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谋定制动(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一声大叫极其尖锐惨烈,并且熟悉至极。

    沈昭一惊,连忙向外走去。

    云浅月闭着的眼睛立即睁开,也腾地站了起来,她看向容景,想着没等到秦玉凝,怎么听到了玉子夕的声音?

    她站起来得有些猛,弄出了些微动静。

    沈昭立即停住脚步,向屏风后看来。

    容景此时开口,声音温润,“我们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景世子?”沈昭听到容景的声音,彻底惊讶了,连忙转身走了过来。

    容景拉着云浅月出了屏风。

    “景世子妃?”沈昭看到二人,脸色布满惊异,不明白这二人怎么在他的屏风后,看起来还像是已经待了好久的样子。

    “至于我们为何出现在这里一会儿再说,先出去看看。”云浅月对沈昭道。

    沈昭点点头。

    三人连忙走出了书房。

    此时沈昭的贴身护卫急急走来,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对沈昭禀告,“大人,有一个人从外面闯进了咱们府邸,似乎从墙上栽了下来,受伤了。”

    “什么人?”沈昭问。

    “像是东海国的二皇子,不太确定。”那人道。

    “先去看看!”沈昭道。

    那人点点头,不再说话,跟在三人之后。

    书房距离西北角不太远,不多时三人便来到了事出地点。

    只见那里已经围了一圈的护卫,人人衣服都挂了彩,似乎被什么东西阻隔,无法靠前,里面墙角一个人抱着胳膊靠在墙上,即便夜色很黑,但还是能清楚地看到那人脸色惨白,面露痛苦,不是玉子夕又是谁?

    云浅月恼怒地看着玉子夕,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玉子夕听见云浅月的声音,痛苦地“唔”了一声,喊了一声,“姐!”

    云浅月轻轻挥手,解除了阵法,走上前,看着他皱眉,“伤了哪里?”

    “胳膊,腿,都伤了。”玉子夕抱着胳膊腿抽冷气,显然很疼,痛苦地问,“这是什么阵法?好厉害!”

    “没要了你的命就是好的。”云浅月弯身去检查他,轻声问,“还能动吗?”

    玉子夕摇摇头,“动不了了。”

    云浅月回头看向容景。

    容景走上前,打量了玉子夕一眼,对身后的沈昭道:“来一个人,将他带回房间。”

    沈昭立即对手他的贴身护卫摆手,“带着他去我的房间。”

    那名贴身护卫立即上前抱起玉子夕向沈昭的房间走去。

    云浅月看了一眼被破坏的阵,连忙跟上沈昭和那名护卫。

    一行人进了沈昭的房间,那名护卫将玉子夕放在床上,沈昭掌了灯。云浅月这才看清他的两只胳膊和两条腿都是血迹,她走上前,伸手去扯他的衣服。

    玉子夕脸色一红又一白,也顾不得伤口连忙拦住云浅月,恼道:“姐姐,你还是不是女人?我是男人,有你这么……上来就扯我衣服的?”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怒道:“我将你外袍脱下来,你里面难道什么也没穿?”

    玉子夕一噎,脸色红白交加片刻,见容景站在那里不动,他咧着嘴角道:“姐夫还在呢!我这不是怕他吃醋吗?”

    “你个毛孩子,他有什么醋可吃的?拿开手!”云浅月一肚子气,明明守株待兔等的是秦玉凝,怎么等来了他?还伤成了这样。

    玉子夕见容景不拦着,只能讪讪地拿开了手,提醒道:“你轻点儿扯……啊……”他话音未落,云浅月半丝不客气地扯掉了他的锦袍,他疼得大叫了一声。

    云浅月扔掉锦袍,挽起他的袖子,又掀起他的裤脚。这回动作轻了些。

    玉子夕见云浅月脸色难看,扯着嘴抽气,不敢再出声,知道今日他们在这里,怕是有什么事情被他给弄砸了。

    两条胳膊漏出来,肘弯处被树枝钉穿了好几个窟窿,血迹模糊一片,腿也一样。伤口不太深,但很是惨烈,都伤在了关键动作的地方,显然他翻墙落下后没有再动,否则便会更严重。

    云浅月见他的伤还好,休息两日就没事儿,松了一口气,对沈昭道:“打水来,我给他包扎。”

    沈昭点头,对贴身侍卫吩咐了一句。

    贴身侍卫立即走了下去。

    云浅月看着玉子夕问,“我问你,你这些日子跑哪里去了?今夜怎么跑来了这里?”

    玉子夕皱着眉道:“我听说南梁有个吸血美人,于是跑去魔麓山会了一会。刚刚进了城打算去荣王府看看你,还没到荣王府,便见到一个黑影奔着这个方向来,轻功身法极快,我一时好奇,便跟了过来,谁知道这里布置了这么厉害的阵,让我中了招。”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那个黑影什么样?”

    “黑衣黑面,别的不知道,只知道看身形是个女人。”玉子夕风流一笑,“姐姐,你知道的,对于男人女人,我还是分得清的,美人的筋骨和男人怎么能一样?”

