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举旗造反(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做了我就不后悔!”云浅月道。

    “跟你爹一样执拗,一根肠子,我当年也是看上了你爹这一点,只要做了,就不后悔。”玉青晴道。

    云浅月听她提起她爹,问道:“若是我爹和你,你们两个人联手,奈何的了那两个老东西吗?”

    玉青晴摇摇头,“恐怕两败俱伤。”话落,她坚决地道:“这可不划算,我和你爹还大好年华呢,那两个老东西都快坐骨了。两命换两命可是不值过。”

    云浅月闻言又问,“那再加上我和容景呢?”

    玉青晴眨眨眼睛,摇摇头,“人家那边还要加上染小子或者逸小子以及夜小丫头呢。”

    “明杀不成,智取呢?”云浅月又问。

    玉青晴笑着道:“那这就需要精密筹谋了,要杀那两个老东西,可得筹谋万全,百步之内寻常人都进不了身,我和小景今日阻止他们打破你施的定术,若没有定魂珠和辟邪珠辅助,早被他们发现了。我们在紫竹林里,紫竹林距离前院有五十步吧!”

    云浅月沉默下来,低头思索。

    容景伸手握住她的手,温润一笑,“这个不急,慢慢来,你先养伤要紧。”

    云浅月不说话,脑中想着如何才能将那两个老东西杀了。忽然她灵光一闪,对玉青晴问道:“娘,若是臭老道和普善大师以及你和爹爹联手的话,胜算几何?”

    玉青晴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娘!”云浅月喊了一声。

    “臭丫头,你为何非要杀了那两个老东西?”玉青晴问。

    “都作古了还跑出来蹦跶,就别怪别人惦记着。”云浅月冷下脸,“他们今日走时看我的眼光太过莫测,我担心他们打我的注意。这一回,我再不想被动了。”

    “有志气了啊!”玉青晴赞扬了一句。

    云浅月瞪了她一眼,“你说能不能?”

    “若是有万全之策,将他们引出去,能!”玉青晴道。

    云浅月觉得也能,她是见识过臭老道和普善大师的厉害的,也知道她娘和他爹的能耐,四人联手,对付两人,杀他们,应该不是难事儿。她问道:“那臭老道和普善大师如今在哪里?是否在东海?”

    “嗯!”玉青晴点点头。

    云浅月一锤定音道:“那你给他们传信,让他们来天圣,我也给爹传信,让他从南梁悄悄回来。”话落,她发狠地道:“我就要那两个老东西埋骨天圣。”

    受制于人不如先发制人。

    云浅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奈何她太重情意。如今深刻地知道,要想护住她珍视的人,必须要有所取舍,以前她不是不明白,只是重生一回,知道生命难得可贵,知道情意难得可贵,可是如今,她已经走在了刀锋利刃上,她一人的身旁,有太多她在乎的人,若是她一不小心出了事情,跟随着她的最亲最近的人都会受难,首先就是容景。她自然再不能袖手,再不能不出手坐以待毙。

    玉青晴闻言,慢悠悠地道:“可是义父那个老头子一副臭脾气,刀功火融都难以让他松动,软硬不吃啊!他老人家如今正在东海的山林里和普善大人两个人猫着酿酒呢,惬意无比,将他们从世外桃源请出来,不太容易。”

    云浅月想起那个臭老道,的确是个臭脾气,她皱眉,“是人都会有缺点,他有什么缺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玉青晴眨眨眼睛,“他的缺点就是好酿酒好喝酒!可是如今普善大师在身边,他两样都不缺了。”

    云浅月寻思,“那普善大师有何缺点?”

    玉青晴摇摇头,“他也好喝酒吧!除了这个我不知道了。”

    “一对酒鬼!”云浅月叱了一声。

    “所以,请动他们两个,微乎其微。”玉青晴道。

    云浅月回身看向容景,声音对着她不禁放柔下来,“你有什么办法将他们请来?”

    玉青晴也看着容景。

    容景想了一下,忽然微笑道:“据说东海国的老王叔除了好喝酒外,还怕在东海皇宫里面待着。最怕的人是如今在东海潜心山吃斋念佛的太上皇。太上皇每次见到他,都会对他这个弟弟教育一番。而普善大师嘛,除了好喝酒好吃鱼外,还怕灵隐大师对着他念经。”

    玉青晴眨眨眼睛,叹道:“小景这个黑心黑肺,当真无愧啊!”

