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岌岌可危(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轻染也看了一眼四下,便慌忙地入了宫,并没有发现云浅月。

    文武百官都进入宫门后,宫墙上的陈绍一摆手,御林军关上了宫门。

    云浅月百无聊赖地等在车上,转头看弦歌,他坐在车前盘膝打坐练功,她收回视线,闭上眼睛补眠。旁边其他府中的车夫和侍卫或者书童则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各找乐趣。

    从卯时一直等到将近午时,宫门才再度打开,里面走出下朝的官员,一个个的看起来都有些黑眼圈,这些日子大约都没睡好,朝局不明,各方拉锯,他们处在中间,疲惫且辛苦。

    最后出来的是沈昭。

    没看到容景,云浅月下了车,打开帘幕,请沈昭上车。

    沈昭看了她一眼,如往常吩咐侍卫一般吩咐道:“去刑部大牢。”

    云浅月连忙坐在车前。

    这时云离忽然走过来,看了云浅月一眼,对沈昭道:“沈大人,德亲王掌管刑部,如今他在府中养病,如此大案,没有德亲王在旁怎么行?也不差这两日,你缓缓再去刑部吧!”

    云浅月心思一动,想着她这个哥哥难道知道了什么?

    沈昭也是怔了一下,看着云离,缓声道:“刚刚在朝中,副中郎将传了德亲王的话,说今日在刑部帮衬我查案,仵作等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我过去了。”

    云离四下看了一眼,见有官员向这边看来,他背着身子给沈昭使了个眼色,清声道:“我见沈大人今日面色不好,是否昨日染了风寒?今日还是回复休息吧!虽然查案重要,但是身体也打紧,刑部派人去知会一声,明日再去也一样。德亲王和皇上不可能不体恤的。”

    “这……”沈昭不着痕迹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还是摇头道:“身体没什么打紧,我还是去吧……”

    “见你一副要昏倒的样子,我既然发现了,实在不放心。这样吧!我送你回府。”云离一咬牙,话音未落,三两下便爬上了沈昭的车。

    云浅月顿时无语,他这个哥哥真是……昨日是玉子夕那个弟弟,今日是他,捣什么乱?

    沈昭这回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云离则反客为主,对云浅月命令道:“还不快赶车!没看到你家大人要昏倒了吗?回府后赶紧请太医。”

    云浅月无奈,他总不能在宫门口当着不少官员的面将云离扔下去,只能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皇宫门口。

    马车帘幕落下,遮住了沈昭和云离的身影。

    一同出来的官员们不少人心中纳闷,明明沈大人从皇宫里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转眼间就病倒了?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大家都疲惫不堪,沈昭又授命查皇上刺杀大案,不是那么好查的,心力交瘁病倒还强撑着到也不新奇,于是,都摇摇头,各自叹息一声,上了马车。这个多事之秋,朝中的官员谁也不好做。各人自扫门前雪,自求多福吧!

    沈昭的马车离开了皇宫门口。

    脱离了众人的视线,来到一处分叉路口,一条是通往沈府的路,一条是通往刑部的路。云浅月理所当然地拐向了刑部那条路。昨日因为个玉子夕坏事儿,今日她说什么也不让云离坏事儿。

    她刚拐了道,车中的云离便发现了,忽然一把掀开帘幕,对云浅月呵斥,“你到底会不会赶车?你看看这条路如何是去沈府的路?赶紧的,去沈府。”

    云浅月回头看了云离一眼,学着那贴身侍卫的声音道:“我会赶车,云世子,我家大人就是去刑部。”

    “你……”云离恼怒,转头对沈昭道:“沈大人,你这是选的什么侍卫?你赶快吩咐他回府!”

    沈昭伸手揉揉额头,轻声道:“云世子,沈某无碍,还是去刑部吧!查案是大事儿。”

    “什么大事儿?再大的事情还能有命大?我告诉你,今日这刑部不能去。”云离上前,伸手去夺云浅月手里的马鞭,强硬地让车止住。

    云浅月到也想听听缘由,他这个哥哥到底是怎么知道刑部有秦玉凝布置不能去了?于是很轻易地就让他夺去了马鞭。

    云离先拉着马车调转了马头,走向沈府那条路。

    沈昭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有意听听,他到也不阻止,低声问道:“云兄,到底是怎么个不能去法?”

    “有人要在刑部杀你。”云离压低声音道。

    沈昭佯装一怔,“谁能在刑部杀我?如此胆大?”

