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伉俪情深(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她明明还是绝美如少女的容貌,可人人都看到了她眼中不可追忆往事的沧桑,也不由得为她伤感,似乎能深切体会她的苦。

    “青姨也无需难受,幸好如今云王叔和您都活着。”夜轻染劝慰道:“云王叔若是知道您还活着,而且很好,他一定会重新活过来,欢天喜地的。”

    玉青晴闻言忽然一笑,点头,“是啊,幸好我们还都活着。可惜我醒来得不是时候,回来的时候,他去了南梁了。”

    “南凌睿登基,南梁自立,云王叔掌管礼部,也是王爷身份,出使南梁恭贺最为合适。可恨南梁得寸进尺,竟然以做客为名扣押了云王叔,不让其返程。”夜轻染沉声道。

    “我去接他。”玉青晴道。

    夜轻染眸光轻闪,看着玉青晴道:“朕今日派人请青姨来正有此意,可是又觉得南梁不远千里,实在奔波劳苦,又不忍心青姨奔波,可是除了青姨外,又无人能接回云王叔。云王叔是我天圣的重臣,岂能一直被扣押在南梁?上次皇伯伯五十五大寿,南梁国师说青姨是他师妹,朕想青姨既然与南梁国师是师兄妹关系,青姨若是去南梁接云王叔的话,南梁应该会看在国师的面子上放云王叔归来。”

    玉青晴点点头,笑道:“我也有多年没见到师兄了!此番正好和师兄聚一聚。”

    “既然青姨和朕的想法不谋而合,那么青姨何日启程?”夜轻染询问。

    “本来你今日若是不请我进宫,我也想今日进宫来向你请辞去南梁接他。我归来这些日子,老王爷身体不好,我才在府中帮他调理了两个月,如今他身体大好了,我也宽心了。便想赶紧启程去接他。”玉青晴道:“今日就启程吧。”

    夜轻染一怔,“青姨无需这么急。”

    “他在南梁受苦这么久,不急怎么行?”玉青晴摇摇头,“我早一日到,她也可以早一日回来。”

    夜轻染点点头,看着玉青晴问,“恕侄儿多问一句,据说青姨在东海已经嫁给了华王。若是青姨接回云王叔的话,那东海的华王……该如何处理?”

    群臣大多数人都知道东海有个华王,东海老王只有一位公主,嫁给了华王,虽然不知道那位公主名讳,如今玉青晴既然是东海的公主,那么那位公主就是她了。如今她一女二嫁,两个人还都健在,她该如何?也都想知道。

    玉青晴笑了笑道:“我和华王是只担了个夫妻的名头,却没有夫妻之实。我们这些年膝下一直无子女,便可以说明。”

    “不对呢,朕听说东海有四位公主。”夜轻染挑眉,“其中有华王的一女吧?”

    “那是皇兄的女儿紫罗,她自小喜欢我,教养在我名下。”玉青晴笑道:“她从东海偷偷溜了出来,如今还在天圣玩呢。二皇子就是来接她,可惜如今一直没找到她。”

    “原来是这样!”夜轻染一笑,“那就好办了。云王叔和青姨一心一意,朕也不用觉得对东海的华王不好交代了。”话落,他道:“从二皇子和青姨来天圣,朕就命人在暗中寻找紫罗公主,几日前终于找到了,原来她跑去了十里桃花林的无回谷去玩,朕已经命人将她接回了。算算时间,今日应该会到。”

    “哦?那感情好了,这个小丫头皮的紧,见到她之后我一定好好教训她一番。子夕来了就一直找她不到,原来她是去了桃花林。”玉青晴有些恼怒,对夜轻染道:“找到她不容易,那个小丫头刁钻得狠,被华王给惯坏了,让你费心了。”

    “青姨说得哪里话?东海的公主在天圣失踪,朕责无旁贷。”夜轻染笑笑,偏头对站在他身后的砚墨吩咐,“去问问,看紫罗公主到进京了吗?”

    “是!”砚墨立即走了下去。

    “云王叔毕竟是出使的队伍恭贺去的南梁,不能悄无声息回来。而且南梁千里,朕也不放心青姨只身一人前去,万一路途出了什么事情,朕如何对东海王和东海太子交代?于是朕思前想后,觉得应该派人护送您去。”夜轻染对玉青晴询问,“朕的妹妹轻暖,那个小丫头一直喜欢南梁王,曾经他做太子时候,与她在暖城相处三个月,就动了心,一直痴痴五六年。当初云王叔离去时她就想要跟着去,摄政王没准。如今两位帝师离开,她心伤不已,日日在府中闭门不出,父王和母妃就她一个女儿,甚是忧思,深恐她伤心过度,伤了身体,便想她出去散散心,朕觉得让如今春暖了,让她陪着青姨前去吧!她是帝师悉心教养的徒弟,武功自然不差。朕再多派些人保护你们。”

