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他只有我(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气坏了吧?”叶倩忽然道。

    云浅月不语。

    叶倩忽然乐了,“他洞房大婚,一直处在喜庆中,整日里满面春风的,仿佛天下人谁也没他幸福,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如今总算你争气一回,让我心里也舒服些。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个人脸上一副桃花样。祸害了天下女人,犹不自知,只守在你这一朵花上。”

    云浅月依然不说话。

    “看你这副样子啊!独守空房,冷冷清清,怪可怜的。”叶倩怜悯地看着云浅月,“这样吧!我和你哥哥要回南疆,你同我们去南疆吧!如今春暖了,南疆风水合宜,有利于你养伤。”

    云暮寒心思一动,“妹妹的伤势很重,如何能行路?”

    “她是胳膊有伤,也不是腿脚有伤?能走就行了!一路上有你我在,还养护不好个她?”叶倩瞥了云暮寒一眼。

    “倒也是。”云暮寒点头,看着云浅月问,“妹妹,你去不去?”

    “还用问?她自然是去的了!如今容景对她发着怒呢,你我又不是没见着,当时在远处看着观凤楼的时候,就看出他脸寒得如蒙了一层冰,跟三九天似的,依我看,这冰要化了的话,怎么也得个一两个月了。难道让她天天在这里独守空房?受他冷遇?”叶倩立即道。

    云暮寒皱眉,面色微沉地道:“景世子不会不明白妹妹有此一举,她也是迫于无奈。还如此怒她,却是不应该。”

    “到底是你妹妹,所以你才向着。”叶倩笑着道:“你瞧瞧她胳膊上的伤?容景将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如今却在他眼皮子底下为了救人家弄了这么个伤回来,还险些废了一条胳膊,你说他能不应该气?怕是面前有一座山,他都气得劈开了。”

    云暮寒看了一眼云浅月的胳膊,但还是为妹妹说话,“但她若当时不救,后果更甚。”

    “这总归是矛盾的事情,怎么地都是错。不过这个和咱们没关系。”叶倩摆摆手,凑近云浅月,问道:“怎么样?你到底和我们去不去?说句话啊!上次你去南疆杀了叶霄,救了南疆,解了南疆之威,我还没好好招待你呢!”

    云浅月看着叶倩,轻声道:“你知道上次是我?”

    叶倩忽然乐了,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你当时伪装得够好啊,竟然将我和你哥哥都蒙蔽过了。以前是一直没发现,以为真是楚家的楚夫人。但我舅舅后来去了南疆,说了楚夫人的事情,我才知道是你。听说的时候,我和你哥哥愣了半响,还有些不敢置信。后来想想啊,谁能为了南疆那么的不留余力赴汤蹈火,也只有你为了救你哥哥做得出来了,即便容景派人去相助,他那个人也不会助我十分之十,总要留几分。也就相信了。”

    云浅月笑笑,“当时没办法,只能瞒着你们。”

    “是你救了南疆,你有难,我和南疆定然万死不辞。一句话,跟着我们去不去?”叶倩拍着胸脯问。

    云浅月看着她,哪里像个女皇?到还是初见她认识的叶倩。她忽然笑了,“让你说的我好像要避难似的。”

    叶倩白了她一眼,“你如今可不是需要避难?你看看你这样,离下堂妇不远了。”

    云浅月收了笑意,摇摇头,“我不去。”

    叶倩皱眉,“去住一阵子再回来,反正你受着伤,什么也做不了,你在他身边,也是拖累他。”

    “那也不去!”云浅月依然摇头,“即便拖累他,也要在他身边。”

    “你可真是……”叶倩不知道说什么了,看向云暮寒。

    云暮寒微微一笑,“妹妹不想去就算了!她才大婚没几日,的确不宜跟我们去南疆。”

    叶倩见云暮寒如此说,于是作罢,不再劝说。

    “你们什么时候走?”云浅月问。

    “现在!”叶倩道。

    云浅月皱眉,“这么急?”

    “昨日之事,夜轻染既然认出我,如何会善罢甘休?本来已经暴露了,多留一日多危险一日。趁着他重伤,我们自然赶快离开,而且他和夜天逸准备了一冬天的粮草,怕是很快就找我出兵算账。我得回去部署。”叶倩道:“本来我布置昨日搅他登基大典,也做了被他认出来的准备,也没打算还留下来。自然赶紧离开,不能多待了。”

    云浅月点点头,“你们如何回去?都准备好了吗?要不要我吩咐人护送送你们?”

