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情天幻海(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氏帝师被杀,夜轻暖惊闻噩耗,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明太后也是身子一震,大惊失色,不敢置信地看向外面。

    七公主一直低着的头抬起,同样看向外面。随侍的宫女嬷嬷们都惊疑不已,谁人不知道夜氏帝师的能耐?那是夜氏皇室的神仙般的人物,本事出神入化,从来京之后一直住在真武殿。突然被杀了,令人不敢相信。

    夜轻暖并没有立即冲出去,而是颤着声音问,“什么……你再说一遍……”

    外面来人是一名小太监,慌慌张张地冲进紫竹林,但被紫竹林的阵法挡住进不来,他只能在紫竹林外答话,“小郡主,千真万确,两位……两位帝师的确被人杀了,刚刚发现的,尸体还温着……”

    夜轻暖脸色发白,“谁让你来的?”

    “是皇上,侍候在真武殿的人发现了之后就急忙禀告了皇上,皇上得闻了消息之后让人抬着去了真武殿,确认帝师是死了,让奴才来这里禀告小郡主……”

    夜轻暖眼前一黑,向地上倒去。

    一名宫女连忙扶住她,惊得轻呼,“小郡主!”

    夜轻暖勉强支住身子,定了定神,推开那名宫女便向外疾步走去,脚步有些踉跄,走到门口,忽然惊醒过来,猛地回头看向床上的容景和云浅月。

    容景和云浅月似乎也极为惊异,面上疑惑讶然的神情显而易见。

    “景哥哥,你说是谁杀了两位帝师?”夜轻暖六神无主地看着容景,轻声问。

    容景收起眸中的惊异,恢复一如既往的清淡温雅,他摇摇头,“帝师武功极高,天下人谁能奈何得了?是否练功走火入魔?”

    夜轻暖摇头,“一定不是,哥哥去了,他说帝师是被人杀的,一定就是被人杀的。”

    容景轻轻一叹,“那一定是比两位帝师还要高强的武功高手了。这天下之大,智者能人居多,但都隐世不再外出。谁会杀两位帝师?”

    夜轻暖面露痛色,看向云浅月,“云姐姐知道什么人能杀了帝师吗?”

    云浅月也收起眼中的惊讶,摇摇头,“我只那日见了两位帝师一面,便觉得两位帝师就如两座大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翻越的,既然帝师刚刚被杀,夜小郡主赶紧查吧,也许背后下手之人如今还没出京。”

    夜轻暖仔细地看了一眼二人神色,不再逗留,猛地转过身,身影奇快起冲出了紫竹院。

    明太后见夜轻暖离开,也连忙吩咐左右,“快,哀家也赶紧回宫!”

    近身侍候的人齐齐应声,扶着明太后疾步走出,转眼间太后仪仗队也出了紫竹院。

    房中除了容景和云浅月外,只剩下了陪同太后而来的七公主。

    云浅月心中想着臭老道和普善大师动手真快,这才前后不到一个时辰,就杀死了两位帝师。她心中畅快,但也不表现出来,看向七公主,喊了一声,“嫂嫂!”

    七公主点点头,坐在椅子上的身子一直没动。

    “你气色不是太好,如今四五个月了,怀孕很辛苦吧?”云浅月问。

    七公主扶上小腹,面色暖了暖,摇摇头,轻声道:“开始是苦一些,现在也不是太苦。就是身子重了许多,不太方便。”

    “你既然身子不舒服,今日怎么还跟着太后奔波来了这里?”云浅月看着她。

    七公主温声道:“昨日听说景世子和你受了伤,我就想来,被你哥哥拦住了,你哥哥说荣王府没传话过去,就是无恙,我们来了也是给你们添乱,就没过来,今日太后既然召了我陪着,我想看看你们,便也跟了来。”

