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夜氏帝师(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他进了房间,见到容枫,并不意外,走到床前看了一眼云浅月,见她睡得熟,他回身对容枫道:“多谢!”

    容枫放下书本,摇摇头,“当年月儿千里送我去天雪山,我和她之间,不必称谢。”

    容景点点头,在床边坐了下来。

    容枫起身站了起来,也不客套告辞,抬步离开了紫竹院。

    容景看着容枫身影出了紫竹林,收回视线,身子半倚在床上,如玉的手轻轻摸着云浅月的脸,别人只看到她刺杀夜轻染那一剑的无情,而他却看到了她一瞬间白如透明的脸。那一刻,他为她心疼得无法呼吸。若是可以,他宁愿她今日不必去金殿。

    云浅月在容景的手摸到她脸上的时候,她突然醒来,睁开了眼睛。

    容景立即撤回手,低声温柔地道,“吵醒你了!”

    云浅月伸手抓住他的手,重新放回自己的脸上,摇摇头,刚睡醒的声音有些暗哑,“没有,我睡了许久,也该醒来了。”她向帐外看了一眼,问道:“容枫走了?”

    “嗯,他刚走。”容景道。

    “这么说你刚回来了?”云浅月问。

    “嗯!”容景点头。

    “将他救活了吧?”云浅月轻声问。

    容景颔首,柔声道:“自然救活了!人人都传景世子医术冠绝天下,活死人,肉白骨,如何救不活个他?我若是将他救不活,岂不是砸了招牌?”

    云浅月忍不住笑了,蹦起脸,“有你在,太医院的太医都成了摆设,一个个的没有用武之地,估计恨死你了。”

    容景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大约是!”

    云浅月笑看着他,容景俯下身,低头吻了下来,极尽温柔。

    第二日,荣王府景世子妃抱着死去的平王怒闯金殿刺伤新皇的事情遍传天下。

    一时间,既新皇登基大典观凤楼遇刺事后,天下舆论再度掀起狂潮。

    坊间对于此事,流传了各个版本。

    其一,新皇眀放暗杀平王,惹得景世子妃大怒,当堂闯进金殿弑君。新皇奄奄一息,被景世子以天下子民为重,大义相救。

    其二,新皇并没有杀平王,而是平王终是抵不住先皇圣旨赐下的毒酒,天命定数,挺了两日归西,景世子妃得太后遗诏托孤,受不了平王之死,才怒闯金殿。

    其三,新皇一直喜欢景世子妃,爱而不成,愿意死在她的剑下。

    其四,有些人甚至说景世子妃红颜祸水,嫁给景世子,还招惹新皇。

    其五,也有些人说新皇任性狂妄,置天下子民于不顾,喜欢臣子之妻,太不应该。

    各种各样的说法,不胜枚举。

    这个时代对民风开放,百姓的舆论不受限制,云浅月再度成为舆论狂潮的中心。百姓们对夜轻染这个新皇的推崇只需一日时间,便褒贬不一。

    对于这两个人,有人说好,也有人说坏。唯独只有一人,声望更是空前,那就是容景。

    天下百姓人人都说景世子通晓大义,爱民如子,不忍天下子民于水火,倾尽全力救活了被景世子妃伤了性命奄奄一息的新皇。

    有人大胆放言,景世子是天神降世,庇佑天圣。天圣可以没有皇上,不能没有景世子。

    这个言论一经传来,便风起青萍,再也刹不住。不肖一夜,便遍传天下。

    相较于外面的热闹,天圣京城却甚为寂静。

    天圣京城身处与皇朝的中心,百姓们敏感地感觉京城笼罩的气息如乌云压顶,虽然民风开放,可以豪言,但都不约而同地噤了声,无人敢谈论此事。

    第二日,昏迷了一日一夜的皇上醒来,自然不能早朝了,下旨令安王暂时监国。

    同时又下了一道旨意,“追封平王夜天赐为平赐王。三日后以帝仪入葬皇陵。”

    帝议就是玉辇出葬大礼,文武百官相送。

    这一道圣旨下达后,文武百官纷纷前往荣王府给平王吊孝。

    荣王府府门大,府内院落深深,夜天赐的灵台搭在前院,文武百官进来就可径自吊孝,之后离去,紫竹院与前院一片碧湖和竹林阻隔,云浅月在紫竹院内,只隐隐听到前院有些动静,但不会吵到。

