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三跪谢罪(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文武百官都惊异地看着夜轻暖和那两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原来这就是“夜氏帝师”。

    百年来,虽然都知道有帝师这个尊号,但帝师从来都不出现在人前,任谁也不得见。不想今日这夜小郡主竟然请来了“夜氏帝师”,一时间文武百官都觉得今日之事恐怕不简单。

    “人已经死了,如今已经吉时了,这三日停棺在此,你都不带着人来验棺,如今却在要出殡发丧的时候来验棺。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岂不知会叼扰亡灵?让人死了也不得安心?”云浅月眸光微冷,“夜小郡主,你哥哥是新皇,但你也没有权利阻止鬼上路!”

    “云姐姐错了!”夜轻暖摇摇头,“一是我两位师傅刚刚进京,二是想让平王之死清楚明白,还哥哥一个公道,三则是钦天监的良辰吉时推算不准,我两位师傅说下一个时辰才是良辰吉时。验明棺木只消一盏茶的时候,不会耽搁多久的。云姐姐,算起来平王也是我弟弟,我不会不知晓这其中大义。”

    “棺木已封,知晓其中大义就是如此叨扰亡灵的?”云浅月冷笑,“夜小郡主要报我对你哥哥的一箭之仇,不如现在就拔出剑来给我一剑,也别拿死去的一个没爹没娘的可怜孩子发作。”

    “我话已经说得明白,云姐姐三推四阻,不想我开棺验尸。是否这里面真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举?”夜轻暖挑眉,“我不想怀疑云姐姐,但是平王的死实在太过蹊跷,想不怀疑都不行。”她话落,对文武百官站立的方向看了一眼,询问道:“众位大人,你们是否也想知道平王是如何死的?”

    文武百官见夜轻暖问来,一时间都不由缩了缩脑袋,不知道如何回答。

    云浅月“呵”地笑了,“看来夜小郡主今日是非要开棺不可了?”

    “是!有关哥哥声誉,我不得不为之。”夜轻暖肯定地道。

    “若是开棺所得结果与我昨日所说一样的话,你当如何?”云浅月看着她。

    夜轻暖抿了抿唇,清声道:“愿意为平王三跪以谢叼扰亡灵之罪!”

    “那这两位帝师呢?”云浅月看向那两位帝师。

    夜轻暖皱眉,“云姐姐,帝师身份尊贵,此事我一人主张,若是错了的话,我一人顶罪,不与帝师作难。”

    云浅月摇摇头,“不行!若是你错了的话,帝师也要对平王三跪以谢叼扰亡灵之罪!”

    夜轻暖的脸色微沉,“云姐姐,你不要以为……”

    “轻暖!”一直没开口的夜天逸出声拦住了夜轻暖,对云浅月应承下来,“好!若是错了,帝师也要对平王三跪以谢叼扰亡灵之罪!”

    “逸哥哥!帝师怎么能……”夜轻暖看着夜天逸。

    “这个棺木里面躺着的人,曾经也是皇上,叼扰他亡灵,帝师三跪以谢叼扰之罪也不辱没身份。帝师为贵,天子为尊,帝师位份再高,也高不过天子。”夜天逸道。

    夜轻暖住了口。

    夜天逸对云浅月道:“开棺吧!”

    “夜小郡主可答应?”云浅月看着夜轻暖,就等她一句话。

    “好!我答应!”夜轻暖咬牙点头,对云浅月道:“不过若是平王之死与哥哥无关,云姐姐你冤枉了他的话,也要进宫向哥哥赔罪。”

    “好!”云浅月也一口应承下来。

    “来人,开棺!”夜轻暖扬声吩咐。

    有两名侍卫上前将钉好的棺木打开。如今虽然已经初春,但天气还是清冷,棺木搁置了三日,里面小孩子的尸体依然完好。

    夜轻暖先上前看了一眼里面的夜天赐,陪葬之物都有规制,没有半丝异样,里面的确躺着那个孩子。她抿了抿唇,对身后恭敬地道:“两位师傅,你们过来看吧!”

    那两位老者应声走上前,在棺木旁一左一右对立站定。

    文武百官的目光都看着那两位帝师,人人的心里都有些紧张。

    云浅月站在棺木旁一直没动,脸上没什么表情,见那两位老者看向棺木,她对文武百官道:“众位大人也上前来看看,做个见证。”

    众人对看一眼,都无人上前。云浅月挑了挑眉,“都不想再观摩一番平王的遗容吗?”