    云浅月点头,面色暖了一些,“我们受伤虽重,但去不了命,你好好回府养胎吧!第一胎据说应该多走动一些,到时候才好生养,但现在外面乱,也别总是往外面跑,就在府中园子里溜溜弯。再忍几个月,我的小侄子出生就好了。”

    七公主点点头,轻声道:“我到希望是个女儿。”

    云浅月看着她,“儿子女儿都好,都是哥哥和你的骨血。”

    七公主笑了笑,叹了口气道:“如今两位帝师死了,这京城又起了风波,如今一团乱麻,以后指不定会如何,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安然出生。昨日景世子遇刺之前,你哥哥也被人暗中刺杀,幸好你救了他。真不知道这未来日子里还会发生什么。”

    云浅月看着她眉眼笼着轻愁,似是忧心重重,她安慰道:“不管外面多乱,只要你好好待在云王府,就会无事儿。府中还有爷爷在呢,我又离你们不远。你好好安心养胎。”

    七公主点点头,看了云浅月和容景一眼,“每次想起你们在,我心里还踏实一些。”

    “嫂嫂只需养胎就好,别的事情不要忧心。”容景也温声宽慰。

    七公主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大约是坐久了腰疼,她揉揉后背,对二人笑笑,“那我回府了,你们好好养着,今日见了你们,我回府告诉爷爷一声,他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担着心呢。”

    云浅月点点头,对外面命令,“凌莲、伊雪,你们送嫂嫂回府。”

    “是,小姐!”凌莲和伊雪立即走进来一左一右扶住七公主。

    七公主不再停留,出了房间。

    云浅月见七公主走远,眉头轻皱,对容景道:“明太后定然与帝师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否则她刚刚一听两位帝师死了,脸色也变了。”

    容景“嗯”了一声。

    “我担心七公主被明太后利用。”云浅月道。

    容景轻轻一叹,“毕竟是母女。”

    云浅月抿起唇,脸色有些紧绷,“也许我当初错了,就不该答应让七公主进云王府的门嫁给哥哥。”

    容景伸手抱住她,温声道:“当初也是迫不得已,你对六公主未嫁先休,先皇大怒,弄了一大堆公主来让你选,都不嫁毁了容的云离,七公主这时候却来请旨下嫁,先皇应了,你不应的话,正好给了他理由治云王府的嘴,那时候云王府不占理,百姓们也不维护,群臣也不维护,娶七公主是最好的选择。”

    “她在皇宫里,在老皇帝和明妃眼皮子底下隐藏了十年,何等的筋骨和韧性,我也是钦佩她,她虽然喜欢容枫,但知道不可能,心灰意冷之下想嫁云离,我便接受了。”云浅月抿唇道:“当时她和我去云王府宣旨,在马车中与我有一番谈话。说她嫁入云王府后就是云王府的人,和皇宫再无干系,即便云王府倾覆,也算上她一个。我便真拿她当云王府的家人了,倒是未曾想到如今明妃成了太后,而她怀孕之后性情不再坚韧果断,倒是优柔寡断,顾念亲情起来了。”

    “七公主是个理性的人,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从大婚后,爱的不再是容枫,而是云离了。想要幸福,会懂得保护自己的。”容景道:“若她分不清形势,那也无可奈何。”

    云浅月轻吐了一口浊气,“我只是怕云离受到伤害。”

    “原来是顾念哥哥。”容景笑了笑,“他如今是暂代丞相了,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吴下阿蒙了。朝中的事情,天下的情形,他清楚得很。七公主是他的枕边人,他更是清楚。你就不必忧心了。”

    “也是!我总将他当成才从云县迁来云王府的那个旁支爱脸红的男孩。”云浅月道。

    容景好笑,提醒道:“他比你大了三岁。”

    “我心灵老还不成吗?”云浅月瞥了容景一眼,忽然得意地道:“论起年龄来,我应该是比你大很多岁,嗯,你喊我一声……”

    “我喊你什么?”容景似笑非笑地截住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