    云浅月一喜,立即对玉青晴道:“娘,你给外公写一封信,让他要求臭老道来天圣帮我们除掉那两个老东西,不来的话,就让舅舅下旨,将他招回皇宫。或者让外公去他住的地方教训他。”话落,又对容景道:“你和灵隐大师有书信往来没有?即便没有,你也知道他如今在何处,能找到他吧?也给他修书一封,灵隐大师一定会买你的面子,给普善大师修书,威胁他若是不来天圣帮咱们,就找他念经去!就不信他们不来!”

    容景点头,笑着道:“好!”

    玉青晴抬眼望着棚顶,似乎无奈地道:“怎么有你们这两个黑心的孩子!将每个人都利用透彻。杀那两个老东西,忒劳师动众了。”

    “否则怎么办?你和我爹两个人又杀不了他们?我和容景也白搭。”云浅月道。

    “只能如此了!”玉青晴收回视线,呵呵一笑,“义父若是知道你们算计威胁他们,估计要气得跺脚了。”

    “活该!谁叫他当年收了容景,后来死活不认了!”云浅月对这件事情一直恼恨,在灵台寺的时候,那老道当时对容景半分好脸色没有,还将他伤得很重,着实可恨,如今到了非他不可能用的时候,不用白不用。

    玉青晴笑着道:“那是义父知道了小景和你好,怎么能承认他收了他当徒弟?你是我的女儿,我是他的义女,小景若是他的徒弟,就是和我一个辈分了,乱了套了。他是为了你们好。你个臭丫头,还恨着他?”

    云浅月恍然,原来如此,她到没想到这一茬,不好意思地道:“那我错怪他了。谁叫他对容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来着。总看他不顺眼。”

    玉青晴闻言更是乐开了,“那是因为他这些年除了我外,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好徒弟,当时收了小景回去后还洋洋得意了许久,不想再来天圣,就知道你们俩好了。他的徒弟泡了汤,能高兴吗?”

    云浅月无语,原来是这样!

    容景显然也没有料到,讶然了一下,随即轻笑。

    “我说的呢,你一直都挺招人爱啊,怎么就不招那老道爱了呢,原来是这样。”云浅月回身顽皮地捏了捏容景的脸。

    容景失笑,伸手抓住她作乱的手,无奈地笑道:“只怪我看上了你。”

    云浅月嘎嘎嘴,没话反驳,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现在就写信吧!”玉青晴起身站了起来,走到桌前,一边铺开宣旨,一边道:“本来我还想着这两日要离开,如今看来又走不了了,也罢,就帮你们除掉这两个大障碍,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我和你爹可不能老是这么分居下去。”

    云浅月不置可否。

    玉青晴坐在桌前,刷刷一阵,便写好了两封书信,一封是给东海国在潜心山吃斋的八十高龄的太上皇,一封给了在南梁代替南凌睿当皇上的云王。她写完后,将执笔扔过来给容景,“该你写了,写完一起发出去。”

    难得毛笔到容景手中没有丝毫墨汁甩出。

    容景伸手接过笔,给灵隐大师写信,写完之后,又另外给普善大师去了一封信。

    云浅月知道普善大师和容景拜了忘年交,从普善大师这般再下工夫的话,即便臭老道脾气硬,但说动了普善大师离开前来天圣相助,他也不可能不跟来。谁叫他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来着呢!

    两封信很快写完,粘封起来,容景对外喊了一声,“青影。”

    青影应声出现在门口。

    “将这四封信按照地址发出去。”容景随手扬起,两封信飞向玉青晴。

    玉青晴伸手接过,将两外两封信与之合在一起,扔给了窗外的青影。

    青影立即伸手接过,拿着信退了下去。

    “哥哥和子书离开几日了?”云浅月问。

    “才三五日而已。”容景道。

    云浅月叹了口气,“这时间过得可真慢!”话落,她又道:“让爹爹回来的话,哥哥回不去,南梁无人坐镇怎么行?”

    “只能将在九环山退隐的太上皇先请回京坐镇呗。”玉青晴道:“我在给你爹的信中已经给你舅舅附带了信。南梁不会有事儿的。”

    云浅月点点头,这样就可以放心了!

    “信最快三日到南梁,你爹安排妥当等你舅舅回京也要三日,六日后你爹爹启程,最快也要三日来到京城。也就是十日后了。”玉青晴分析道:“而去东海的信就慢了些,用子书的大雕传信的话,也要五日到达东海,父皇和灵隐大师最快传信的话,也要三日。义父和普善大师启程用最快速度赶来的话,要半个月。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到这里,最少要二十日之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