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邵卓抉择(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笑着闭上了嘴。

    二人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臭老道和普善大师自然都听得清楚。

    “有自知之明还不算没得救。”臭老道得意地扬了扬下巴,“十个你不及我倒是不见得,但两三个你不及我是肯定的。”

    “不害羞的老东西,小兄弟那是谦虚。”普善大师拆臭老道的台,他和容景拜了忘年交,以小兄弟相称,“大半年前他的功力就能分开你我。你忘记了?几十年后,指不定能毁天灭地了。”

    臭老道瞪了普善大师一眼,“你个死秃驴,他才是个毛娃子,我都这把年纪了,他到我这把年纪的时候我早已经不知道死哪儿去了,你就不能现在让我高兴些?”

    普善大师用鼻孔哼了一声,“让你高兴些能怎样?又多不了一块肉。”

    臭老道吹胡子瞪眼了半响,似乎不得不承认普善大师说得对,他转回头,见容景和云浅月站在那里,一个笑得有模有样,一个对他挤眼睛,他挥挥手,“你们两个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床上待着去,一阵风就能吹倒,指不定活了今天活不了明天呢,还想什么几十年后的事情。”

    云浅月无奈地叹了口气,的确不得不面对现实。

    容景笑着对云浅月柔声道:“先让青裳侍候你去里面洗洗,换一身衣服,我给你开药方子令人煎药。”

    “你开那方子能用?你们两个一起去洗,我给你们开方子。两个都臭死了。”臭老道对二人嫌恶地摆摆手,将茶盏拿开,对青裳不客气地指使,“小娃子,你过来给我磨墨。”

    “是!”青裳知道这可是不能得罪的人物,连忙走上前磨墨。

    容景闻言笑了笑,拉着云浅月进了内室。

    二人走进内室,将内室的房门关上,里面温泉水一直温暖如春,云浅月先帮容景脱了衣物,又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被容景拦住,帮她脱下。

    温泉池蒸蒸的雾气将两人围拢。

    容景轻轻抱着云浅月,吻了吻她的唇瓣,哑声道:“这回真是有心无力了。”

    明明很是香艳,却是两个连抬手都费劲的人,云浅月忍不住好笑,也回抱了抱他,“从今日起你休假,是不是可以在家里陪我待着?”

    容景笑着点头,“春海棠要开了,我们可以在园子里赏海棠。”

    云浅月舒服地闭上眼睛,“春天除了海棠,还有什么花能赏?”

    “桃花!”容景道。

    “都赏了一冬天桃花了。”云浅月撇撇嘴。

    “杏花。”容景又道。

    “一枝红杏出墙来吗?不赏!”云浅月摇摇头。

    容景轻笑,“那就赏杜鹃。”

    云浅月眨眨眼睛,“杜鹃啼血,不吉利。”

    “你还信这个?”容景似乎无奈,笑着道:“那就赏牡丹吧!”

    “国色天香吗?”云浅月仰脸看着他。

    “嗯!”容景眸光闪了闪。

    “皇宫的百花园,独独养不活牡丹,咱们荣王府能养吧?那未来咱们养伤这些日子,就种它一园子的牡丹,你说怎么样?”云浅月问。

    “好!”容景点头。

    二人洗了片刻,出了温泉池,换了干净的衣衫,虽然都有些虚,但气色被蒸蒸的水汽蒸腾得清爽了些。

    推开暗室的门,见臭老道和普善大师依然坐在那里,二人似乎商量着什么,两人出来,他们谁也没看过来一眼,桌子上蘸了茶水,画了好几个圈圈,边说边比划。

    云浅月听到那两个老东西的字样,知道说的是那两位夜氏帝师。

    容景和云浅月并不打扰二人,齐齐躺回了床上,虽然没有睡意,但闭着眼睛歇着。

    “臭小子,你说那两个老东西今日给你身上沾了什么?”臭老道过了半响忽然问。

    “失魂符。”容景道。

    “那两个老东西竟然连这等邪门歪道也会。”臭老道骂了一句。

    “我们会得不比他们少。”普善大师道。

    “也是!”臭老道点头,“我早就看那两个老东西不顺眼了,这回非收拾了他们。若非当年他们两个老东西,我也不至于被逼得躲去了南梁皇宫一猫着就是一年。”

