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帝师被杀(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低笑,面容如雪莲绽开,低低润润的声音从胸膛深处溢出,如春起初开的百花,温柔地道:“我做得最对的事情,也是爱上你。”

    云浅月笑容蔓开,觉得最幸福莫不如是。

    “臭小子,小小丫头,说话酸酸麻麻,恶心死了。”臭老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须臾,挑开帘子,大踏步进了屋。

    普善大师在二人身后,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死秃驴,你这句话比他们的话还恶心,当了几十年的和尚,还没当够?”臭老道回头骂了一句。

    “你有时候还说贫道着,也没当够?”普善大师反驳了回去。

    臭老道一时没了话。

    云浅月看着二人出入她和容景的房间如跟自己家似的,如入无人之境。她不满地看着他们,“干外公,打扰人家好事儿,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没看见我们在谈情说爱吗?”

    “你个小娃子,也不脸红,大白天腻在床上,有伤风化。还好意思说!”臭老道哼声。

    “我们在我们自己的家里,在我们自己的屋子里,在我们自己的床上,爱着谁了?”云浅月瞪了臭老道一眼,“果然不得人喜欢,怪不得你打了一辈子光棍。”

    “我老道是看破红尘。你个小娃子懂什么?女人都是麻烦东西。”臭老道坐在了椅子上,嗤笑了容景一声,“看不透的都是愚人痴人。”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要都跟他一样想法,不要女人,天下的人类都绝种了。

    容景笑了笑,对二人道:“干外公和普善大师是来取灯?”

    “对,赶紧给我们。”臭老道倒了一杯茶催促。

    云浅月心神一醒,看了容景一眼,立即问,“你们打算今日就去杀那两个老东西?”

    “嗯!”臭老道点头。

    “我爹来了?”云浅月问。

    “还没,还得三日,太慢了,不等他了。”臭老道不耐烦地道。

    “你们两个和我娘三个人能奈何得了那两个老东西吗?”云浅月不放心,“三日就三日,我爹也不慢了,要依我还觉得你们会晚来,我爹先来,怎么也要半个月的。”

    “没有神灯对付不了,但如今有了这个灯,就对付得了。”臭老道说道。

    “那神灯其实什么也没有,就是一堆破铜烂铁,我和容景都给拆吧看了。”云浅月看着二人道:“你们不是还想着后半辈子藏起来酿酒喝吗?万一有个好好歹歹,这打算可就泡汤了。”

    “你个臭丫头,咒我们是不是?”臭老道瞪眼。

    “我说的是事实,而且万一连累我娘,我爹还去哪里找媳妇去?不行,为了保险起见,等我爹来了再说吧!”云浅月摇头,不同意。虽然杀那两个老东西要紧,但是他们也不能损失,人命更要紧。她虽然恨那两个老东西,但分得清轻重。

    “我们知道神灯里什么也没有,但虽然什么也没有,但那也是神灯,里面自有能对付那两个老东西的东西。”臭老道看着云浅月,“你放心,我们两个出手,你娘把风,连累不到她,你爹也不会没媳妇,我们两个老家伙就够收拾那两个老东西的了。”

    “这么急做什么?”云浅月皱眉。

    “如今时机正好,那两个老东西还不知道我们来了京城,他们的伤没那么快好,我们两个合计了两日,弄出一个万全之法,一定能对付了那两个老东西。同时也趁着宫里那个小皇帝还没从从龙床上爬起来,解决了那两个老东西,又够他乱一阵的了,你们俩也好好趁机养伤。”臭老道说道。

    普善大师也点头,“你们放心,我们俩老东西惜命得很,不会就这么折了。”

    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微微一笑,对外面吩咐,“青裳,将神灯取来。”

    青裳在外面应了一声。

    “小小丫头,将你的酒方现在就给我写来。免得我杀了那两个老东西你出尔反尔不作数不给我,拿了去孝敬楚家那个老头子。我岂不是亏了?”臭老道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人品受到质疑,不满地瞪了臭老道一眼,磨磨蹭蹭下地,铺了宣纸在桌前,对于酿酒,她的确会很多方法,也会好几种酒的酿制。这归功于她过目不忘的本事和以前的权利便利。写起来并不难。

    臭老道盯着云浅月,她写完一张酒方,他拿起看了看,当宝似地揣进怀里。

    云浅月也没写多了,就写了三张。她私下留了两张,等着讨好容景的外公。毕竟如今嫁给容景了,大婚的时候碍于身份不暴露,没请楚家的老爷子观礼,以后早晚要去拜见,她总得留着讨好那同样爱酒成痴的老头。

    虽然得了三张,也够臭老道欢喜不已。

    普善大师也是连连说,“秒!”

    青裳拿着神灯走了进来,云浅月罢了手,臭老道提起神灯,揣好了三张酒方,对普善大师招呼一声,二人飘飘然地出来紫竹院。

    云浅月见二人身影离开,对容景轻声问,“你说他们今日能成吗?”

