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输赢赌局(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天逸沉默片刻,沉声问,“你当时没想过父皇传给你的天圣江山?”

    “皇伯伯说过许多话,但其中有一句话最有道理。他说最好的帝王,就是最大的赌徒。当年始祖皇帝来了一场江山豪赌,他后来不止赌赢了天下,也赌赢了女人。”夜轻染道。

    “她不是贞婧皇后,容景也不是当年的荣王。”夜天逸道。

    “那又如何?只要是赌,无非是输赢二字。要么输,要么赢,再无别路。”夜轻染无所谓地一笑,“当年皇伯伯四十五大寿,我识得了她,从此我的心画地为牢。我也不想喜欢上她,可是偏偏不由自主。我甘愿退,主要是因为你,我从小就知道皇伯伯将你设为我的屏障,我心中一直愧疚于你,而她待你不同,你对她不可能不喜欢,你们二人琴瑟相好的话,我愿意退让不去争。但后来发现她喜欢的人竟然是容景,你再无希望,我又何必退缩?”

    夜天逸再度沉默。

    “容景爱了她十年,别人又何尝不是?”夜轻染眉峰微凝,“她的眼里只有他,想忘记所有人只甘愿栖息在荣王府的紫竹院,那么别人的心就该被她踩在地下当做烂泥?”话落,他声音微冷,“况且容景,他哪里是低于尘埃的人?”

    “她已经是景世子妃了。”夜天逸语气昏暗。

    “是啊,她已经是景世子妃了。”夜轻染忽然一笑,话音一转,“可是那又如何?”他看着夜天逸沉暗的脸色,虽然受伤在床,流血过多,让他的脸色苍白,但一双眸光却有着破出天际阴云浓雾的锋芒,“对你来说,十年早已经磨没了心里的光明,对我来说,才只是刚刚开始。”

    夜天逸看着夜轻染的眼睛。

    夜轻染也看着夜天逸,两人眼中,一个是锋芒,一个是无尽的黑暗。

    许久,夜天逸闭了闭眼,再睁开,黑暗被掩去,神色默然地继续给他开药方,语气寡淡,“这些年,若没有你,父皇早就已经杀了我。即便她手中的风阁和我自己培养的隐卫,也抵不过夜氏几百年培养的有深厚根基的暗龙和暗凤。他清楚地知道,我在与他抗衡这天圣江山,怕我成为你的阻碍,若非你护我,我早已经一堆白骨。这条命是你的,你想如何,我便会帮你。”

    夜轻染正了神色,看着他道:“我们都姓夜,生错了姓氏而已,若不姓夜,未必不得她眷顾。她从出生,便将我们判出了局。”

    夜天逸默然。

    “天逸,我不需要你对我报恩,用她来报恩更不需要。你若不愿帮我,我也不会怪你,你看着就好。”夜轻染语气郑重,“我护你,只是你我这些年一起相扶成长的情意而已,我不忍皇伯伯杀你,你的才华不输于我,只不过你的心性不及我而已,所以,皇伯伯才选中了我。”

    夜天逸摇摇头,“我与她已经恩断义绝,她也不需要我,与你之间无论是报恩也好,兄弟情意也罢,但总归都是情意,我自然会帮你。”

    夜轻染点点头,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两人之间维系十年的纽带彼此都清楚,自然不必再说。

    须臾,夜天逸开好了药方,对外面喊了一声,夜轻染的贴身书童砚墨进来,将药方拿了下去。

    夜天逸放下笔,坐在椅子上,缓缓道:“既然是叶倩的三环破九箭,那么就说她如今在这京中了。”

    夜轻染“嗯”了一声。

    “我竟忘了她,她大婚,叶倩和云暮寒如何能不来?除了他们二人外,那几个与她有关系的人,如今也都在吧!”夜天逸道。

    “等着看好戏,他们自然不离去。”夜轻染嗤笑了一声。

    夜天逸不再说话。

    夜轻染这一日受伤,流血,昨日一夜筹备登基大典,到如今未曾休息,身体已经承受不住,见夜天逸不再说话,他闭上了眼睛,不多时,睡得熟了。

    夜天逸静静地看着他,帝寝殿静了下来。

    外面文莱的声音轻声响起,“王爷,外面的人都等着呢,德亲王等询问皇上的伤势如何?可是无碍?”

