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岌岌可危(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她防护罩刚布置好,三支羽箭“嗤嗤嗤”穿透马车的帘幕射进了车厢,正是云离的所在的位置。

    云浅月松开沈昭,不敢用那只受伤的手臂,则是用一只手抓住了一支箭羽,双脚夹住了一支,另外用嘴叼主了一支。

    三支剑雨刚被她接住,便刻不容缓地又被她催动真气反手按照原来的方向扔了回去。

    “嗤嗤嗤”三声箭羽刺破肉体的声响,街道一旁的房顶上传来一声闷哼。

    再无箭羽射来,云浅月寒着脸拉开帘幕。

    只见远处的一处屋脊上有一个黑影中了三支箭躺在那里,显然刚刚的冷箭是放的,她沉声开口,“青影,去将那个人弄下来。”

    “是!”青影应了一声,向那处屋脊飞去,心中想着世子妃动作太快了,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云离此时脸色发白,有些不敢置信竟然有人要杀他?明明他以为德亲王是要杀沈昭的。

    沈昭比云离镇定许多,毕竟他比云离多了在南疆血染疆场的经历,亲手杀过人。

    不多时,青影便将那人的尸体扔到了马车旁,那人黑衣蒙面,三支箭羽都穿钉在他的要害之处。三处毙命。

    “将他面巾揭开,检查他是何人?”云浅月吩咐。

    青影点头,伸手扯掉了那人的面巾,只见是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大约三十多岁,他在他全身检查了一遍,对云浅月摇摇头,“身上什么也没有?”

    “身上有无刻印?扒光了检查一遍。”云浅月又道。

    青影呆了一下,看了看那男子,又看了看云浅月,不得不提醒,“这是大街上……”

    “你寻个背静处去检查。”云浅月道。

    青影拖起那男子转身进入了一处胡同的角落里。

    云离惊讶沈昭这个贴身侍卫刚刚的魄力,不免多看了他几眼,那一瞬间觉得他抿着唇寒着脸的表情竟然像一个人,但又很快打消了想法,她胳膊伤得重,应该在荣王府养伤才对,这才几日,伤口定然不会这么快好的。

    不多时,青影回来,轻声禀告,“身上有皇室隐卫的刻印,不过甚是普通。”

    “果然!”云浅月沉下脸,对青影摆摆手。

    青影意会,退了下去。

    云浅月想了一下,回身对云离道:“云世子,你招出云王府的隐卫,现在由隐卫护送你,带着这个放冷箭的人,进宫找皇上给你伸冤。”

    她将云王府的三千隐卫早已经给了他。但是那三千隐卫毕竟只是云王府训练的一般隐卫,这等武功高强放冷箭的人,云王府的隐卫还是警醒度不够,若没有她,今日云离必死。

    她到底要看看夜轻染见了那皇室隐卫如何给个说法。

    云离也是聪明,即刻就明白了云浅月的意思,点点头,对暗中喊了一声,有几名隐卫立即出现,抬起那刺杀死去的人装在了后车坐上。

    “我们继续去刑部。”云浅月对沈昭道。

    沈昭点点头。

    云浅月伸手拉了他,再不多说,足尖轻点,离开了云离的马车,回到了沈昭的马车。她落座后,一拉马缰绳,马车继续向刑部而去。

    云离看了沈昭离开的马车一眼,落下帘幕,白着脸吩咐车夫一句,车夫一挥马鞭,由隐卫护送着,向皇宫而去。

    这一处的刺杀不过须臾之间,只留下了淡淡的血腥味。

    马车上,沈昭低声问云浅月,“刚刚那名是皇室隐卫,难道是皇上、摄政王、或者是夜小郡主要杀云世子?”

    云浅月淡淡道:“皇室隐卫分流甚大,分为暗龙,暗凤,普隐。刚刚那个人身上带着皇室隐卫的刻印,但是极为普通,那么就是普隐了。暗龙在夜轻染手中,暗凤在夜轻暖手中,普通隐卫夜天逸有一支,德亲王府有一支,还有宫里的明太后,六公主,以及皇室的皇子公主们手里或多或少都有。”

    “既然普隐分流如此多,如何能分出是何人下的手?”沈昭蹙眉。

    “外人分不出来,但是夜氏独有一套能分辨普通隐卫分属谁的法子。”云浅月话音一转,有些凉凉地道:“我们也不需要知道是谁,只需要让夜轻染和文武百官知道有皇室隐卫暗中刺杀云离就成了。”

