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怒闯金殿(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又过了两柱香时间,外面的声音停了,只剩浓郁的血腥味扑进大殿。

    再无人在云浅月面前拦阻,她抱着死去的孩子走了进来。

    云鬓高绾,紫衣绫罗,这么半响,她身上半丝血迹没沾,发髻朱钗丝毫未见凌乱。怀中的锦被团也好好地抱着,也没有沾染半丝血迹。

    群臣都看着她。

    夜轻染一条手臂绑着放在身前,一条手臂懒散地放在金椅的扶手上,也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进得金殿,径自走向夜轻染。

    来到中间,德亲王终于忍无可忍,出列拦阻她,沉声道:“景世子妃,这里是金殿,你有什么话,等皇上散朝后再说不迟。”

    新帝的第一个早朝,他自然不想被她搅乱。

    云浅月淡淡看了孝亲王一眼,“不是私事。”

    德亲王一愣,看着云浅月,“那你是……”

    云浅月不答话,绕过他,继续走向夜轻染。

    德亲王还想再拦阻,夜轻染淡淡看了德亲王一眼,他立即止了步。虽然是父子,但也是君臣。论起来的话,自然国为重,家为轻,君臣为大。所以,德亲王退了回去。

    来到玉阶下,夜天逸和容景都未言语阻拦,云浅月径自上了玉阶。

    九道天街拾阶而上。宫鞋踩在玉阶上,发出声响。整个大殿,只有她一人的脚步声。

    群臣屏息凝神,静观事态,都觉得看今日景世子妃的神色,怕是不好收场。

    昨日的血雨腥风依然让有些亲眼目睹的人心有余悸,今日云浅月这般负伤闯金殿更让他们感觉心惊胆战。偷偷抬眼去看容景,见他仪态从容,不动如山,都暗暗提了心。

    来到夜轻染面前,云浅月将手中的孩子径直扔向夜轻染。她落下的位置,正是夜轻染那只受伤的胳膊。

    夜轻染看着她,胳膊并没有躲。

    台下的德亲王再次急了,“皇上,小心您的伤!”

    夜天逸此时皱了皱眉,沉声道:“皇上的身体发肤,关系黎民百姓,请皇上自珍。”

    夜轻染“呵”地一笑,仿佛没听到那二人的话,并没有躲开那掉下来的孩子,而是用受伤的那只胳膊将他抱住了。孩子的重量并不轻,云浅月的落手也不轻,夜轻染刚一抱住,他触动伤口,明黄的龙袍在肩膀处顿时流出血,染红了龙袍,触目惊心。

    “皇上!”大殿中的亲皇党保皇党齐齐惊呼一声。

    “他是睡着了?”夜轻染不理会下面的文武百官,看着怀中的孩子。

    云浅月看着他,似乎没看到他肩膀流出的血染龙袍,冷声道,“夜轻染,你装什么仁德大义?两日前口口声声不想杀夜天赐,转眼间便用下作伎俩将他害死。这就是你的兄友弟恭,仁心之举?可别贻笑大方!”

    群臣一惊,平王夜天赐死了?

    夜轻染“哦”了一声,看向怀里的孩子。

    “这就是你所说的天寿眷永,一生平安?”云浅月冷笑一声,“他不过是个孩子,你都不放过他?只因为他曾经是皇上?册封平王,是你想在天下百姓面前搏个好名声,好名声博得了之后,利用完了他,就卸磨杀驴,不留活口了吗?”

    夜轻染不说话,只细细打量孩子。

    群臣面色各异,不明白云浅月话中真假,想着这孩子是真死了?到底是否是皇上杀的?他们看看夜轻染,又看看云浅月,一个沉静,一个冷然。一时间不好妄加揣测。

    “怎么可能?皇上如何会杀平王?”德亲王又惊又怒,忍不住大喝道:“景世子妃,这平王一直在你身边教养,皇上多日来都未曾见过他。”

    “未曾见过他就杀不了了?”云浅月挑眉,“孝亲王,皇室隐卫是摆设?夜轻染想杀一个人,若是不想自己动手,也能杀了。”

    德亲王一噎,怒道:“但是平王在你手中,如何能被他杀得了?景世子妃是怀疑自己的看顾能力?”

    “我不怀疑自己的看顾能力,但谁叫皇上计谋深如海来呢!”云浅月冷笑一声,不再理会德亲王,盯着夜轻染道:“夜轻染,你身为皇上,九五之尊,杀了就是杀了,不会不敢承认吧?”

    夜轻染忽然抬头看向云浅月,懒洋洋地问,“你想让我承认?”

    云浅月看着他,“你敢吗?”