    云浅月见他伤成这样,还有心思笑,怒道:“她哪里去了?怎么就你陷入了阵里。”

    “该死的!那个女人狡猾,大约知道我跟踪她。故意诱惑我进来,她却只贴到了个墙边就离开了,我被阵困住,掉了下来。”玉子夕也升起怒意,显然从来没栽过跟头,这回栽了,令他有些恨恨的。

    云浅月明白了前因后果,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笑了笑,对云浅月温声道:“她此时大约回皇宫了。”

    “白等了半夜!”云浅月恼怒地瞪着玉子夕,他早不回城晚不回城,偏偏这个时候回城还偏偏碰到了秦玉凝来,若没有他捣乱的话,此时秦玉凝的小命她已经得手了。如今秦玉凝知道沈昭的府邸有布置,给她提了醒,她怕是不会再来了,要来也不会短时间来了。

    玉子夕在云浅月吃人的眼光下有些胆颤,委委屈屈地道:“这我事先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沈大人是姐夫的人,怕别人害他嘛,所以才跟了过来……”

    “行了,你闭嘴吧!”云浅月也知道他委屈,压下火气,只能说秦玉凝今夜不该死。

    玉子夕立即闭了嘴。

    这时,沈昭的贴身侍卫打来水,云浅月挽起袖子给他清洗包扎。

    一时间房中静静。

    给玉子夕包扎完后,云浅月净了手,才回身对沈昭说明白了事情缘由。

    沈昭听罢后有些惭愧地看着容景和云浅月道:“我咒术虽好,奈何没有多少武功,还累了你们二人深夜不得休息等在我府中,实在是……”

    云浅月摆摆手,“这不算什么!当初杀夜霄也有我一份。秦玉凝是个祸害,不能留着。今日败露了,她警醒了,怕是更不好杀她了。我们该做的是商议一下,该如何将她杀了。”

    沈昭点点头,将感激惭愧之情收敛。

    “原来那个女人是秦玉凝。”玉子夕也听了个明白,摸着下巴道:“听说是前丞相府的小姐,天圣第一美人?”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

    “姐姐,她到底有没有你美?”玉子夕问。

    “没有!”回答他的人是容景。

    玉子夕眨眨眼睛,对容景道:“你眼中天下女人都没有姐姐美,你说的不算。”他看向沈昭,“你说!”

    沈昭看了云浅月一眼,摇摇头道:“没有。”

    “我这两日在魔麓山和顾少卿品酒,他也提到了秦玉凝,说了一句话,姐姐你想不想听听?”玉子夕看着云浅月问。

    云浅月没好气地道:“你愿意说就说。”

    玉子夕慢悠悠地道:“顾少卿说誓要抓住秦玉凝,给她封印了咒术,废去武功,让天圣的第一美人为他军营里的军妓。士兵们定然大受鼓舞,练起兵来才有劲头。”

    云浅月闻言顿时乐了,“顾少卿这个魔头!”

    容景闻言挑了挑眉,赞同地道:“这个提议到是不错。”

    “我也觉得不错!”玉子夕附和地点点头,“所以,姐夫,咱们不杀那个女人了,将她抓住,弄去魔麓山军机大营,让南梁的士兵都尝尝天圣第一美人的滋味。”话落,他看着自己包扎得跟粽子似的胳膊和腿,完全影响他的风流和俊美,更是恨恨地道:“本皇子不报此仇,不姓玉。”

    云浅月见容景和玉子夕都同意顾少卿这个想法,她倒没有什么意见。

    沈昭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

    于是短短两句话,秦玉凝虽然没被抓住,便被几个人决定了命运。似乎在他们的眼里,擒住她不过是早晚轻而易举的事儿。

    接下来几个人分析了一下秦玉凝下一步的动作。

    最后都觉得秦玉凝今夜既然知道了沈昭府邸有厉害的阵法,那么她定然不会再来府邸刺杀,刺杀的地点也不可能是皇宫,在皇宫里公然杀害朝廷命官,这个不可能,夜轻染定然不准许,夜天逸也不会纵容她。沈昭平时的生活很简单,就是皇宫、沈府,如今他奉命彻查那日观凤楼刺杀一案,再多跑了一个刑部。刑部停着那几名当日一同参与刺杀的太监尸首。这是唯一的线索。

    虽然夜轻染知道是叶倩,但也要拿出确凿的证据来,否则,不可能定罪。

    刑部由德亲王管辖,如今德亲王气火攻心,在府中养伤,刑部的事情交给了他的副手暂时管理。他的副手似乎和以前的秦丞相相交不错。

    秦玉凝不可能再来沈府刺杀,也不可能在皇宫刺杀,路上刺杀也不可能,毕竟动作怕闹得很大,夜轻染如今身受重伤卧病在床,更不可能再允许京城的治安出现丝毫瑕疵,引起百姓恐慌,那么只剩下一个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