    她话落,容枫先走上前,紧接着沈昭也上前来,随即苍亭看了云浅月一眼也走上前,孝亲王这时也动了身子,紧接着一众文武百官都涌到了棺木旁。

    棺木很大,几尺见方,文武百官聚在一面,里三层外三层,错开头,到大部分人都能看到棺木里面躺着的孩子。

    “两位师傅,如何?”夜轻暖见两位老者看着棺木里的孩子不动,出声询问。她是那日路过马车直觉感觉里面夜天赐的气息不对,不是以前她所感应到的气息。她对每一个人的气息都极为敏感,且记忆深刻,所以,进得宫后,待夜轻暖没了性命之忧后,她便做了主张和夜天逸相商,将帝师从远处一封飞鸽传书请了来。

    “待我二人作法!”两位帝师对看一眼,对夜轻暖道。

    夜轻暖点头。

    两位帝师齐齐出手,一人将手放在了夜天赐的身前,一人的手按在了那人的手背上,两人齐齐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众人都睁大眼睛,生怕错过一星半点儿。

    不多时,只见那两位帝师额头冒了青烟,四周聚集了淡淡轻雾,不多时,轻雾将棺木里面的夜天赐笼罩。似乎细细的轻雾要透过夜天赐表面的肌肤渗透到里面。

    众人屏息凝神,这一处院落数百人,无一人出声。

    大约过了一盏茶后,棺木里面的夜天赐没有丝毫异样或者动静,连脸部的神色都没有变化,而两位帝师的额头却起了一层细汗。

    夜轻暖的眸光也露出迷惑,似乎有什么不解,她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还是清淡冷然的神色,淡淡地看着棺木和两位帝师。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那两位帝师额头已经有汗珠滴下,额头的青烟急速向外冒,他们的脸色已经有些淡淡的青紫,而棺木里面的孩子,依然半丝异样也无。

    又过了一盏茶时间,两位帝师忽然齐齐撤了手,身子猛地后退了一步,齐齐地吐出了一口鲜血,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的青玉石砖。

    夜轻暖面色一变,急急喊了一声,“师傅!”

    两位帝师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盘膝坐在地上,闭目调理。

    夜轻暖站在一旁,也不敢再打扰。

    文武百官此时也知道,这两位帝师看起来什么结果估计也没得到,否则也不会是这般被熬得吐了血。都齐齐撤离了棺木一些距离。

    云浅月依然站着远处,也没急于说话,而是等待两位帝师说话,这个时候,有人比她更急。她到要看看是何结果。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那两位帝师才睁开眼睛,齐齐从地上站起,虽然有恢复了仙风道骨的模样,到底比刚刚出现的时候欠佳了几分气色。

    “两位师傅,你们……怎么样?”夜轻暖轻声问。

    那两位帝师齐齐摇头,其中一位帝师道:“这个孩子本身有天疾。”

    “他有天疾?”夜轻暖一怔。

    “嗯!”两位帝师点头。

    夜轻暖看了一眼云浅月,询问道:“他出生的时候明明好好的,为何会有天疾?”话落,他又看向夜天逸,“逸哥哥,当时太后生他的时候,你是第一个抱了他的对不对?当初他很好,半丝毛病没有,是吧?”

    “不错!”夜天逸也看了云浅月一眼,点头。

    “他的天疾大约是隐性的,出生时也许未曾显出来。”一位帝师道。

    “云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夜轻暖看向云浅月质问。

    “我怎么知道,两位帝师不是本事吗?连天疾都能看出来,不如说说这其中的原因。”云浅月看着两位帝师。

    那两位帝师苍老的目光在云浅月的身上打转了片刻,其中一位帝师道:“天疾之人,不能饮酒,应该是喝了酒,那酒为印子,催动了他体内的天疾,才一命归西。”

    云浅月闻言忽然笑了,看向夜轻暖,“夜小郡主,如今还说是我冤枉了你哥哥?他赐酒的时候,你可是在的,你忘记了,安王当时也来了,没忘记吧?”

    夜轻暖抿着唇不说话。

    “你哥哥是谁?他是夜轻染,这个孩子出声的时候,他抱过他,看顾过他,他的医术也极好,知道他有天疾,却秘而不宣。先皇留下遗诏,要赐死这个孩子,赐下来酒,不让这个孩子立即死,而是待他博得了大仁大义的名声之后,才让他这般天疾发作死去。他好算计啊!”云浅月冷笑。

    夜轻暖摇头,“哥哥的医术没有景哥哥好,他如何发现了而不说?难道景哥哥没发现这个孩子有天疾?”

    “以着他们二人的身份,当时不想朝野震动,群臣无主,为了稳定朝局,不说有什么新鲜。”云浅月冷声道,“最起码你不知道,我不知道。”

    夜轻暖被驳了个哑口无言。

    云浅月眸光清厉,声音凌厉,“来人,盖上棺木!”

    有两名侍卫立即走过来,将棺木重新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