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烈火焚身(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景世子昏迷了,但无性命之忧,小主放心!”花落立即道。

    昏迷还好!只要没有性命之忧就好!她总算来得及了!

    云浅月彻底松了一口气,面色清寒地看着眼前的情形,只见这一处街道遍地死尸,容景的十八隐魂都倒在了地上,不知是死是活,黑衣穿着的隐卫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血流成河,不计其数。能够站着的人除了秦玉凝就剩下花落和苍澜。

    她目光落在不远处,只见秦玉凝一身黑衣,长发披散,虽然还是以往的容貌,但因为脸色太白,目光太过阴狠,周遭阴气鼎盛,在这一片遍地死尸和浓郁的血腥中,让她看起来真如苍澜口中的女鬼。

    云浅月想着今日秦玉凝看来是下了如此大的力度要杀容景和他同归于尽,但只凭她一人如何能在京中如此青天白日公然刺杀兴风作浪?这背后若没有人帮助她,她哪里来的高手能连容景的十八隐魂也伤得不知死活?将容景重伤昏迷?她心中突然如压了一座冰山,眼中碎了一层寒冰,看着秦玉凝,吐出口的声音却轻轻柔柔,“秦小姐,好久不见!”

    这样的声音如暖风拂过,吹散了这一处的血染和阴霾。

    “云浅月?”秦玉凝挺直腰板,看着出现的人,不太确定地扬眉。

    云浅月伸手在面前一晃,面上的换容散去,露出她的本来面目,她轻笑,却无半丝笑意,“秦小姐这回看清是我了?要抢别人的男人,还是当着那个女人的面问问那个女人愿不愿意比较好!你这样,谓之偷,偷人未免下贱。”

    “果然是你!”秦玉凝看清是云浅月,面色露出阴狠,“下贱的人是你!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天下的男人都是你的入幕之宾吧?亏得景世子喜欢你这样的女人!云浅月,你配吗?”

    “我不配,难道你配?”云浅月随手从怀里拿出一面小镜子扔给秦玉凝,冷笑道:“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这是人还是鬼啊?自己先照照,免得还以为自己真是天下第一美人呢!你这样子,别说男人看不上,男鬼估计也看不上。”

    秦玉凝根本不接云浅月扔过去的小镜子,阴狠地看着云浅月,“云浅月,你杀了我的父亲,跑去南疆帮助叶倩,我和你不共戴天之仇。今日既然你来送死,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杀了你之后,我再杀他。你的尸体喂狗,至于他的嘛……”

    “他的如何?”云浅月挑眉。

    秦玉凝狠厉地道:“他既然瞎了眼睛看上你,我就将他眼睛挖出来,一片片的千刀万剐了!再将他的尸体让天下所有女人来染指,他不是除了你外看不上别的女人吗?我就偏偏让他死了也尝尝被万千女人染了的滋味。”

    云浅月“哈”地一声冷笑,面色冰寒冷厉,“秦玉凝,你果然令人刮目相看。”

    “拿命来吧!”秦玉凝不再多说,催动死咒,一团乌黑混合着血色的符咒大约有数百符咒,庞然巨大向云浅月砸来,她长发飘起,也跟着一团乌黑中对云浅月伸手拍过来。

    “小主小心!”花落和沈昭齐齐提醒。

    云浅月站在原地不动,催动灵术,瞬间两团火光聚在她手心,须臾,汇聚成了两团火球,两团火球转眼间脱离了她手心,她双手交叠在一起,两团火球合二为一,她轻甩手腕,先在自己的身后立了一道屏障,隔绝了身后的花落、苍澜和昏迷的容景,免得他们承受不住被波及,须臾,她操控着那团火球如刚刚一样,顺着一阵风向秦玉凝砸去。

    她这一团火球比之秦玉凝那一团乌黑的符咒来说太小,秦玉凝冷笑一声,“云浅月,这就是你的本事吗?你等死吧!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云浅月不说话,冷眼看着那一团火球瞬间到了秦玉凝的数百乌黑符咒面前,顷刻间如散开的万千火花,席卷,包裹,笼罩,如铺天密网一般网住了秦玉凝和她要袭来的符咒。

    秦玉凝瞬间被困在原地动弹不得,她脸色骤变,连番变化手法,变幻咒语,奈何怎么也冲不破被密网一般照着她的火圈。眼看着那些火花一寸寸吞噬她的符咒,将符咒燃烧成了血灰,她的身子不由颤抖起来,声音也不复刚刚的自信,“云浅月,你这是什么妖法?”