    夜天逸颔首,“告诉德亲王和众位大人不必忧心,皇上无大碍,修养月余伤口就会复合。”

    文莱退了下去,外面隐隐传来说话声,显然是文莱在传达夜天逸的旨意。

    不多时,文莱又走了回来,轻声道:“德亲王想见见皇上。”

    “请进来!”夜天逸坐在椅子上不动,吩咐道。

    文莱退下去,不多时德亲王走进来,他进了内殿,一眼便看到夜轻染躺在床上,疾步走了过去,见他是睡了,放心下来,这才看向夜天逸,开口道:“多亏有你,这么深的伤口,太医处理不来,天逸,辛苦你了。”

    “本分之事,王叔不必挂怀。”夜天逸淡淡道。

    德亲王点点头,叹了口气道:“他真是太任性了!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忽然想起夜天逸对云浅月也是痴情一片,也任性妄为过,生生住了口。

    夜天逸语气微沉,“他不是任性。”

    “又如何不是任性?为了一个女人的一句话,他就轻生?若是万一她不出手相救,他的命就没了,如何对得起先皇的培养?”德亲王心中依然不平静。

    “没有万一!她是云浅月,在那等情形下,就一定会救他,不会让他死。”夜天逸道。

    德亲王见他语气肯定,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他们之间的纠葛到底如何,他虽然不清楚,但也明白不是简单的喜不喜欢的事情。他叹了口气,“本王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过问,也管不了。如今你们一个是皇上,一个是安王,举足轻重,你们的性命不是自己的,而是这天圣皇室的,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再出现今日的事情了。”

    夜天逸不说话。

    “今日到底是何人刺杀?你们心中可清楚?总不是皇上和你安排的吧?”德亲王看着夜天逸,“我今日没见到轻暖那丫头。可是她?”

    夜天逸摇摇头,“安排了没用上,有人借着我们的安排先夺其声了。”

    德亲王面色凝重,“可是景世子安排的?”

    夜天逸不答话。

    德亲王老脸忧心,“景世子对景世子妃可谓是保护得密不透风,而你们……你也就罢了,可是轻染他竟然还与她逼迫揪扯,这两相计较起来,于天圣江山不利啊!”

    “本来就已经势同水火,如今与她有关,也与她无关了。”夜天逸淡淡道:“没有她,夜氏和荣王府粉饰了百年的太平也到头了!”

    “话虽然如此说,但到底是因为她。”德亲王道,“从小我就看着她与寻常女娃子不同,但也觉得不过是小打小闹,翻不出大天了,不成想错看了她。连先皇也错看了她。先皇布了一局棋,算了容景,算了你,算了夜天倾,算了夜天煜,算了轻染,连皇后肚子里的孩子都算计了,但独独错算了她。”

    夜天逸沉默。

    德亲王叹息一声,不再多说,如此这个地步,多说无益,他转了话题问道:“是否彻查刺杀之事?”

    “查!”夜天逸道。

    “那好,我吩咐人下去查。”德亲王道。

    夜天逸眸光眯了眯,沉声道:“交给沈昭去查。”

    德亲王闻言了悟,点点头,“嗯,让沈昭去查。”

    夜天逸不再说话。

    这时,外面传来文莱的声音,“王爷,夜小郡主来了。”

    “让她进来。”夜天逸吩咐。

    文莱应声,不多时,帘幕挑开,夜轻暖走了进来。她脸色不是很好,向床上看了一眼,对夜天逸问道:“逸哥哥,哥哥怎么样了?”

    “需要修养一个月才能康复,因为没及时处理伤口,大约会落下疤痕。”夜天逸道。

    夜轻暖抿了抿嘴角,轻声道:“都是我不好,没有提前洞察有人先一步做了布置。若是洞察的话,哥哥也不会……”

    “这不怪你!即便是你的布置,他今日也会受伤的。”夜天逸道。

    “我的布置不会真要他的命,但今日背后的人是要他的命。”夜轻暖自责地道。

    夜天逸笑了笑,“你手软,瞒不过云浅月的,只有这样的生死关头,她才会出手。”

    “倒也是!”夜轻暖点点头,“云姐姐的心剔透的很,眼睛也毒得很。若是我的话,即便哥哥交代不留余地,我也对哥哥下不了那么狠的手,是蒙蔽不过她让她出手的。”

    夜天逸点点头。

    “逸哥哥,如今哥哥受伤了,接下来怎么办?”夜轻暖问。

    “他是伤了肩膀,没伤了脑子,该如何就如何。”夜天逸道。

    夜轻暖点点头,见夜天逸有些疲惫,她轻声道:“逸哥哥,你这些日子也未曾好好休息,我在这里照顾哥哥,你回府去休息吧!”

    “是啊,天逸,你去休息吧!朝中的事情还要你助着皇上呢!你可不能累垮了。”德亲王也连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