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夜氏帝师(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青裳想要阻止夜轻暖,张了张口,又闭上。

    云浅月依然没说话。

    “后来两年,那个女孩子和哥哥不亲近,躲着哥哥,反而和七皇子走得近,明显喜欢七皇子,我就问哥哥,哥哥揉揉我的头,说如今我们都太小,做不得数的,他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娶了你。”夜轻暖继续道:“后来我被送去了暖城,哥哥每个月都一封书信给我,但从来再不提你,我每次提及你,哥哥也不回应我的话,我就想着,哥哥大约是不喜你了。但是六年后回了京城,我才知道,哥哥哪里是不喜欢你,而是喜欢得深了,放在他心里谁也碰触不得,包括他自己。”

    马车依然静静,无人说话。

    “云姐姐,你也许觉得你不需要哥哥的喜欢,除了景哥哥外,你不需要别人的爱,有了景哥哥爱你,别人的爱你都不屑一顾。包括逸哥哥的,哥哥的,甚至容枫的,苍亭的,还有别人的。喜欢你的人何其之多?你只有一个人,的确对景哥哥好,只能对别人冷情。”夜轻暖声音冷了一分,“你也许觉得哥哥算计你,逼迫你,无所不用其极,让你对他厌恶透顶,但是你为何不想想?若是不爱一个人?他那样骄傲的人,又如何会做出让所有人非议贻笑千古的事情?一个皇上,能将性命拱手让在你手中?这是何等的在乎?你居然能忍心在他本来就受了重伤之下又给了他致命的一剑?你何其残忍?”

    四周的风都静寂无声,只有夜轻暖的话极为清晰。

    夜轻暖一直没等到云浅月说话,忽然上前,伸手去挑帘幕。

    青裳快一步地探出身子,挡住夜轻暖,冷静地道:“夜小郡主,请让开路,我家世子妃要回府!”

    夜轻暖看着青裳,语气一改一如既往清脆悦耳,鲜有的冷厉,“我若不让开路呢?”

    “夜小郡主若是执意拦路,奴婢不会客气的。”青裳道。

    夜轻暖盯着青裳看了片刻,被青裳挡住,她看不到车中情形,她冷声道:“云姐姐,你不敢见我吗?”

    此时车中的云浅月忽然开口,声音清冷异常,“我为何不敢见你?我敢杀他,就没有道理不敢见任何人。”

    夜轻暖唇瓣紧紧咬着,一时没了声。

    “你说够了吗?说够了就让开路。”云浅月清冷地道。

    夜轻暖不让路,也不再说话,一时间,一人一马和一辆车僵持不动。

    青裳心中犹疑,不知道是否该出手打开夜轻暖。

    片刻后,夜轻暖冷声道:“云姐姐,我不明白你的心多冷,竟然让你能下得去手杀他?但我告诉你,只此一次,从今以后,我再不会让你伤哥哥一丝一毫。也让哥哥看清楚了,你已经是景世子妃,再不是他从小就说过要娶,且放在心里十多年的女子。”话落,她拨开马头,身下的马四蹄扬起,与马车错身而过,向皇宫驰去。

    车夫见挡在车前的人离开,一挥马鞭,马车走了起来。

    车中的青裳、凌莲、伊雪三人这时才明白了,原来云浅月进宫杀伤了新皇夜轻染。她们看着云浅月,见她又闭上眼睛,三人对看一眼,更是三箴其口,不出声。

    一路沉默,马车回到了荣王府。

    青裳先下了车,凌莲和伊雪去扶云浅月下车,云浅月对二人摇摇头,径自下了车。

    站在荣王府门前,看着荣王府三个大字的烫金牌匾,云浅月盯着看了片刻,阳光打在她身上,她紫色绫罗的宫装,显得分外清冷。

    片刻后,她抬步进了府。

    三人默不作声地跟在她身后。

    来到紫竹林外,云浅月回身对青裳吩咐,“给这孩子搭建灵堂,择个日子,葬了吧!”

    青裳点头,轻声道:“他是平王,按理是有王爷葬礼的规制,需要皇上下旨。”话落,她看着云浅月,询问道:“是按照王爷的规制,还是我们自己主张?”

    云浅月淡淡道:“他既然替了天赐,便是平王。”话落,抿唇道:“先搭建灵堂吧,等容景回来我与他商议一下,看看如何安置。”

    青裳点头,抱着孩子去寻容昔搭建灵台了。

    云浅月走进紫竹林。

    凌莲见云浅月气色好一些了,才敢低声问,“小姐,您真杀了皇上?他会死吗?”