    “妖法?”云浅月笑了一声,“秦小姐,那日在南疆,可惜你离开得太早,没有看到我是如何杀了你父亲的。她被万千水做的箭穿心而死,整个身体无一寸完肤。你说我今日如何杀了你呢?烈火焚身如何?”

    秦玉凝死死地睁着眼睛又骇又恨地看着云浅月,那眼神恨不得将她吞了,声音也凄厉起来,“你不得好死!”

    “我不知道我以后怎么死,但是我知道你怎么死。”云浅月冷冷地看着她,笑颜如花,“你说我将你这样一寸寸用火烧了,变成烤人肉,有难民会吃吗?”

    秦玉凝的眼睛似乎要凸出来,她似乎用尽全力想撞破云浅月的灵术密网。

    云浅月看着她挣扎,如看困兽之斗,目光怜悯,“秦玉凝,那日你从京中离开时,说你对我厌恶至斯,愿老死不相见。你那日说对了,可惜你对自己食言了,你真不该回这京中来惹我。尤其下贱的来抢我的男人。”

    “若没有你,他一定会喜欢我。”秦玉凝嘶吼。

    “没有他,我也不会喜欢你。”容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虽然虚弱不堪,虽然清浅不可闻,但确实是容景的声音。

    秦玉凝的面色瞬间一僵。

    云浅月猛地回身,只见容景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此时他们所待的位置是一个角落,他靠在墙壁一角,脸色罕见的苍白,但眸光确是沉静,见云浅月回头看来,他对她扯了扯嘴角,绽出一抹温柔的笑来,声音也顷刻间转柔,“就知道你会来。”

    云浅月眼眶一酸,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容景,不,不是从来没见过,十一年前,他被秦丞相伪装的黑衣杀手下重手法打伤,她在暗处知道出去也救不了,只能弄动静吓得秦丞相怕暴露匆忙打出一掌后离开,他那时也是这般无能无力的虚弱模样。早先她没来的时候,他该是何等的危险,否则他这样的人,又怎么将自己逼迫到这一个小小角落昏迷不醒?她眼泪滚在眼圈,又生生地憋了回去,尽力让自己的脸色好看一些,轻声道:“我怎么能不来?你是我的人。”

    容景忽然低笑,面色如突破云月,温柔似水,声音如百花绽开,呢喃亲密,愉悦至极,“是啊,你怎么可能不来?我是你的人呢!”

    四目相对,云浅月强忍住不让自己扑进他的怀里。

    容景的眸光似乎要将云浅月融化。

    二人再不说话,四周静静,仿佛天地中只有彼此。

    花落和苍澜见容景醒来,长长舒了一口气,本来伤势太重,靠着这一口气支撑,如今散了力气,都齐齐跌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不小的响声。

    云浅月听见两声响声,惊醒过来,立即转头看向花落和苍澜。

    “他们一直护着我,伤得太重,但没有性命大碍。”容景话落,轻声提醒云浅月,“顾少卿还要她的,你别将她烧死了。”

    云浅月转头去看秦玉凝,只见她完全没了反抗能力,血色的符咒已经被吞噬,眼看就要烧到她。她唇瓣紧紧抿起,真想就此烧死她。

    “即便军营里的男人,也喜欢貌美的女人,你将她烧坏了的话,便没有意思了。”容景又道:“烧了她是解恨,但这恨总归是不够,这样死了,太容易了。”

    云浅月想着,是啊,秦玉凝这样死了,太容易了。她险些让她失去容景,她都已经到了无处容身的地步,还肖想容景,她今日就让她常常后果。军营里除了生活着士兵外,还生活着一群军妓,军妓也分容貌美丑,像秦玉凝这样的女人,若是烧坏了,便不好玩了。她要将她完完整整地送去给顾少卿,天圣第一美人被南梁的三十万士兵压在身下玩弄,让她常常千人骑万人压的滋味,才不枉她今日送了她这么一个大礼,她也还她一个大礼。

    想到此,她撤回手,包围秦玉凝的那团火光骤然收回到了她的体内,她不等秦玉凝有动作,袖中的红颜锦顷刻间将她捆了个严实。

    秦玉凝将容景和云浅月的话听了清清楚楚,她阴狠的眸光终于露出惊恐,见大势已去,张口欲咬舌自尽。

    云浅月瞬间来到她身边,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声音轻柔如风,“想死吗?没那么容易。”话落,她问容景,“有没有让她昏迷几日等送到顾少卿那里再醒来的药?”

    “有!”容景伸手入怀,慢慢地抬手,扔给云浅月一个瓶子,他似乎没多大力气,瓶子没扔多远。

    云浅月抿着唇上前一步接住,打开瓶塞,将里面的药尽数都倒进了秦玉凝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