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守株待兔(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等到什么时候?”云浅月问。

    “等到天圣彻底支持不住了的时候,等到天下百姓彻底支持不住的时候,等到如百年前的天下一样,混乱不堪的时候,等到不能等的时候。”容景面容微微偏暗。

    云浅月蹙眉,“顾忌那么多做什么?言不顺就言不顺!我们怕什么?”

    容景轻笑,看着云浅月,语气有些微叹,“金戈铁马,江山震动,帝业成就,不过都是一把金椅,一面宫墙而已。真是不值得期待!我要送你一片锦绣山河,但也不想你背负上祸国殃民的骂名。”

    云浅月恍然,明白他是为了她,如今天下百姓都知道夜轻染对她之心,而她嫁给了容景,若是容景此时打出慕容氏的旗帜复国,慕容氏被人认可不认可先不说,只单单她云浅月三个字,就足以成为万矢之地。金戈铁马,烽火硝烟,铁骑踏平每一寸土地,都会遍地苍痍,那么她毫无疑问,不管是目前,还是千古后,都会背上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罪名。她想明白后,看着他嘟囔道:“的确没什么期待,可是我们不动,别人饶不了我们啊!我可不希望再被动挨打,姑奶奶又不是生来软骨头,凭什么总是等着挨打不还手?祸国殃民的罪名我不怕。”

    容景如玉的手弹了他脑门一下,笑道:“你放心,以后我们不必再被动了,被动的是别人,天灵山不过是个开始而已。祸国殃民的罪名我也定然不让你背上,我的女人,怎么能被世人欺负,她的好和不好,只能我说。”

    云浅月闻言心里如涓涓细流滑过,顿时暖入心脾,她伸手抱住容景的腰,烦恼一扫而尽,笑嘻嘻地看着他,“我从来不知道容公子若是说起甜言蜜语来,原来天下谁人也不及。”

    容景抓住她的手,好笑地看着她顽皮的样子道:“小心伤口!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吗?”

    云浅月连忙不再乱动,目前养伤是大事儿。

    片刻后,门外青裳轻声禀告,“世子,宫里有人前去苍少主府邸宣旨,皇上宣苍少主进宫。”

    “嗯!”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想着果然是苍亭。

    一个时辰后,苍亭从宫中出来,领了皇上旨意,点兵五千人马前往天灵山。

    五千人马对付五百人马,可谓是十倍之多,可以看出夜轻染对这个李琦起义的重视。

    云浅月得到青裳又禀告回的消息时,想起来了这件事情的主角人物,问容景,“这李琦可有备录?到底是何人?真的是布衣出身?”

    “嗯,是布衣出身。祖辈三代是打铁的。”容景道。

    云浅月“哦”了一声,打铁的人对于兵器可不陌生。五百人起义,兵器应该充足。

    半个时辰后,青裳又在外面道:“世子,苍少主来了府中,想见世子妃。”

    云浅月挑眉,从那日上元节之后,她和苍亭再无交谈,如今他点兵要去天灵山,来见他做什么,她看向容景。

    容景对她一笑,“你去见见他。”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对外面道:“将他请去会客厅。”

    青裳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云浅月出了房门,向会客厅走去,如今已经太阳偏西,晚霞铺满天际,她向西边的天空看了一眼,想起那句“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的话,天象显示适合出行。她缓步走出了紫竹林。

    来到会客厅,苍亭并没有进里面,而是已经等在门口。

    云浅月看着他,一身墨色锦袍,比初见的时候瘦峭很多,眸光也不如初见轻浮,而是色泽凝定,淡淡地望着她,没什么情绪,她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眼,淡淡道:“进去吧!”

    苍亭摇摇头,“不用,我有几句话要说,说完就走。”

    云浅月闻言也不强求,点点头。

    “你和容景会起兵吗?”苍亭看着云浅月的眼睛,问出第一句话。

    云浅月一怔,没想到苍亭会问这个问题,她淡淡地看着他,并没有言语。

    “不能回答?”苍亭挑眉。

    “你叫我怎么回答?”云浅月撇开眼睛。

    苍亭忽然一笑,“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云浅月转回头,看向他挑眉。

    苍亭不答话,又问道:“若是我初来天圣那日,不伤了你心,你会不会……”他话说到一半,忽然又顿住,“说这个倒是无意义了,不说也罢。”

    云浅月不置可否。

    苍亭脸色有些晦暗,又道:“我会和蓝漪退婚。”

    “这个不关我事儿吧?苍亭,你到底要与我说什么,我见你,可不是站在这里听你与我说废话的。”云浅月皱了皱眉。

    苍亭看着她,目光深深,“如何会不关你?上元节那日之后,我和蓝漪再无可能了。”

