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什么都好(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青裳也高兴了,笑着道:“风家主走了!”

    “回风家了?他走时说了什么?”云浅月问。

    青裳看了容景一眼,低下头道:“奴婢也不知道风家主是否回风家了。风家主离开时只说了一句,嫁出去的女人果然是白眼狼。”

    云浅月好笑,风烬这是知道她拿容景没办法的,伸手推他,“赶紧去沐浴换衣。”

    容景点点头,走进了温泉池。

    云浅月吩咐青裳去给容景准备饭菜,青裳立即跑了下去。

    虽然是深夜,荣王府各处亮起了灯,早先静寂如无一人,连风吹树叶都没声响,不消这么片刻,便各处都有了动静。青裳、凌莲、伊雪的谈笑声,弦歌、青泉、药老的说话声,前方容昔、容铃烟和荣王府的下人们也传来动静。

    荣王府一改半日一夜笼罩的阴云,虽然黑夜,却是气氛雨过天晴,阳光晴好。

    云浅月站在窗前,笑着看向窗外,容景就是荣王府的灵魂,也是她的灵魂。

    半个时辰后,青裳端着饭菜摆上了桌,容景也从暗室中走了出来。

    云浅月回转身,只见他已经沐浴好,换了一身干净的锦袍,烛光下,眉目如画,如月洒清华,她站在床前看着他,笑容暖如春水。

    容景走上前来,伸手抱了抱她,柔声道:“青裳给你吃饭了吗?”

    青裳正走到门口,闻言立即苦着脸道:“世子,奴婢哪里敢饿着世子妃啊!”

    容景“嗯”了一声,算是满意,问云浅月,“那还吃吗?”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不吃了!”

    “既然不吃,就去床上躺着吧!”容景看了一眼她的胳膊,“伤口处理得及时,但也要养一两个月。”

    云浅月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轻声道:“不会落疤吧?”

    “你不想落疤?”容景看着她。

    “那多难看。”云浅月不想以后容景都想起昨日,她也不想想起。

    “听说东海国皇宫里有一瓶东海仙山采集圣雪金莲做的药膏。”容景想了一下道:“若是有它的话,不会落下疤痕。”

    云浅月眨眨眼睛,“很珍贵吧?”

    “嗯,据说只有一瓶。”容景道,“圣雪金莲是比天山雪莲还要珍贵的一种药,据说几千年才开一次花,在东海海中岛的海中山之巅长有一株。被东海皇室收集了,历代传了下来,至今无人用。”

    “太贵了!”云浅月唏嘘了一下,轻声问,“你的玉露膏不会消灭了疤痕吗?”

    容景摇摇头,“不会,多少还是会有些印痕的。”

    云浅月蹙眉,“我没见过东海王,那么贵重的东西如何能给,就算给的话,人家传了数代,这人情也太大了。”

    容景笑了笑,“别人要大约不给,你要的话,东海王也许会给。据说他这些年来一直想见娘亲的一对儿女,日思夜想。你提前讨了见面礼,这礼虽然大些,但给了有用之人,也比世代传下去有价值。”

    “虽然是这么说,但怎么好意思?”云浅月道。

    容景轻笑,“明日我修书一封给东海王,拜拜外公。他欢喜之下,大约就给了。”

    云浅月看着容景,容景对她眨眨眼睛,她“噗哧”一笑,“好,你去修书。”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不去床上,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我陪着你吃。”

    容景知道让她上床也不去睡,点点头,自己夹了菜,吃两口,喂云浅月一口。屋中气氛一扫早先的清冷,极为温馨。

    饭后,容景立即修书一封,喊出青影,将信发去了东海。

    云浅月想着圣雪金莲的药膏一来一回,怎么也要一个月才能到了。她看看自己的伤口,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天色,问道:“夜轻染如今受了伤,会不会免朝?”

    “他不会!”容景道。

    云浅月想想也不会,他能插着一支箭挺了两个时辰完成了登基大典,又何惧小小早朝。她心疼容景道:“那你早上还去上朝?”

    容景点点头,“他受伤都不免朝,我又有什么理由不上朝?”

