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决胜千里(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冷邵卓点点头。

    “始祖建朝的四大王族里面,德亲王府是永远不会铲除的,和皇室世代忠心一脉,而孝亲王府自有生存之道,凡事都是想皇上皇上所想,思皇上所思,子孙碌碌无为,却是忠于皇上,让几代皇上都放心,也就没有铲除之心。云王府因为历代皇后,根系太大,所以以防外戚霸权,自然要铲除,荣王府太过得民心受推崇,甚至高过皇权,自然也不客可留。相比忌讳四大名门,皇上更忌讳荣王府和云王府,但是奈何那两大府互相扶持,屹立不倒,除了十年前荣王和文伯侯在北疆身死外,这些年皇上甚至连根毛都拔不动。所以,他也就先拣根系不深的四大名门除去了。”孝亲王妃叹了口气,“你父王为了向皇上表忠心,严令我不准联系西南庶出一脉。但他不知道,娘亲既然是蒋氏的女儿,蒋氏有密训,就会一生遵从。蒋氏出生后,每一个儿女都会有一支隐卫,也会有一股产业。蒋氏的家业早已经分流到各人,不是一根筷子,而是无数根筷子,他折了一根,还有树根。平时无事,这些筷子会零散,但是真有事情,谁需要相助,这些筷子会从四面八方合在一起,一方水火,八方相救。所以,娘亲这些年自然躲过了你父王的视线,与西南一直有联系。”

    冷邵卓似乎第一次知道这等事情,低声道:“以前从来没听您说过。”

    孝亲王妃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傻孩子,你以前就是被你父王惯坏了,或者说他刻意惯着你,也好让先皇知道孝亲王府也是荒唐庸碌无为在走下坡路,你不知天高地厚,甚是荒唐。娘怎么敢告诉您?”话落,她叹息一声,“可是这等蒋氏密训,还有娘暗中和西南你的小舅舅有联系,竟然没瞒得了景世子,他居然让你来找我。不过钱门和蒋氏的先祖曾是肝胆相照的兄弟,两大名门同气连枝,他收服了钱门,蒋氏的密训被他知道也不奇怪。”

    冷邵卓恍然。

    “本来你若是与你父王一路,娘亲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他若是知道,恨不得将蒋氏卖给当今皇上。”孝亲王妃低声道:“可是这回将你小舅舅推上了风口浪尖了。今日你也听到了,皇上说杀无赦。夜小郡主挟天子剑去了定不手软。娘亲实在忧心。”

    “您放心,景世子一定会保住小舅舅的。”冷邵卓道。

    孝亲王妃点点头,“当今的皇上深不可测,非同一般,景世子也是天纵英才。如今两相较量,明暗角逐,将天下当做一盘棋来下了。娘不求别的,只求你能平平安安的就够了。”

    冷邵卓点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马车一路向孝亲王府走去。

    荣王府紫竹院,云浅月自然也知道了八百里加急,苍亭被拦截到了江陵城横水渡之事。这是早在那日她和容景种桃花、玉子夕来时他们去书房看地形图就定下的棋,如今发挥了作用,自然值得庆祝。

    云浅月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满园的牡丹,感叹道:“蒋氏这密训真是好!”

    容景淡淡一笑,看了她一眼,她纤细玲珑的身影婀娜窈窕,笑而不语。

    “孝亲王怕是做梦也想不到是他的王妃和他的儿子背后拆台。”云浅月又感叹了一句,赞扬道:“你当初收服钱门是否也想到了蒋家?钱门一家被你收服,蒋家也能被你利用。真是一举两得啊!身在庐中,决胜千里。”

    容景依然笑看着她不语。

    云浅月又道:“这要怪就怪他夜氏欺人太甚。没有容人之量。只想着铲除,不想着收服。天下焉能作长久?日日防文武百官,防世家名门,遍布天下的隐卫令人人胆战心惊,不得安眠,到头来呢,如今便看出来吧!自食恶果。若不是他夜氏动手杀了孝亲王妃的父兄,孝亲王妃未必帮儿子反抗丈夫。”

    容景看着她,依然不答话。

    云浅月回过头,对容景蹙眉,“你看着我做什么?怎么不说话?”

    容景对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对她伸出手,温声道:“过来。”

    云浅月孤疑地看了他一眼,挪步到他身边,他伸手一拽,就将她拽到了怀里,一句话没说,低头吻了下来。

    云浅月的心砰砰跳了两下,忽然想起来早先在马车上说过的话……

    片刻后,容景将她拦腰抱起,走到大床上放下,覆在她身上,如玉的手挑开丝带,声音低低暗哑地道:“今日饶不了你。”

    云浅月立即伸手续蒙住了他的眼睛,噶着嘴低声求饶地道:“我承认你厉害,如今天还早,我们出去赏牡丹吧好不好?”