    云浅月脚步顿了顿,摇头,“不会!容景会救他。”话落,她又道:“我伤他的那一剑,只有容景能救他!”

    伊雪轻声问,“如今世子是在宫中救皇上?您伤了他,他会救吗?”

    “会!”云浅月肯定地道。

    二人不解。

    云浅月淡淡道:“夜轻染可以死,但是不该这样毫不抵抗地死在我的剑下,是侮辱了我,也是侮辱了他。我今日杀他,不过是想告诉他,他别以为他真的可以逼迫我。”话落,她轻声道:“容景也不想我这样杀了他,都说棋逢对手,最是难得。这一局属于夜轻染和他的棋,刚刚开始而已。我伤了他,他救了他,是在告诉夜轻染,他的性命,我们不屑要。”

    二人点点头,似是明白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回到紫竹院,进了房间,疲惫地靠在软榻上。

    凌莲和伊雪知道她想清静,也不打扰,关了房门,退了出去。

    过了片刻,容昔的声音从紫竹林外传来,“世子妃,容枫世子来了,想要见您。”

    云浅月眼皮动了动,对外面道:“请他进来。”

    容昔应了一声去了。

    不多时,有脚步声进了紫竹院,无人阻拦,须臾,房门被从外面推开,容枫走了进来。

    云浅月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容枫,轻声问,“你怎么过来了?”

    容枫一身朝服,显然从宫中出来未换,径直来了荣王府。他看着云浅月,走过来,眸光闪过一丝心疼,缓声道:“景世子在宫中救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先过来陪你片刻。”

    云浅月扯开嘴角,绽出一丝笑意。

    容枫坐在云浅月身边,看着她,轻叹道:“月儿,你不想笑就别笑了,这里只有你我,又没有外人。我知道他是逼急了你,否则你也不会下那么重的手杀他。你心中难受,不需要在我面前还笑。”

    云浅月收了笑意,清白的面色暖了暖,“容枫,你真好。”

    容枫伸手揉揉她的头。

    云浅月重新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容枫坐着她身边也不说话,正如他所说,他只是过来陪她,在容景回来之前陪着她。让她的心里不至于空寂寂的难受。那个人若非真的逼急了她,以着她的性子,又怎么会下得去手?

    沙漏指向响午,容景依然没回来,屋中进了阳光,极为温暖。

    凌莲站在门口轻声询问,“小姐,响午了,该用膳喝药了!奴婢端进来吗?”

    容枫接过话道:“端进来吧!我在这里陪她用膳喝药。”

    “是!”凌莲连忙走了下去。

    不多时,饭菜摆上。云浅月坐起身,和容枫对坐。两个人显然都没什么胃口,吃了一些,便放下筷子。

    容枫看着云浅月脸色好了一些,便开始与她说一些事情,“昨日登基大典之后,夜里,皇上对皇宫、京兆尹、京城四门、西山军机大营分别做了整调。”话落,他从怀里拿出一份名单递给云浅月,“这是整调的名单,景世不想你操劳烦心,一些事情他只愿自己顶着,我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皇上今日即便受你一剑之伤,以着他的性情,也不会对你善罢甘休,你有必要了解京城内外布置,便弄了一份给你。”

    云浅月接过名单,低头看。

    “这个名单不过是明面上的名单,应该背地里还有部署。”容枫道。

    云浅月点了点头。

    “昨日深夜,叶倩和云暮寒离开京城,遭遇了皇室隐卫围剿,叶倩胳膊受了一箭。不过没有性命之忧,成功出了城。”容枫又道。

    云浅月抬头,看向容枫询问,“叶倩武功不低,谁带着皇室隐卫拦截的她?”

    “夜小郡主!”容枫道。

    云浅月想着昨日叶倩射杀夜轻染,夜轻暖为哥哥报仇,这一箭倒是报回来了。

    “西延玥回城的方向很顺利,不过途径北疆,就难说了。”容枫道。

    云浅月闻言寻思片刻,对外面道:“凌莲!”

    “小姐!”凌莲应声。

    “给华笙传信,西延玥途径北疆时,助他顺利回西延。”云浅月吩咐。

    “是!”凌莲走了下去。

    二人又有一搭无一搭地说了片刻话,云浅月喝了药,眼皮有些睁不开,容枫让她上床休息。云浅月点点头,躺回了床上,刚沾到床,便睡了过去。

    容枫寻了一本书,坐在桌前翻看。

    夜幕降临,在宫里待了一日的容景才回到荣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