烛。

    夜轻染对天行叩拜大礼,群臣再度恭贺。皇城外不知何时聚集了数万百姓,望着登龙台上齐齐高呼,“吾皇万岁!”

    天圣江山迎来新的主人,百姓们见证新一代帝王登基祈天,还是相当兴奋的。

    云浅月从高台上向下望去,皇城下万民如蝼蚁,她不由得轻轻感叹了一声。

    明太后转过头,笑问道:“景世子妃为何感叹?”

    云浅月想着明太后好敏感的心思,如今再不怀疑她会武功了,可惜以她的功力,扶了她手这么久,也没探出她有半丝武功来。能带着遗诏藏这么久,自然不简单,姑姑当然也不简单,可惜这二十年在宫里,竟被明妃称姐道妹哄了这么多年,她这心思深自然不必说的。她淡淡笑道:“感叹百姓们疾苦,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哦?这下面百姓人人欢呼,京中繁华,如何让景世子妃有此感叹?”明太后挑眉。

    云浅月清淡一笑,“繁华在表,内里百孔千疮,这欢呼声才是代表。表示他们祈求一个挽回民生疾苦,救万民于水火的好皇帝的心愿已经太久。”

    明太后看向夜轻染,只见他背负着双手站在高台上,微抿着薄唇看着下方。她道:“皇上一定会是一个好皇帝的。”

    云浅月笑了笑,吐出两个字,“但愿!”

    明太后仔细看了云浅月一眼,不再说话。

    夜轻染静默片刻,抬步走上登龙台上方的观凤楼。众人依然跟随。

    来到观凤楼上,同样摆了香案,香案上还有一排烟花。

    夜轻染再度叩拜祈天,之后拿起一炷香,回身递给云浅月,“你来点。”

    云浅月挑了挑眉,也不再废话,拿过那柱香,对着一排烟花点燃。

    “砰砰砰”数声巨响,烟花飞上天空。漫天星语洒下,皇宫外万民在这一刻响声震天。

    云浅月去放下燃烧了一半的香,她低首间,忽然感觉有三道异样的寒意迎面而来,她抬起头,只见从对面的楼宇急速飞来三支羽箭。这羽箭太快,如离弦之箭,带着细微到几乎令人察觉不到的破空之声。显然,发射箭雨的人是高手中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