    “也好,路上可以解闷。”玉青晴含笑点头,“我也喜欢轻暖那个小丫头呢。”

    “她也和紫罗公主一样,是个让人忧心的主。”夜轻染叹了口气,年轻的帝王似乎深感无奈,“这一路上青姨多多劝导她一番吧。朕听说南梁王喜欢的是东海的洛瑶公主,她大约只能伤心去,断了心思回来。这一路就多得青姨照顾了。”

    “小女儿的情事儿我清楚。”玉青晴含笑点头,“皇上只要放心让她跟着我就行。”

    “有青姨在,朕自然放心。”夜轻染一笑,端起酒杯,对玉青晴道:“朕预祝青姨一路顺风到南梁,接了云王顺畅而归。朕也想再能喝到云王叔酿的玉来香。”

    玉青晴笑着点头,对夜轻染隔空一碰,干了一杯酒。

    二人酒杯放下,这时砚墨走了回来,脸色不太好,“皇上,紫罗公主半途离开了。”

    “嗯?”夜轻染眯了眯眼睛,“怎么离开的?”

    “她迷昏了护送的人,独自离开了。”砚墨道。

    夜轻染皱眉,“可知道她去了哪里?”

    砚墨摇头,“不知。”

    夜轻染摆摆手,砚墨重新站在了他身后,他对玉青晴抱歉地道:“紫罗公主半途离开了,想来不愿意进京,朕本来想让她和青姨一起去南梁,如今……”

    “那个皮丫头,估计是怕我打她才半途跑了。皇上就不同理会了。”玉青晴摆摆手,截住夜轻染的话,起身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启程,令夜小郡主与我在城门口汇合吧!”

    “好!”夜轻染颔首。

    玉青晴转身出了御花园,脚步轻快,似乎迫不及待地要去南梁接回云王。

    群臣看着她离开,心思各异。从那日夜小郡主带着两位帝师到荣王府去给平王夜天赐验尸,才知道夜小郡主是两位帝师的弟子,才恍然明白夜小郡主的身份定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德亲王府小郡主那么简单。因为能做帝师弟子者,定然不是寻常女子,一定身怀高深的武功和本事。如今皇上命夜小郡主陪云王妃去南梁,这其中自然不只是让她散心这么简单。

    “今日成了流水席了!”夜轻染看着几个空荡的桌椅,笑了一声,“走了这个,来了那个,如今算是安定了吧!众卿继续!”

    众人连忙点头应和,气氛尽量粉饰得热闹一些。

    过了片刻,外面传来一声急迫地高喊,“报!八百里加急!”

    夜轻染眯了眯眼睛,放下酒杯,沉声道:“宣!”

    有人连忙高喊,须臾,一阵腾腾的脚步声跑进御花园,一名身穿铠甲的士兵“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呈上书信,“皇上,苍亭大人呈上来的八百里加急。”

    有一名内侍连忙接过,检查一番,没有危险,递给夜轻染。

    夜轻染伸手撕开信封,打开看了一眼,随即腾地站了起来,面色铁青,周身寒气暴涨。

    一瞬间,整个御花园似乎笼罩在森寒的冬日里,寒风冽冽。

    群臣都看着夜轻染,他站着,他们自然不敢在席位上坐着了,早已经纷纷站起身,人人心中想着八百里加急的内容定然大不好,否则以皇上凡事镇定心思莫测的性情,不会如此铁青的神色。人人鼻息,不敢说话。

    夜轻染攥着信纸片刻,忽然“啪”地一声将信纸扔到了地上,大怒道:“西南千里,不过短短几日,便毁了五百里。苍亭五千兵马被拦在横水渡。谁来告诉朕,朝廷养了一帮什么好官员?竟然公然拦截抗匪王军!”

    群臣一惊,有人敢公然拦截苍少主抗匪王军?还是朝廷官员?

    “苍亭禀告,说江陵城主拒不开城,不放他通过,不但如此,他绕道而行,偏偏江陵城主命人砍断铁桥,将五千兵马拦截在横水渡。”夜轻染怒道:“谁知道江陵城主是何人?”

    群臣闻言更是大惊,齐齐想着这江陵城主真是胆大包天,却一时间都想不起来江陵城位于哪里,城主是谁?西南地广,多沼泽,甚是贫瘠,州县城池不计其数。朝中官员有的人都没踏出过天圣京城,早已经被繁华腐蚀了心肝,哪里知道一个小小的江陵城主是谁?

    “都没有人知道吗?”夜轻染横眉竖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