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弹指心折(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在下可以不用内力,只与景世子妃论剑招。”伊鸿道。

    容景笑了笑,“当初他与洛瑶公主论剑,两人都是女子,体力相当,如今和伊少主论剑,男子天生比女子力气站优势,这剑输赢轮出来,似乎也不准确。”容景道。

    伊鸿一愣,似乎被难住了。

    “伊少主既然想讨教剑招,不如我与伊少主论剑?”容景笑得温和,“你我都是男子,不用内力,只论剑招,可以论出输赢来。”

    伊鸿又是一怔,显然没料到容景竟然要与他论剑。

    群臣也是一怔,自然也料不到景世子将论剑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揽到了他的身上。

    “人人都知道景世子天纵才华,如今这般举动,是否欺负人?”夜轻染闻言挑眉。

    “夫妻一心,伊少主请内子论剑,为夫出手,代替内子,理所当然。这是欺负人?在说伊少主请别人的夫人论剑,本来就不合礼数。内子与伊少主并无交情,为何要应承他的论剑?”容景扬眉,看向夜轻染,“皇上是否日夜操劳国师而致使思敏不灵了?还是皇上是否需要立后纳妃了?皇上身边没个解语花,这般下去当真令人忧心。”

    云浅月闻言险些笑出生,容景对夜轻染说思敏不灵,在她听来就是脑痴。论嘴毒拐着弯的骂人,且骂人不吐脏字,她想谁也不是容景的对手。一时间嘴角不由地弯起。

    夜轻染面色一沉,“话虽然如此说,但是景世子盛名之下,未免胜之不武。”

    “盛名不过是虚,不论武功,只论剑术。丝毫占不到伊少主的便宜。既然皇上不准,那么臣自然也不准伊少主的不合礼数请求。”容景话落,淡淡道:“伊少主请回吧!”

    伊鸿忽然大声道:“在下愿意与景世子论剑。”

    夜轻染闻言再不说话。

    “哦?伊少主确定要与我论剑?”容景挑眉,如画的眉眼分外雅致闲缓。

    “是!”伊鸿肯定地道:“能得景世子赐教,在下求之不得。不过是不敢唐突景世子,才请景世子妃。”

    “原来是这样!”容景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接过伊鸿手里捧的碎雪,温声道:“好,今日景就与伊少主论剑,就用这把内子的碎雪吧!”

    “景世子请!”伊鸿持剑后退了三步,画了个剑招,乃武者的最高礼。

    容景偏头对云浅月柔声道:“给我观阵。”

    “好!”云浅月笑着点头。

    荣景缓步离开席面,站在伊鸿对面,笑道:“伊少主请。”

    群臣和内眷们都睁大眼睛,虽然在这天圣京城住着,虽然知道容景武功出神,但能看到他出手的机会微乎其微。如今既然有了个这个机会,生怕错过一丝一毫。二人各自执了礼,便也不再多说,齐齐出手。

    虽然不用内力,但是伊鸿的剑锋还是锋利无比,直直刺向容景面门,带着一股寒气。令在座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的剑气。

    而容景的剑平平常常的递出,半丝锋利和寒气都不见,甚至连风丝都没掀起,气息也不闻。众人肉眼能看得见的速度,可以看出,相较于伊少主的快招,他的极慢。

    一推一进,一退一避,须臾两招已过。

    第三招时,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容景的碎雪已经抵在了伊鸿的眉心。而伊鸿的第三招显然刚递出,连容景的衣袖都没碰到。

    在座的文武百官虽然不明白怎么赢的,却激动得爆发出一片欢呼声。

    伊鸿脸色有一瞬的灰败,松了手中的剑,宝剑“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他冰冷的声音陈述自己已输的事实,“景世子剑术高超,在下不过跳梁小丑。在下输了。”

    容景随意地撤回剑,淡淡一笑,“内子与景论剑,不用内力,能论半日。伊少主输得可心服?”

    “在下心服。”伊鸿垂首。

    容景弯身捡起地上的宝剑,语气闲缓地道:“剑之一道,不是潜心闭门钻研便可悟道。而是包载万物通灵之术。贵在一目通,百目灵。灵中取巧,巧中明目。明目可观六路,听八方。真正的剑术,是无剑之术。”话落,他将宝剑递给伊鸿,笑道:“伊少主可明白了?你输的不是剑,而是剑心。再好的剑术,没有剑心,剑魂,也不是剑术。”

    伊鸿面色忽青忽白,久久不语,也不接剑。

    容景静静看着他,虽然二人年岁相仿,或许容景比伊鸿还要年轻一些,但这一刻,他的高远不是伊鸿可以比拟。所有人这一刻才真正体会了传遍天下的那句,“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的话,更深刻地体会了何为“云端高阳”。

    容景的倾天下,倾的不是容貌,而是这份尊华和雍容。

    片刻后,伊鸿忽然似想通了什么,眸光惨然明亮地盯着容景,容景对他微笑,他忽然单膝跪地,“多谢景世子赐教,伊鸿永生永世铭记于心。”

    容景笑着点点头,也不避开,理所当然地受了伊鸿一礼,“伊少主请起。”

    伊鸿站起身,接过容景手中的剑,忽然转向夜轻染,声音冰冷地道:“皇上,在下三招之内败给景世子,实是不堪一用。在下向皇上请辞离去。”

    群臣瞬间哗然,惊异地看着伊鸿。

    虽然他们有的人不懂剑术,有的人只懂微薄剑术,有的人虽然懂剑术,但不精通,但人人都能感觉得出,这伊家少主是今日包括蓝家主在内这四人中武功最好的,能在容景的手中过了三招,便是能者,这十年来,新科状元被先皇打发去荣王府和景世子伦武,每次据说都不敌景世子一招半式。

    夜轻染眯了眯眼睛,“伊少主请辞?”

    “是!”伊鸿言简意赅。

    夜轻染笑了一声,也不挽留,闲闲散散地笑道:“伊少主一心钻研剑术,如今得景世子赐教,看来是悟了道。人各有志,朕自然不能阻拦。”话落,他道:“好,离去吧!”

    伊鸿闻言抱着剑转身就走。

    群臣暗道了一声可惜,这等人才不能为朝中所用。

    德亲王心中暗恨,没想到四人中最厉害的人就这样被容景折服离开了。夜轻染调来四人顷刻间就少了一个有力臂膀。留下的却是三个女人。他本来难看的脸色变得更为难看。

    “等等!”云浅月忽然喊住伊鸿。

    伊鸿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云浅月,似乎不解她为何喊住他。

    众人也不解地看着云浅月。

    “容景,这把碎雪送给伊少主好不好?”云浅月仰着脸问已经落座的容景,说出理由,“将来他找的夫人定然也是个爱剑之人,算是我送给他夫人的见面礼。”

    夜轻染闻言忽然笑了,“小丫头好大度啊!这可是皇伯伯在世时赐给你的。”

    “伊少主从十里桃花林来了天圣千里奔波,怎么能白跑一趟,先皇爱才,泉下有知,想来应该不会介意。”云浅月冠冕堂皇地道。

    “可是你将碎雪给了,我的冰魄便没有伴了。”容景笑看着她。

    “你再给我打一把。”云浅月也看着他,“我要你亲手打的。”

    “好!”容景含笑点头,眸光温柔地应下,将手中的碎雪扔给伊鸿,温声道:“既然内子有心,伊少主别嫌弃。收下吧!”

    伊鸿接过碎雪,恭敬地道:“多谢景世子妃!”

    云浅月笑着点头,伊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来时如宝剑出销,走时剑锋内敛。弹指之间容景便改变了一个人。天下间,也只有他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