    沈昭若有所悟,点点头。

    “容景为何没与你一起出宫?”云浅月想起容景,刚刚她没见到容景出宫,就想问沈昭,奈何被云离搅乱了,不过也是他这个哥哥福大命大,好心救别人,反而倒救了自己。

    “景世子被皇上派人喊去了帝寝殿。”沈昭道。

    云浅月点点头,夜轻染如今躺在床上,自然不让容景轻松了。

    二人再不说话,马车再无阻拦,两柱香后来到了刑部。

    刑部大门口,德亲王的副手副中郎将赵穆带着刑部的所有官员已经等在那里。一见沈昭的马车来到,赵穆立即走上前,满面含笑地道:“沈大人来了,我刚刚听说沈大人昨日染了风寒病了,以为今日不来了。刚要带着人撤了,不想沈大人来了。”

    云浅月打量了一眼赵穆,这个赵穆她自然认识,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为人圆滑机警,在德亲王手下这些年很受重用,与朝中官员们从来没红过脸,人缘不错。

    “咳咳……”沈昭压抑地咳嗽了两声,他装得也像,声音粗噶,显得肺气不通,“皇上刺杀一案不能耽搁时机,如今毕竟再不是冬日了,天暖渐暖,尸体时间长了便搁不住了,我染小小的风寒不算什么,为皇上分忧解难才是分内之事……”

    一边说着话,他一手跳开帘子,一手捂着胸口,脸色因为刚刚云离被刺杀的惊险苍白还没缓过来,此时正巧用到了这里。

    刑部的一众官员本来还以为沈昭是装的,如今一看他的样子,对他染了风寒不由信了。

    “朝中若是多几个如沈大人这般的好官员,何愁我天圣朝纲不兴天圣皇朝不兴啊!”赵穆感慨了一句,面露关心,“沈大人看起来风寒甚是严重,刑部停尸房阴气重,赵某怕你受不住,要不改日吧?那尸体还能放个两日。”

    “既然来了,就今日吧!早查明真相,也好早结案,匪首一日不抓,一日难安,连我皇都敢刺杀,简直是太嚣张,这可是关系到我皇的安危,耽搁不得。”沈昭摇摇头,扶着车辕要下车,似乎不太有力气,他苦笑了一下道:“上午的时候喝了浓汤药还好一些,不想这时候严重了,不过进去片刻后就出来,应该无碍的。”

    赵穆点点头,“沈大人如此劳心,让下官觉得惭愧。”

    “来,扶我进去。”沈昭将手无力地搭在云浅月那只没受伤的肩膀上。

    云浅月连忙下了车,伸手去扶他。

    这让赵穆等人不由得多打量了云浅月几眼,沈昭的这个贴身侍卫他们自然都认识,到也没拦阻他跟着一起进去。

    由赵穆领着,一行人进了刑部。

    来到了刑部的停尸房,赵穆吩咐,“打开房门。”

    守在门口的人立即打开了房门。

    “沈大人请!”赵穆略施一礼,请沈昭先行。

    沈昭点点头,由云浅月扶着进入。停尸房也是分为三六九等,下等停尸房,也就是偷鸡摸狗小案死了的人,中等停尸房,是一般大宅内院和牵涉到身份较高死的人,上等停尸房则是特大案件牵涉死的人,比如皇上,公主,王爷,世子等,如今这个案件是刺杀皇上,这是特大案中的第一位,死的人自然严密看管。

    偌大的停尸房只停着六具太监的尸首。

    云浅月打量了一眼,这六具太监的尸首保存得完好,连太监服都没脱,或是被刀剑砍死,或是被剑雨刺死,血迹的衣服和身体黏在一起,死时什么样,如今还是什么样。显然不曾有人动作手脚。

    云浅月心疼升起一丝疑惑,这些尸体没被动过手脚,那么说秦玉凝不是在刑部准备了?她看了沈昭一眼,她想起早上容景特意强调的话来,传音入密问,“你可感觉出他们是否有被下了咒术?比如死咒。”

    沈昭也打量那些尸首,微不可见地摇摇头,“没有感觉到,就是六具尸体而已。”

    云浅月抿唇,总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又说不上来,她又传音入密道:“让仵作进来!”

    沈昭对赵穆道:“请仵作!”

    “来人,请仵作!”赵穆对外吩咐。

    声音传达下去,外面进来一胖一瘦一年老一年轻两位仵作,给沈昭见礼,“沈大人!”

    “给他们验尸。”沈昭吩咐。

    那二人点头,拿了验尸的工具上前挨个检查尸体。

    云浅月细细看了这进来的两人一眼,这两人稍微有些功夫,但也不是很到家的那种,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便静观其变。

    “这六个人都是货真价实的阉人,身上均有一种隐形印记,这印记像是……”那二人查了片刻,其中一人开口,但是话说到一半,便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