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军规处置(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二人被她平淡的眼光扫来,顿时心神一凛,噤了声。

    练兵场距离大门口有百步的距离。四五千人的队伍浩浩汤汤,很快就到了大门口,虬髯大汉的脚距离大门口还有几步的时候,云浅月忽然对容枫问,“兵营里第一条军规是什么?”“没有兵部批准,即便是死,也不得离开兵营。”容枫道。

    “他们今日若是迈出去这大营,是否算犯了军规?”云浅月问。

    “是,因为他们从招募进来那一日起,已经算是从了军,有了军籍。”容枫道。

    “擅自离开军营,依军法如何处治?”云浅月问。

    “轻则打三十军棍,重则处死。”容枫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容枫也不再说。

    二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像是寻常叙话,但是偏偏足够整个军机大营听见。

    那虬髯大汉本来已经要一脚迈出,此时生生顿住。回头看来,见云浅月端坐在马上,目光清淡地看着大门口,似乎就等着他迈出去,好实行军法。他大脸一板,看向文弱书生。

    “张大憨,你怕了?”文弱书生也回头看了一眼,对虬髯大汉嗤之以鼻。

    “谁怕了?老子又不是吓大的。”虬髯大汉一脚迈了出去。

    云浅月没说话,那两名副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虬髯大汉又回头看了一眼,见云浅月没反应,他另一只脚也迈了出去。之后,见云浅月还没发话,他大笑三声,大踏步走了出去。他身后的人也跟着涨了士气,大踏步离开。两千多人,很快就出了军机大营。

    云浅月依然没说话,目光落在后面的文弱书生身上。

    文弱书生走到门口,一脚往前迈了一下,又收回,忽然也大笑三声,“张大憨,要走你走,老子才不走。杏儿那个小娘们老子也不娶了,你爱娶你娶去,老子打算就跟着景世子妃出兵了。冷心冷血,老子才喜欢。”

    话落,他转身走了回来。他身后的两千多兄弟齐齐一愣,都看着他们的大哥。

    “出去有什么好?不如留在这里,好吃好喝,没准还能混个军功娶个富家小姐,比杏儿那朝三暮四的小娘儿还要好的。”文弱书生道。

    “大哥英明。”两千多人立即附和,也跟着他走了回来,显然是唯他马首是瞻。

    “韩小二,你他妈的竟然骗我,不是人。”虬髯大汉回头就骂,大脸铁青。

    “说你憨你还真憨。”文弱书生嗤之以鼻。

    虬髯大汉磨了磨牙,一挥手,怒道:“我们走,来日方长,老子有收拾他的一天。”

    两千多人恨得牙痒痒,跟着虬髯大汉离开。

    云浅月此时清声开口,对从西山军机大营调出来的五万兵马兵令,“拦住他们,一个也不准放走。”

    “是!”外面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

    两位副将齐齐一惊,显然不知外面还有兵马。

    “走,我们出去。”云浅月打马向外走去。

    容枫点点头,催马跟上。凌莲、伊雪自然跟在二人身后。那两名副将对看一眼,也连忙跟了出去。在场的士兵们闻言也一哄而上,跟向大门口。

    文弱书生韩奕大笑,“张大憨,活该!景世子妃要施行军法了。你不死的话,也等着屁股开花吧!哈哈哈……”

    明明是个瘦弱的文弱书生,偏偏有一张粗狂的嗓子,笑起来也响亮,整个军营都听到他大笑的声音。

    云浅月来到门口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但他只觉通体一凉,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不理会他,打马出了大门口,只见五万士兵将虬髯大汉张沛的两千人团团围住,密不透风。两千兵马对五万,就算他插翅也飞不出去。

    虬髯大汉面色一变,他身后的两千人也是大变,须臾,都握紧了手里的兵器。

    “来人,将这两千三百五十人按倒,张沛三十军棍,其余人二十军棍。立即执行。”云浅月勒住马缰,端坐在马上,吩咐了一声。

    顿时一队人马上前,齐齐去抓人,虬髯大汉反抗,抡起了大斧。

    “凌莲!拿下他。”云浅月吩咐。

    “是,小姐!”凌莲飞身而起,轻飘飘落在了虬髯大汉张沛身边,伸手去夺他大斧。

    张沛也是个有本事的,立即躲开,抡起大斧砸向凌莲,凌莲身轻如燕,几招之后,便将他手中的大斧夺下,将他一脚踹在了地上,绣花鞋踩在了他后背上。

    凌莲身为红阁七长老之一,自小受红阁训练,她的武功虽然不及花落、苍澜,但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江湖高手可比。虽然这张沛在江湖上小有名气,但是哪里是凌莲的对手?自然三两下便给打倒在地。她一只脚踩在他后背上,仗是一百六七十斤的大汉也翻不过身。

    他的一帮子兄弟一看张沛竟然三两招就被一个小女子制服,一下子都傻了。这些人一愣神的功夫,就被训练多年的西山军机大营的士兵给制服住。两千多人,霎时卧倒在地,人人头朝下,屁股朝上。按着他们的士兵都和凌莲动作一样,一脚踩着他们的脊背,任人一动不动。

    “打!”云浅月吐出一个字。

    顿时包括张沛在内两千人被人抡着军棍噼里啪啦打了下来。仗是张沛这样的大汉,也被打得哇哇大叫。他身后的弟兄更是受不住,顿时新兵营门口一片叫苦连天。

    不多时,打完了,张沛一动不能动了,呲牙咧嘴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不看他,回头看了韩奕一眼,韩奕见她看来,顿时觉得不妙,连忙道:“景世子妃,小的可没迈出大门口。”

    “容枫,聚众煽动在军中闹事,什么处罚?”云浅月清淡地问。

    “轻者三十军棍,重者处死。”容枫也看了韩奕一眼。

    “你没走出兵营,但也聚众闹事了。”云浅月看着韩奕,“你是自己领三十军棍,还是让我吩咐人按你实施?”