    一连三日,朝中除了给平王吊孝,礼部安排葬礼之事,再无它事。

    皇宫中新皇养伤,再无旨意传来,也未对那日景世子妃怒闯金殿杀他之事置一词片语。

    三日一晃而过。

    第四日,夜天赐出葬,一早上,云武百官便齐集荣王府。

    云浅月觉得这个孩子虽然不是夜天赐,但她顶替了夜天赐,也是大恩了。便出了紫竹院,打算送他一程。

    朝中文武百官,除了安王夜天逸,德亲王外,来的人都很齐。见云浅月出现,都想起金殿她冷颜刺杀皇上之事,一时间面色各异,都不由地露出几分谨慎小心来。

    云浅月不看众人,在火盆前扔了几张纸。

    平王虽然还只是孩童,但棺木依照王爷棺木的规制制作。几尺见方,并不见小。

    一切事宜毕,吉时起,准备送棺木出府。

    这时,荣王府大门口传来一阵马蹄声,大约三四匹,不多时,马蹄声在大门口止住,有几个人翻身下马,进了府门,其中一人喊,“且慢!”

    众人向大门口看去,只见一共来了四个人,夜天逸、夜轻暖,还有两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一男一女,大约年愈古稀,形貌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姿态,看着陌生,众人并不认识。

    喊话的人是夜轻暖。

    喊声落,一行四人向灵堂走来。

    云浅月眯了眯眼睛,偏头看了青裳一眼。

    青裳感觉不好,压低声传音入密用只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世子今早有事情出去了,奴婢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个时候还没回来。”话落,她紧张地道:“看那两个人,不知道是何人,世子妃,是否冲着您来的?棺木里的毕竟不是真的小天赐,您的定术是否会被发觉?”

    云浅月抿唇,看着来的那二人,功夫显然以臻幻境,走路无声,更探不到气息,天下之大,能人异士多不胜枚举,她从来不觉得自己会灵术,就了不起,无所不能了。袖中的手轻轻攥了攥,不用疑问,定然是奔着棺木来的,她对青裳道:“去云王府,请我娘来。”

    青裳点头,对暗中的隐卫吩咐了一句。

    暗中的隐卫得命,立即去了。

    云浅月想着她娘在,心里踏实一些,希望她尽快来,她必须拖延住这四个人,想要开棺,也不是那么轻易的。

    这时,那四个人来到近前。

    夜轻暖看着眼前的棺木,云浅月正站在棺木的正前方,她一改往日见到云浅月便凑上前亲近的纯真表情,而是冷静地喊了一声,“云姐姐!”

    云浅月看着她,淡淡道:“夜小郡主也来吊孝?”

    夜轻暖摇摇头,对身后一指,“这二人是我的两位师父,他们正巧来了京城。我觉得平王本来好好的,突然暴病而亡,死得蹊跷,太过可疑。当然,月姐姐认定是我哥哥杀的人,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哥哥喜欢你,你说什么,他都依着你回答什么,你非要说是他杀的,他逼迫下只能认了。但我不能眼见哥哥受不白之冤。我这两个师傅精通阴阳五行,奇幻玄幻之术。且医术也是极为精通,我便将他们请了来。为平王验明正身,一是给云姐姐一个交代,二是以免真冤枉了我哥哥。”

    云浅月“哦”了一声,看向那两位老者,问道:“这两位怎么称呼?”

    “师傅无名无姓。”夜轻暖道。

    云浅月笑了笑,弹了弹衣襟沾染的纸灰,漫不经心地道:“无名无姓,没有资格为平王严明身份。只是凭你所说,我不知他们的能耐,如何相信他们能给我一个交代?这里是荣王府,荣王府有容景,容景的医术不用我说,有目共睹,难道他们比容景的医术更精通?”

    “景哥哥医术虽然精通,但也是片面之词。平王如何死去,我不知、逸哥哥不知,天圣的文武百官也不知。今日我带着两位师傅来,众所目睹之下,就是要一切都清楚明白。”夜轻暖看着云浅月,“云姐姐,我这两位师傅虽然无名无姓,但是有一个道号,想必你听说过。叫做‘夜氏帝师’。”

    云浅月心思一动,原来这二人就是夜氏帝师。夜氏的暗人和每一代帝王从小都有专门人培养传授武艺绝学,被称为帝师。暗龙和暗凤的接班人就是传业于帝师之手。夜轻暖既然是暗凤,那么帝师是她的师傅,也就不奇怪了。

    她今日竟然亮出帝师,也终于不再隐藏了!看来是有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