    叶倩摇摇头,“不用!我怎么也是女皇,回去的本事都没有,就真废物了。谁和南凌睿那个废物一样?还用人一路护送的!”

    云暮寒笑道:“他不是没本事废物,而是他那个人,有别人的人力,他向来不舍得用自己的。”

    叶倩骂了一句,“那个奸人!”

    云浅月好笑。

    “我们走了!虽然这次事情他生气了,但你也是情有可原。他若给你个三两日冷脸还好,若是时间再长了,委屈你,你就去南疆待着。你又不是没人要?何必委屈了自己?他是个大男人,委屈几下怕什么?再说娶你之前,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娶了个什么样的媳妇?这个都不能包容你的话,他也就不是男人了。”叶倩看着云浅月,语速飞快地道:“况且夜轻染虽然心机深沉,计谋狠辣,不算英雄,但也算个枭雄鬼雄,对他来说,让他死在暗箭之下,对于赢的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就算昨日我杀了她,我心里估计也高兴不起来。容景才满天下,心计智谋韬略武功都得天下人推崇,心思莫测,黑心黑肺,还怕了他?未来的路长着呢!胜一局,败一局,不过都是小打小闹,谁最后真刀真枪的胜了,才是真能耐。总的来说,你别委屈了自己。你可是我的小姑子,他敢真的给你气受,我就先不干了。你既然没做错,也不必拉低自己给他道歉,听到没有?”

    云浅月心下一暖,点点头。

    “走了!”叶倩站起身,对云暮寒道。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缓声道:“你嫂嫂说的对,别委屈了自己。景世子既然娶了你,他是男人,护着女人是应该的,也该包容你的一切。”

    云浅月点头,下了床,用那只完好的手臂将云暮寒和叶倩一起圈住,轻声不舍地道:“你们来了天圣这些日子,我也没陪你们好好的待着……”

    “还说这个干什么?我们本来也不是来玩的!”叶倩拍了她的头一下。

    云浅月放开手,“一路小心。”

    叶倩和云暮寒齐齐点了点头,该说的话都说了,如今也不再多说,转身出了房门。

    云浅月没有送出门口,而是走到床前看着二人离去。

    只见二人虽然出了东暖阁的房间,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向容景的书房走了去。叶倩在前面拉着云暮寒,两人走到书房门口,叶倩对里面轻声喊:“容景,你若是不想要云浅月了的时候,告诉我们一声,南疆随时将她接了去。”

    书房内没传来声音。

    叶倩又冷哼一声,“你到底是在气自己还是在气她?你这样冷着她,只会如了夜轻染的意。别犯了傻啊!越是聪明的人,有时候越会犯傻,到时候惹了她哭,你心疼的要死要活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书房内依然没传出动静。

    叶倩皱眉,偏头看向守在门口的弦歌,“你家世子在里面吗?”

    弦歌看了叶倩和云暮寒一眼,点点头。

    叶倩想着只要在里面就好了,他一定听得到,回身看向云暮寒,“你还有话没?”

    云暮寒看着紧闭的书房的房门道:“我们想带妹妹跟我们一起去南疆,可惜无论如何劝说她都不去。景世子,不管这件事情对错,已经发生了。你既然了解她,这个后果也是该知道有着发生的必然。也就没必要自责或者怪她了。否则真会给别人看了高兴。”

    书房内依然无人应和。

    叶倩和云暮寒对看一眼,该说的都说了,二人足尖轻点,出了紫竹院飞身离开。

    云浅月看着二人身影联袂消失,想着以前的南凌睿,以前的清婉,都是过去云烟。云暮寒和叶倩如今两心相悦,夫妻同心,成就这一番姻缘二人都知道得之不易,分外珍惜。她看着他们如此好,心下也温暖。

    一段姻缘得知不易,自然要分外珍惜。那么她和容景呢?

    云浅月看向书房,那里依然房门紧闭,弦歌一脸忧心地站在书房门口,紫竹院从叶倩、云暮寒离开后,再次恢复静寂,片叶无声。她想起青裳说他从回来,一言未发,饭也没吃。她猛地转身抬步向外走去。

    她刚迈步,紫竹院一丝风丝飘过,又落下了一个人。

    弦歌立即低喝了一声,“谁?”

    “我!”风烬和西延玥的声音同时响起。

    弦歌看清二人住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