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烈火焚身(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孝亲王府的隐卫和几名女眷以及丫鬟仆人都睁大了眼镜。

    不多时,那些佛印离开了孝亲王府,冲向承乾街。

    沈昭不敢放松,口中一直念念有词,保持着双手推送的姿势。

    青影紧紧地盯着那些佛印的符号。

    “什么人在那里?”前方传来孝亲王一声喝问,似乎正大步向这边走来。

    孝亲王府的一众隐卫对看一眼,立即有一人赶了过去,“秉王爷,是朝中的沈昭大人,说是借碧湖一用。”

    “哦?”孝亲王脚步似乎顿了一下,须臾,只听他道:“拦住他们,本王要看看沈大人在本王的府里做什么?”

    青影闻言眸光一缩,手握住了腰间的宝剑。

    沈昭不理会,仿若未闻,一心施咒。

    “是!”那名隐卫得令,一挥手,喝道:“拦住他们!”

    孝亲王府本来看着的一众隐卫齐齐围上沈昭和青影。

    “都住手!”这时,孝亲王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低喝,紧接着有脚步声急急走来,正是冷邵卓。

    孝亲王府隐卫本来都要拔剑,闻言齐齐住了手。

    “邵卓,你来做什么?”孝亲王沉声问。

    “是儿子请沈大人来这府里的,父王就不必管了。”冷邵卓将沈昭和青影出现在这里的事情担了过去。

    “嗯?你请他们来的?”孝亲王眯起眼镜。

    “是,儿子请他们来的。”冷邵卓走到近前,看了一眼亭中的情形,对那些隐卫摆摆手,命令道:“这里没你们的事儿,都退下去!”

    那些隐卫都看向孝亲王。

    “怎么?我说的话不管用吗?你们都看我父王做什么?都退下!”冷邵卓怒喝。

    那些隐卫连忙收了剑,见孝亲王没组织,瞬间退了个干净。

    “你们也退下去。”冷邵卓对那几名女眷和仆从挥手。

    那几名女眷不敢反抗,一窝蜂地跑回了内院。

    不多时,这处碧湖四周只剩下沈昭和青影,以及冷邵卓和孝亲王了。

    孝亲王面色不赞同,低喝道:“邵卓,你这是做什么?你可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父王,他们是儿子请来的,儿子自然知道做什么!”冷邵卓看着那二人,对孝亲王道:“父王您年岁大了,德亲王这一病之后怕是以后都不会上朝了,您操劳了一生,以后也想想清福吧。”

    孝亲王脸色一沉,“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

    “儿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清楚得很。”冷邵卓道。

    “你……今日的事情定然不简单,你若是坏了谁的事情,你有几个脑袋能顶得住?我们孝亲王府一脉的存亡啊。你考虑了没有?”孝亲王低斥。

    “父王,您忘记那颗让我起死回生的大还丹了吗?”冷邵卓看着孝亲王。

    孝亲王顿时一噎。

    “没有那颗大还丹,如今便没有我站在你面前,你早已经没了儿子,没了儿子,就没了传承。孝亲王府再显赫,但是子息凋零也是无用。您死后,孝亲王府很快就会没落荒凉。”冷邵卓淡淡地道:“救命之情,再生之恩,是她给我的,我不能如今见到她临危不救。”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当初也是七皇子逼她拿出来的。”孝亲王低声道。

    “但若她不同意,谁也从她手上拿不走东西,当初的七皇子也不行。”冷邵卓道,“父王,这么些年,您又不是不了解她。”

    孝亲王皱眉,脸色不好,“可是如今不是私情的时候。”

    “我不管如今是什么时候,他们既然来了孝亲王府,我便要护住他们。”冷邵卓道。

    “你坏了大事儿怎么办?”孝亲王气道。

    “我不知道什么是大事儿,只知道人命关天。”冷邵卓冷硬地道:“父王,您就当没看见吧!这里有儿子在,您这些日子劳累坏了,去刘姨娘那里歇着吧!”

    “你……”孝亲王看着冷邵卓,见他面色坚毅,须臾,一甩袖,转身大步而去。

    冷邵卓见孝亲王离开,并没有过去沈昭和青影身边,而是负手站在原地看着二人。

    不多时,沈昭喷了一口血,忽然向地上倒去。

    青影想伸手去扶,但血咒和水咒也牵连他,他也吐了一口血,向地上倒去,无力再扶。

    两人轰然倒在了湖边。

    冷邵卓一惊,立即快步走了过去,很快就来到了二人身边,蹲下身,急声问,“沈大人,你们怎么样?”