    云浅月眉头皱紧,“那是你们的事儿。”

    苍亭忽然笑了笑,笑容有些惨淡,目光不再看云浅月,而是看向天边,轻声晦涩地道:“你就是天边的那些彩霞,尽管铺满天际,但也只会点染一人,那个人就是容景。”

    云浅月不说话。

    苍亭看着天边沉默了一下,片刻后又道:“多少人心中清楚,但也无可奈何地沉沦自己。”话落,他微凉地一笑,“云浅月,你就是毒药。”

    云浅月撇开脸,这些话,她不想听。

    苍亭从天边收回视线,眸光有些微的情绪退去,对她道:“苍澜是我弟弟。”

    云浅月嘲笑,“你还知道你有个弟弟,我以为你忘了呢!”

    “即便他自小脱离苍家,但他也是我弟弟。”苍亭声音平静,看着云浅月的侧脸,认真地道:“他既然是你的人,你就要好好保护自己手下的人。不要人死了或者伤了。”

    云浅月心思一动,转回头看向苍亭。

    “你对谁都好,没道理对自己的人不好。别人为你卖命,你就要对他惜命。”苍亭道。

    云浅月眸光眯了眯,没说话。

    苍亭看着她,忽然又道:“云浅月,既然当初我选夜天逸,如今虽然是夜轻染,但只要夜天逸帮他,我也不会后悔。君子一诺,千金不回。若你和容景举兵,我也会与你们兵马一战。”

    云浅月笑了笑,不以为意。

    “只这些话,你记好了。”苍亭不再多说,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云浅月看着苍亭的背影,脑中将他的话过滤了一遍,虽然东一句西一句,没个主次,但她还是懂了他今日来的目的。她微微抿唇看着他身影出了荣王府,转身向紫竹林走去。

    回到房间,容景半躺在床上看书,见她回来,对她一笑,“这么快?”

    云浅月“嗯”了一声,走过来坐下,对他道:“他对我说沈昭有危险。”

    虽然一句没提沈昭,但是苍亭提了苍澜,说苍澜是他亲弟弟,让她保护好他。苍澜和花落被他派去保护沈昭。若是沈昭有危险,那么也就说明他们二人有危险。

    容景闻言笑了笑,“苍亭还有个哥哥的样子。”

    云浅月抿唇,思索地道:“如今夜轻染卧病在床,夜天逸监国,夜轻暖暗中辅助,新帝登基,朝局不稳,两位帝师又受了伤,他们定然不会再生事对沈昭不利。那么有谁想对沈昭不利?而被苍亭知道了,特意临走前来对我传了这个信?”

    “如今这数日你我大婚,新帝登基遇刺受伤,平王之死你怒闯金殿,两位帝师三跪谢罪,等等事情分至舀来,如今如此乱,什么人却能有机可趁?”容景慢慢地道:“另外,谁最恨沈昭?”

    “秦玉凝!”云浅月忽然想起她来,多久没听到她的名字,她几乎忘了这个女人。她该是最恨沈昭的人。

    “沈昭杀了夜霄,父仇不共戴天。”容景道。

    云浅月眯起眼睛,她早先吩咐华笙密切注意京城动向,尤其是东西南北四门来往的人和各府府邸新近的人员,不放过一丝一毫,每日向她报备一次。但华笙这几日也没说秦玉凝来了京城的消息,看来是秦玉凝躲过了红阁的视线入了城,那个女人当初从南疆她的眼皮子底下跑了,后来去了南梁魔麓山军机大营作乱烧了粮草又从顾少卿手下跑了,之后再无音讯,如今回到京城,她丝毫不怀疑红阁的能力,那么只能说明,她背后有人相助支持。

    苍亭既然能得了讯息,那么也就说明秦玉凝是和夜天逸或者是夜轻染一直都联络了。若无他们暗中相助,十个秦玉凝也躲不过南疆隐卫的搜索,也躲不过顾少卿的追杀令,更不能隐藏个密不透风,连红阁都查不到她的消息。

    若是这样的话,天圣京城哪里是红阁实力最的薄弱地方?

    非皇宫莫属。

    明太后在宫中为太妃的时候,秦玉凝为丞相府秦小姐的时候,她又是六公主伴读,二人关系较好,如今明太后在宫中,夜轻染重新布置了皇宫调动了重兵,两位帝师又在宫中,如今的皇宫,可谓是固若金汤。秦玉凝在宫中的话,秘密进宫应该走的是皇室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