    夜轻染眸光微微眯了一下,对上云浅月清冷如冰的眼睛,点头,“敢!是朕杀的。”

    群臣齐齐一惊,皇上竟然承认了!

    德亲王大怒,“皇上,你……你……”他你了半天,见夜轻染看也不看他一眼,他恼恨地一甩袖子,背过了身子不看他,只额头青筋直冒,显然气急。

    他就这样承认了,他竟然真的承认了!若是传扬出去,他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出尔反尔,明放暗杀,就是薄恩寡德,民心有失啊!他有没有考虑?

    都说知子莫若父,德亲王对夜轻染自然是了解的,他知道他不可能派人杀夜天赐!

    但是如今夜天赐死了,到底是何原因不说,云浅月如此抱着他怒闯金殿,如此逼问他,他如今承认了,就是将自己置身薄恩寡德中,刚稍微稳定的朝纲朝局和百姓民心可想而知再度面临质疑,昨日的一切等于前功尽弃。他想过没有?

    德亲王一时间恨铁不成钢,但顾忌君臣名义,也不能冲上去打死夜轻染。

    “你既然承认就好!”云浅月算准了夜轻染会承认,抽出腰间的宝剑,轻抬手,瞬间对准他的心口,冷冷地道:“你说我是否要替他报仇?”

    “景世子妃!”

    “皇上!”

    群臣面色大变,齐齐惊呼,当殿弑君,不是自古以来没有过,但是这般一个拔剑一个挡也不挡的弑君,还是第一次见到。

    “景世子,你如何管教你的世子妃,就让她如此上得大殿,要弑杀皇上吗?”德亲王就这么一个儿子,昨日他不躲利箭等死就吓去了他半条命,今日他这般又不躲不闪任云浅月欺负在头上,他骇得脸色发白,知道拦阻不住云浅月,也劝说不住夜轻染,对容景怒喊一声。

    容景淡淡看了德亲王一眼,温声道:“家有悍妻,我也没有办法。”

    “你……”德亲王怒瞪着他,眼中的火噌噌地冒。

    “景世子妃,他可是皇上!你昨日救了他,今日就要杀了他吗?”夜天逸沉声道。

    “昨日我救他,那是出于迫不得已,今日我杀他,是出于对先太后嘱托我看顾幼儿的交代。为君者,恩德如此寡薄,心胸如此狭小,连个幼子也不容,如何不能杀了他?”云浅月凛然道。

    “平王不是皇上杀的!”德亲王沉怒。

    “他已经承认,为君者,金口玉言。难道他眀放暗杀出尔反尔杀了夜天赐,如今文武百官在前,他的金口玉言也是出尔反尔言而无用等于放屁?”云浅月挑眉。

    德亲王一噎,怒不可止,一时间身子直哆嗦。

    “安王,德亲王身体不适,扶他下去后阁休息!”夜轻染沉声对夜天逸吩咐。

    夜天逸眸光一紧,看着夜轻染。

    “扶他下去!”夜轻染声音加重几分。

    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转身走向德亲王。

    “我没有身体不适,我不需要休息!”德亲王怒瞪着夜轻染,“皇上,先皇托付你社稷,你如此不爱惜龙体,你这是愧对夜氏列祖列宗,愧对先皇,你……你……”

    “德王叔,既然身体不适,就去后阁休息吧!”夜天逸站在德亲王面前道。

    “本王不需要休息,你没听到吗?”德亲王伸手挥开夜天逸,对云浅月怒道:“景世子妃,你若是想杀,就杀我,平王是本王派人杀了的。”

    “德亲王昨夜便染了风寒,身体不适,如今头脑怕是昏聩,糊涂了!安王,将他送去后阁。”夜轻染吩咐。

    德亲王闻言再也不顾及什么君臣之礼了,刚要大怒大骂,夜天逸一掌劈在了他后颈上,只轻轻一下,他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他伸手扶住他,对一直跪在地上的陈绍吩咐,“扶德亲王去后阁,好好照料。”

    陈绍连忙站起身,接过德亲王,躬身道:“是!”

    夜天逸摆摆手,陈绍扛着德亲王出了金殿。

    夜轻染不理会面前的剑,看着云浅月道:“如今再无人阻拦了,你想对朕做什么,便做什么吧!”

    “我问你,你说我是否要替他报仇?”云浅月看着他又说了一遍,剑尖向前推了一寸。碎雪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天下三大名剑之一。她向前推进一寸,夜轻染明黄的锦袍便被她无声无息地刺透。

    众人见德亲王都被安王打晕命人扛了出去,如今这等事情就不是他们能管的了。几名须发皆白的老臣已经颤颤巍巍地站不住了,一些人也只是勉强地撑着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