    韩奕的脸刷白,似乎纠结了片刻,一咬牙,当即趴在了地上。

    云浅月眸光转了一圈,清声道:“韩奕打三十军棍,其余从犯二十军棍!即刻杖刑。”

    韩奕的一帮子弟兄没想到大哥没踏出门照样挨打,也都白了脸,早先看张沛和他的人挨打,心里乐翻了天,没想到转眼就轮到了他们,见大哥都趴那了,自然也不敢反抗,都一个个苦着脸趴在了地上。

    有一队人立即扛着军棍过来行刑。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响声再次落下。

    这回虬髯大汉张沛心里觉得公平了,虽然被打了三十军棍,但还是通体顺畅,也不对云浅月呲牙咧嘴了,大声嚷道:“对,就该打他,这个韩小二,就是个狡猾的狐狸。”

    韩奕咬牙挺着,嘴里道:“张大憨,你刚刚的叫声可真是难听,你原来就那么点儿骨气?看小爷的,小爷保准一声不吭。”

    “老子那是不服才叫,你以为三十军棍能奈何得了我?”张沛怒哼。

    “有本事你站起来啊!”韩奕嘲讽他。

    张沛被他一激,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人还没起来,又趴下了,他对韩奕骂咧了一句,韩奕的疼劲也上来了,顾不得再和他斗嘴,咬牙忍着疼。

    片刻后,三十军棍打完,大门口一片血腥的味道。当真是人人皮开肉绽。

    云浅月看也不看趴在地上的四千多人,回头对两名副将道:“回去点兵。”

    两名副将心里佩服云浅月的雷霆手腕,竟然对四五千人罚了军棍。这可是亘古未有这么大面积的惩罚。二人扫了一眼整齐的五万兵马,这么半天,队形整齐,半点儿也没散,他们心惊不已,连连应声,“是!”

    云浅月打马而回。

    “景世子妃,我也要跟你出征。”张沛见云浅月竟然打完不理他们,立即大喊。

    “我也要。”韩奕也大喊。

    云浅月仿若不闻,头也不回,重新进了大营。那些看热闹的士兵再没有了不恭敬之色,一窝蜂地跟着云浅月身后跑了回去,人人自发地站好,等着她选。再没有一个放肆的目光。

    “今日我点兵征南梁,愿意追随我的,稍后被选中就出列。我虽然是一女子,但亦有筋骨,言必出,行必果。军功明算,赏罚分明。”云浅月看着下面一张张面孔,声音清澈,“不埋没任何一个有才能的人,也不包庇任何一个馋懒之人。只要有志,我便为你们架一座青云梯。”

    人人心神一凛,顿时心中热血沸腾。

    “容枫,还是辛苦你来点兵。”云浅月偏头对容枫道。

    容枫点点头,翻身下马,如在西山军机大营一样,挨个亲点。点到的人愿意跟随的就出列,不愿意跟随的就不出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被点到的人几乎没有一人不出列。

    大门口的张沛急了,“景世子妃,我也要跟着你,我收回早先的话,我狗眼不识您,您就给我个机会吧。还有,景世子宠着您没什么不对,他宠着您很好啊,您不知道,天下人人都羡慕您,我大老憨也是羡慕的,打算娶媳妇以后就娶一个,做了多大的官都娶一个……”

    韩奕似乎也急了,“景世子妃,我一直就打算跟着您的啊,您可不能真丢下不选我。我不娶那个什么杏儿了,让给张大憨了,他以后就不找我打架了,我也不煽动聚众闹事儿。”

    “你个死韩小二,老子不要什么杏儿了,水性杨花的女人,不娶也罢,我以后也不跟你打了。那小娘儿的确没什么好。”张沛也连忙道。

    二人难得被打了三十军棍,声音还都很响亮。

    云浅月一声不吭,当没听见。

    容枫点起了四万五千三百人,回头看向云浅月。云浅月对他点了点头,“够了!”

    容枫止住,足尖轻点,回到马上,稳稳坐好。

    两位副将一怔,都疑惑地看向云浅月,“景世子妃,这还没点够啊!不是皇上下旨要点五万人吗?”

    “加上门口那四千七百人,够了!”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吩咐道:“找四千七百人的担架来,将这些人抬上,随我离开。”

    两名副将睁大眼睛,“景世子妃,您还真要那些人啊?那些人可是……”

    云浅月淡淡看了二人一眼,二人立即噤声,呐呐了片刻,连忙应是,亲自带着人跑下去拿担架。自古以来就没见过点兵的将军点了四五千伤兵用担架抬着出征的。

    云浅月一马当先,出了军机大营,后面四万五千三百人跟随,虽然未得真正的训练,但队伍整齐一致,人人脸上肃杀和被选中的兴奋,看起来也有模有样。

    张沛和韩奕自然知道云浅月还要他们,见她出来,二人趴在地上对他咧着嘴笑。

    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嘴角难得地勾了勾,一摆手,清声道:“走!”

    她一马当先,容枫、凌莲、伊雪跟在她身后,之后是十万兵马,前面的队伍铁血肃杀,后面的队伍抬着担架。踏步整齐,大地震颤,浩浩汤汤,驶向城门。

    半个时辰后,队伍来到城门口,只见夜轻染一身龙袍,率领文武百官已经等在那里。