    “你那也是因祸得福,后来不是抱回去一个干女儿吗?”普善大师道。

    臭老道哼了一声,“当年也是那两个老东西搞得鬼,否则那小丫头不至于生下来就没气似的,她会是好好的南梁公主,也不至于跟着我离家了那么多年颠沛流离。”

    “这是命,她生于南梁,长于东海,这是和你有父女之缘,也和东海有缘。我看她这些年过得很好,她生是公主的命,但性子却不容她安分当个公主,小缘和她性子一样,他们这一辈子过得快活,比你我两个老东西一个在庙里,一个在寺里白混了大半辈子的人强多了。”普善大师道。

    “也是!”臭老道点点头。

    云浅月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唏嘘,臭老道口中的小丫头是她娘,普善大师口里的小缘是她爹。她一时生出时光错转的感觉,想着他们这一大把年纪来说,她和容景小得真是个娃娃了。

    容景握住云浅月的手,嘴角微微勾起,贴在她耳边温柔地道:“证明我们这一辈子还有很长。”

    云浅月顿时快乐起来,点点头,“是呢!活它个千秋万载的。”

    容景轻笑,“那是王八。”

    “命长一些,当王八也行。”云浅月道。

    容景嘴角蔓开,似乎想了一下,附和地点头,“也是。”

    臭老道回过头,看着二人,“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小小丫头,我问你,你是不是有那个云族神灯?”

    “嗯,有。”云浅月点头。

    “拿出来给我们用。”臭老道不客气地道。

    “行!”云浅月答应的痛快,“只要你们能将那两个老东西弄死了,别说一个神灯,你们要什么我给你们什么。”

    臭老道闻言眼睛一亮,“听说你给楚家老头子一张酿酒的方子?”

    云浅月想着这老头连这个也知道?她是给楚老家主一张酿酒的方子,她看了容景一眼。

    容景摇摇头,笑着道:“爱酒之人都惺惺相惜,外公大约是拿了那张酒方显呗来着。”

    云浅月恍然,痛快地道:“你想要我也给你一张。”

    臭老道咳了一声,“你既然会酿酒,想必会的酒方也不是一个两个,将你会的都给我。”

    “你可真贪心!”云浅月点头,“行,都给你。”

    “乖外孙女。”臭老道满意地点点头,对普善大师道:“收拾完了那两个老东西,咱们这回找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酿酒去。再不理会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普善大师笑着点头,似乎对得了酒方也极其高兴,眉开眼笑的,“好。”

    云浅月看着二人,这才想起问,“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容景和我娘的信才写出没几日吧?”

    臭老道哼了一声,没说话。

    普善大师解释道:“几日前你们写信的时候我们正在天圣,是寻着那两个老东西身后来的,那两个老东西这些年一直居住在半壁崖,突然离开了,我们俩觉得奇怪,便也跟了来,中途遇到了两个道友,耽搁了,这才晚来了两日。”

    “信是发去东海了啊,你们接到了?”云浅月讶异地问。

    臭老道哼了一声,“发自东海的信现在都会先到夕小子的手里,夕小子得了信,半途便传给了我们。”话落,他瞪着容景,“就知道你这个臭小子黑心肝,小的时候就是黑心的样,长大了一点儿也没改。荣王府住着的那个容老头活了一大把岁数也不见得有你一半,楚家那老头子虽然狡诈,但也有个限量,你说你这黑心是传自了你哪个祖宗?”

    容景轻咳了一声,笑了笑,不答话。

    云浅月听着他们口中的夕小子,知道是玉子夕。她心下一暖,他定然是帮了她,否则这二人肯定没这么快来到。

    青裳端着两碗药来到床前,轻声道:“世子,世子妃,喝药了。”

    容景伸手接过一个碗,低头闻了闻,递给云浅月,“这是你的。”

    云浅月伸手接过,想着这回谁也别想懒,都得喝。

    “臭小子,医术还算可以,鼻子也还算灵敏。”臭老道看着容景道。

    容景挑了挑眉,接过自己的药,喝了一口,皱了皱眉。

    云浅月捏着鼻子喝了一半,便嘟囔道:“苦死了。”

    “你们嫌弃苦别受伤,别没出息被人险些打死,别偷懒不好好学本事啊!”臭老道板着脸道:“要想别挨打,就先学会打人,你们今日是个教训,活该,看看你们长不长记性!”

    云浅月没反驳的余地,只低头掐着鼻子将药喝干净。

    容景一声不吭,乖觉地将药也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