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接风洗尘(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胸脯微鼓,媚眼如丝地看着他,喘息着理直气壮地道:“我吃醋了,不准啊?”

    容景眸光闪了闪,低下头,唇角贴着她被吻得有些红肿的唇瓣道:“今夜饶不了你。”

    云浅月脸色本来就红,此时更红了,却不想败阵,仰着雪白的脖颈道:“谁怕谁?晚上谁饶不了谁还不一定呢。”

    “嘴硬,等晚上要你求饶。”容景低低地道。

    云浅月想起上次的教训,心尖儿颤了颤,闭上嘴不再说话,心中却暗暗打着注意,想着晚上怎么样才能扳回一局,让他求饶。

    容景眸光幽深地看着云浅月眼珠子滴溜溜转,心中自然明白她想什么,也不点破。

    不多时,马车来到皇宫,缓缓停下。

    云浅月起身坐了起来,拿过镜子照了一下,因为想了一路少儿不宜的事情,此时脸若桃花,就跟被春水滋润了一般,她看着都觉得刺眼得艳色,回头看向容景,见他面如春风,比她好一些,但也差不了多少,她恼道:“被人看到你我的样子,指不定会乱想什么?”

    容景看了她一眼,环抱着她笑得温柔,“我们是夫妻,别人乱想又能如何?”

    云浅月用力地揉揉脸,“我脸皮薄。”

    容景轻笑,“将我的厚脸皮匀给你些。”

    云浅月伸手捶他,“不知羞,你还好意思说,下车了!”

    容景放开他,伸手挑开帘子,缓缓探身下了车,回身对云浅月伸出手。云浅月将手搭在他手上,轻轻跳下了车。

    一阵春风吹来,微微凉爽,吹散了她脸上的几分热度。

    宫门口已经停了数量马车,不少朝中官员携带着家眷也刚下了车,见容景和云浅月来到,连忙过来见礼寒暄。

    容景含笑还礼,云浅月站在他身边,从来没有今日这一刻,让她觉得站在他身边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以前没大婚时,赶上这样的宴席,别人都会颇具意味地打量他和容景,毕竟那时未婚,公然不顾礼数待在一起,不止令一些老学究们颇有微词不赞同,一些清流官员也觉得有伤风化,只不过是碍于容景和她的身份不敢明说而已,如今却是不同了,他们看见二人拉着手,人人面色除了恭敬谨慎外还有羡慕。

    众人寒暄了片刻后,一起走进皇宫。

    今日的宴席摆在御花园,一众人径直向御花园走去。

    不多时来到御花园,只见御花园水榭最大的一座亭台内早已经摆好了宴席,先来的不少官员和家眷都已经入座。没看到夜轻染的身影,只看到夜天逸端坐在那里。

    除了夜天逸外,还有德亲王、孝亲王、容枫、冷邵卓、沈昭等。

    众人见容景来到,除了夜天逸和德亲王外,都纷纷起身。又是一番寒暄问候,容景拉着云浅月入了坐。席位自然是早就准备好的,他的席位在夜天逸对面,位于皇坐下首。

    “景世子今日可要管好景世子妃的剑。”德亲王依然记恨云浅月刺伤夜轻染之事。

    “德王叔宽心,只要别人不惹她,她手中的剑就不会出销。别人若是惹她,那就没办法了,景也拦不住。”容景淡淡一笑。

    德亲王轻哼一声,看着云浅月道:“景世子妃越来越本事了,连皇上也敢杀。云王府为女儿时不懂得礼数教术,如今嫁入了荣王府依然不懂吗?两府可都是百年王族,莫要辱没了门风。”

    群臣本来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此时都感觉气氛有些僵,纷纷息了声。

    云浅月挑了挑眉,“德亲王今日是想与我算旧账?当日皇上登基,我救他受伤的事情你怎么不算?他杀了夜天赐,我找他是算了账没错,但是容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救回了他。已经两两抵消了。您如今这是作何?还是想提醒我那日不够狠,今日的剑应该拔得准一些快一些吗?”

