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无价之宝(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朕知老将军铁胆忠心,本来老将军年迈,应该颐养天年,但只因西南大部分是老将军的旧部门生,朕思量再三,才无奈请来老将军为朕出策,但今一见老将军,老将军老当益壮,可出兵,老将军若去,便令朕完全放心了。”夜轻染面容威仪,再不见一丝一豪早先的震怒。

    “臣定会剿灭匪徒!”陈老将军语气铿锵有力。

    夜轻染点点头,看向凤杨,沉声道:“凤老将军亦是一生戎马,和陈老将军您是忘年之交。凤老将军虽然故去,但是一代将门,门厅不可败落,朕知其最小的公子凤杨文武全才,有心栽培,将来以继承凤老将军铁血沙场的钢筋铁骨,便令其来了,本欲请老将军从子息中为朕保举一人出兵,让他与之一起,但如今老将军愿意亲自出兵剿匪更好,就让他随老将军一起出战,请老将军多多提携,您看如何?”

    陈老将军颔首,“凤杨小小年纪,便又当年乃父之风,让他与臣一起甚好。”

    “凤杨,你可愿意随陈老将军一起出兵剿灭西南匪患?”夜轻染问凤杨。

    凤杨面色有些激动,声音极大,“愿意。”

    “好!”夜轻染手轻轻一击金椅扶手,声音是九五至尊指点山河的威严,“陈铭、凤杨听令,朕命你二人即刻出兵西南剿匪。陈铭为主帅,册封平西南大将军,凤杨为副将。带兵十万。援助剿匪先锋苍亭大人,剿灭匪患,再不敢猖獗。钦此!”

    “臣遵旨!”陈铭、凤杨跪地领旨。

    群臣跪拜,“吾皇万岁!”

    圣旨一下,新皇的声音犹如雷霆万钧之势,群臣跪地高呼。

    陈铭、凤杨出了大殿,即刻前去点兵。

    陈老将军手中有十万兵马,不需再借兵,这十万兵马落于云城兵营。云城距离天圣京城三百里地,是距离天圣最近的一座城池,官道四通八达,南来北往商客一般都在云城落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着不输于天圣京城的繁华。属于疏通要道。无论是去哪里,都要必经云城。所以,这里安排了十万兵马,就是陈老将军这只军队。

    陈老将军一个月来往一次云城,据说军律严谨,从不扰民。不次于西山军机大营那三十万皇上的兵马操练。

    所以,二人领命之后,只需带上几个近身侍卫家眷,便可以轻装简行到云城点兵出发。

    二人出了大殿之后,夜轻染扫了群臣一眼,威严地道:“朕欲亲自前去云城为陈老将军和凤杨副将送行,以鼓舞军心,一举剿灭匪患。”

    群臣顿时高呼,“皇上万万不可!”

    “嗯?怎么个不可?”夜轻染看向群臣挑眉。

    德亲王当先站出来,“皇上龙体未曾大安,不可奔波劳苦,皇上安危身系万民。”

    孝亲王立即附和,“若是鼓舞军心,皇上另外派一人去就可以,万万不可以身奔波。”

    “如今春雨绵绵,天地潮湿,皇上若是不慎染了风寒,便是大不妙,求皇上为天圣江山社稷考虑,为天下万民考虑。”一位老臣也连忙出列劝谏。

    接下来又有几人连忙走出劝谏。

    “朕乃天子,当以身作则。朕之士兵千里奔波为剿灭匪患不怕苦,陈老将军七十高龄领军不怕苦,凤杨十五弱龄出战不怕苦,朕堂堂天子,还怕这三百里地的奔波?笑话!”夜轻染一挥手,语气不容置疑,“众卿不必说了!朕的身体朕知道,自然会爱惜。现在便备辇出城,与陈老将军和凤杨一起去云城大营点兵。朕不在期间,德亲王和云世子监国,孝亲王和冷小王爷辅佐。安王随朕一起。”

    “皇上!”群臣齐齐跪在地上。

    “这是圣旨!”夜轻染沉声截住众人欲再劝说之词。

    群臣虽然不赞同,但金口玉言,断无更改,只能再不敢多言。

    不多时,半夜的朝议退下,夜轻染吩咐人备辇,宫中的内侍忙了个团团转,打点妥当之后,车辇由五千御林军随扈,出了城。

    半夜城门打开,夜轻染和陈老将军、凤杨在城门汇合。

    陈老将军和凤杨皆是轻装骑马,见到皇上在城门口,二人顿时跪在地上,陈老将军没像群臣一般劝谏,而是声音铿锵感动,“皇上有爱将士之心,有爱黎民之心,老臣肝脑涂地,定不负皇上辛苦奔波。”