    容景摇摇头,“不好。”

    “好几日没去看爷爷了呢。”云浅月想着办法,“孝道总是大事儿。”

    “对他孝敬就是给他一个孙子。”容景道。

    “那我们……”云浅月还要再说,容景拿掉她的手,吻住她,不让她再吐出半个字。

    帘幕落下,帷幔轻荡,一室摇曳雪莲香。

    午时起,傍晚时歇,云浅月筋疲力竭地窝在容景怀里昏昏沉沉睡去之前,才想起正事,迷迷糊糊地问:“夜轻暖携带了天子剑去了江陵城,要杀蒋烈,派谁去保?”

    容景食髓知味,餍足地吻了吻她的发角,清润的声音慵懒,“叶倩。”

    “嗯?”云浅月脑袋从昏沉里撕裂出一丝清醒。

    “既然天圣都要出兵征讨南疆了,叶倩遭了天圣百姓的骂名,暗杀我的黑锅不背也得背了。天圣和南疆势不两立了,她还如何能稳稳地坐在皇宫里等着夜轻染出兵?”容景笑了笑,“西南是南疆和天圣的边境,叶倩出现在江陵城,蒋烈被叶倩挟持,不能开城门,也不意外。也不枉费她背负了祸乱天圣的名头。”

    云浅月扯开嘴角,笑了一下,“当时说到这个你还卖关子,我就想着江陵城一出事,拦截了苍亭的话,夜轻染必定会派夜轻暖去,因为她在西南有根基,可是何人能是夜轻暖的对手呢?也就是从小被南疆王室培养的继承人叶倩了。”

    容景“嗯”了一声,笑着拍了拍她,“睡吧!”

    云浅月点点头,闭上眼睛,容景低头凝视着他,眸光是满满要溢出的温柔。

    玉青晴前往南梁迎接云王的队伍本来应该午时前离开,但是由于夜轻暖被另外派去了西南江陵城,于是出行的队伍便耽搁了下来。

    夜轻染言,“西南千里,路途遥远,定要有人随扈。另外择人选陪云王妃前去。”

    人选到傍晚时分才定下来,是宫中的明太后。

    明太后自动向夜轻染请旨,说她受伤轻微,不影响行路,这些年一直身居宫中,未曾行过远门,也未曾领略一番京城外的风景,既然夜小郡主不能前去,她想陪云王妃走一早,前往南梁散散心。

    夜轻染当即准了!于是由明太后陪玉青晴离开了京城,前往南梁。

    傍晚时分自然不必行路了,于是出使南梁迎接云王的队伍定于第二日早。

    云浅月睡醒一觉得到这个消息,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想了半响,抬头问一旁看西南来信的容景,“明太后到底是何人?查到了吗?”

    容景摇摇头,“没有。”

    “连你也查不到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呢?”云浅月蹙眉。

    “如今天下我手深得不深的地方有三,一是东海王室,二是天圣王室,三是南梁王室。”容景慢声道。

    云浅月眼睛眯起,“东海王室不可能,南梁王室自然也不可能,这么说是天圣王室了?”话落,她眉梢拧紧,“当初听闻夜氏帝师死讯,她虽然克制,不像夜轻暖一般失态,但也波动极大。这么说也是夜氏皇室的人了?可是她是老皇帝的明妃,皇室子女,如何通婚?”

    容景看着密信不说话。

    “当初据说是平民女子进宫,这个当然可以瞒天过海伪装,身为天圣皇室,想要造出一个人的身份实在太简单了。难道也如夜轻暖一般,是帝师的徒弟?又或者说难道是帝师的子女?”云浅月进一步探测,“毕竟夜氏的帝师一脉也是传承的,有子嗣也不奇怪对不对?而且百年来,两脉的血液淡薄,可以通婚。”

    容景点点头,“是不奇怪。”

    “无论如何,她不次于夜轻暖的本事就是了,也许比她的本事还要厉害,否则也不会在皇宫伪装了这么些年。若不是她突然失踪和那道圣旨,夜氏的帝师出现和被杀,还发现不了她竟然也是个人物。姑姑到死怕是都不会知道,她还想着让她给先皇殉葬呢。”云浅月面色晦暗,“夜轻染竟然让她跟了娘去南梁,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容景缓缓道:“夜氏隐卫既然遍布天下,南梁百年来一直是天圣的附属国,比对荣王府和云王府更为监视,隐卫埋藏南梁各处,若她是皇室隐卫中人,正如你所说,和夜轻暖一般的话,那么便是前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