    德亲王脸色一变,顿时一噎。

    “德王叔,过去的事情就算了!皇上若是不想受伤,能伤他的人寥寥无几。”夜天逸看了云浅月的桃花容貌一眼,淡淡开口:“今日是给蓝家主和三位少主接风洗尘的好日子,莫要伤了气氛,想来不是皇上所愿。”

    德亲王刚想好反驳的话,顿时收了回去,脸色难看地不再开口。

    云浅月不置可否,眸光转了一圈,没看到蓝漪和所为的三大世家少主,想着夜轻染刚刚将人请进宫,如今大约在御书房召见呢。会谈些什么呢?无非是好处和条件,以及对四人的收复和重用。

    “太后驾到!”远远传来一声尖着嗓子的高喊。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身穿紫段烫金宫袍,头盘云鬓,发钗插的是九尾金凤的明太后由一众人簇拥着走了来,陪在她身边一左一右搀扶的是六公主和七公主。六公主比以往的公主张扬华丽做派素雅了很多,也清瘦了很多,七公主没穿宫鞋,还与帝师被杀那日陪着明太后去荣王府没多大区别,她蹙了蹙眉,看向云离。

    云离此时听到太后驾到的声音,也向那边看去,脸上有什么情绪变幻了一瞬,便紧紧抿了唇。手似乎无意识地攥住了椅子扶手。

    云浅月的眉头更是蹙紧,偏头低声问容景,“七公主怎么又跟在太后身边?”

    “奉旨入宫吧!”容景看了云离一眼,低声道:“以前皇上驾崩,明太后失踪,七公主可以不必尊崇礼数进宫请安问礼,但是如今明太后回来了,就坐在宫中,她身上担了一个孝子。总归是不同。”

    云浅月面色微沉,“母不母,女不女,还压个孝字岂不可笑?”

    容景轻轻握住她的手,温声道:“她身份摆在那里,毕竟也不是你,她也做不来你做的那些事情,也没有你的本事,又能如何?不要忧心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法,夫妻也是如此。”

    这话是劝她不必担心云离了。云浅月又向云离看去,不想云离也向她看来,视线对个正着,云浅月愣了一下,抛除脑中的想法对他一笑,云离眸光一暖,也对她笑了一下,脸上有些情绪顷刻间散了去,仿佛没出现过。

    云浅月心下感叹,云离到底不是以前的云离了,这个天圣的大染缸还是磨没了他曾经的模样,或许只有在她面前还能看到些昔日的影子,不过已经很浅薄。

    短短片刻,明太后来到了近前,群臣都连忙起身见礼,“太后金安!”

    “哀家一个老婆子,本来不想来扫诸位的兴,但是皇上派人去请,说今日各府大人都带了女眷前来,让我也来热闹热闹。众位爱卿不必多礼,哀家也就是应个景的人。”明太后笑着对众人摆摆手。

    “太后还年轻,哪里就成老婆子了?您要这么说,妾身和这些夫人们都会觉得老了。”德亲王妃笑着道。

    “就是!皇上孝顺,太后越来越年轻了。”孝亲王妃也立即附和。

    二人话落,又有不少朝中的命妇都奉上恭维的话。

    明太后自然喜欢听好话,脸上的笑容也明媚了几分,一时间笑语不断,和乐融融。

    片刻后,明太后落座,看向在坐的人一圈,目光落在容景和云浅月身上,笑着道:“景世子和景世子妃今日看起来气色不错,比哀家那日驾临荣王府好多了。想来是身体大好了?”

    “劳太后挂念!好了个七八分。”容景含笑应对。

    “如今皇上应群臣所求,准备征兵南疆,西南动乱也让皇上分心,景世子大好了之后,就可以为皇上分忧了。”明太后笑着道。

    “皇上英气勃勃,朝臣万众一心,有没有容景也无碍。”容景道。

    “唉,景世子此言差矣,天圣若少了你,就少了半壁江山,皇上若没有你,就如没了一个臂助。”明太后摇头,“当初先皇在世时,就对你百般推崇,如今皇上登基,对你的隆恩尤甚。景世子妃刺杀皇上那么大的事情,皇上都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计较,这可不是人人都有此殊例啊。”

    “太后过奖了!”容景淡淡一笑。

    “景世子和景世子妃大婚将近两个月了吧?如今景世子妃可有喜了?”明太后目光落在云浅月的小腹上。

    众人从明太后和容景叙话,本来都静静听着,此时都看向云浅月的肚子看来。

    云浅月心中恼怒,刚要发作,容景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语气颇具意味地道:“我们刚刚大婚,还没相处够乐趣,喜可以晚些再要。”

    这意思是新婚燕尔,不想弄出个孩子打搅了。众人都听明白了。

    明太后自然明白,恍然笑道:“景世子和景世子妃的感情真是令人羡慕。”话落,又道:“我记得先皇在世时,景世子妃有一段时间身体一直亏损甚重,太医诊断说不易怀有子嗣……”

    “皇上奄奄一息景都能救活,何况她的身体那时只是笑笑的亏损疲劳?”容景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