    云浅月不再说话。

    容景躲开她受伤的胳膊,弯身将她抱起,来到大床上,将她轻轻放在床上,他躺在了她身边,轻轻拦住她,柔声道:“睡吧!还有两个时辰,我可以陪你再小睡片刻。”

    云浅月点点头,吸着他熟悉的气息,闭上了眼睛。

    容景熄了灯,也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再次醒来,已经大天老亮。她睁开眼睛,身边已经无人,知道容景去上早朝了。她坐起身,对外面喊了一声,凌莲和伊雪立即跑了进来。

    二人进来后,帮助云浅月梳洗穿衣。

    用过饭后,紫竹林外传来容昔的声音,“世子妃嫂嫂!”

    “嗯!”云浅月接话。

    容昔似乎犹豫了一下,道:“荣王府的人来传话,说让您回府一趟。”

    “什么事儿?”云浅月问。

    容昔吞吞吐吐地道:“来人说受了老王爷的命令,说……嗯……说看看你的伤,嗯……无恙吧……”

    云浅月听到容昔吞吞吐吐的话,知道肯定不是这样的话,原话定然不是好话。指不定那糟老头子说看看她残废了没有什么的。她对外面道:“你告诉来人,让他告诉那个糟老头子,我残废不了,他看一眼也好不了,我不回去。”

    容昔闻言轻咳了一声,跟喝水被呛住了似的,显然云浅月猜准了,憋着嗓子道:“您真不回去?”

    “不回去!”云浅月道。

    “那我去告诉来人。”容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云浅月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显然今早容景离开前给她换了药。她想起青裳给她换药时的脸色,容景自是不必说了。她伸手揉揉额头,懒洋洋地窝在躺椅上晒太阳。

    虽然是晒太阳,心中却想着事情。

    夜轻染……

    虽然救了他,但是这一笔账不能这么算了,这一次,他真是触到她的底线了!

    她正想着,外面传来青裳压抑的声音,“世子妃!”

    云浅月抬起头看向外面,听着青裳声音不对,立即问道:“怎么了?”

    “那个孩子没气了!”青裳低声道。

    云浅月一怔,想起她昨日夜里告诉青裳给他断了药,这才不过响午,便没了气息。虽然知道他的天疾用药吊着也活不两日,但如今刚断了药就没了气,还是让她心里有些难受。她沉默片刻,才开口,“将他抱进来。”

    青裳应声抱了那个替换夜天赐的孩子走了进来。

    云浅月伸手去抱她,青裳连忙躲开,“世子妃,您受着伤呢!”

    “我用这只胳膊,没事儿,一个孩子还是抱得住,给我。”云浅月伸出那只好手臂。

    青裳闻言将孩子给了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住,抱在怀里,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小小的模样,苍白得跟纸似的,她静静看了片刻,忽然伸手将她所学不太熟练的云族定术挥手施出。

    青裳一惊,“世子妃,您万万不可,您受着伤了!”

    云浅月抿着唇不说话,青裳见她脸色沉静,只能住了口。

    片刻后,孩子面容幻容成了夜天赐的模样。

    “稍微用些,没有关系。”云浅月这才对青裳解释,“我的定术还没学太精,不能如爹给你们去十里桃花林幻容时能保持十天半个月,而我的只能保持七日,但也够了。”

    青裳点点头,这时,忽然问出了一个心中的疑问,“世子妃,您昨日在观凤楼,为何不使用灵术,只要你使用灵术,便不会受伤了。”

    云浅月摇摇头,“那日在十里桃花林,楚夫人使用灵术,天下皆知。而楚夫人救了南疆,救了南梁王,救了西延阻止了叛乱。如今三国自立,威胁天圣,文武百官对楚夫人恨之入骨。虽然在上元节花灯会,我也动用了灵力,但因为神灯太过奇玄,所以,掩盖了我的灵力。夜轻染、夜天逸、哪怕是苍亭等人看出来了,但也没关系,文武百官还不知道。我那日若是暴露的话,观凤楼上是文武百官,城墙外是数万百姓。天下皆知云浅月是楚夫人,通贼卖国,吃里扒外,后果比伤这一剑,甚至比不救夜轻染,都严重的多。骂名我虽然不怕,但是你家世子会因我影响民心得失。”

    青裳点点头,起先不理解,如今理解了。

    云浅月伸手抱紧怀中的孩子,对青裳道:“去备车,我们进宫。”

    青裳一愣,“世子妃,您要进宫?您受着伤了!”

    “我不会碰了伤口的。”云浅月眸光坚定,“来而不往非礼也,进宫给夜轻染送一份大礼。否则他真会觉得我不出手,不做事情,我就是好欺负了!”

    青裳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云浅月要做什么,但还是赶紧先一步去备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