    “陈老将军请起。”夜轻染在车辇上声音和缓。

    陈老将军和凤杨站起身。

    “启程!”夜轻染一声令下,五千御林军护卫,离开了京城,前往云城大营。

    队伍浩浩汤汤远去。

    文武百官虽然纷纷劝慰,但私下里对皇上此举却是纷纷赞叹。新皇有着不属于先皇的气势,更甚至比先皇当年登基时做得要好数倍。一言一行,都颇具夺人之势,彰显帝王威仪。云城十万大军,见到皇上养伤期间不顾奔波之苦三百里之外送行,这一举,恐怕人人感动,十万军心一准收服。

    天圣一百一十八年二月十七日丑时三刻,夜轻染不惜带伤奔波三百里随陈老将军点兵剿匪之举,这一日,这一时,拉开了天圣皇朝兵战的开篇。

    荣王府自然得到了夜轻染前往三百里外点兵送行的消息。

    云浅月睡醒一觉之后,对容景道:“让陈老将军和凤杨出兵,这是谁的建议?”

    “你哥哥。”容景道。

    云浅月怔了一下,忽然一笑,“在其位,谋其政。哥哥终于再不是昔日云县来的小公子了。而是真真正正被这朝局大染缸染成了正儿八经的好布。”

    “他如今是暂代丞相的位置,就要有这个能力。夜轻染看到血书后雷霆大怒,夜间开了朝议,第一个先拿他询问,他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夜轻染便会第一个拿他开刀。他的背后是云王府,云王府的背后是你。牵扯了他,自然会揪出你。所以,你哥哥心中明白,自然不能含糊应付。否则,如今不是点兵出战,而是他先拿下这个云王府世子罢官免职,也许入狱了。”容景笑道。

    云浅月冷笑一声,“两位帝师死了,被我开膛破肚,之后二十个美人送到了玉子夕手里,然后真武殿灵堂着火,这一系列事情他心中怒极,却是寻不到你我的把柄,如今西南三郡三县一城十日时间就沦陷义军之手,他这一股怒气自然需要发泄。但是你和沈昭都不上朝,哥哥又是暂代丞相,他自然要拿他开刀,可是哥哥早已经不是昔日的云离,分析利弊之后诚心保举陈老将军和凤杨,他知道,没有人再比他们合适,夜轻染自然早也知道,所以正说在了他的心坎上了。他自然借着这个提议选了陈老将军和凤杨。如今为了收买人心,鼓舞士气,三百里地之外送行去了。夜轻染这个皇帝连怒极的情形下都有进有退,做得可真好。”

    “这是帝王之术,他自小就学,自然做得不错。”容景笑了笑。

    “你可知道陈老将军是怎么想的?当初夜天煜逼供谋反,他半丝没参与,如今夜轻染征缴西南,选到了他,他当仁不让便请旨出兵。难道不计较当初夜天煜失败之事?”云浅月询问,不得其解。

    “只能说明一点,陈老将军从来就是先皇的人。”容景道。

    “夜天煜可是他的外孙,他只有陈贵妃一个小女儿,还被老皇帝要进了宫,早早就撒手人寰了。夜天煜后来不甘心和夜天倾联手,才逼宫。他这个身为外祖父的,半丝情面也无?”云浅月觉得若说朝中这帮老臣看不透哪个,只有这个陈老将军了。

    “也许当初将陈贵妃送进宫是皇上和陈老将军达成的共识,皇上保陈老将军府世代尊崇,而陈老将军舍一个女儿,永远忠心天圣。”容景淡淡道:“夜天煜生来就不是皇位人选,早就排除在外,陈老将军当然知道,所以,对于他起兵,分毫不出手。之后夜天煜兵败,陈老将军府半丝没受牵连,连兵权也没夺,即便夜天煜失踪,也没撤了陈老将军兵权,陈老将军七十高龄,本该撤兵权,可是夜轻染登基之后,各处都做了一番调整,还是没撤陈老将军兵权?足以说明,陈老将军是先皇的人,忠于天圣。夜轻染是先皇选定的皇帝,自然清楚内情,所以敢于启用。”

    云浅月轻吐一口浊气,“这就怪不得了!当初夜天倾和夜天煜抱了必死之心,但若是陈老将军帮助夜天煜,虽然最后落败,但这京城一定是一片血染,西山军机大营的三十万兵马也会被这十万兵马牵扯进来,血流成河、兵临城下亦不为过。哪里会有夜天逸做了半年摄政王,夜轻染顺顺当当遵循遗照即位的道理?更会元气大伤了。”

    “嗯!”容景点头,“先皇筹谋一生,将死后事情也连番部署。一个个棋子如今都排上了用场,也算是不辱没夜氏的帝王之路了。”

    云浅月冷哼一声,“算计了一生管什么用?小小的西南才是冰山一角而已,等天下遍布战火燃烧起来,他在地底下干吐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