    沈昭气息虚弱,似乎还想施咒,抬抬手,奈何已经再无力气,他虚弱地摇摇头,对冷邵卓道:“多谢冷小王爷。”

    “我给你们请大夫。”冷邵卓立即道。

    沈昭摇摇头,支撑着想起来,“不行,我们要立即去承乾街。”

    “是景世子妃出了事情?”冷邵卓问。

    沈昭摇摇头,又点点头。

    青影毕竟武功好,此时已经起身,白着脸对沈昭急声问,“刚刚怎么样?可拦阻了那个女人?”

    “我也不知道,应该能管一些用处,阻了她一阻,我们毕竟距离景世子太远了。只希望刚刚能管用。”沈昭道。

    “我现在就过去,你的力气已经用尽,就别过去了,留在这里吧!”青影话落,对冷邵卓道:“劳烦冷小王爷看顾好沈大人。”

    冷邵卓大约也明白了什么,点头,“你放心去,有我看顾他,在孝亲王府内,不会让他有危险。”

    青影点点头,也不多说,足尖轻点,飘身出了孝亲王府。

    沈昭知道自己此时再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只会拖累青影。便也不强撑着去。

    冷邵卓看着沈昭,见他十分不堪,询问道:“沈大人,我给你请大夫。”

    沈昭摇摇头,“不急,我无事儿,冷小王爷若是无事,陪我在这里等一等吧!我需要确定他们安然无恙。”

    冷邵卓点点头,也不顾地面脏,坐在了地上,“他们本事大,一定会无事。”

    “我也相信他们会无事儿。”沈昭笑了笑。

    二人不再说话,孝亲王府这一处静寂无声。

    青影出了孝亲王府后,不顾身上的内外伤,向承乾街而去。所过之处,发现有一片院落房顶的瓦片被烧成了灰,幸好整座房无恙,下面有人恐慌地站在院子中,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清楚,这是刚刚沈昭施术和来自承乾街方向的咒术相碰的结果。

    他顾不得理会,如疾风一般从屋脊扫过。

    云浅月先青影和沈昭一步离开后,压下心中的慌乱,强自镇定,令自己的耳目和感官感知打开,一边施展轻功急速赶去,一边凝神静听前方的动静。

    听了片刻,前方隐隐传来刀剑打斗声和刀剑刺破身体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秦玉凝、花落、苍澜的说话声。

    唯独没有容景的声音,云浅月一时心慌得无以复加。

    “不愧是云浅月的人,倒是骨头硬,我如今就先烧了你们再杀了他。”秦玉凝声音尖锐阴狠,往日温婉娇软的声音不在,像是地狱里而来的女鬼。

    什么样的经历让一个人变成了这样?或许她从来就是这样?云浅月听到这样的话,知道容景还无事,心下一松,恨不得现在就到了他身边。

    “什么天下第一美人?比我家小主差了天上地下,怪不得景世子不要你,你这种女人,是个男人都不会娶。”花落显然也受了重伤,但还嘴硬地冷笑,沙哑的声音向上扬起,一如那张桃花容貌一样张扬。

    “一百个你也不如她一个。”苍澜同样受了重伤,声音冷漠他的人,附和花落,“女鬼一样。”

    云浅月知道花落嘴狠毒,从来不知道苍澜的嘴也可以这样毒。她心下一暖。

    “你们既然不怕死,就去死吧!”秦玉凝显然恨极,一道血红色的光对着二人拍落。

    花落和苍澜已经再没有力气躲开,二人浑身是血,但还是稳稳地挡在容景的面前。

    云浅月心下一紧,远远地看到一道血光奔着方向而去,她一咬牙,双手摊开,手腕瞬间凝聚了两团冰蓝色的火光,顷刻间推送了出去。

    火光开始本来很小,但像是从她手心出来后,汇聚了风,瞬间骤然大了一倍。随风一刮,排山倒海向着那一处闪电般地吸了过去。牵带着云浅月的身形快了一倍,也尾随了过去。

    “砰”地一声,两大光圈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秦玉凝大惊失色,身子被打得瞬间倒退了数丈。

    云浅月身子略微地晃了晃,便飘身落在了花落和苍澜的身前。

    “小主!”花落和苍澜见云浅月来到,齐齐一喜,她如此及时,再晚片刻,他们二人必死无疑,他们死了不要紧,但是再无法为小主护住身后的人了。

    “容景怎么样了?”云浅月紧紧盯着秦玉凝,并没有回身去看容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