    云离看了云浅月一眼,抿唇不语。

    沈昭知道他是想避着人说话,低声道:“云兄放心,这个人是我贴身侍卫,信得过。”

    云离见他如此说,才将马鞭还给云浅月,对她道:“你现在就往沈府赶车,我和你家大人有话说,我定然不会害了他。”

    云浅月点点头,接过马鞭,听话地往沈府赶去。

    云离落下帘幕,压低声音对沈昭道:“还能是谁?你没得罪人,但是有人得罪了人。我既然知道了,就不能见死不救。”

    沈昭似乎不明白地“哦”了一声。

    “沈大人,你是聪明人,我就说明话吧!因为我妹妹伤了皇上,差点儿让德亲王失去儿子,德亲王心里记恨,目前拿妹妹无可奈何,但那日景世子明明就在殿中,也不拦阻妹妹,德亲王便将这恨也同时记在了景世子的身上,如今朝中皇上一派,景世子一派,群臣虽然都是天圣的臣子,但是大部分人都保持中立,不敢搀和进两人中的明争暗斗,而你不同,你没入朝时就是景世子的人,如今更是铺助他理事儿。德亲王想瓦解景世子在朝中的根基,让他再不能和皇上对抗,如今自然是挨个要铲除他的人。你首当其冲。”云离道。

    沈昭点点头,“这个我到是小得!可是今日有何不对?难道德亲王要在刑部杀我?刑部是他掌管,会在自己的地盘杀人吗?我死在刑部,是他的责任啊!”

    “正因为是他的地盘,他才好动手。你身边一直有人护着,别的地方他得不到手,刑部最把牢。而他如今卧病在床,你若是在刑部出了事儿,顶多是手下人办事儿不利而已。自然与他脱开了关系。”云离低声道,“就算查出是他,皇上是他的儿子,想保他易如反掌。”

    这时云浅月插进话来,“按理说德亲王要在刑部杀我家大人应该是极其机密的事情,云世子如何得知了?”

    云离向外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月前我在街上救了一个犯了心病的婆婆,那个婆婆的儿子在刑部当差,正是德亲王手下。”

    云浅月想着原来如此,又问道:“德亲王是什么时候布置要杀我家大人的?”

    “据说是早有布置,就等着机会了。所以,刑部一定不能去。”云离道:“如果沈大人染了风寒,卧病在床,为了不耽搁调查的时机,病中上表将这件案子移交给别人,皇上也说不出什么来,德亲王也无可奈何。”

    云浅月皱眉,早就布置了?这么说不和秦玉凝联手,德亲王也是要杀沈昭的了?她勒住马缰,“云世子放心,我保家大人一定无事儿,您在这里下车吧!我送我家大人去刑部。”

    “你这个侍卫是怎么回事儿?刑部安排了重重杀机,如何能是你一个护卫说保就保住的?”云离急了,训斥云浅月,觉得这个侍卫真是胆大,做起主子的主来了,他都说得如此明白了,这个侍卫竟然还要去?他不明白地看向沈昭,他怎么选了这么个不听话的侍卫?真的是忠心?让他觉得他好像急不可耐要送沈昭去刑部送死一般。

    “我是景世子选出来给我家大人的护卫。”云浅月不想亮明身份让她这个哥哥再担心,若是他知道她受着伤还要去危险的地方,估计也会跟着。

    沈昭立即道:“云兄放心!景世子自有打算。”

    云离一听容景的名字,恍然地问沈昭,“你知道刑部今日有埋伏?”

    “嗯!”沈昭点点头,“不过还是多谢云兄关心。”

    云离愣了愣,忽然失笑,“倒是我多虑了,既然景世子有安排,那我就在此下车吧!”话落,他挑开帘子下了车。

    云浅月见云离下车,松了一口气,对他道:“云王府的马车就一直在后面跟着。云世子宽心,我会将我家大人毫发无损带回来的。”

    “既然你是景世子的人,我倒不担心了!”云离点点头,走向后面的马车。

    云浅月见云离上了车,帘幕落下,她不再耽搁,挥鞭赶车向刑部走去。

    马车刚走不远,忽然有破空的箭矢声传来,目标却不是对准她的马车,而是云离的马车,云浅月面色一变,当即松了马鞭,伸手一拉沈昭,弃了马车,向云离的马车飞去。

    她怕去救云离丢下沈昭箭羽再度冲他来的话,反而中计。

    她的轻功身法极快,赶在破空之声到来之前拉着沈昭钻进了云离的马车,瞬间在马车四周用真气阻隔了一层防护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