    容景笑笑,“今日时机好,十有八九。”

    “我其实挺想去看看的。”云浅月觉得高手过招拼杀,一定天崩地裂,鬼哭神嚎,错过的话未免可惜,可是她和容景这副虚弱的身体,实在是拖后腿。

    “干外公和普善大师不是什么善类,未必有惊天动地之举,也没什么可看的。”容景笑笑,安抚她道:“我们就安心在府中等消息吧!”

    云浅月思索,想起二人谋划了两日,又跑去容老头那里谋划了一日,应该是准备背后耍阴的了,敌人在明,他们在暗,这的确占优势。尤其还是他们两个活蹦乱跳,那两个老东西受伤未愈,且不知道他们算计他们的情形下,她点点头,“行吧,谁叫我们目前身体白搭来着,好生在府中猫着也是个理。”

    容景点点头,拿起一本书来看。

    云浅月伸手夺过他的书,“不准看,费神,闭着眼睛睡觉。”

    容景好笑,到也乖觉不反驳,转身抱了她闭上眼睛。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高喊,“太后驾到!”

    云浅月皱眉,“这个老女人怎么来了?”

    容景闭着眼睛不睁开,温声道:“皇上在《自省诏》里下了命令,请太后前往荣王府探望我,太后自然来了。太后亲临,这是做给百姓看呢。”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见!”

    容景没说话。

    这时,青裳在门口低声道:“世子,世子妃,太后驾临,由德亲王府的小郡主陪护,从云王府招了七公主陪驾一起来的。奴婢是否出去推了后驾,还是……”

    云浅月面色一寒,“她竟然打了嫂嫂的注意。”

    “七公主是太后亲生女儿,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容景慢慢地道。

    云浅月想着七公主如今怀孕四五个月了吧?那个女人舍得折腾她女儿,到底安的什么心?是怕来荣王府坐了冷板凳,还是怕吃了闭门羹?而且还有夜轻暖也来了,他是来看容景?她脸色难看,“谁来也不见。”

    “见吧!”容景道。

    云浅月看着容景挑眉。

    容景笑笑,淡淡地道:“夜小郡主陪着太后来了这里,文王在帝寝殿,真武殿就两位帝师了,也方便干外公和普善大师下手,没有别的阻力,更顺利一些。我们如今在府中,她们来了,无非是对我们的伤势一探虚实而已,何不见见?况且你不想弄明白这个太后有什么本事,竟然让老皇帝托付遗照吗?就算弄不明白,但帝师若是出事,也摆脱了干系。”

    “那就见吧!”云浅月被他说动了,压下心中的厌恶。

    “既然卧病在床,是没办法迎驾的,就请太后移驾来紫竹院吧!”容景对青裳吩咐。

    “是!”青裳应声,立即出了紫竹院。

    荣王府大门口又传来两声高喊,须臾,太后凤驾来到,太后下了凤辇,由身边的宫女嬷嬷搀扶着,夜轻暖、七公主陪同,走了进来。

    青裳接了驾,言:“世子和世子妃伤势极重,卧床不能接驾,请太后前往紫竹院。”

    明太后面色含笑,“本宫就是来看望景世子和景世子妃伤势的,带路吧!”

    青裳带路,太后一行仪仗队跟随,过了紫竹林,来到紫竹院。

    紫竹院小厨房正熬着药,弥散出浓浓气息,连空气中都是一种浓郁的药味。

    “景哥哥伤得这么重吗?”夜轻暖忍不住问青裳。

    青裳不卑不亢地道:“回夜小郡主,世子伤得很重,险些去了一条命,幸好当时世子妃去得及时,否则世子如今早已经……”话到此,住了口。

    夜轻染眸光暗了暗,“云姐姐真是去得及时。”

    青裳不再答话,来到门口,上前挑开门帘,禀告道:“世子,世子妃,太后来了!”

    太后脚步在门口略微顿了一下,抬步进了房间,夜轻暖和七公主以及几名近身随侍跟了进来。谱一进入,顿时屋中弥散着浓浓药味,几人一眼便看到靠在床上脸色发白,身体虚弱的二人。

    “景世子和景世子妃还好吧?”太后当先开口。

    容景笑了笑,“劳皇上挂念,太后亲自跑一趟,景无事。”

    太后坐下身,开始说着场面话,“你无事就好,皇上和哀家听到你遇刺,心都跟着提起来了,尤其是皇上,派了好几个人请我来荣王府看你们……”

    话匣子打开,似乎便多了话,明太后彻底拉开了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

    容景偶尔附和一句,气氛融洽。

    云浅月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能说,如今她打扮雍容华贵,也真像个太后的样。她看着七公主,她脸色淡漠地听着太后的话,而夜轻暖从进来后一直看着容景,她心中冷笑,不知道这一出戏唱多久才谢幕,静静看着,并不说话。

    一个时辰后,明太后终于站起身,“景世子好好休息,哀家……”

    她话音未落,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凄厉地高喊,“小郡主,不好了,两位帝师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